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一起阻止他们吧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40章 一起阻止他们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一起阻止他们吧

  沪大教工宿舍。

  “卢玉珠的个人经历都在这里。”贺予迅速查了相关档案,和谢清呈两个人在屏幕前看过去。

  “这人没有被杀害的意义。”

  最后一行信息刚看完,贺予就很干脆地下了结论。

  “她彻头彻尾是对方的人。”

  谢清呈:“那她为什么要被‘打扫’干净?”

  “打扫……”

  贺予琢磨着这个词,陷入了沉思。

  俗话说得好,只有同类最了解同类。

  和郑敬风不一样,贺予是个黑客,他会更了解更注重信息传输方面的问题,而且他在逻辑思维上,也对对方的理解力更高。多年的精神病伪装,异于正常人的生活方式,已经将他的头脑折磨得非常扭曲,紧绷,敏锐。

  他思索了一番,看着窗外如血红之剑的广电塔,沉吟几秒,继而从“打扫”这个词汇里,联想到了什么。

  他忽然站了起来,看着沪传广电塔后面的那个建筑,眼中掠动着近乎恐怖的光影。

  l。

  对了……这整个事件中有个看似正常,其实毫无必要存在的东西。

  一样重复的东西。

  广电塔。

  它在整个视频杀人中,起到了什么作用?仔细想想,竟是什么单独的作用都没有。到目前为止,它的职能就是和手机视频实时同步杀人进度。它与手机视频的职能完全重合了。

  所以他们为什么要把广电塔弄得像一把审判之剑一样矗立在那里?

  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挑衅吗?覆盖全区域信号就已经够嚣张了,何必再多此一举。

  贺予表情凝重。他已经意识到,广电塔被控制,其目的或许根本不在播放杀人进度,而是……

  而是因为这座塔的附近……或许有需要他们精准控制的某些信号源!

  正因如此,对方黑客不想被广电塔的信号所干扰,所以干脆把广电塔也控制了,并伪装出一副杀人仪式感的样子。他们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在于实现周围信号覆盖的稳定性。

  l……l……

  广电塔周围有哪些值得被注意的建筑?

  第二食堂……风雨操场……

  还有就是,贺予此刻目光已牢牢锁定的——

  library。

  档案博文楼。

  也是学校的图书馆之一。

  江兰佩在成康精神病院被关了近二十年,成康的案子和沪传广电塔杀人案现在紧密地缠绕在了一起,组织上要打扫卫生……

  l,仅仅只是指卢玉珠的“卢”吗?

  他们要打扫的,仅仅只是“人”吗?

  长达十多年的黑暗,一定涉及很多纸面上的记录。正常人之间尚且需要合同约束,那种组织不可能把任何约定都流于口头,时间再往早推,更不可能使用电子版。

  那么如果有案卷,不论是记载他们做的事,还是记载卷入案件的人,十多年,二十多年时间,会累积多少文本?

  最重要的那些,他们会放在自己身边,但是不那么重要的那些边角料呢?

  会不会被拿出来,存放在合作者的领地中,像是某种互相掣肘的“契约”?约束着黑暗中的合作双方?

  王剑慷,张勇,都是学校的高层。他们是神秘组织的合作者,获得了一部分的边角案卷,他们会放在什么地方?那些案卷也许很庞大,不适合存入银行保险柜,他们也不想让自己的亲人知道,那么……

  有什么地方,是整个学校存档资料最多,也最不会有人去查阅的?

  答案就是那一栋此时此刻还掩藏在广电塔血光之下,看上去沉默而不起眼的档案楼。

  每一座百年名校都有这样一栋楼,里面摆满了大摞大摞的卷宗,尤其是沪大,哪怕现在都有电子档了,这所学校还保留着要把每个毕业生成绩单,论文,试卷以纸张形式存档的古老传统。

  沪大的档案楼可以追溯出一百多年前某位学生写的论文答辩原案,楼内的档案袋多到花上十天十夜也整理不完。

  l,图书馆,卢玉珠。

  如果她不是被打扫的人,那么她就是……

  贺予回过头来,对谢清呈说:“你如果相信我,就和我一起去一趟档案楼。但我的判断不一定是对的,从这里去档案楼要二十分钟,我们还要避开巡警不被发现,可能二十分钟也不止。我的猜测一旦错误,你可能就没有机会接近这个或许知道你父母死亡线索的人了。你考虑一下,要不要这样做。”

