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还得去相亲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6章 还得去相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还得去相亲

  谢清呈来之前就听说了这小姑娘比较在乎男士的收入,但没想到他和她说了自己工资其实并不算太高之后,这姑娘居然依然没有减退她的热情。

  白晶笑眯眯地:“谢教授不愧是知识分子,真的很谦虚。哎呀,这年头这么实诚的男人不好找啦。”

  谢清呈:“……”

  “谢教授好像也很有品位哦,是个很讲生活情调的人吧?”

  谢清呈皱眉:“不,我——”

  “一看你打扮就看出来啦。”

  谢清呈:“……”

  他不明所以了好一会儿,直到白晶克制不住地对他说:“谢教授,你身上那件t恤是我们专柜的正款哎,当时整个沪州就来了五六件,特别难得,1:1配货也配不到,你真的好低调。”

  谢清呈这才终于意识到,原来这次相亲气氛不对的原因是贺予随手借给自己的这件换洗衣服。

  他琢磨了片刻女孩儿说的话,又想起贺予轻描淡写的——“不用还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穿过的衣服。你穿完就扔了吧,也旧了。”

  “……”

  万恶的资本主义。

  白晶笑眯眯地:“谢教授你不诚心和我约会哦,你这件衣服都快赶上很多人一年的工资了,而且没有点关系很难在国内买到的,你就请我喝咖啡?”

  谢清呈道:“误会了。这件衣服是我问朋友借的。”

  “借的?”白晶瞬间瞪大了眼睛。

  后面的对话就有些乏善可陈了,原本眉飞色舞的柜姐在得知真相后,这场相亲就回归到了现实。

  白晶对他的兴趣明显减弱,除了强拉着他合影了一张照片之后,就一直在对着甜品拍拍拍,反转镜头对着自己拍拍拍。中途间或有几位客户发来消息,她也毫不避讳地直接语音回复——

  “张太太,您放心,那个限量包当然是给您留着的啦,哎呀,您不用给我发额外的谢礼的,这多不好意思。”

  “王总,您上次要的裙子订货到了,您看什么时候方便来店里?对,是提前按您的尺码改过的,大码,但是前襟要收2cm,您放心,我这里都有记着呢。”

  一顿饭吃得异常尴尬,结束之后谢清呈结了账,又低头看了白晶一眼,这小姑娘和自己学生也只是差不多的年纪,他原本就没有任何相亲的诚意,完全是为了完成黎阿姨的心愿,因此对小姑娘的种种言行也没放在心里。再加上他又是个大男子主义,于是道:“我帮你打辆车。”

  “好的呀好的呀。”白晶老大不客气地,“那就麻烦谢教授了哦。”

  但这条路是沪州最繁华的街道之一,现在又是晚高峰时间,两人等了半天,来得全是有客的出租。

  谢清呈叹了口气:“你如果不介意,我陪你往前走一点,前面那个路口拐个弯会好打一些。”

  白晶:“也行吧,不过我八点钟要开个直播,我时间是固定好的,临时爽约粉丝会不高兴,你介不介意?”

  谢清呈虽然不玩直播软件,但是谢雪玩儿,因此他多少有些了解,听白晶这样说,他就随口问了句:“你还是个主播?”

  “是啊,我很努力的,迟早是顶流主播,嘻嘻。”

  谢清呈点了点头:“有梦想是好事,那走吧,我不介意。”

  “谢谢你哦哥哥,你虽然不是很有钱,但还蛮帅的。”白晶笑着追上了他,“对了,我一会儿镜头扫到你,也没有关系的对伐?大家都喜欢看帅哥啦。”

  “……随你。”

  十分钟后,谢清呈非常后悔十分钟前的自己说的这句“随你”。

  他实在是和时代脱轨了,不知道现在年轻人玩的直播居然还有这种形式。白晶从包里摸出根粉红色自拍杆就开始左右乱晃,嘴里说着让他觉得莫名其妙毫无营养的台词,东拉西扯半天,也不知道具体想要表达些什么。

  “这里是沪州最繁华的街道,帅哥美女很多,哎大家看到那个路人背的包了吗?那个是高仿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如果大家想知道怎么鉴别真伪,记得follow我哦。”

