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有欲念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60章 有欲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0章 有欲念

  第二天,谢清呈出了医院,回宿舍了。

  陈慢虽然陪着他,却一直不怎么说话,似乎有些状况外。

  分别的时候陈慢站在谢清呈宿舍楼下,犹豫地唤了一声:“谢哥……”

  谢清呈:“……”

  但对上了谢清呈锐利的眼睛,陈慢最终还是嗫嚅了:“你……你自己好好休息。要是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找我。”

  谢清呈觉得陈慢的情绪很怪,但他没有往陈慢或许暗恋他这个惊悚的方向去想。他觉得陈慢大概是接受不了他一夜情的事情,这理由确实蹩脚,可除了用它来打发陈慢,谢清呈也实在想不到任何更合理的解释。

  他堂堂七尺男儿,总不可能承认他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三岁的男孩子睡了。

  这事儿对谢清呈而言,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谢清呈静了须臾,说:“走吧,谢谢你了。”

  他要往楼上去。

  陈慢撑着伞呆呆站在雨里,又一声:“谢哥。”

  “……”

  “没、没事,您注意休息。”

  “……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慢咬着嘴唇,憋了好一会儿,还是问出了口:“您和那姑娘还联系吗?”

  谢清呈顿了一下:“你会和一夜情对象有联系吗?”

  “我……我不做这种事……”

  但话说出口,又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谴责谢清呈不守男德似的,连忙摆手:“对不起,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你确实不应该做这种事。”谢清呈漠然道,“我现在也很因一时冲动而后悔。”

  陈慢望着他。

  谢清呈:“以后不会了。我觉得恶心。”

  他说完就上楼去了,陈慢一直有些泛白的脸色在听到谢清呈最后两句话的时候,才终于有了些血色。

  整整一周后,谢清呈病恹恹的状态才彻底过去,但身上的吻痕还没全消,在学校讲课写板书时更要注意袖口是否拉严实,因为他的手腕上至今还有淡淡的勒印。

  那是当时被缚住双手肆意侵入的证据。

  谢清呈后来没有再和贺予联系过,贺予拖黑了他,他则直接删了贺予,医科大和沪大都是在校园内开车绕一圈要很久的百年老校,要是真想对某个人避而不见,其实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他想,就当是做了场噩梦吧。

  不要再回头了。

  这世上有很多无奈又可恨的事情,最终往往得不到一个令人满意的交代,再是恶心,有时候只要能全身而退,就已经是最难能可贵的结果。

  谢清呈经历过很多,他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午夜梦回时,还是会常常惊醒。病好了,烧退了,就连那些伤口也在慢慢地愈合,只是谢清呈原本就对欲爱抵触的内心变得更加病态。

  他不受控制地反复梦到贺予那张笼在恨意和欲望里的脸,梦到他们做过的事,然后蓦地从床上惊坐起,在无人看到的地方,谢清呈终于面露惊慌与脆弱,大口大口喘息着,把脸深埋入掌中,汗湿重衫。

  他点一根又一根烟,甚至吃安眠药入睡。

  某天洗澡的时候他看到折腾出的痕迹终于都消失了,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但他没有任何轻松的神态——

  他知道他被烙下了附骨之疽,对床事的怖惧和厌恶生长得越来越蓊郁。他的记忆在不停地刺痛他,提醒着他,他竟然曾在贺予面前那样失态,而且是以那样的方式发泄了一直压抑着,甚至已经不太有的欲望。

  他叫过,颤过,失态过,这些回忆就像抽落的鞭痕,不断地刺痛他,羞辱他,折磨他。

  他不得不打开电脑,点出海月水母的视频,看着那些浮游着的古老生命,试图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

  他想,他不能就这样深陷下去。

  几天后。

  贺宅。

  “回来啦。”

  “…嗯。”

  贺家难得灯火通明,那温暖的光芒让贺予走进大厅时皱了皱眉,就好像一个已经习惯了冷清的吸血鬼,古堡的静谧和黑暗,才是他所熟悉的。

  吕芝书和贺继威竟然都在。

  贺予和谢清呈做过之后回过一次别墅,就是那天尾随谢清呈去了医院,却又发现自己无事可干之后。

  那时候他觉得心里不自在,特别空落,他当时刚被极致的刺激浸润过,马上又骤然一人,不免空虚,心烦意乱间就回了主宅,好歹有管家佣人陪着。

  但第二天他就走了,后来他也再没回来过。直到今天。

  贺予虽知道他父母最近会回沪州,不过他原本以为他们不会久留,他正是因为心情烦乱不想看到他们才又离开去避避的。

  没想到等他再次回家的时候,吕芝书和贺继威都还在。他很不习惯这种迎接,因此看着眼前的景象,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也许也是假的,是他幻想出来的。”

