第91章 他改变的梦想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91章 他改变的梦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1章 他改变的梦想

  谢清呈凝视着贺予:“……你知道初皇?”

  “是我爸爸和我说的,但是——”贺予紧盯着谢清呈苍白的脸。

  当时贺继威的话回荡在他脑海里:

  “没有正常人能够承受住rn13的全部治疗而不死亡,那太折磨了。”

  “初皇只是一个计算机模拟人。”

  “一个以rn13全部受试者身份,模拟各种疾病治疗效果的数据。”

  谢清呈像是明白了他要说什么,平静道:“人人都以为初皇是假的,是虚拟人,它的所有试验数据都是计算出来的数据,但其实不是的。没有任何一种数据推算可以那么精准——经受住rn13全程疗愈的人,就是我。这个秘密除了你我之外,只有另一个人知道——而他已经去世了,当年,就是他用这个技术救活了我。”

  字句撼然。

  “对。我就是初。也就是你们口中的……”

  “初皇。”

  ——

  时间再一次倒回十九年前。

  不,应该是十八年前。

  除夕已经过了,春天的第一枝杏花悄然绽放的时候,谢清呈病愈出院。

  长达三个月的治疗,溶液舱浸泡,氧气舱配合,连续不断地服用rn-13,谢清呈在培养仓中经受住了非人的治疗折磨,经受住了rn13的全程疗法,作为秘密试验的受试者,成了rn-13挽救回来的又一个生命。

  但是俗话说得好,命运给与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注了价格。

  谢清呈虽然恢复得非常惊人,因为年轻,本身的身体素质又很好,所以他的细胞再生比之前任何一个病案都要成功。可是仍然有些细微之处,在无声地进行着改变。

  似乎是皮肤的再生透支了他的生命活力,这一次伤愈后,他成了疤痕体质,别人稍重一些的掐碰,他身上就很容易留下红印子。

  他开始对更多的东西过敏,不仅仅是芒果,还有其他很多的东西,比如他能喝酒,不容易醉,可是身体却对酒精不耐受,一喝下去就浑身滚烫,力气流逝很快。

  还有他的体力——

  谢清呈的爆发力和耐力都很强大,他是散打冠军,是格斗高手,是从小付出了很多努力,刻苦训练,立志要成为一名刑警的人。

  可是rn-13恢复了他正常的活动能力,却无法让他继续维系这样高强度的训练。

  他的身手依旧很好,只是再也不能更上一层了。

  “人的新城代谢,一生都是有限的,你可以理解为,你已经提前透支了未来二三十年的活力,换回了你现在的健康。”秦慈岩这样和他说道,“你以后是当不了警察了,你必须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否则你的衰败会来得比任何人都快。虽然这样说很残忍,可是这关系到你接下去的一生,我必须要如实地告诉你——”

  “谢清呈,你的寿命可能就只有四十多岁,如果你的身体得不到你自己的重视,或许连四十岁不到,你就会全身器官衰竭而亡。”

  谢清呈坐在收拾好的雪白病床上,安静地听秦慈岩和他说着这些世间再无第二人知晓的话。

  春日的阳光透过晶莹剔透的玻璃窗,洒在干净整洁的病房内,也照着谢清呈琉璃似的面庞——

  rn-13确实是超越了正常社会认知的药,他的身上看不出任何曾经受过毁灭性伤害的痕迹。

  唯一的疤痕,是他脖颈侧后方多了一点小小的红痣。

  那是他连续三个月被浸泡在药物液体仓内,从脊髓注射破壁药剂后的淤痕。

  所有的痛苦犹如一场未留痕迹的噩梦,只有这一点朱砂——

  以后都再也不可能消失了。

  谢清呈回到了家。

  初春的陌雨巷开着细碎的金色小花,无数的碎花涌在一起,成了泼墙而下的流金瀑布,和风一吹,瀑流落珠,花瓣如雨。

  黎姨和谢雪在花墙边等着他。

  见他回来了,女人掩面而泣,女孩咧嘴而笑,笑的时候,缺了一颗奶牙。

  “哥哥。”

  “哥哥抱!”