  “哦对,我身边这个是我今天认识的一个帅哥,气质超绝,高知教授,年薪百万,你们看他身上那件绝版t恤,啊,对啊,就是他请我吃的饭,现在他要送我回家。谢谢大家的祝福,谢谢1

  谢清呈简直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聋了,刚想转头驳斥她,白晶已经很灵活地把镜头一转顺便切了静音。

  “不好意思哥哥,谋生不易,不要拆穿我好不好。”

  谢清呈:“……”

  他就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把虚假的幸福放在网上,用膨胀的物欲去吸引看客。

  不过这也就算了,他也不想和小姑娘多计较。

  原本这场相亲就该这样隐忍着结束了——如果不是,他们接下来遇到了一个人的话。

  那个意外之中的人,是在三岔路口出现的。

  当时谢清呈和白晶走了十多分钟路,来到了人少的路边,在那里等车。白晶正眉飞色舞地和直播间的粉丝们介绍当季的高端奢侈品。

  介绍到一半,敏锐的白晶忽然从自拍镜头中发现了自己身后不远处有个模糊的影子,那影子来回晃动着,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她起先没有太在意,但很快地,这团影子居然朝她的方向迅速逼近,等她反应过来时,镜头的画面里已经映出了一个肮脏的老流浪汉的脸,直直地朝她身后扑过来。

  白晶一下子愣住了,回头一看,不禁尖叫出声。

  那是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糟老头子,一身衣服破破烂烂,没人怀疑这衣服脱下来之后就再也穿不上去了,因为几乎全是大小不一的孔洞。老头身边还跟着一只瘸腿黄狗,这会儿也跟着窜过来朝着白晶狂吠。

  “闺女!闺女!我可算是找到你了闺女1

  “呀!你有什么毛病!谁是你闺女!走开呀1

  “不,不不不,你是我闺女啊?闺女,你不认识你老汉了吗?你快让老汉看看,老汉都多久没见着你了……”老人似乎是有精神疾病,一边却流着泪,一边情绪激动地要过去抱住白晶。

  白晶吓得花容失色,直播镜头也没关,连连后退,歇斯底里地尖叫道:“神经病啊!你谁啊!滚开啊1

  “闺女,你怎么能不认识我了呢?”老头老泪纵横,往前抢了两步,黑灰色的枯瘦手指像从余烬中不甘心伸出的炭,颤巍巍地往前扒拉着,“我……想你碍…爹想你碍…”

  他说话一股浓重的中原乡音,显然并不会是沪州人白晶的父亲,谢清呈立刻判断出了状况,把白晶拦到身后,安抚道:“没关系,你躲我后面。”

  白晶惊魂未定地:“他好吓人!这种人怎么能在路上闲逛啊,城管不管的吗?啊啊啊!!1

  话音未落,她又歇斯底里地跳着脚大叫起来,原来是老头儿身边跟着的那只黄狗绕过来在她脚边直嗅。

  “救命啊!它、它要咬我!这狗怎么回事!没有狗绳的吗?”

  白晶边叫边跑,仓皇抓着手机就想打报警电话。

  在她看来,老流浪汉本来就已经够可怕了,这种丑陋的流浪狗更是让她惊慌失措,统统都该抓起来!更何况他们还吓到了她,打断了她的直播……噯,等等,她的直播!!

  白晶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直播一直没关,慌忙拿起手机一看。

  几秒钟之后,她的瞳孔剧烈收缩,简直不敢相信——

  她那平平无奇的直播间,平时也就二三十个人观看,这会儿却因为这个离奇的突发事件,居然已经在几分钟之内涨到300多人了!

  屏幕上的人数还在直线上升,弹幕刷着在线留言:

  “靠,发生了什么啊,沪州夜惊魂?”