  可他随即又意识到,他从来也没幻想过父母会回来陪他好好吃一顿晚饭。

  他们是在他的妄想中都不曾出现的。

  “外面冷吗?妈给你煮了汤,羊肚菌鲍鱼四物汤……”

  “妈。”贺予静了一下,这个人类最初学会的字对他而言似乎有些生涩,“我对这种海鲜过敏。”

  大厅里顿时变得安静。

  吕芝书有些尴尬,朝贺继威看了一眼。

  贺继威咳嗽一声:“没事,吃点别的,我让人给你做了开水白菜,吊了好久的汤头,你以前最喜欢。”

  贺继威虽然也不怎么和贺予亲,但他至少比吕芝书靠谱,他知道贺予喜欢什么。

  贺予也不好再说什么,三人一起在餐桌前坐下了。

  气氛一时更僵硬了。

  贺予不记得上一次他们一家三口这样坐着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太久了。他看贺继威和吕芝书的脸,甚至都是陌生的。

  对他而言,父母似乎更像是微信联系人里的那两个头像,那些扁平的声音。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燕州?”贺予问。

  “不急啊。”吕芝书立刻说,肥胖的脸上堆了甜腻腻的笑,因为堆得太满,甚至有些摇摇欲坠,“你弟现在也住校了,我们不用看着。何况贺予啊,你快把妈给吓死了,那么危险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了,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们——”

  她没有说下去,竟似哽咽。

  贺予冷眼看着,经历了电视塔事件,他的心和从前不再一样了,变得非常的冷且硬。

  但他也懒得和他们多废话,最后轻轻笑了笑:“没事。我现在很好。”

  餐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画面看似温馨,实则暗潮汹涌。

  “我吃完了,可以先上楼吗?”

  “啊,好。你去吧,去吧。”吕芝书虽然被贺予弄得不怎么舒服,但她毕竟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人,连对儿子都可以做到皮里阳秋,“好好休息,妈明天给你炖鸡汤好吗?”

  “……随便吧。”贺予淡道,离了桌,径自上楼了。

  吕芝书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上走廊深处。

  贺继威:“你为什么忽然对他这么好。别说他了,连我都不适应。”

  吕芝书:“我对我儿子好怎么了?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可是他亲妈啊……”

  贺继威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起身:“我公司还有点事,我明天得去趟青岛。”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和你说,我想过了,之前是我欠他太多,我得好好补偿他,你也别出去太久,工作嘛,哪儿有孩子重要……”

  贺继威叹了口气:“……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很让人怀念。”

  “……”

  “像是你刚怀他的时候告诉我的。”贺继威笑笑,眼神很深,竟似有些难过,“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

  吕芝书:“老贺……”

  贺继威已经转身走了。

  贺予躺在卧室床上,不用和吕芝书贺继威虚伪客气之后,他的眼神就有些散乱。

  他看着天花板,和过去的一周一样,他一个人独处发呆的时候,就会捋着之前的事。

  “咚——咚——咚——”

  不期然的,老宅的大座钟又敲响了。

  一声一声沉闷浑厚地叩击在他心里,就像每一个孤独的夜晚,就像那个他站了很久,也等不来哪怕一个人的陪伴的十三岁生日夜。

  想到那个生日夜,他不由地又想起了谢雪。

  不但他的父母从没有多少关心过他,就连谢雪也只是他在极度孤独和极度病态中部分想象出来的一个人,她是真实的,但又非完全真实的,得知了这一真相,他对谢雪的感觉变得很复杂。

  其实一切都早有预料的,是不是?

  他以前总是觉得谢雪记性不好,有些东西他还清晰地记得,可她却说没有印象。

  他那时候还和她说,真不知道你这记性是怎么样考上大学的。

  他从来就没怀疑过那些事情或许就是镜中花,水中月,是一场他脑内的狂想。

  那个“她”并不存在,并不全然真实。

  甚至连他的潜意识,都知道他在进行着自我保护,自我欺骗。

  他曾经写编导课的作业,写一个头七回魂的男孩。男孩死后的灵魂叩响了老师的门,他坐下吃点心,喝姜茶……然而等老师第二天醒来,桌上的饼干一片未少,暖心的姜茶也冻成了冰。

  男孩根本没有来过,是假的,是一个不存在实体的幽魂。

  他的大脑能编出这样的故事,难道不是在投射他自身对谢雪的想象?