  谢清呈一直以来都习惯了冷静地对别人发号施令,替别人规划指导,但这一刻他面临的是他父母十九年不曾追查清楚的死亡真相。

  他的头脑几乎已成一片乱麻。

  所以,尽管谢清呈隐隐地觉得有什么地方是不妥的,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捋清楚面前的棋。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现在唯一能给他一个方向的,居然会是贺予。

  会是这个小鬼。

  心烦意乱间,谢清呈将桌上的烟盒拿了,然后他深深看了贺予一眼。

  谢清呈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贺予。

  以前他的眼神总是俯视的,哪怕贺予比他高了,从他那双桃花眼里透出来的气质,也还是在看一个需要向他绝对服从的少年。

  但这一刻,谢清呈的目光是平视的。

  “……”他对贺予说,“我相信你。”

  贺予的心猛地一颤。

  更别说谢清呈顿了顿,竟看着他,又一字一句地对他说:“……谢谢你。”

  贺予过了几秒才回神:“……没事。”

  他说着,压下自己内心那莫名其妙的震颤。

  “没事。”他重复,抓过自己的手机,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哥,你等我一下。”

  他回身迅速用手机连接了电脑,登录了一个暗网,搜索了一个软件,用万事达付了款,下载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这是他们使用设备的黑客镜像软件,虽然只是最基础的一部分镜像。”贺予说,“但够用了,以备不时之需。”

  谢清呈望着他,那种不妥感又涌上来了。

  如果是平时的谢清呈,一定能立刻明白不合适在哪里。但是这一会儿他的思维像是半凝固的胶水,转动的太艰难。

  于是当贺予把软件支持全部都设置好,把手机揣进兜里回头看着他,和他说:“走吧。”的时候,谢清呈虽然有一瞬间的停顿,但还是应了。

  他跟着贺予一起往档案馆方向奔去。

  档案馆内。

  卢玉珠神情轻松,把蒋丽萍送到电梯口,将一张移动硬盘交给她。

  “整理出的重要资料都在里面,段总知道密码。”

  蒋丽萍接过了,低头摩挲着,过了一会儿她对卢玉珠说:“卢姐,你看你要不要……”

  “我不会跟你们走的。”卢玉珠说,“这件事需要一个收尾的人,闹的那么大,老板是给了所有合作方血淋淋的警告,让每一个躲在暗处的人都封住了嘴,知道了背叛他的下场,知道哪怕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只要老板想动手,他们也依然性命不保。但是那些猎狗,尤其是猎狗头子,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这案子查下去。否则,他们的乌纱帽就会丢掉。”

  她笑笑:“我太知道那些人为了一顶乌纱帽,能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了。”

  蒋丽萍:“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卢玉珠说,“我就是整件案子的境内执行凶手,我必须误导警方,让他们以为江兰佩和境外势力有关系,我是那个势力为了给江兰佩报仇而策划的这一切凶手。”

  “现在,所有可以给警方完成三证链的东西都我都已经留下了,他们查到最后,得到的证据只能证明是一起跨境犯罪,而那个境外机械制造业的老板已经在长达十年的对峙中于几个月前被段总控制,段总就等着把证据引到他们身上后再在境外把他们杀了。那么大的一具巨人尸体,替我们组织顶替成康案和十九年前的那些杀警案绰绰有余,反正是死无对证的事情。”

  “现在,境内只要能拿我交差,大部分猎狗就会撤了。在逃的人员他们都不会花主力去追,而剩下那些不甘心的,都是单枪匹马,孤掌难鸣。”

  她说着,低头看了看时间,对蒋丽萍道:“丽萍,你快走吧,王剑慷和张勇的事情,你也脱不了干系,落到他们手里你就完了。段总什么时候派人来接应你?”

