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深堕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49章 深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深堕

  贺予平时不喜欢这种脂粉气特别重的销金窟,但现在只有这里,能让他寻到一点属于人间的血肉热气。

  “贺少。”

  “贺少好。”

  服务生恭恭敬敬地在敞开的包厢门前迎接着他,低眉催首,连眸都不敢抬。

  空夜会所是纸醉金迷地,酒池肉林城。娱乐/城经营规范,但里头的服务生个顶个的盘靓条顺会来事,一楼舞池里来寻欢的也往往是俊男美女。这其中有很大一批人愿意私下被带出去,到了私人关系这层,那也就是午夜里正常的男欢女爱,谈恋爱嘛,艳遇嘛,谁也管不着。

  因此空夜门外总是豪车如云,夜一深,许多肤如凝脂的腿就跨上了老板们的车座,笑吟吟地依偎在旁绝尘而去。

  贺予今夜来这里,其实很有些恶意报复的心思,坠进泥潭里,让他有种自毁的快感。

  这种心态就像是一个学生耗费了全部心力和积蓄,却始终金榜无名,从前再是刻苦努力,当那股支撑着他向上的力气再而衰三而竭,待再落榜时,也就自暴自弃了。

  贺予如今算是想明白了。他想要听好听的谎言,又为什么要受那样的苦难?

  在空夜会所这种地方,他坐下来就会有人上赶子凑近了,一晚上他都可以听到不带重样的温言软语。他根本不用自己欺骗自己,他只要花钱,就有的是人想要骗他哄他。

  他们才不会像谢清呈那样半途就跑了,跑了还要嫌他零用钱太少。

  “贺少,这是我们这里最伶俐的一批服务员,负责您的包厢,您要有什么需要,尽管和她们说就是了。”

  贺予在沙发上没有起身,神情漠然地看着值班经理在得了他的允准后,从外头带来的两排服务生。

  这些都是娱/乐城的头部员工,姿态万千,笑着鱼贯而入,站在经理后面,由着经理介绍。

  经理一圈介绍完了,也就乖巧地下去了,顺手给贺予带上了门。

  “贺少,您想玩什么游戏吗?”

  尽管客人脸色不善,但这些训练有素的服务生还是甜笑着,试探着他的态度。

  贺予沉默了片刻,笑了笑:“开些酒吧。倒也不好意思让你们这样干巴巴站着。”

  厚重的镀金酒水单递上来了,真他妈是杀猪的地方,万以下的酒罕见,十来万二十来万的酒却不少。

  贺予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眼也不眨地把前面的都勾了遍,然后目光落到一瓶叫59梅子香的特调酒上。

  他陪客户来过这里很多次,知道这是什么特调酒,酒水后面跟着的那一串零,还有三个燃烧的心形符号,都在告诉着点单的人,这种酒会给人带来怎样的体验。贺予以前签单结账的时候,几乎在每个单子上都能看到客户点的梅子香。

  “闻上去觉得很高级,但是……”有个狐朋狗友曾半醉半清醒地在贺予耳边笑着推荐过,“又很轻佻下贱。贺少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贺予把59梅子香勾上了,随手把酒水单递给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姑娘。

  姐妹们互相看了看,眼里都透着些喜悦和兴奋。

  刚进屋的时候他还以为这客人不那么好对付呢,没想到长得又帅,脾气又好,人还大方,哄都还没哄就要开最贵的酒叠香槟塔。

  “贺少玩色子吗?”

  贺予笑笑,淡道:“只怕你玩不过我。”

  女孩娇嗔起来:“那我玩不过,贺少总该怜香惜玉让让我呀。”

  “就是嘛……”

  温软的身子靠近了,在他身边,腿侧,手旁,贺予平静而淡漠地看着她们——是的,以他现在的地位,他只要不去求一个真心实意,什么样的讨好奉承,是他买不到的?

  酒开了,塔叠了,浮光粼粼里,女孩们笑作一团,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贺少为什么一个人来?不和朋友们一起么?”

  “贺少可以和我们说一说之前沪大发生的事情吗?真是传奇啊,好想听你讲……”

  言笑晏晏间,贺予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看了一眼,面目微动——是谢清呈打来的。

  “谁呀?”

