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你也病了吗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83章 你也病了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3章 你也病了吗

  贺予回到b组现场时,一颗心都在胸膛内腾腾灼烧着。

  他想起表哥说过的话,再想着刚才那位妇人暴露的表情,这些都让他觉得谢清呈身上就像披着层层叠叠的衣衫,除落一件,下面还有一件。

  那人像一团没有实体的雾,他的血是冷是热,皮肤是冰是温,好像直到现在贺予也无法亲手感知到。

  贺予只确定了谢清呈确实还有更多的秘密在隐瞒着他。

  隐瞒着所有人。

  只是——谢清呈为什么要这么做?

  到底还有什么是他所不了解的?

  b组这会儿正好也在休息,贺予回去之后就看到了陈慢,陈慢在和导演沟通,身边没有其他人。

  他把目光移开了,在人群里疯狂地搜寻着谢清呈的身影。

  然后,贺予看到了。

  谢清呈坐在警校操场的花坛边抽烟。

  贺予走下台阶,穿过半个操场,朝他走过去,然后一把攥住了谢清呈的胳膊。

  “你跟我来一趟。”

  谢清呈回神,在看到贺予时他的眼神有一瞬间很愤怒,但他很快就把这种愤怒压了下去,似乎觉得在贺予这种人身上,哪怕生气都是白费力气。

  “你阴魂不散的,到底想做什么。”

  贺予不吭声,一路拉着他,把他一直拽到附近教学楼一间无人的教室,他先让谢清呈进去了,然后自己跟着进去,砰地甩上了门。

  他没有回头,眼睛直直地盯着谢清呈,手却背过去,咔哒一声将门上了锁。

  面前是穿着冬款警官正装的谢清呈,非常英俊挺拔,简直让人想扯下他的制服吻上去。

  贺予一直是个很聪明的人,但他对谢清呈的复杂情绪都快把这聪明大脑的cpu给挤崩溃了。

  面对表哥也好,面对妇人也罢,他都游刃有余,甚至可谓轻松,只有对上谢清呈的那双眼睛的时候,他仿佛和触电了一样,思绪都是麻的。

  “贺予,你有完没完。”那双眼睛冰冷地注视着他。

  贺予本来是想立刻问他那个女人的事情的。

  但是警校教室门上锁之后,他闻到谢清呈的味道,他的脑子像被猛地冲击了一下。

  嗜血病欲忽然涌起,随之而起的还有少年的冲动,贺予看着这个封存了太多故事的男人,心中的焦躁愤恨急速上涌。

  他甚至来不及发问,那一瞬间他望着他,眼眶熏红,他想骂他,想要他,想拆开他,想剖析他。

  太多疯狂的情绪涌上,让他一时难受的都快爆炸了。

  他竟是说不出话来,红着眼,不得不立刻发泄。

  于是贺予上前两步,做了和谢清呈独处时的第一件事情——

  他的手绕过去,掐住谢清呈的后脖颈,然后将谢清呈整个带着压在讲台上,侧过头去,报复似的,宣泄似的,狠狠地咬住了谢清呈的侧颈!

  猝不及防的疼痛让谢清呈低而浑地闷哼了一声。

  那轻轻的声音像星火从贺予脊椎窜上,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腥甜的血味,刹那间充斥了贺予的口腔。

  恶龙吸着了祭品的血。

  热的。

  甜的。

  比镜头里那些飞溅的假血浆刺激得多。

  汩汩温热从谢清呈被刺破的皮肤下涌出来,恶龙的牙齿尖锐,咬着人类的颈不肯松开,在喉结上下滚动,吞咽下谢清呈的热血时,他不由得发出了声满足的低叹。

  刚才那种焦躁不堪,几乎把他逼得发疯的情绪,似乎就在这样的血色交缠中略微地止歇了下去。

  持续的病症高热让贺予的身子温度很高,紧贴着谢清呈的时候,仿佛隔着衣物也能熨烫到对方的血肉。

  谢清呈想要挣开他,但贺予不松手,反而将一身制服笔挺的男人压在讲台上,纠缠间还扫下了讲台上的几本警校教参和宣传杂志。

  “松开……”