  故事里不曾动过的曲奇饼干,故事外不曾存在的生日蛋糕。

  故事里冻成了冰的暖心姜茶,故事外一颗冷到连跳动都太艰难的心。

  他的潜意识不是不知道。

  甚至,他现在仔细回首,从一个梦醒者的角度看过去,他是能分辨出梦与现实的。

  身在梦中时,梦醒不分,可一旦睁眼了,他能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就像谢清呈说的那样,谢雪确实对他很好,但那种好不是独一无二的,不是没有边界的。她把他视作一个关系亲近的朋友,可是她有很多的朋友,并不只是贺予一个。

  他从来都不是特殊的。

  这是比谢雪喜欢别人更令他倍受刺激的真相——他的感情支柱居然只是一场幻影。

  连喜欢这种对于普通人而言再正常不过的感情,到了他这里,竟都成了奢求。

  贺予胡乱想着,但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谢清呈过了痛苦的一周,他也没舒服到哪儿去。人类的肉/体根本无法接受那么高强度的连续刺激,尽管心情很乱,他还是吃了几片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陷入了会所之夜后的第一次深眠。

  这天夜里,贺予做了个梦。

  他梦见了一双堕人深陷的桃花眼,因这双眼之前诱他误坠过无数次桃花源,他一开始以为是谢雪。

  他以为自己又在幻想了,他心里那些卑弱的希望又化作谢雪的模样来自我安慰。

  可是梦境渐渐清晰,他蓦地惊觉那并非一双巧笑倩兮的眼。

  而是冰冷的,锋利的,仇恨的,刚毅的。

  又带着些狼狈和无助。

  他忽然明白过来,那是包厢里被灌下了59度梅的谢清呈的眼。

  梦因意识而生,明白了之后,他梦境里的一切都开始具象化。

  他再一次看见谢清呈那具身体深陷在黑色头层软牛皮沙发中,皮肤苍白,像是被搁置在黑丝绒珍宝盒垫里的晶石,白得几乎透明。

  那原本洁净的衬衫衣襟,全被红酒浸透,布料紧贴着肌肤,勾勒出紧实的胸肌,胸膛一起一伏。

  谢清呈被他折磨得很狼狈,整具身体就像从水中打捞出来的,全是汗。那线条紧绷的,纯阳的,悍劲的,火一般的躯体……在湿濡的水意里挣扎。

  药性片刻不肯停歇地纠缠着他,谢清呈受不住了,难耐地扬起颈,手攀着沙发,仰着试图抓住什么东西,手腕暴露,左腕上有一行纤细的字——

  那一行字,贺予从看得真切到模糊,最后什么都瞧不清,只觉得字如魔咒,摄魂出体,于是他鬼迷心窍地上前……

  手啪地被谢清呈握住。

  桃花眼成了桃花瘴。

  那一声贺予之前从未听过的,动情的,沙哑的叫声,就这样在梦里又一次响起。

  而后唇启喘息,眉眼迷离,颈部的青筋诱蛇般颤抖着,几近成妖,蛇蜕除落,露出凡俗情/欲,诱男人发狠啮咬,吞吃入腹,化骨缠绵。

  魇到连骨血都不剩。

  贺予醒过来时,整个人都还在激烈地喘着气。

  手腕上的表冰冷地蛰伏着,镇着他汗涔涔的胳膊。贺予躺在别墅的胡桃木大床上,鼻息间冲入的是凉席特有的草木腥甜。

  窗外的天际才微微冲出一线蟹青色,连光的嫩芽都算不上,时候还早,凌晨四点多,别墅里的佣人们各自酣睡,只有他从梦中浮泅,直至清醒,后背的汗发冷,人发寒。

  他腰上盖着秋季的薄毯,盯着嵌着黄铜衬片的天花板,这些黄铜衬片像是一面又一面的铜镜,他躺在床上就能看到自己的身影。

  贺予喉结滚动,眼睛一眨不眨,仿佛一具刚被梦魇吐出的躯壳。

  可躯壳是不会有欲望翻沸的,少年知道薄毯下遮着自己未释然的滚烫孽债,从陆离光怪的梦里逾期到现实中来。

  急求一些湿软温热的镇慰。

  他的手指尖在床上微微动了动,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怎么会梦到那一晚的谢清呈呢?

