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准备移植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245章 准备移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5章 准备移植

  第245章

  黑暗。

  眼前是永无止境的黑暗。

  谢清呈的双目空了,挖去了他的双眼的安东尼喘息着,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间囚房。安东尼连他的伤口都不敢处理,过了十多分钟,才有卢玉珠克隆人进来,替他清创,缓慢地、一圈一圈地绕上雪白的绷带。

  素白缠绕,额发垂落,嫣红缓缓浸出。

  痛是自然的,然而谢清呈这一生遭受了无数苦难,挖目之痛,对他而言已经不算什么了。

  曼德拉的人对他放了些心,瞎目断爪的苍龙又能做些什么呢?

  终不过是俎上鱼肉罢了。

  卢玉珠克隆人来了又走了,囚室内变得更寂静,时间的流速变得更难以捉摸。他现在连天色也看不到了。

  有一瞬间,谢清呈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一个零件在不断往下掉落的机器,之所以还在运转,只是想要赶在彻底报废之前,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完。毕竟那之后就将是永夜,万星熄灭,他也将陷入人生的沉眠。

  他没有替自己悲伤的空隙。

  谢清呈抬手碰了碰自己的眼睑,他现在彻底盲了——但是,不要紧的。

  曼德拉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他真正携带的武器,而他们已经因他的失明而放松了戒备。

  他冷静得就像一个疯子。

  事实上,他也就是个疯子。

  这二十年来,为了让自己冷静,他学会了无喜无悲,习惯了不惊不怒,他做什么都在一个让自己不失控的框架内,然后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私人感情极其匮乏的男人。

  然而冷静到他这种地步,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痼疾?

  他失去了父母、恩师、兄弟、妻子、梦想、健康……这些苦难虽然都没有将他击溃,可他已经在这日复一日地折磨中,与痛苦生为一体了。他好像自父母和老秦过世后,就再也没有一天真真正正地感受过快乐,没有一天实实在在地有过放松。

  后来生命里那为数不多的鲜活,那雪泥鸿爪般的波澜,似乎都是贺予给的。

  他看到的最后的光明,色彩,与所有人做的告别,也都是借着那一束无尽花开。

  是贺予让他发现自己心底还有那么多柔软的东西,藏着那么多不曾离开他的人……

  贺予在不断地往他冰冻三尺的心里丢石子,固执而激烈地要砸开一个窟窿,然后往他内心深处钻。

  那个青年在他心里重新燃起了火。

  他失去了双眼,却也比任何时候都看得清他心里的那些人,那些光芒万丈。

  因为有着那些光和热的存在,他就能瞧得见眼前的路。

  他知道该怎么把这局棋走下去。

  他不是一个人,始终都不是。

  ——

  “药呢?药!!再给我药!!”

  守护重重的曼德拉主楼地下室内,穿红色高跟鞋的小男孩正瘫倒在椅子上尖叫着。

  安东尼匆匆赶来。

  他的脸色仍然十分苍白,挖走谢清呈的眼睛这件事,给予了他莫大的刺激,他内心的某一处好像被这种残忍的刺激给填满了,但又有一处永远地塌陷了下去。

  他收拾了自己的情绪,迅速响应段璀珍的呼叫,和其他几个研究员一起,手脚麻利地给“他”插上管子,推入药剂。小男孩尸青色的脸慢慢地恢复正常,段璀珍猛烈地吞着口水,喘了几口粗气,闭上眼睛,胸口剧烈震颤着。

  “太婆,好些了吗?”安东尼问。

  段璀珍摆了摆手,并没说话。

  安东尼就往后退了一些,站在她身后侍立着,同时,他打量着这间地下室——

  这里比十几个小时前更拥挤了,作为曼德拉堡垒最深最安全的一间实验室,它担负着守护核心力量的重任。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段闻现在已经命令手下把那些最重要的东西都移到了这个地下室内。

  于是放眼望去,这个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穴内,陈列着曼德拉组织这几十年来堆积的罪恶倒影——