  蒋丽萍看着卢玉珠的脸,似乎想说什么,又终究没有说出口。她沉默了片刻,回答道:“他的人已经到了。我马上就能走。”

  “那你快去吧,郑敬风也不傻,等他回过味来,也许就会追到这里。”

  “卢姐……”

  “走吧。”卢玉珠说着,抱了她一下。她们俩都是藏在沪大的组织暗犯,某种意义上,也算共患难过的姐妹。“你一定要小心,组织里有警方的线人,这次计划要不是被提前泄露,进行的应该更加顺利。”

  蒋丽萍:“我知道。”

  “那个线人,至今没有露出马脚……他暗中害了我们这么久,抓到他了之后,你们一定要让老板把他碎尸万段……”

  卢玉珠咬着后槽牙,眼里迸射着一股狂热的,精亮的光,“这是我死前唯一的心愿。我会在地狱里看着的。”

  蒋丽萍闭上眼睛,一言不发地,紧紧抱住了她。

  几秒钟之后,她转身,进了电梯。

  电梯门在两个女人之间缓缓合上,隔住了阴阳。

  电梯上升。

  卢玉珠转身往下,去了更深的档案馆地下室里。

  那里已经埋好了多路火线,起/爆器,档案馆的两个工作人员都已经被她给杀了。哪怕有线人通风报信,郑敬风到底还是输给了她,没能在她完成布局前找到她的位置。

  他们总是那么无用,十多年前是那样,现在还是这样。

  总是迟到。

  迟到的正义是没有意义的,他们曾经用她的人生教给了她这个道理。

  她现在打算用她的生命,把这个道理还施彼身。

  卢玉珠走到了地下室中央,重新地,仔仔细细地把一切都盘查了一遍,这是组织给她的最先进的一套装置,她不懂爆破,但是她懂一定的程序。

  只要她按他们的要求搭建好了,按下起/爆装置,他们的人就能远程操控,在五分钟内完成所有装置的同时引爆。

  卢玉珠走到在蛛网似的线路中安静地站定,她镇定地环顾着四周,知道这些东西一旦爆炸,整个档案馆,别说这二十年,上百年的卷宗档案都会付之一炬,那个曾经把她从坐台小姐的生涯里救出来的人,就能获得“干净”。

  “段哥。”她轻轻念了一句她平时从来只敢在心里呢喃的,斗胆包天的称呼,“我来替你打扫卫生了。”

  她轻笑一声,把起/爆装置按了下去。

  “段老板。”

  在沪州某个酒店套房内,一个叼着雪茄的技术员正盯着眼前的笔记本屏幕,脸色非常之难看。

  “引爆远操系统突然被人拦截了。”

  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沪大广电塔的男人冷淡地问:“被警方拦截了?我花了那么大价把你聘过来,你却玩不过警方,这钱,你收的倒也安心。”

  “不是警方。”技术员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眼珠子因为紧张,在高度近视的啤酒瓶盖眼镜后面像牛蛙一样鼓起,“入侵端口不是我们熟悉的端口。”

  “……”男人像是来了些兴趣,“……那是?”

  “暂时查不出来,但是看手法,我感觉……我感觉对方是……”

  “是?”

  技术员吞了口唾沫:“edward。”

  话音落后,静了几秒钟,屋子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个女人之前一直没有说话,躺在躺椅上刷着微博,看关于沪大广电塔的讨论。虽然这些内容很快就被封杀删除了,不过消息此起彼伏,时不时刷新一下,还是有些看头。

  但听到edward的名字时,女人的手停住了。

  她问技术员:“你确定?”

  “我、我也不能确定,但是能在那么短时间内拦截掉我的系统的,又是这种手法,知名的黑客里,除了他,我暂时想不到其他人,我……”

  段老板淡笑了一下:“是他倒也容易了。先看看是不是他。”

  说着吩咐了身边的秘书:“给贺予打个电话。”

  “嘟……嘟……嘟……”

  “段老板,他没接。”

  男人微微侧过一只深邃的眼珠,斜乜着女人:“我真是要恭喜你了,吕总。你有这么好一个儿子。”

  女人从椅子上起身,高奢定制的丝绸裙子裹着她臃肿的身躯,她走到落地窗边,外面的都市夜色照亮了她的脸。

  那张慈眉善目的,八面玲珑的商人颜面。

  这女人赫然是——

  吕芝书!!!