  他们谁也不知道在燕州具体发生了什么,最早的时候,是因为谢清呈身上没有带具体的身份识别物,人又一直昏迷,没法问太多。再后来医护知道他父母都已经去世,家里也没有什么来往紧密的亲戚,也不知道该找谁。

  再往后,谢清呈去了私立病院,决定成为rn-13的试药者。

  这是绝对不能对外诉说的事情,秦慈岩自己也冒了很大的风险——谢清呈明白这将成为他一直要死守的秘密。

  那几个月,他们对所有人说的,都只是患者进行了一段封闭治疗而已。不用担心。

  谢清呈从黎姨怀里接过幼嫩的谢雪,没人知道他是透支了之后三十多年的生命,才换回来春日里的这一场温柔重逢。

  “小谢,痛不痛啊?留了疤吗?”

  “不痛。”他说,“疤……在看不到的位置,不碍事的,黎姨。”

  “哥哥,亲亲。”谢雪毕竟还太小了,无论别离时她哇哇大哭过多少次,当她再一次回到熟悉的怀抱,她还是乐不可支,笑成了一朵花儿,她用温热的手搂住谢清呈的脖子,“要亲亲。”

  谢清呈把脸侧过去。

  小妹妹吻过他略显苍白透明的皮肤,正吻在那些在几个月前曾血肉模糊,狰狞可怖的伤口处。

  清风里,小姑娘柔软的睫毛垂下。

  她仿佛能感知到什么似的,仔细触摸着谢清呈的脸。

  “哥哥,不疼了。”

  从那一天起,谢清呈放弃了追查父母死亡的真相。

  真相是很重要的,从来不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比真相更重要的,是生命。

  他付出了自己的健康、梦想、寿命……趟过血和泪,回到那个有着谢雪碎银般笑声的人间。

  他知道自己将永远愧对死人。他不能还给死人一个事实,不能再给死人一个交代。

  可是他再也不能辜负活人了。

  四十岁,还剩三十多年……他想好好地活下去,他为此于长夜中挑灯执笔,罗列出最周密的计划。他计算着自己的年纪和谢雪的年纪,他想如果自己能够平平安安活到四十岁的话,那其实也没什么遗憾了。

  摊开的笔记本上,最后一行写着:

  我40岁—谢雪32岁

  她应已成家。

  我将没有牵挂。

  谢清呈回过头,妹妹正蜷在她的小床上,抱着玩具熊睡的正香甜,薄被被她蹬下去了。他合上本子,走到床边,替她重新盖上了被子……

  他原以为日子可以这样安宁地过下去。

  然而,事实上,rn-13给他新生的代价,远远还没有支付完毕。

  很快地,谢清呈发现,他的身体比想象中枯萎得更迅速,尽管他依旧才思敏捷,但血肉上的事却完全不是这样。回到家之后,不到两个月,他就发了好几次高烧,烧热窜上去的时候,他惊觉自己竟有种暴虐嗜血的欲望。

  想破坏东西,想毁掉自己。

  更可怕的是,他发觉自己的感知能力也在迅速下降——疼痛,刺激……这些从前对他而言非常鲜明的东西,变得越来越难以体会到了。

  有一次他无意间割破了自己的手,刀口很深,血肉翻出,可他竟然也不觉得有多疼。

  他的脾气也开始不受控制地变得暴躁。

  他常常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就发起脾气,有那么一两次甚至对着谢雪他也能怒气腾腾。其实谢雪也只不过就是吵嚷着想吃鸡汤小馄饨而已。

  小姑娘被骂了,吓得噎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大颗眼泪就扑簌扑簌落了下来。

  “哇……哥哥为什么这么凶……你不是哥哥,你不是哥哥!”

  谢清呈事后回想,谢雪当时的意思,应该是想说,哥哥不会这么对她,哥哥照顾她的耐心一直都很好。

  可是他那时候也不知是怎么了,胸口腾地就冒起一股子邪火。

  他那阵子正为自己的古怪变化而感到不安,望着镜子的时候都会觉得里面的那个人陌生的可怕,因而谢雪这句话就显得分外刺耳,他被刺到的不仅仅是耳膜,连心脏都跟着颤栗。

  他蓦地回首,一张脸都显得有些扭曲。

  “是。我不是你哥!你哥已经死了!他早就该死了!”