  “好像是遇到了有神经病的流浪汉,主播!你还好吧?你把镜头对过去啊,想看现场情况1

  “刺激刺激,就在我家附近哎1

  “那个老流浪汉不会是咸猪手吧,居然要抱主播哎,主播你快去看看!有情况要立刻报警1

  如同氢气球上升一样的弹幕中,忽然有个火箭升空,然后在直播间屏幕上砰地炸开。

  白晶浑身一震,这一炸,就把她给炸醒了。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该怎么去做,连忙捋了捋头发,调整镜头,然后在谢清呈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从他背后冲了出去。

  谢清呈:“你当心1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那前一秒还胆怯不已的女孩,此刻竟然不顾危险,昂着俏脸站在老流浪汉旁边——但提前注意把自己的昂贵小包反背到后面,以免被老头蹭到。

  “你看清楚了,你口音都是外地的,怎么可能是我爸爸?糟老头子,你好色想借机揩油,你以为我瞧不出来啊?不要为老不尊了好不好1

  老头受惊了,往后退了几步。

  这样一来,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谢清呈意识到那老人似乎真的没有任何恶意,仔细瞧去,老人脸上的哀戚太深重了,并不像是装的。

  谢清呈不由皱眉:“白小姐,你能把直播关了吗?这位老伯看上去状态不大好,他可能是找错了人,你先打城管电话吧,一起处理一下。”

  白晶哪里听他的,眼瞅着直播间观众蹭蹭往上涨,她都不嫌老头儿臭了,把自己一张粉脸挨得更近。

  “哎,你看看,家人们也来看看。”白晶让流浪汉瞧她举着的手机屏幕,自拍杆加前置镜头刚好摄入两人的全身,“老色鬼,你看看我,再看看你自己,你对比一下。我会不会是你闺女?你自己好好看看——你看看你这一身破布,蓬头垢面,你还说你不是来揩油的吗?”

  老流浪汉先是一懵,随即就顺着她的指引眯起眼睛顺着自拍杆看过去。

  他应该是看清屏幕上两个人的样子了,所以先是一愣,然后好像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狼狈不堪,慌忙要往后跑。

  他跑了,白晶反而来劲了。

  原来让一个有洁癖的主播在瞬间克服心理障碍,贴着一个糟老头子拍摄,只需要蹭蹭地往上涨粉就行。

  “大家看看!这就是变相的骚扰!他肯定是假装精神有问题,看我揭穿他的真面目1白晶追着要把老头摄入镜头里,冲着老头喊,“喂!你过来啊!你不是说我是你闺女吗?沪州这么大的地方,治安这么好,你也敢来碰这种瓷!你也不看看自己那浑身馊臭的模样!你过来1

  老头似乎是清醒了些,但又似乎没那么清醒,眼神一半混沌,一半恍然。

  谢清呈在旁边看着,已经确定了这老人绝不是来揩油碰瓷的,他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如果要他形容的话,仿佛一只颠沛流离走过了大半个中国,流荡到江南烟雨里的瘦狗。“寻找”这个词已经成了他的骨像,一眼望去都能看出他是丢了什么东西,一直在苦苦追寻。

  但白晶并不在乎这些,她做了大半年主播,自己平平无奇吸引不了几个观众,却对其他努力去经营的同行眼红心热得要命。

  曾几何时,她绞尽脑汁也赚不到眼球,便愤恨地跑到那几位知名带货主播下面刷屏辱骂。

  今天她骂这个:“你装什么!摆出这副岁月静好的样子,还不都是资本运作起来的?你展示的根本不是真正的田园生活1

  明天她骂那个:“一个男人拿着女人的血汗钱,买着豪宅别墅,别人都说了,你们买的每一支口红都是他家的砖下之魂呐!买他东西的女人们还不肯清醒吗?1

  后天她再换一个骂:“说什么自强自立的现代女性,整天就知道卖惨,主播不是你的工作吗?你累但你赚到钱了啊,你挨骂但你赚到钱了啊,给你这么多钱,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没人知道她在被窝里刷着手机时露出的狰狞嘴脸,她在湍急的地铁里,在繁华的楼宇间,在衣香鬓影中,在纸醉金迷里,永远都是那个踩着高跟鞋,努力经营着事业,卑屈讨好着贵客的cindy。

  弯着腰,费力地维系着仪态,蹲下身子,纤纤玉手为陈太太李太太们扣上鞋扣,恭敬地鞠躬送他们走出宽阔的金色门厅时,没人知道她有多少次望着那些摇曳生姿的背影,想着,有一天她也可以让最高傲的柜姐俯首相迎。