  “贺予,我让你松开。”

  “松口。”

  贺予觉得他的嘴太烦了,沾血的薄唇从他颈间微抬起来,然后侧过去,堪称粗暴地吻住了谢清呈的唇,封住了他那令人扫兴的冷静声音。

  贺予死命地纠缠着他,他从来没有发现接吻竟然能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既能抚慰他心里那个属于正常少年的欲望之兽,又能镇定精神埃博拉的渴血之症。

  谢清呈见好好讲话无用,便发了狠地反咬住他,这次接吻比他们从前任何一次的吻都要热烈,暴虐,腥甜。

  但可能是谢清呈真的激惹了贺予,也可能是贺予这次实在太不识相了,他从来没有被谢清呈咬的那么重还不肯撤离过。

  最后到底是谢清呈吃了亏,他性子冷淡,不会接那么疯狂炽烈的吻,他开始喘不上气,口腔里第一次那么浓重地饮进了贺予的血,深入到喉管中间,逼得他承受不住地想要咳嗽。

  贺予这时才放开他了,他的嘴唇湿润,嫣红,那血色不仅仅是谢清呈的,也是他自己的。

  谢清呈也尝尽了贺予的血腥味。

  “我他妈真想就这样搞死你。”贺予还压在他身上,双手制着谢清呈的腕,不让他动。但是身子总算稍微直起来了些,拉开了一点距离,这距离可以让他更清楚地看到谢清呈在他身下制服凌乱的样子。

  他极恨,极怨,极焦躁地说:

  “真的,我现在就想这样做——也许这样做了,你嘴里才可能会有那么一两句真话。是不是?”

  谢清呈好不容易能透气,胸口剧烈起伏着,喘息着。

  他的藏蓝色外套已经在纠缠中被扯开了,里面是淡蓝色的警服衬衫,贺予还想去解他的制服皮带银扣,于是松了一只摁着谢清呈的手。

  谢清呈怎么可能由着他胡来,在他松手的那一刻暴起翻身,猛地将贺予反压在桌上,而后就是十足力道的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贺予脸上。

  “你他妈畜生!”

  贺予被打了,脸都立刻浮了红痕,却不觉得痛,反觉得爽,他本来就变态,病症加剧了他的暴虐心,这种发泄式的暴力只会让他身心愉悦。

  “你再骂两句。”

  “我说你,畜生。”谢清呈直接拽着他的头发就把人扯起来,往黑板上撞,而后又猛地一推,再直踹一脚,径直把贺予踹在了地上,身后桌椅板凳哗啦倾倒。

  他喘着气,扯正了自己的藏蓝银夹领带,重新将外套衣扣一颗一颗扣好,双眼如刃似锥,血红地盯着贺予。

  贺予也不起身,他慢慢地擦了唇角和脸颊的血,只略微直起了身子,那些倒伏在他身后的桌椅废墟似乎成了他的宝座,他就那么倾身靠在上面,抬起幽深的杏眸,阴恻恻地端详着谢清呈,打量着谢清呈。

  然后他抵着齿背笑了,他仰着头吃吃地笑了好一会儿,呼吸之间都是血,却感到说不出的快意。

  病态被满足的快意。

  “你知道我是发病了吧,谢清呈?”

  “……”

  “我病得越重,就越不在乎你的这些行为。你哪怕现在拿着刀戳了我的心,我也只觉得万分喜悦——因为我不痛,可你会一辈子欠我。你再也别想装得清白。”

  贺予喘了口气,一双眸如狼似虎地盯着那个男人。

  “你实在是太善于伪装了,谢清呈。”

  “……”

  “你这人的伪装层层叠叠,茧中套茧——我问你,你究竟哪一层才是真的?”