  “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我那么痛苦地活下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我自己吗?是为了让你这样指责我吗?!”

  如疯如狂的一张脸。

  谢雪吓呆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谢清呈从她茫茫然大睁着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借尸还魂的鬼一样。

  虽然他每次恢复清醒之后,都会异常的懊悔,觉得自己当时是不是疯了,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发病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每一次发病都比前一次情绪更差,更失控。

  他意识到了不对了。

  这个药可能有他们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于是,在又一次精神崩溃后,谢清呈无助地蜷缩了好久,于痛苦的余韵中发着抖,最终拨通了那个秦慈岩留给他的联系号码……

  秦慈岩也是第一次听说rn—13会引起这些心理上的症状。

  他立刻飞回了沪州,带谢清呈去做了一系列体检,所有指标几乎都是正常的,但谢清呈就是病了。

  那时候rn—13引发的精神性疾病还没有得到命名,也没有非常具体的案例汇报,秦慈岩于是认为谢清呈是单纯的精神压力太大,将他介绍给了沪州一家精神病院的医生进行心理干预。

  那医生不可谓不负责任,他给了谢清呈很系统的治疗流程。

  那一阵子,谢清呈服用了大量的心理治疗药物,有些药吃下去甚至会使得他思维缓滞,浑浑噩噩,却无法从根本上起到舒缓他内心痛苦的效果。

  只要药物停下,他就又变本加厉地抑郁狂躁起来。

  日复一日,谢清呈实在是受不了了,一向非常坚强,从没有被肉/体上的痛苦击垮过的他,终于被精神上的折磨给摧毁了内心。

  在又一次发病,吓哭了谢雪之后,在又一次从警局处得知事情毫无进展后,在弥漫着萧瑟昏幽气息的暴风雨夜中。

  谢清呈终于崩溃了。

  精神疾病是一种无处不在的恶魔,足够让从前坚韧不拔的年轻人,从内心变得枯朽。

  谢清呈的意识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他拿了一把刀……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

  “我想活下去。”

  “我想看着她长大。”

  “秦医生,你救救我好吗……”

  那样坚强的声音,仿佛已是上辈子的回响了。

  刃狠狠抹下。

  抹的很深,血顿时喷涌而出……

  谢清呈闭上眼睛。

  原来对于一个内心备受折磨的人而言,死其实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伤口的血滴滴答答地落下……

  无人的深夜雨巷口,宽大的遮雨屋檐下,谢清呈闭着眼,由着生命从伤口里一点一滴地流逝。

  他好像真的已经不是谢清呈了。

  他不过是一个空壳,一具衰朽的尸体……

  “小谢!小谢!”

  模糊间,好像有个男人从出租车上下来。

  那男人身材高大伟岸,撑着一把黑色素面大伞,很像他的父亲……

  秦慈岩没想到自己晚上回沪州,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想顺道往谢清呈家这边兜一圈,却见到了这样一副太过凄惨的情景。

  他奔下车来,把手伸给那个蜷坐在台阶上的少年——

  “你在干什么?你不痛吗?”

  谢清呈仰头看着他,无家可归的小动物似的。

  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声音。

  秦慈岩一把将他架起来,背在背上,伞也斜了,医生的衣裳彻底被大雨淋湿,他不管,只将大伞仔仔细细地遮住他肩上的那个孩子:“走。没事了啊。我带你去医院。”

  “我带你去医院,小谢,你坚持住。”