  吕芝书把杯子里的酒喝了,她的表情有些难堪。

  但她还是勉强笑了几声,和那个男人说道:“段总,我也该恭喜你啊,如果不是他,今天这事儿就很难收场了,是不是?是他反而倒也好办。因为以我儿子的性格,他是绝对不可能自己主动牵扯到这件事里的。一定有谁陪着他。”

  她说着,低头看了一下手机。

  家庭群里,贺予的消息还停留在:“我和谢医生回宿舍了。”这条上。

  吕芝书眼神复杂,把手机递给男人:“你尽量别伤了他,想个办法让他把这件事赶紧停了。”

  男人扫了眼屏幕。

  “令郎和谢清呈又在一起了。”

  “估计关系还挺好。”吕芝书巴不得把这件事和自己家的人撇清关系,就一股脑儿都往谢清呈身上推,“我这儿子我知道,谢清呈的性格他不喜欢,但在精神上,他却一直拿谢清呈当目标在仿效突破。估计今天这事儿是谢清呈想要查吧,他就那么巴巴地上赶子送上去了。想要在他的精神偶像面前表现。”

  “精神偶像?”男人翻看了一下聊天记录,过了一会儿,对技术员道:“那就去调几段老录像吧。也该给孩子碎一碎他的……叫什么来着?哦……偶像滤镜。”

  段老板走到电脑旁,继续吩咐:“网上公开的和我们内部的,都要。我来和你说具体是找哪些视频。”

  男人成竹在胸地冷冷一笑——这件事,贺予是为了谢清呈才做的就好。

  要贺予停手,其实再容易不过。

  只要,看到谢清呈的那些过往。

  吕芝书的这个儿子,就一定不会向他的谢医生伸出援手。

  作者有话要说:哦我忘了说了!看过之前视频预告的盆友们,配角里一共两位女性被修改了名字。洛茯苓被修改为江兰佩,这个已经说过了,还有一个苏芷,被修改成了现在的卢玉珠。也是觉得苏芷从名到姓听起来都太古太柔了一点,不太适合卢姐的性格,所以正式发章节的时候两位女性的名字都修掉了~差点忘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感谢也截止17点哟~

  感谢在2021-09-1817:00:00~2021-09-1917: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paratinate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千俞俞俞俞俞俞5个;俞棠不吃鱼2个;雪羅、ranwannist燃晚絕配、阿鬼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树下陌璃、neige-ゆき、mariyama、しお、miss-m、人间至味是泥鳅、phoofy、ねここ、akkun11、しもは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晚宁(肉包)怀里syr6个;千俞俞俞俞俞俞4个;谢哥今天弯了没3个;zzh、aiba相葉、柴烧、奶糕也麻了、44442085、51697821、三、肉包的团子2个;nanashiro、yany降、沈沢、liquier、晚夜、tomoyo、一百年很久吗、欧阳复雪、我浊何妙、cookie音、米果晶、烤卷、葵小小、りょうこ、霜雪、蒋丞选手、隔壁班小番茄、老3、快乐王子、你说的都对、恋爱通知书、whalien、闻时、肉包作文不作虐、びゅぇ、kyuu、张美丽、段幼安、硫酸亚铁、糖山_、周金铭、kikyowith、黎离、53965534、橘子不甜、声声、shine、42446773、かげる、孤暮残霞、charlie、阿纳喀斯之神、梦露撸撸、元气少女二猪猪、咕那、39132636、shell_liang、巫山怨侣、saji、且尽。、晚宁大宝贝的老婆、すいせい、沉梨、梨花白、新闻联播、嘎嘎、49581892、习清哥哥的鼻尖痣、月亮与潮汐、灬亦辰、あみ、仄然、49486870、爱吃肉包、凉元、こん狐、赏秋色、哒咩哒咩喻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evil123瓶;青盛105瓶;等到天明---58瓶;请拿钱砸死我xiexie42瓶;海棠未雨41瓶;冰镇柠檬水、池子里不是水、5387863540瓶;trinity210439瓶;velthomerr、肆柒30瓶;寻咯乔24瓶;洛卿玥、eichi、一颗柠檬精20瓶;怜楚18瓶;4948687015瓶;凌柒五一、木槿12瓶;莱源于我、沉醉复又醒、w、zeo、木棉10瓶;尘时、yili9瓶;木兮、丢丢的猫、djsjjahd6瓶;三5瓶;412592614瓶;一百年很久吗3瓶;鱼馅儿煎包、徐行、许湛、wanling2瓶;近水楼台、懒懒小羊毛、绥之、zero、白勺、阖执、树下陌璃、十一、箐茹许、追重启小三爷咯、apple16429、仲夏的小樱桃、海湾鱼、稀里哗啦唔、仙阙、为晚邂俞、微瑞1瓶;

  谢谢包北们,我会继续搞事的……哎让我看看,我的刀在哪里……拿一把小的先来耍耍……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