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不过是女友而已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59章 不过是女友而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9章 不过是女友而已

  谢清呈回到了宿舍。

  他一进屋就不行了,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让自己冲到淋浴房,伏在流理台边,一下子吐了出来。

  那么多烈酒,还有药,他硬生生耐了那么久,在所有人面前都维系着一贯的强势,甚至在贺予面前,他都连腰都不曾弯一下,软一寸,他始终身段笔挺,像一杆标枪。

  他这样做,为的就是不在贺予处丢了身之后还丢了人,到这时候只剩他了,谢清呈才终于耐不住地软了身子,剧烈吐起来,直吐得连苦胆都像要呕出,耳中嗡嗡作响,眼前像被蒙上了一层黑纱,看什么都是黑的,糊的。

  不行。

  他不能撑不住……

  他得去吃药,然后……

  谢清呈在哗哗打开的水龙头下冲洗着自己的脸庞,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可是意识在毫不容情地远离他,不顾他的苦苦哀求。

  最终谢清呈一个步履虚软,在洗手台前倒了下去。

  昏过去之前,他恍惚看到宿舍门被人打开了,陈慢拿着从谢雪处讨来的钥匙,一进屋就焦急地左顾右盼,最后他看到了倒在冰凉瓷砖上的谢清呈。

  “谢哥?!?!”

  谢清呈朦胧间听到陈慢的声音,他强撑着想站起来,他想继续把这出戏演下去。

  可是别说手脚没有力气了,就连眼皮也变得非常沉重,他的视网膜前只有一团晃动的黑影,他只知道最后陈慢跑过来,紧张地跪下查看他的状况。

  再往后,他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谢清呈再醒过来时,已经过了很久了。

  他躺在单人移动病床上,身上盖着医院的白被子,手上挂着点滴,他觉得点滴的流速有些快,让他不舒服,他想动,却只有指尖能轻微地在被面上移一移。

  “……”

  “谢哥。”

  见他醒了,守在旁边的陈慢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攥住他的手,急吼吼地问。

  “你怎么样?难受吗?还难受吗?”

  “……没事。你怎么……”

  “我不放心你,问谢雪拿了钥匙,跟你一起回了宿舍,然后我就看到你昏了过去。我把你送到医院的时候你都398了,医生说你炎症高烧,再拖下去得出大事。”陈慢兔子似的红着眼,“你怎么就不吭声呢?你怎么就……就……”

  谢清呈的意识在一点一点地流回体内。

  他闭着眼睛缓了片刻,慢慢地转过头。他的手臂是露在外面的,手掌上有酒瓶碎片刺出来的疤,手腕上还有贺予勒出的绳结印子。

  他下意识地要把这些耻辱的罪证收回到被褥下面去。

  但陈慢显然早就已经发现了,他望着谢清呈:“……是有人打你吗?”

  “……”

  “有人因为那些视频,因为那些流言,那些传闻所以对你动手了吗?”

  谢清呈轻轻咳嗽着:“……你看我像不像被人揍了还无力还手的人?”

  “可是——”

  “我心情不好,自己伤的自己。”谢清呈声音低哑,这样对陈慢说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们。”

  陈慢看上去完全不相信的样子。

  但谢清呈不想让他再盘问下去了。

  他说:“我有些饿了,你去给我买碗粥吧。”

  陈慢神思不属,顶着一头乱发出去了。几秒钟后他又着急火燎地回来,原来是神游得太厉害,忘了拿手机。

  陈慢走了之后,周围就很安静了。这是急症病人输液的地方,一个一个床位之间用浅蓝色的帘子隔开。谢清呈隐约可以听到旁边病人因为痛苦而轻轻抽泣的声音,他睁着眼睛,忽然间倒也有些羡慕。

  他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怎么哭过。

  这种发泄的权力,似乎从来也不属于他。

  喉咙干得像是火烧,嘴唇犹如无水的荒漠。

  不知过了多久,帘子一拉一合,谢清呈以为是陈慢回来了,他睁开眼睛——

  “谢医生,是我。”

  谢清呈:“……”

  来人是沪一医院急诊科的一个主任。

  主任性子很沉稳,对事情的观察更是细致入微。对于秦慈岩事件,他心里一直就有些和别人不尽相同的看法。

  因此他对谢清呈并没有任何意见。

  “给你送来的时候,做了些检查。”主任隔着口罩看着他,“……谢医生,你房事还是注意点,虽然心情不好,但也不能用这种暴力的宣泄方式解压。”

  谢清呈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我只是看到了你身上的那些痕迹,其他没看,你别多想。”

  “……”

  主任把头扬了一下,往门口那个方向示意:“出去的那个,你男朋友?”