  从那天之后,秦慈岩就知道,谢清呈的病症不是单纯普通的精神问题了。

  他和远在美国的老同学挂了电话,老同学听闻此事,翻案相关病案,发现美国那边的试药者也有一些出现了相似的病例。

  但那些人都没有活太久。

  身心摧残太大了,他们到了最后,无时无刻不在与人类最负面的情绪做斗争。

  比肉/体上的伤痛更可怕的,是情绪上的绝望。

  秦慈岩结束通话后,一个人在家里的阳台上站了很久。

  他是真的非常喜欢谢清呈,只要看过那孩子曾经坚强又懂事的样子,没有人会不喜欢他。

  而如果有谁能够最终战胜人心的痛苦,秦慈岩觉得,那一定就是谢清呈。

  只要有人能真正地理解他,陪护他。

  秦慈岩那一阵子工作上刚好有借调,可以在沪州留上大半年。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

  决定经常把谢清呈带在自己身边,把他当个养子似的。

  不过这事儿不能声张,毕竟如果让燕大附一的同事们知道了谢清呈就是之前严重车祸回天乏术的孩子,那一定是少不了盘查的。

  而rn—13作为违禁药使用,他且不说自己的职业生涯如何,谢清呈都很有可能会被当成实验目标面临着可怕的威胁。

  所以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秦谢二人私交甚密。

  秦慈岩对谢清呈情如半父。

  他给了谢清呈新生,给了那个濒死的少年活下去的勇气,他还给了一个灵魂枯朽的死人,重新活下去的意义。

  在那长达半年时间的朝夕相处中,秦慈岩成了谢清呈的精神支柱。

  谢清呈无论有什么负面情绪,秦教授都是能够包容开解他的。

  秦慈岩的智慧,秦慈岩的博闻强识,悬壶济世,又给予了失去理想的谢清呈一束新的光亮。

  他不能成为警察了。

  可他或许可以成为一名医生。

  一名像秦慈岩一样的医生。

  日升月落,秦慈岩不觉辛劳地教导着谢清呈疏解情绪,同时传书授业,引他步入杏林之门。

  和贺予钻研黑客技术一样,少年谢清呈埋头苦读,同样起到了分散注意力的效果,病情竟在这样的方式中渐渐得到了控制。

  秦慈岩让他以一个普通学生的身份,在空暇时去他朋友开的研究院进行学习。以此激励他不断地克服困难。

  那个研究所就是贺继威赞助的。

  不过,没人知道秦慈岩和谢清呈关系非常亲密,秦谢二人在外人面前总是淡淡的,就像是点头之交。秦慈岩如果要给谢清呈一些学习上的机会,也总是会假托一些青年兴趣组的名义,而非直接授意朋友让谢清呈进组。

  谢清呈也没有辜负秦慈岩的重望,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对任何知识的融汇贯通都很快。

  rn—13似乎让他的头脑变得更聪明了,在这短短的十余年时间内,谢清呈私下跟随秦慈岩完成的学究是正常人绝对达不到的。

  除了医学,谢清呈在生命科学的领域也取得了惊人的突破。他甚至私下里开始研究rn—13的辅助药物,研究自己作为精神埃博拉患者的病理问题。

  然后某一天,谢清呈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

  他自己是很好的实验体。

  正是因为rn—13的完全性使用,作为初号病患,在他的身上,可以完成一些正常人绝对承受不住的药物实验。

  通过那些实验,他可以在许多常见疾病的领域求证出答案,创造出新的医治方向——

  颇有些神农尝百草的意味。

  谢清呈因此感到了自己短暂的人生或许并非是没有意义的。

  尽管他再也不能是从前的谢清呈了,他必须舍弃他最初的梦想,舍弃追寻父母死亡真相的心愿。

  但是他至少不再是个废人。

  他可以让自己的痛苦开出鲜红的花蕊,可以让自己的生命照亮那些身在病痛中的人们,可以带他们离开那漫长到令人窒息的黑暗。

  他把这些沾染着他的鲜血的数据记录下来,储存整理,而就是这些内容,后来被别人称之为了传说中的——“初皇数据”,或是“初皇档案”。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感谢也截止17点~