  “没事。”贺予在短暂的沉默后,以手支颐,随意在屏幕上一划,拒了这通电话,对眼前正在说着笑话的女孩道,“你继续。”

  女孩见贺予似乎对他的笑话感兴趣,讲得更是眉飞色舞。

  几秒钟后,谢清呈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铃声不止,反复在催,有大胆的姑娘掩嘴笑道:“贺少的女朋友?”

  “说笑了。”

  贺予第二次拒绝了谢清呈的通话。

  这一次消停的时间久了些,但一分多钟后,铃声还是响了。

  贺予正想拒接,指尖停在屏幕上,顿住。

  ——这一次不是谢清呈,竟是谢雪打来的。

  他迟疑片刻,还是接通了。

  “贺予。”谢雪在手机那一头喊他的名字。

  “……嗯。”

  “贺予……我,我想问问你……我哥那天在学校里,到底和你经历了些什么啊。”谢雪的声音里带着些哭腔,这多少让贺予脸上饰于人前的虚伪笑意敛去了。

  “为什么他以前的录像会被突然投放到杀人视频上去?我前些日子不敢看……今天上网仔细搜了搜,发现好多人都在骂,你知道吗……还有人公布到了我们家的地址,还往我们家门上泼了油漆……我现在……我现在真的特别难过……我也不敢打给我哥,就算打给他,他也什么都不会说的,他还一定会怪我为什么不听话去搜这些东西。我……”

  女孩讲到后面,实在忍不住哇地哭了起来。

  手机里只剩下她抽泣的声音。

  销金场的女人不知发生了什么,还在笑吟吟替他倒酒。

  贺予抬手,温柔又病态地抚过女人的长发,但眼底的光泽却沉了下来,他在听着谢雪的哭诉。她的崩溃和绝望透过话筒,直兀兀地浸到了他的心里。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贺予有那么一瞬间想到卫冬恒,谢雪暗恋卫冬恒,但出了事,她还是选择找了自己。他心里多少感到了一丝安慰,可随即又意识到——

  卫冬恒好像是因为家里有老人去世,最近请假去他爸部队那边了。他爸那边是军事重区,连信号都不太有。再说了……暗恋而已,贺予想,也许卫冬恒连谢雪是哪个老师都不知道,谢雪当然不可能找他。

  “贺予……”谢雪抽泣道,声音像受伤的小奶猫,“我该怎么办啊……我想给我哥做些什么,所以我,我开了视频去解释,可是……呜呜呜呜呜……”

  “可是我想好好和他们说,却几乎没人愿意冷静完整地听我把话讲下去……他们总是听到一半就开始骂,或者根本就不听……还说我是骗子,说我不是他妹妹,是……是……”

  她吸了口气,没把是什么说下去,抽噎了一会儿,才无助道:“他们觉得我想利用杀人案炒红自己,举报了我的视频……还有人说我爸妈是幕后凶手……贺予你知道的,他们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我想死者为重,能不能不要连死去的人都牵连上……可他们……他们却……”

  “他们却让我出示爸爸妈妈的火化证明……!”

  谢雪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失声痛哭。

  贺予的指节微微泛白。

  他已经太习惯对谢雪好了,听到她这样哭,他还是条件反射地想出言安慰,甚至是替她解决问题,但话已在喉间,他又立刻想起了他看到的谢清呈与她之间的往来消息。

  那种属于人类的温度,又慢慢地,从他早已病朽不堪的心里退下了潮去。

  他安静着——

  一个声音在叹息着劝他,说谢雪虽然没有想象中对他的那么那么好,可是她毕竟什么事也不知道,她对他至少也是最亲切最温柔的那一个。也已经够了。

  但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刺他伤他,说他不必再有任何的仁慈和顾念,不要再那么愚蠢下去。

  “我能问你一件事吗,谢雪。”最后,贺予这样说道。

  “嗯……你……你说……”谢雪抽抽噎噎的。

  贺予坐在奢靡流金的包厢内,问那个此刻正蜷坐在破旧小屋里的女孩:“那天,黑客投送给整个沪大移动设备的视频,你也都看到了。”

  “看到了……”