  “……普通朋友。”

  他当医生的时候和这主任关系不算亲近,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觉得这主任有些眼熟,大概也是气场相合的微妙原因,以前他在医院的时候,两人属于还能说的上话。只是谢清呈这会儿倍感耻辱,因此一张硬劲的脸绷着,全程没有任何表情,原本也不打算多作解释。

  但主任继续道:“那还好,要是个警察有这种暴力倾向,也该去精神卫生科看看。”

  “……”谢清呈到底被他惹烦了,还是开口,淡道:“你误会了,是女的。”

  “啊……”主任略抬了下巴,很惊讶的样子,但眼神却挺平静的,显是没有把谢清呈的鬼话当真,“那这女人是该好好教一教了,野成什么样。”

  “……麻烦你出去,我要休息了。”

  “行吧,那你好好睡,估计你这几天烦的事情很多,难得有个安心好觉,今晚是我值班,你尽管放心。”

  说完就抱着速记本走到帘子边,抬手一拉——

  结果外头竟站着个人。

  是陈慢。

  陈慢已经买完粥回来了,刚才就站在帘子外,听到了他俩的一部分对话。

  现在他呆呆地站在原处看着主任,一张面庞由青白慢慢涨得红紫,连耳朵根都红得发亮。过了一会儿,眼珠子又不由自主地转了一下,落到了同样面色有异的谢清呈身上。

  说起来,这也实在是巧合,因为陈慢本来是想直接进来的,结果模糊就听到里面在说什么房事节制,他就愣住了,像是触了电,他提着粥,脑子却比粥还要糊。

  主任打量着陈慢的脸:“……你干什么。”

  陈慢:“……”

  谢清呈:“……”

  陈慢咬着嘴唇不说话。

  最后是谢清呈咳嗽了一声,主任才放过了陈慢,没再盘问下去,管自己离开了。

  垂帘内外,只剩下了陈慢和谢清呈两个人。

  陈慢往前走了一步,但又立刻停住了,好像再往前,就会踩到什么界线,会知道一些能刺痛他的真相。

  “哥。你……”

  “……”

  陈慢很勉强地笑了一下:“你是找了个女朋友吗?”

  “……”

  “新嫂子?”

  “没。”谢清呈烦极了,又尴尬,也不想说太多,多说多错,“就心情不好,随便找着玩的。”

  但陈慢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这句话换成别人说或许他会信,谢清呈出去随便玩?

  全天下男人一夜情谢清呈都不可能搞一夜情,他是最刻板,最负责的男人,最不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谢清呈见他一脸的不相信,更烦躁了,甚至想摸烟——当然是没摸到。

  “你为什么要……”

  谢清呈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的伤心,只道陈慢是觉得他不该做这种事情。

  于是平静道:“我现在是单身,没有妻子没有孩子,这样做也没什么错。”

  他说着,抬手抵了一下自己尚且烫热的额角,几乎是有些淡漠的:“我和你们说过的,不用把我想的太高大,我就是个普通人。七情六欲,什么都有。”

  陈慢哽住了,猛地把脸偏了一下,提着粥,吸了吸鼻子。

  他把粥给谢清呈放旁边的小床头柜上了。

  “那个……我……我想起来……”

  他说:“……我想起来刚才还有东西落在小卖部了。我得去拿。”

  陈慢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步履甚至比他以往的快步伐,还要更匆忙一些。

  逃似的。

  逃到夜间急诊大厅,陈慢深吸一口气,眼眶发红,怔怔地站着,脑中乱作一团。

  他耳中不断萦绕着刚才听过的话。

  他知道谢清呈肯定是和什么人睡了,一想到这儿他的心就狠抽似的疼。

  可他连问一下那个人是谁的勇气都没有。

  在谢清呈眼里,他永远就是个孩子,谢清呈会照顾他保护他,但从不与他交心,更不会向他分享自己的私生活。如果让谢清呈知道,他对他竟然存着这样的心思,陈慢担心自己以后就再也不能和谢清呈好好相处了。

  可此刻,他的心抽得太紧了。

  他想,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是个怎样的女孩儿?

  陈慢闭上眼睛,他实在很痛苦,就因为他不是个女性,所以他永远没法对谢清呈说出他的喜欢,是吗?

  可陈慢并不知道的是——

  此时此刻,那个让他恨的滴血的罪魁祸首,那个“女孩儿”,就靠墙站在角落里,手插着口袋,远远看着自己从急诊输液室出来。

  贺予已经尾随了谢清呈他们一路了。

  直到这时他才看清这个围着谢清呈忙前忙后的人是谁。

  贺予认得陈慢。

  上次在食堂,这人和自己吃过一顿饭。和谢清呈很熟。

  陈慢在明处,心里不舒服,贺予在暗处,心里毛刺刺的,也觉得不太舒服,只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舒服。

  他虽然讨厌谢清呈,然而想起那些支离破碎的往事,清醒过来的他又觉得自己不至于真的让谢清呈出什么大事。

  可一路跟随的结果,就是他在沪医科楼下,亲眼看着陈慢半抱半背着昏迷不醒的谢清呈上了车……

  贺予目睹全程,觉得,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谢清呈的病是他折腾的,他什么都不怕,他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有脸面对医生。

  他不需要另一个人来替他惹下的孽债收尾,尤其是谢清呈清醒的时候才刚刚骂了他“出了事就只会逃跑”。

  他想,他没有逃。

  是谢清呈自己忘年交多,鞍前马后地替他收拾着,要抢自己的活儿做。

  谢清呈在病房内挂水的时候,贺予就一直在外面站着。他很想知道谢清呈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但是有陈慢在,他又不能再去问。

  明明是他弄到谢清呈发烧的,可那么久了,他连输夜室都进不了。

  直到现在陈慢出来。

  贺予远看着他,发现那小子脸色很难看,天塌下来似的,心中顿感不安。

  ——难道谢清呈的情况很糟糕吗?