  谢清呈森然道:“你在鬼扯些什么,你他妈今天吃错什么药了。”

  贺予只是笑,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等他终于不笑的时候,他把手伸给男人:“你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他说出你过来这三个字的时候,刚刚沾过贺予大量鲜血的谢清呈,脸色忽然有点白。

  他皱起眉,好像瞬间很不舒服,透出的是一种病态的苍白。

  但贺予没有觉察到,又说了一遍:“你过来。”

  “我给你听一样东西——谢清呈,我告诉你,没有什么事情是一直能被隐瞒住的。你听着,你仔细听好,然后我今天为什么要找你,你就该全明白了。”

  谢清呈在原地白着脸站了一会儿,最后慢慢地,向他走了过去。

  贺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点那个录音播放键之前,他看着谢清呈黑沉沉的眼——

  “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吗。”

  “……”

  “你愿不愿意猜猜看?”

  “……你有什么就直说吧贺予。”

  贺予冷冷笑了:“但愿你听完之后还能在我面前这么淡定。”

  “也但愿,当你听到她的声音时,你还能记得她曾经和你有过的一面之缘。”唇角扯开一丝近乎嘲讽的弧度,他一字一句地把后半句话说完——“一戏之约。”

  “啪。”

  录音开始了。

  那是贺予和老妇人在咖啡馆对话的全部内容。

  音频并不长,谢清呈听完全部后,沉默的时间都要比录音的时间更久。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最后是贺予慢慢问道:“怎么样,好听吗。”

  谢清呈:“……你在哪里遇到她的。”

  “就在这个剧组。”贺予慢慢地放下了手机,“看来你没打算否认。”

  “……”

  “你们为什么要演这出戏?谢清呈,你到底是想干什么?你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

  谢清呈闭上眼睛:“这是我的私事。”

  贺予把头往后靠了靠,擦着唇角的血,然后再一次将目光落到谢清呈身上。他是被谢清呈给惹着了,发出一声冷冷的嗤笑。

  “私事。”黑眼睛盯着他,也不打算在公与私上和对方多费唇舌了。他只道:“你的私事我问几句也是应该的。”

  目光游曳:“你人都是我的了,你的事我凭什么不能知道。”

  谢清呈最受不了的就是贺予这种话。仿佛把他在当一个女人看待。

  他睁开眸,脸色迅速沉下来,比之前的颜色更难看。

  “我希望你要点脸面,贺予。”

  “我希望能听到点真话,谢清呈。”

  贺予无意中用沾着鲜血的嘴唇说出这句类似命令的话语。

  不知为什么,谢清呈听到这句话后,身子忽然微微晃了一下,面上的血色竟又骤然少下去几分。

  而这一次,很不幸——

  贺予注意到了。

  他先是没有在意,但随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蓦地一怔,紧接着眯起眼睛,盯着谢清呈突然不舒服的样子。

  “……谢清呈。”贺予问,“你怎么了?”

  “我……”回应很快,像是不由自主地做出答复,但话未出口,便被生生勒住。

  谢清呈胸口上下起伏,因为在隐忍着什么,切齿的动作清晰地透于脸庞上。

  接着他蓦地转过脸去。

  贺予的神情更难看,要刨根问底的语气也更坚决了:“说,你怎么了?”

  “……”

  那种病态的白更明显了,谢清呈的背微微颤了一下,他僵在原处,看上去他似乎确实想说什么,但又被他自己硬生生地控制住了。

  在漫长的沉默后,谢清呈忽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咳咳……”

  他咳得太厉害,身子往后靠,靠在了教室冰冷的瓷砖上,一双眼睛都咳红了,抬起来,几乎是有些狼狈地望着贺予。

  在这一刻,贺予看着他异常的反应,心里剧烈震颤,难道说……

  “谢清呈,你这是……”

  他没有立刻讲下去。

  眼前谢清呈的样子,让他骤然联想到了之前的一段经历——

  那还是几年前的一个冬天。

  当时他还在国外留学,去到一家疗养院,遇着了个症状严重的精神病人,医护在旁边劝阻无用,只能强行上镇定剂拘束带。

  但那个外国病人很健壮,一下子就挣脱了,用法文大声嘶吼着,唾骂着,殴打着对方。

  “老子杀了你们——让你们关我!让你们这样对我,哈哈,哈哈哈哈!”