  她想要钱,想成名,想红了眼,所以没了恐惧,失了洁癖,也看不清老流浪汉颤抖的嘴唇,老眼里浑浊的热泪。

  “你闺女是沪州人吗?还你闺女。像你这种糟老头子,有没有结婚都不知道,就会找理由装疯卖傻出来骚扰女性!你躲什么?刚刚不还一直往我面前蹭吗?让大家看看你的样子啊!来1

  “不……不……”

  老头子害怕极了,缩着脖子,佝偻着身子,口中发出婴儿般哀哀的,含混的胡嚷。

  “对不起……我……是我认错了……”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过来!你看镜头!你看看你那一身什么装扮!你出来骗你也收拾得像样点吧1

  屏幕里,弹幕上,不明所以的观众正在为“豪气女主播反杀街头骚扰狂流浪汉”加油鼓劲,礼物刷了起来,气球上升,她的心好像也跟着膨胀了。

  老头惊慌失措地躲着,从精神癔症发作认错了女儿的激动,到惊醒过来四处逃避的无助。他在镜头的追踪下,好像一只无处可逃的老狗,和那条他带在身边的流浪野狗一样,被“正义”驱逐得失魂落魄,抱头鼠窜。

  “不要拍了,求求你……我认错了……不要拍我了……姑娘,不要拍我了……”

  老人浑身都在发抖,双腿在漏洞的裤子里筛糠般打颤。

  他在镜头前捂住脸,捂住了脸又想捂住破旧褴褛的衣衫,最后他不知道该遮哪里,好像自己的每一寸血肉,身上的每一缕衣衫都是不堪入目的,都是羞于见人的。眼泪顺着他沟壑纵横的老脸,一个劲地往下淌,他往下缩着,几乎要跪在地上给白晶求饶了。

  “求求你姑娘,你行行好……”

  “我——”白晶不依不饶地刚要说什么,自拍杆忽然就被夺去了。

  紧接着她的手机被毫不客气地拿下来,谢清呈把她的自拍杆丢到一边。

  “哎!你!你干什么?1

  “你干什么?我和你说了,这老人看上去是有精神疾病,让你别刺激他。你是听不见还是听不懂?”

  谢清呈强制退出了直播。

  白晶的脸瞬间由粉转红由红转紫由自转绿,走马灯似的姹紫嫣红溜了一圈,最后踩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对谢清呈道:“管这么多干什么?把我手机还给我!我直播是我的自由!我要赚钱的你知不知道!我要当网红1

  “你要当什么都和我没关系。”谢清呈冷着脸,他的爹劲又上来了,训人训得眼也不眨,“但是白小姐,你要脸吗?他看不到他的情况吗!你为了博人眼球,明明知道是错的,你也要选择错误,明明知道后果,也要不择手段,你甚至明明知道你这样的行为会给别人带来怎么样的痛苦,你也要拿这种痛苦来换几个关注,因为这种痛苦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缺不缺德1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少教育我,你是我爹吗?你不过就是今天来和我相亲的一个对象!不用你管1白晶来了火气,冲上去就要夺手机。

  但谢清呈脾气比她更大,一把按住她,居高临下地盯住她,眼神像刀片一样。

  “人的尊严在你眼里,人的性命在你眼里,比不上你一场直播吸引的观众。你真他妈畸形得够可以。”

  “你敢骂我?你个瘪三——”

  白晶气得厉害了扑过去扬手欲扇谢清呈耳光。

  但谢清呈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用力一发狠,就把她的手腕拧了过去,疼得她啊啊直叫。

  谢清呈冰冷道:“你再闹下去,我不但敢骂你,我还敢揍你。”

  “你、你松开!你不松开我报警了!我喊人了1

  这条路上人虽不多,可他们闹的动静大,已经有人远远地驻足围观了。谢清呈对此并不在意,他本来就是个会把别人眼光当空气的人,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人群中忽然有个眼尖的大妈叫了一声。

  “哎唷,要命啦!这老头子怎么回事?”

  谢清呈立刻低头看去,老大爷可能因为本身就有精神疾病,认错了女儿之后,又被白晶追着拍摄,大喜大悲之下,心脏受不了刺激,居然嘴唇发青,脸色发白,整个人捂着胸慢慢弯曲成虾子,而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