  他当时睡了谢清呈,自认为是没有任何情/欲的,他只是知道这种方式最能让谢清呈颜面尽失,而他那时候很疯狂,没有什么理智可言,宁可自己跟着坠入泥潭,也要裹得谢清呈一身泥浆,看他面目狼狈。

  他原是打算用那场因酒而生的疯狂报复,给两人的关系划上一个休止符的。

  他甚至在那一夜厮磨后,就像个约/炮渣男,把谢清呈的微信都拖黑了,没打算再联系。

  可为什么会又梦到谢清呈,梦到那一声让他连腰窝都酥麻的沙哑叫声?他又不是同性恋,他怎会陷入其中?

  贺予闭上眼睛,抬手遮着额头,他越不愿靠近哪段回忆,哪段回忆偏偏不甘心地浮上来,薄毯之下掩藏着的欲念受到刺激,开始告诉他什么叫原始本性。

  他忍着。

  汗却一点一点地渗出来,呼吸也变得浑浊粗重,他竭力地躲避着这种令他自己感到厌弃的雄性本能,却还是被扑杀在地。

  他原本是很嗜血的,那一晚却嗜了男/色之欲。

  在此之前他没有亲过任何人,没有抱过任何人,更没有深入过温柔乡,品咂过燃情水。

  二十左右的处男开荤是很要命的,这时候的男孩子体力巅峰,好奇又重,空闲还多,大学城附近那么多酒店多少能说明点问题。贺予虽在很多地方很特殊,但确实也只是个十九岁的少年,他无法抵御这种人类从伊甸园里就被毒蛇诱惑着服下的欲望。

  男孩子吃过了,吃到了,就——

  难免要想。

  难免想要。

  最终他受不了这种刺激,蓦地掀开了薄毯,粗暴地抓过了手机。

  解锁屏幕时发出嗒的一声轻响。

  透在耳中,却如鼓擂。

  贺予僵了好久,才僵硬地挪动手指,在剧烈的自我挣扎间,点开了相册。

  相册中保存着他拍下的几张谢清呈当时熟睡的床照,他看着屏幕,梦境瞬间与现实重叠。

  照片的细节清晰,连谢清呈锁骨上浅淡的吻痕都能看到。贺予一瞬间就想起了当时两人抵死缠绵时的那种火热,耳边仿佛响起了当时唇舌缠绕的粘腻声音。

  这些照片贺予在那天离开会所后就再也没打开浏览过了。

  他不愿在结束关系后,对谢清呈依旧怀有某些欲望,于是就没再瞧。

  然而这时候不知抱着怎样诡异的心思,他有把那个重重保护着的加密文件打开,在挂着遮光窗帘的别墅大床上,贺予举着手机,像是冷不防被什么重物扑倒了,压得胸膛都喘不过气来,潮湿灼热的画面将他摁在席间,撕开他的男性本性。

  画面中谢清呈未着寸缕,额发凌乱,嘴角还有淤痕,是他们接吻时贺予咬的……

  只一眼,贺予蓦地闭眼,一下子把手机关灭。

  少年的热汗瞬间淌了一身……

  他疯了?

  ……

  心脏砰砰直跳。

  跳得越来越荒谬,他也越来越恶心。

  真是疯了……他又不是同性恋!

  对,自己一定是没睡好,又病了,疯了。

  贺予丢了手机,铁青着脸下了床去,赤着脚带着一身热气进了浴室,冰冷的水声一直响着,冲了大半个小时才出来。

  出来之后他就把手机从照片页面退出去了,躺在床上额发湿漉漉地刷了会儿社交网站,想要尽快分散注意。

  夜间的互联网并不寂寞,无眠的人们都还在上面释放着灵魂的花火。

  贺予刷了一会儿,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下意识地就在搜索栏搜了“谢清呈”三个字。

  “……”

  人有时候放空了就会这样,会在笔记本上下意识地涂写脑海中回荡的名字,打字也一样。

  但无意识地输入谢清呈的名字,对于贺予而言,还是接受不了,觉得真邪了门了。

  贺予回了回神,就想退出去了,但在退出去之前,他忽然注意到了一条消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