  “你哥是个精神病学相关的医生,他说出这样的话,会被攻击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网络本就是一个情绪化程度高于现实的世界,失去了肉身的约束,人的精神是更具有冲撞力的东西。他被骂,我一点也不奇怪。”

  “……可是他只是这么说说而已啊……他这些年……一直都在很认真负责地做着他该做的工作,他从来没有敷衍过,这些你都也知道的……”

  贺予轻轻地打断了她的话,他几乎从来都没有打断过谢雪说话:“我知道。”

  “但我还知道你哥哥其他的一些事。包括他一直让你离我远一点。”

  “……”

  谢雪显得有些茫然了,她似乎不知道为什么贺予的态度会忽然变成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贺予这样的言语。

  贺予却很平和,平和得近乎妖邪。

  “谢雪,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件事。”

  “……”

  “这些年,在你心里,你听着你哥这样告诫你,你有没有哪怕一瞬间,怀疑过我也有病?”

  “我——”

  谢雪不期然地被他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整个人都愣住了。

  有没有?

  有没有过?

  在过去无数的日夜里,她有没有因为谢清呈的话,而产生过一丝犹疑?

  她心底是否也曾怀疑过贺予其实也是个病人,所以谢清呈才会在贺家住这么久,才会这样对她耳提面命?

  她真的是百分之百没有猜疑吗?

  “我……”谢雪是个不太会说谎的人,她迟疑了,犹豫了,呆呆攥着手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可……可是你怎么……哪怕你是……那也……不对,不对,你那么优秀,肯定不会是……”

  贺予睫毛轻动,垂着云翳,轻轻笑了。

  他说:“是啊,我不是。”

  女人点了根烟,想要给贺予递上,贺予接过了,看了一眼,又笑着递还到女人手里,斯斯文文地摇了摇头。

  他看似心平气和,实则眸间都是病态的阴影。

  “那贺予,你能不能——”

  “不能。”贺予温柔地说,“谢雪,对不起。我不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依旧笑着,但是心脏的钝痛又地裂天崩般在他胸腔里锥落,他把玩着女人的头发,手指尖冰凉。

  “我今晚有些事,我走不开身。”

  “……”

  “换别人陪你吧。”贺予嘴唇启了些,“我们俩之前,或许也没那么多的深情厚谊,不是吗?”

  电话那头的女孩愣住了。

  似乎从来没有瞧见过贺予这样的面孔,从未听过他这样柔和优雅,却又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

  又或者,那里面的感情太深太沉了。

  竟已把过去那个她所熟悉的,贺予本人所熟悉的——那个少年,轧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贺予不等谢雪再说什么,挂了电话,笑笑——

  他真是一点没有想错,有谢清呈在,原来他过去所有的努力,根本就是徒劳无功,有谢清呈在,他和谢雪一开始就不可能在一起。

  不,以谢清呈的目光看去,不止是谢雪,或许他贺予就根本不应该和任何人产生亲密无间的关系。

  “贺少,接下来想玩些什么呢?”见他结束通话,依在他身边,离他最近,最娇俏的那个女孩向他嗔道。

  她的指尖不规矩的在他腿上轻触摩挲。

  贺予把手机放下了,自上而下睥睨着她,淡道:“把你的手,拿开。”

  “我不喜欢别人不经允许就触碰我。你规规矩矩地给我坐好了,别在这儿自作聪明。否则我就要请你出去了。”

  他的阴晴不定让女孩吓了一跳,屋子里顿时静了。

  其他人也都纷纷坐直了身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贺予不理她们,自顾自地喝酒,甚至还开了那瓶59度梅。

  “贺少,这酒……”领队想提醒他。

  贺予说:“我知道这是什么。”

  他很清醒,只是开了那酒,并没有喝。至于喝不喝,什么时候喝,这些都要看他最后的心情。

  气压低沉,姑娘们也就不敢吭声,就这样僵了半天,直到她们穿着七八吋高跟鞋的腿脚都站酸了,外头陡然间响起一阵喧哗声。

  “先生,您这里不能进去……”

  “先生——先——”

  忽然——

  包厢的门被毫不客气地推开了。

  贺予睨过眼,冰冷的视野中,站着的竟然是穿着白衬衫和修身西裤的谢清呈。

  他一直不接谢清呈的电话,谢清呈便自己闯了进来。

  门口守着的值班经理大惊失色:“你、你这没眼力的东西!你怎么让人来这儿了?”