  感谢在2021-11-0817:00:00~2021-11-0917: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尹玥5个;saji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kino、枕头怪大沐沐、shioisu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f凤凰传情z4个;みかん畑のひと3个;みけねこ、ranwannist燃晚絕配2个;雪羅、ねここ、雷雨熙lyx、interwoven、阿鬼、肉包包的小娇妻、雾娩、mayaxwz、やまだ、晏峤夫夫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ののむら、おみつ、aiba相葉2个;清夜无风雪、树下陌璃、あっくん、かまぼこ、七夜之遥、垩羊不饿、にとう、兔羽三、黄油炒蛋、アヤ、蓝叶蓝夜、もつ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ose40个;我爱晚宁4个;47899837、伯贤的豆子、叶书儿、288481593个;にろく、かげる、小白菜、雾娩、欧阳复雪、aiba相葉2个;黎离、大小姐脾气、爱晚宁、若歆、そると、花城我滴超人!、人间匪浅、mojo87、谢渊的颜粉、渊渊永远天下第一、绿洲、烤卷、lanfsir、akae704、小苍兰、cookie音、沙沙、米果晶、あみ、50076026、白麵餅子、azalea、雪盐奶油、唯吾独蹲、p酱爱看书、50435564、sakula、老3、快乐王子、鹊起、48307376、江添、cas、巫山怨侣、垩羊不饿、霜颜、会飞的小鹿、54605508、nanashiro、52hertz、虹光、江尚、黑泽空、56059744、37266408、枕孤人、lindel宁宁、38550933、starry、落雷、逢晚、月亮与潮汐、梦露撸撸、who是我的白月光、怪作猫、すいせい、mob、辰光2333、れんれんねね、吴半仙儿、南河久白、りょうこ、霜雪、z安、陈玮、aimerxixi、依诺、阿敬啊啊啊、江风晚吟~、花酒花酒、只有这个名字配得上我、晚宁宝贝、りり☆、小辫儿、贺予什么时候弯、熝熰、shell_liang、kikyowith、仔喵喵、鄙人贾干净、不羞、指尖的格桑花、春泥、三思、南山无秋、かな、孤暮残霞、lonelypatients、元气少女二猪猪、-人造月-、45257168、53615690、纯日和不是真我就是假、隔壁班小番茄、葵小小、y1s1、秦清、限時悲歡、飞羽、kyuu、七十四、ほのか、九九、妉眠、橘子不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1847294111瓶;新添77瓶;宇髄天元70瓶;字宅60瓶;肉包包的小娇妻50瓶;4891826740瓶;硫酸亚铁、肉肉30瓶;41呀呀呀、松风入弦29瓶;30909472、齐书衡、桃浪、二丽、34376732、三分桦、longwu20瓶;eranthe19瓶;陆起小情人15瓶;惊蛰、50429616、kaile、辰光2333、婆猪、懒懒小羊毛、笙歌、俭素、入妄、鸦好可爱鸦、晏峤夫夫、buajai、去日苦多、晚夜惊鸿、purkat、想死肉包的一天、寻咯乔、透明、自动打码、嗑糖女孩在线疯狂、芈靡迷、梦中阳光倾泻、怪作猫、颂夜、54373359、50076026、吱哇乱叫、悠云露露、年糕精北海、hl、四季花不败10瓶;雾娩、想要一只猫宁8瓶;林也6瓶;devil、阁闲、听、薛定谔的猫、让风告诉你、淤青szd!、狗头、鄙人贾干净、39499524、我爱晚宁、kimoqiu、今天也想吃肉、柯陌声5瓶;微风佛夏、木然叶mry、林阿笑、青鹤、柚子、双丸、zhangjingyuan3瓶;sunflower、润五月、yh、楚斯和燕绥之辩论、花崎晴野さん、薛闲、糖2瓶;小开心、northwestflower、爱源于泷、花椒吃辣椒、是晚宁呀~、动感超人、南派还是北、最爱晚宁、41109959、琅华岁月、snail、孤暮残霞、烟雨行舟慢、phoofy、微霜不足成雪、小孩一装一麻袋、霜降、sheep、草木皆归泽、叶屿悠、啄啄啄木鸟鸟、一只猫猫虫、ginkgo、带眼屎的大脸、tashi、apple16429、圈_怀搂望仔奶黄包、树下陌璃、lucialuo、小辫儿、爱吃雪饼、mud、小谢rua猫猫、trinity2104、宁的西府海棠、好蒸出、mayaxwz、逗芽君、屿落无笙、一步两步走、aolishx、薛定谔的兰舟1瓶;

  谢谢包北们,我会继续搞事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