  贺予当时自己也不舒服,他那天自己也受了点伤,在流血,原本心理就嗜血暴力,如果想要尽快冷静,自然看不了这样激烈疯狂的场面。

  他心中烦躁,口中便也开了口,用法文呵斥:“闭嘴。”

  贺予原本只是路过时一句无心之言。

  可谁知道,那个疯子的脸忽然就白了。

  定定看着他,就像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那病人的痛苦似乎还在体内横冲直撞,要化作尖叫破体而出。

  但他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少年看,竟真的狠命地把叫声掐灭在嗓子里。

  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巨手,随着贺予的一句“闭嘴”,真的锁扼住了他的喉。

  当时在场的那些医护都愣住了。

  “你、你和他认识吗?”

  “……不认识。”贺予回答,自己也感到意外。

  这事儿在医护那边就这样过去了,他们后来认为这应该是巧合。

  但只有贺予意识到,不是的。

  他细看着病人苍白的脸,看那因为隐忍而暴突的青筋。

  他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不确定的猜测,像清晨的雾一样惊人地弥漫开。

  在医护都散去后,他径自走到那个喘息着的病人面前。

  病人坐着,贺予睨着眼睛看着他。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他用法语下了一个最残忍的命令——

  他试探着,轻轻地说:“jeveuxquetutesuicides”

  然后——

  仿佛一个恐怖的真相从浓雾里破出。

  那个病人的本我意识似乎在急剧地反抗,这让他脸色泛出痛苦的苍白,身子也在微微打摆。

  贺予幽镜般的眼睛里映出他挣扎的样子。

  他离病人很近,病人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气。

  过了几秒,又或许十几秒,那个男人抬起手,似乎在与那无形力量的撕扯中终落了下风。

  他的眼神涣散了,抬手——竟真的狠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贺予吃了一惊,他在对方真的快把自己给掐死前回过神来的,立刻喊住他——

  “停下。你停下!”

  男人这才脱力般垂下了手,高大魁梧的身躯就像进过了高温熔炉似的,一瘫在地,几乎要化为泥浆。

  贺予就是在那之后,发现自己只要给精神病人嗅及自己的血气,再以命令的口吻与之对话,对方就会无法控制自己,按着他的要求行事。

  而在成康病院内,他从谢清呈口中得知了这一能力,名为——血蛊。

  此时此刻,贺予目光不移地盯着谢清呈的脸。

  那种被血蛊所强迫,又想要竭力挣脱无形枷锁的样子……

  他太熟悉了。

  错不了。

  谢清呈他……他这次竟也同样受到了他血蛊的影响!!

  就像一道利剑斩开迷雾和黑暗。

  贺予的眼珠都闪着细微的,颤抖的光束。

  他慢慢地从地上起身,喃喃地:“……谢清呈,你……”