  十余台工业水塔似的装置,每一台都有三人高,里面装满了成吨的rn-13、听话水、服从者2号,以及其他曼德拉组织的禁药。这是违禁药的根巢,所有的主反装置和岛上最大的药物储存点都在这里了。此时此刻,这些运转了几十年的罪恶源泉,依然在滚滚不熄地翻沸着,进行着反应循环。

  除了这些药物之外,地下室内还搬入了大量的复杂机械,那些是让段璀珍进行元宇宙试验的装置。她最近越来越疯狂地沉迷于将意识与□□剥离,沉迷于把活物的意识通过这些机器,转移到其他活物脑内。

  与这些反/人类的实验装置一同搬到这间地室的,还有几具对段璀珍而言很重要的尸体。大部分是她已经做了一半的生物实验,正在观察反应。

  其中有一具比较特殊,已经化冻了,此时此刻,她被精心保存在恒温恒湿的生物仓内,面颊上甚至还有淡淡的血色。那就是贺予的亲生母亲薇薇安。

  这是这座岛上,段璀珍看得最珍贵的一件稀世珍奇。如今坚壁清野,她自然要随身把薇薇安带着。

  “倒点水给我,这破身体……真是一时半会儿也撑不下去了。”段璀珍喘息道。

  安东尼立刻给她递水,边递边说:“太婆,这具男孩身体在您移植时,就有了一定的腐坏,所以使用时间才会不长。”

  段璀珍没吭声,还在平复着急促的呼吸,那只微有些发青的小手紧攥着玻璃杯,最后啪地把它砸在了桌上。

  “……我当然知道它撑不了多久。”段璀珍咬着后槽牙,抬起一双孩童的眼,但儿童的眼睛只让她瞳中的光变得愈发恐怖,“我当时不是在等着你给我找初皇数据回来吗?结果那数据就是你哥!你却无功而返!废物!”

  病痛使她易怒,她把桌子拍的震天响。

  安东尼低着头,脸色微微地泛着白。

  段璀珍当然知道自己对安东尼的指责是全然无意义的,保护着谢清呈的那些人,人心太过坚定,连她都刺不到真相,又何况是安东?

  但她就是忍不住发了火。

  太痛了……这具破身体……她现在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她只想赶紧摆脱这肉身。

  “你还没确定他百分之百就是初皇吗?!”

  “还没,但是各项测评也都在抓紧做了,很快就都能出结果。”安东尼对她道,“……只是初皇的身体状况也很差。哪怕他真的是初皇,

  您刚移植进去的时候,也不会太舒服。”

  “再不舒服能不舒服过这具?!”段璀珍因为忍得太辛苦,脸颊的肌肉都鼓了起来,“而且初皇的适应性很好,我先进去,然后再做器官移植手术,以他的身体……根本就不会出现任何排异反应!我可以杀最年轻最健康的人,把那些健康的脏器都换到初皇身上去!如果再坏,我就再换,无非杀几个人而已……反正他的身体什么都能适应!这样一来,一切就都完美了……”

  她说着,脸又皱了一下:“不,也不算太完美,唯一的缺陷是他是个男人……我讨厌男人……都是一群愚蠢的东西,进化不全的产物,恶心!连小孩都不例外……”

  安东尼一个大男人就站在旁边,她也根本无所谓。

  她是曼德拉之母,是整座岛的力量运转之源,她知道他们谁都不敢动她。

  安东尼欠了欠身子道:“我想,初皇的身体对您而言也只是暂时的,等您彻底建立了曼德拉宇宙,完成了意识的自由分离和上传,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您就可以用薇薇安的身体活着。她可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性,就像您年轻时的照片里那样。”

  “……你说得对。”段璀珍把目光投向了生物仓里的薇薇安,那眼神就像一只蜘蛛看着落入了网中的蝶,“你说得对……”

  段璀珍贪婪地垂涎着这具躯体。

  很完美。

  漂亮。

  穿着红裙的时候,和自己年轻时一样优雅。

  段璀珍好像从这具身体上瞧见了自己时光溯回的青葱岁月,那真是再好不过的光阴啊……

  青春是怎么也过不够的。

  她厌恶死亡和衰老。

  “我会尽快为您安排移植手术的。”安东尼说,“我已经拿了谢清呈的眼睛来做样本分析,数值出来的很快。至于他的双眼……等您成功移植,我们也完全可以再想办法。他那双眼睛本来也就快瞎了,换体之后原本也是要摘了再换新的。现在能被用来做实验,也不算太浪费。”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太婆的表情。