  他绝不是关心谢清呈,但人是他干的,他为了自己的尊严,也总得负点责任。

  再然后,陈慢走近了……

  贺予看清他的眼圈居然有些泛红,更是一怔,竟有些不知所措。

  谢清呈到底怎么了?

  贺予脸都有些白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简直就像个在产房外等待的年轻爸爸,进也进不去,问也问不得,焦虑得不得了。正烦躁着,忽听得——

  “哎,同志,你是谢清呈的家属是吧?”

  急诊输液室忽然有个护士跑出来。

  陈慢愣了一下,想了想,缓缓点了点头。

  “病人医保的血检报告应该出来了,刚才你少拿了一份,麻烦你再去拿一下。还有刚医生开的那些药,尽快去支付费用领取。”

  “哦……好。”

  陈慢无精打采地去了化验单领取窗口,拿了谢清呈的验血单。

  然后又去另一个窗口结算医药费。

  但他的心情实在太差了,做事很是心不在焉,结果拿药付钱的时候,刚拿的那张验血单就从一堆东西里飘了下去。

  单薄的报告单就像一片雪,落在了急诊大厅冰冷的地砖上。

  “……”

  贺予目光一凝。

  那是谢清呈的单子……

  他经过了几秒钟的思想挣扎,压了压帽檐,趁着陈慢还没发现,直起身子走过去,拾起了那张雪白的纸张。

  那一瞬间贺予有了一种很古怪的联想,好像自己是个渣男大学生,担心初夜冲动套没戴对,一不小心把女朋友肚子搞大了,现在正在偷看女友的验孕报告。

  “……”贺予甩了甩脑袋,想把这荒唐离谱的念头甩开。

  真是疯了。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太过激,他的思绪都不正常了。

  贺予低头仔细看谢清呈的血检报告——

  只是白细胞升高了很多,看来是发炎了。

  其他倒还好,没有什么大事……

  那刚才那小子哭什么……

  贺予稍微松了口气,睫毛微微上抬,目光落在报告单最顶端的“谢清呈,男,32岁”上。

  他的指尖摩挲过那几个细小的印刷字。

  刚打出来的报告单,还带着些机器的余温。

  触上去就和那男人的皮肤一样……

  “不好意思小哥,这是我的东西。”

  陈慢忙了一圈,终于回神发现验血报告丢了,回头找过去,就看到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生正拿着那报告仔细地看。

  可惜陈慢情绪太低了,贺予又戴着帽子,因此他没有看清贺予的脸。

  因此他错过了和罪魁祸首对峙的机会,只把贺予当个普通病人,和他说:“对不起,麻烦您把这份报告还给我。”

  “……”贺予的目光笼在帽檐的阴影下面,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不会松手的。

  但随后他又觉得奇怪,他为什么不松手?

  难道他真是渣男大学生,谢清呈真是他女朋友,他手里确实是怀孕孕检报告?

  真荒唐。

  可他心里是这样想的,嘴上还是冷道:“你弄错了,这是我的。”

  陈慢:“我刚才明明……请你让我看一下。”

  贺予不给他看,那细长冷白的手指攥着化验单,背到自己身后去。

  “这是病人隐私。”

  “我就想看下名字!因为我刚刚掉了这单子,就在这附近……”

  “我女友的孕检单你也要看吗?”

  陈慢哑了。

  贺予自己说完也觉得离谱,但可能是因为之前他脑子里在想这有的没的,所以脱口而出就是这样的拒绝。

  这话太有威慑力了,陈慢一个毛头小伙子,听到孕检单这三个字,哪里还好意思再纠缠。

  他涨红着脸,不敢去看对面那个年轻男孩的眼睛,尽管他心里觉得挺荒唐的,因为他虽然从未仔细打量过贺予的脸,却也知道对方应该是个岁数比自己还小的学生。

  现在这些大学男生干的事真是……

  陈慢磕磕巴巴地:“不,不好意思,那应该是我弄错了。”

  贺予冷着脸,把谢清呈的血检单放到自己的裤兜里:“就是你弄错了。”

  “那我再去找找……”

  贺予不理他,揣着那张其实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用,顶多能证明谢清呈被他上了一整夜的单子,冷着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曾经来过。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