  令他更加确信的是,一向非常冷静的谢清呈,就连刚才那些荒唐场面都能强硬处之的谢清呈,竟在这一刻不敢与他的目光相触。

  而是忽然转身,铁青着脸大步朝门口走去。

  谢清呈的手已经搭在了门锁舌上,咔哒一声转开了锁。

  紧接着他就要拉开门出去。

  然而贺予在这时从他身后追上,砰地一声重新将那扇教室门重重合拢。

  他的一只手穿过谢清呈的脸侧抵摁在门上,另一只手不由分说地握住谢清呈的腰将他强制性地转过来面对着自己。

  没有错……没有错……

  贺予的瞳孔都微微收缩了——

  错不了的。

  谢清呈那么沉冷的一个人,这时候在他掌心下手心里握着的腰,竟然是在剧烈颤抖着的。

  那种颤抖就像面对着他的命令,失了控,却又不甘心,想要尽力挣脱蛛网的蝶。是想要逃脱血蛊命令的战栗……

  贺予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

  惊讶,震怒,愕然,兴奋,狂喜,大恸……一切水火不容的情绪竟在此时全部于他胸臆中泛滥成灾。

  “你……你是……”贺予看着那个被困在自己胸膛与教室门之间的男人。

  那个总是一丝不苟,严峻强悍的男人。

  他简直不敢置信地,声音都变了形:“你也是吗?”

  “……”

  “谢清呈,你难道也是吗?”

  一声比一声凶狠,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疯狂,一声比一声绝望。

  “你也是吗?!!”

  他的绝望来源于他不肯相信谢清呈也有精神上的问题,无论怎么样,谢清呈在他眼里总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一个非常能控制自己情绪和心态的人。

  他甚至还是个医生。

  如果这样的人都会在社会的催折下罹患精神疾病而旁人不知,那他还有什么理由认为疾病是可以被人心战胜的?

  那是能让谢清呈都兵败的魔鬼。

  贺予喘息着,猛地扯过谢清呈的头发,逼他看着自己。

  颤抖着光晕的杏眼,对上死水般的桃花眼。

  鼻尖几乎就点着鼻尖。

  谢清呈闻贺予身上的血腥闻得比之前任何一个被下血蛊的人都重,受到的影响都大。

  贺予的喉结滚了滚,他看着他,动作病态地不住抚摸着谢清呈的头发。

  他竭力让自己冷静着,声音轻下来一些,却还是发抖。

  里面藏着的情绪,比声音响时更可怕。

  他沾血的唇,就贴在谢清呈微微喘息的嘴唇之上,甚至连一寸距离都不到,他轻喃,或者说,他下令——

  “你告诉我。”

  他死死掐握着谢清呈,贺予丝毫不怀疑谢清呈今天脱了警服之后,腰侧会有大片的青紫。

  他紧握着他,像是想从不住滑落的流沙里攥出一截真相的脉络。

  他眼珠里闪着激越的光影,声音却越来越轻。如同巫傩的喃语。

  “你告诉我。你也是吗?”

  “……”谢清呈痛苦地皱起眉宇。

  “说实话谢清呈。”贺予要从这个男人身子里探到隐藏着的秘密,他的心砰砰地跳着,那么热,眼睛都渐次烧红了。

  “你也有精神类的疾病吗?”

  作者有话要说:jeveuxquetutesuicides杀了你自己。谷歌一下翻译的……然后在推特刷到“喜欢”小姐姐指出的法语语法,已修改~感谢~

  恭喜贺予获得万圣限定款制服谢清呈卡片……

  今日无责任ooc小剧场:

  谢清呈,一个装a的omega,在被贺予强制标记之后,还有了孩子,此事还被分化为alpha的谢雪发现……雪妹非常愤怒,但完全不知道那个成结标记了她哥哥还让她哥受孕的alpha是自己班上的学生……嘶哈嘶哈……