  虽然道理是这样没错,但摘谢清呈的眼睛是他的一时控制不住做下的事。

  他太恨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拿着血蛊向太婆邀功,可谢清呈直接祭上了初皇,他做的血蛊最后便只能沦为和谢清呈谈判的筹码。

  不过好在太婆并没有在意他挖眼这件事,坏了的东西早换晚换都一样。她只在意什么时候能动手术。

  “到底还要多久。”

  安东尼悄悄松了口气,看了一下表:“就这几个小时了。换上他的身体之后,您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可以好好地面对那些破梦者,一切问题就都可以解决。”

  “行。那你去盯着,要越快越好。”段璀珍语气凌厉道,“迟则生变。”

  安东尼又欠了欠身子:“是。”

  然而就在他刚刚直起身,准备告辞去实验室看样本的时候,外面忽然滴滴地连续打开了三道防御门。

  安东尼一僵——竟然是贺予!

  尽管知道贺予现在不会再关心任何有关谢清呈的事情,但自己刚刚生生挖出了谢清呈的双眼,这样面对面地撞上贺予,他仍会本能地心虚。

  贺予大步走了进来。

  他的眼神很麻木,手上沾血,脸颊上也有点点血渍,心口处的装置则在一下一下地闪着光。他现在和岛上的任何一个改造人都没有区别了,也和卢玉珠克隆人没有区别。

  他没有了自我思想,有的只是控制着他的曼德拉的观念,他是一个绝对的服从者。

  “怎么了。”段璀珍从他脸上看不出情绪,但见他身上笼着一股子杀伐之气,还带着血,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安,“发生了什么?”

  贺予屈单膝躬身,垂下睫毛,用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的声音道:“太婆,段总命我前来通知您,移植必须尽快提前了。”

  “为什么?”段璀珍睁大眼睛。

  “激速寒光解除,那些被冷冻的士兵都恢复了正常,现在破梦者总部虽然没有进攻,但刚刚出现了意外,那两千名被关押在地牢的军人用了自己的办法突破了囚牢,现在他们已经开始从我们的内部开始攻打,目标是将您斩杀。”

  贺予说着,抬头用一双冷静的眼眸望着她。

  “不知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来,我们没时间等了。”

  谁都没想到那些被关押着的俘虏会成为变数,一旦他们攻入这间最高实验室,那么一切就不可收场了。哪怕段璀珍想要金蝉脱壳,也带不走这些沉重的试验装置和生物制药,以她的身体状况,如果不立刻进行第三次移植,离开曼德拉岛之后她恐怕活不过一个礼拜。

  安东尼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他道:“你就不能用血蛊再挡一挡……”

  “这些先锋士兵大都是精英,比后驱部队更优秀。他们受过极强的意志力锻炼,我能操控他们的时间很短,非常容易挣脱,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根本难以受控。”贺予说,“我试过,拖延不了太久。”

  段璀珍沉下声来:“他们预计还有多长时间会找到这里?”

  “虽然地下室很大,逐一排查很难,但以现在的进攻形势看。”贺予说,“最多三个小时。”

  段璀珍把视线投向了安东尼:“够吗?”

  安东尼额角青筋突突直跳,简直能透过他的太阳穴,看出他在努力排演着方案:“……只能稍微冒点险,等一个小时基础试验做完,我们就直接开始手术,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我们再随时设法解决。不过这样我一个人完成不了,其他研究员在这方面也差了些,我需要段总的帮忙。必须他和我一起。”

  段璀珍权衡之后,当机立断——

  她赌不起,她必须要立刻摆脱这具随时都会报废的男孩躯体,以备后路。

  她先是通过耳麦将段闻召回,然后把脸转过来,面对贺予:“你去把谢清呈带到这里,立刻。”

  贺予领了这个任务:“是。”

  段璀珍又对安东尼道:“你去准备移植手术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