  谢清呈身后跟着的那个巡场也是面色如蜡,还未回答,就听得靠在沙发上的贺予懒懒地说:“……算了吧。”

  声音里带着些刺骨的冷嘲。

  “他身手很好,你们拦不住也正常。”

  “既然来都来了。就让他进来坐吧。”

  贺予的话是接那两位管理的,但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谢清呈。

  谢清呈因为来得急,呼吸有些急促,正微微张着嘴唇喘着气,向来梳得一丝不苟的额发垂落了几缕在眼前,一双锐利的眼睛含着火,像落在潭水中的朱砂红寇。

  贺予注视着那双眼睛,看了一会儿,挺平静地说:“谢医生,请进。”

  “啊……这……”跟在谢清呈后面劝阻了一路的巡管登时舌桥不下。

  还是经理眼明心快,谢清呈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两天网上都传疯了的人,之前又和贺予一起经历过沪大惊魂,他觉得这二位祖宗一定是有什么要了命的过节,旁人最好还是有多远躲多远,不要被飓风卷入中央。

  于是忙给巡管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迅速撤离了现场,顺带关好了被谢清呈推开的门。

  屋内两个人互相看着,谁都没有说话。

  但在他们目光相触的那一瞬间,他们都知道,自己眼前的人,也和自己一样——

  离上一次见面才过了那么几天,然而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态,却已翻天覆地,高低对调,竟都大不相同了。

  作者有话要说:贺予……一个去夜场会所消费了一堆天价酒却连别人触碰他一下都要发火的死处男……人家小姐姐也就是觉得你可爱想碰一下又没想干嘛……

  看到这种场面我就很想做个和往日的攻的对比:

  他大哥:夜场这种算什么,小场面。

  他二哥:封了。

  贺予:确实是小场面。我要你们最好的包厢最贵的酒最漂亮的服务员……阿姨走开你别碰我。我碰你可以,你碰我不行。

  果然是……

  冷宫幽怨皇后(燃:?滚!),冷宫正经公主(熄:?滚。)多金贵妃姨太太(予:?呵。)的区别啊……

  今晚的感谢也截止17点~

  感谢在2021-09-2717:00:00~2021-09-2817: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阿鬼、雪羅、不睡觉就秃头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笙芜澧2个;ねここ、すいせい、mariyama、phoofy、ranwannist燃晚絕配、neige-ゆき、saji、しもは、akkun11、树下陌璃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あみ4个;月·子吟、36636875、谢哥今天弯了没3个;欧阳复雪、42346226、晚柠柠柠、小月、aiba相葉2个;、今天真的不摸鱼了、小白菜、びゅぇ、king'sgame、我要天天开心、巫山怨侣、橘子不甜、ののむら、灬亦辰、烤卷、元气少女二猪猪、黎离、かげる、54654356、爱看书的我、use_translator、nanashiro、39132636、老3、cookie音、kyuu、七夜之遥、りょうこ、快乐王子、shell_liang、七十四、孤暮残霞、針尖、liquier、かなちゃん、俞棠不吃鱼、白衣楚客、隔壁班小番茄、さくら、こん狐、鹊起、charlie、霜雪、孙子咱大清真的亡了吗、米果晶、透明、葵小小、恋爱通知书、糖山_、梦露撸撸、5470293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urple240瓶;玉箸于绝域80瓶;嘟噜、与风20瓶;eichi、二丽、daydream_shy、asky°、我要天天开心10瓶;425588639瓶;小雪8瓶;妙6瓶;今天又追完了、野梓、沐筱、木槿、pamsylemon5瓶;317390094瓶;连川、不能吃的蘑菇、wanling、朝哥俞哥保佑我、53135937、烤卷3瓶;仲夏的小樱桃、鱼馅儿煎包、青鹤、秋晚棠、trinity2104、aiba相葉、海湾鱼、罐装、红烧鸡翅膀、闻时、shell_liang、树下陌璃、26024772、箐茹许、沉梨1瓶;

  谢谢包北们,我会继续搞事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