  今天的感谢也截止17点~

  感谢在2021-10-3017:00:00~2021-10-3117: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瑞萱3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みかん畑のひと、saji、枕头怪大沐沐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みけねこ3个;瑞萱2个;七分熟、ねここ、-月亮庇护所-、みかん畑のひと、ranwannist燃晚絕配、cl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熙小熙、z安、87年的大吉、lindel宁宁、落幕无名、巫山一段云、あや、ruthie、是个人想做个人、あか、黄油炒蛋、杰瑞十一、あみ、晚宁宝贝、52hertz、树下陌璃、ののむら、圣诞奶奶、小辫儿、もつ、兔羽三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伯贤的豆子6个;cl、不4木4个;50423821、48307376、u、沈兰舟的脖梗3个;情书寄与晚宁、蓝叶蓝夜、翻一页恰好是长白之雪、45022276、sakula、tomoyo、欧阳复雪、哮天犬、七分熟2个;黎离、晏峤夫夫、惊雾、浅笑、隔壁班小番茄、れんれんねね、nanashiro、林算法墨云清、三十一房阿姨、すんり(sunri)、32818662、りり☆、米果晶、49027071、警告君、甜的香茶、七十四、haiphai、依诺、某桐、死生之巅楚晚宁、35336797、元气少女二猪猪、分数线、小芩、巫山怨侣、昵称是什么啊丘、一团猫毛、そると、46203231、橘子不甜、ふっかふかさん、老3、下决心来看正版、大小姐脾气、灬亦辰、あっくん、小丑鱼、开心、黑泽空、peticor、りょうこ、糖豆刀子、雨落遙汐、归隐南屏、江风晚吟~、w、葵小小、cookie音、七夜之遥、唯你、41850226、沈沢、限時悲歡、-人造月-、典欣、菠萝、aiba相葉、ngc2237、快乐王子、以三岁、biubiu、蓝忘机、濯曦、苦瓜吃牛扎、安旭、lanfsir、mob、shell_liang、kikyowith、六蛋、こん狐、20162565、胡大姐你是我的妻啰、かげる、53615690、阿敬啊啊啊、crafter、月亮与潮汐、归舟、只有这个名字配得上我、三变、かな、烤卷、arning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二河60瓶;陵筠、曙曙vi50瓶;月亮与潮汐49瓶;巫山一段云40瓶;路柏沅、莲子零零零、凉落30瓶;老婆28瓶;晚夜玉衡25瓶;素筏成书22瓶;雪衣微晚、arning、最爱晚宁20瓶;我哭我自己19瓶;今天还是没有早睡、kikyowith17瓶;杌瑒16瓶;二凡小可爱15瓶;wishofstar14瓶;howgh、栖凰入清篁11瓶;ning、47580586、明媚、あみ、暮天微雨散、天地良心、咸鱼、羡羡不要了、惊雾、july、某孩子的理论、乃柚、止月于言、48307376、洛洛2021、江停老婆、迟钟暮时、终是自在、52hertz、50249333、柒月、橼鸢、lvcoffe、祝安、取昵称很困难的n同学、霜颜、楂个鸽子鸽子、188、yuzai、rrrtt、crafter、懒得起名、云山乱、清嘉、迟早、卿白、42828190、变脸的诱惑、sakula、二丽、拽拽的小仓许、容晗、焦噗乐、40562087、41368555、耽、傻鬏鬏、四水知知、慕乔念星、小木、支修修修修修修、你说的都对、四翙10瓶;44663692、蓝叶蓝夜、夜枭9瓶;暧昧江8瓶;31237493、分数线6瓶;kkkkx、一只嗑cp的年糕精、54959664、向天打飞机菊苣、55706607、筠故、kimoqiu、firefly、47593495、无峪、暮雨、顾棠、汶雀、末日繁花5瓶;yueinpeace、阿清吖4瓶;啊啊啊、烤卷、benben、、南派还是北、子吟、追重启小三爷咯、燕绥之、20162565、今天也想吃肉、隐德莱希之月3瓶;吧唧吧唧、une、反正靠不上我、gardenia、林阿笑、歸期、柚子、白衣楚客、karen、下决心来看正版2瓶;懒、孤暮残霞、kkkk、化鹤、无名、带眼屎的大脸、faith_茹、俞愉yuyu、六蛋、青空と私、cas、许盛、鲨鱼的心动男孩黑桃k、欧了尼玛、apple16429、绿色小阿晋、书生不动凡心、箐茹许、江风晚吟~、aiba相葉、小孩一装一麻袋、小小雯、ふっかふかさん、屿落无笙、血小板、trinity2104、霜降、树下陌璃、lucialuo、好蒸出1瓶;

  谢谢宝贝们,我会继续搞事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