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洗脑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242章 洗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2章 洗脑

  第242章

  室内无人,安东尼亟欲贪享谢清呈所拥有过的东西。

  尽管洗脑还在继续,贺予身上连接着许多管子,安东尼不敢真的做出什么来,但他借着给贺予安抚催眠的由头,鬼使神差地靠近过去,面朝着昏迷不醒的贺予,在椅子上坐下。

  他依进贺予怀里,偷窃的极乐感又涌上来了,他脑内灵光一动,就着这个动作,按着贺予的肩,刻意模仿着曾经在视频上看到过的,谢清呈的姿态。

  这样的模仿行为,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成为了他那位堂哥,他兴奋的满面通红。

  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可他还是仰起头,如梦如痴,自我沉醉地长叹了口气——他实在太醉心于这取谢清呈而代之的欢愉中了。

  取而代之……取而代之!

  他今天取代了谢清呈,明天也就能取代段闻!

  他曾经什么都没有,以后他一定能得到所有他想要的。

  谢清呈……曾经就是这样凌驾着这个男人……他体会着他哥哥的视角,揣摩着他哥哥的内心,他干涸扭曲的灵魂被这种虚假的满足感深深地滋润了。

  “小鬼……我哥哥他是这么叫你的吧?”安东尼将手移到贺予的脸颊,抬起他的面庞,以一种变态的温柔,催眠着安抚着他。

  “你看,我也可以这么叫你。你渴望的那些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一点一点地,接受我们所有的理念吧……”

  “站到我这一边来,你就不会再疼了,放弃抵抗,你就不会再疼了……”

  安东尼说着,乜过眼,去看旁边的监测仪示数。

  那示数发着这令人满意的变化。

  他的催眠是有效的。

  安东尼不禁一阵兴奋。

  看来他是可以靠着这种怀柔催眠说服贺予的,这样最好不过了,不用太暴力,而且如果是这样洗脑的话,贺予醒来之后,一定会很依赖他。

  “我把宝全押在你一个人身上了,你可千万别叫我失望啊……贺予。”安东尼将脸贴近了昏迷在电椅上的贺予,阴森森地在他脸颊边轻喃。

  “你要替我夺下我所想要的一切东西……然后亲手杀了那个我最讨厌的人,知道吗?”

  他的指尖抚摸过贺予苍白的脸颊,垂下来,又在青年胸口缓缓打转。

  安东尼眼睛里闪着一种变态的亲昵和狂热:“替我杀了他,替我得到一切,然后和我上床……让我拥有他有过的所有,这才不枉我救活了你,安抚着你。”

  “你的命是我给的,要知道感恩,我可爱的宝贝。”

  他像是一条毒蛇,迫切地想要缠住他,从他身上贪婪汲取到他所渴望着的一切。

  旁边的医学检测仪在不停地变换着数值,红色的光映照在安东尼半张扭曲的脸上,像泼下半面淋漓的血。

  他像一个疯子一样咧开嘴诡笑:“快一点改造完成……快一点醒过来……快一点……”

  手按在贺予心口的那个血蛊机械上,微用力,机械更深地陷入,贺予似乎是受到了刺激,昏迷中发出一声沙哑的闷哼。

  监视器上代表脑内清醒的数字在不断下降。

  安东尼的嘴角越扯越夸张:“是

  的……就这样……接受全部的洗脑吧……全部的……”

  手上力气更大,贺予被勒在黑色止咬罩下的嘴微微张开,露出森然白齿,他在痛苦中无意识地剧烈痉挛着,颤抖着,嘴唇在喘息间一开一合,似在呢喃着。

  “你在说什么,我的乖孩子?”安东尼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将脸与他贴得极近,侧耳倾听。

  “……谢……”

  须臾后,安东尼脸上的愉悦一扫而空。

  他的脸突然变得极为阴沉,甚至可谓凶狠。

  因为他听到贺予在这样的强压洗脑之下,喃喃的,还是那个让他听到就恨的牙根发痒的名字。

  ——“谢清呈……”

  他竟还是在喃喃谢清呈!!

  谢清呈……谢清呈!!

  原来他是在催眠中把他当成谢清呈了才会潜意识这么配合……

  监测清醒数值都跌破个位数了,贺予却还在唤那个人!

  为什么?他是他与这世界的最后一道桥梁最后一根丝线吗?!难道自己刚刚的一切想法,都是在自作多情吗?!!

  安东尼蓦地直起身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盯着电椅上被重重勒住的那个青年。

  太屈辱了……屈辱至极!

  一股滔天怒焰像烧荒似的在他心头疯狂燃起,他的脸完全被阴影所笼罩,未几,忽然扬手啪地狠狠扇了贺予一耳光,几乎要将那止咬罩都打下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贱人!!”

  “你给我听好了……从今以后,再也没有谢清呈了,只有我——谢离深!”

  他揪住贺予的衣襟,嫉恨的光在他眼中疯狂蹈舞。

  “只有我!!明白吗?明白了吗?!!你个贱人!”

  安东尼喘着粗气,什么温和洗脑……什么怀柔安抚!浪费时间……全是在浪费时间而已!他放弃了……他只觉得万分恶心!他从一开始就应该来硬的!

  嫉怒烧心,安东尼咬牙道:“这都是你自找的……贺予……你自找的!你可怨不得我!!”话音毕,他抬手一下猛按在了电椅的洗脑旋钮上,瞬间将功率调到会让承受者无比痛苦的最大值!

  这种洗脑是极粗暴的,其功率足以摧毁上百个人的意识。

  贺予整个人都弹起来,却又被束缚绳索狠狠勒住,这样的剧烈反应在极端的时间内不断重复,电流撕扯着他的每一个细胞,切割着他的每一寸血肉。

  “都是你自找的!!”安东尼冲他怒喝道。

  贺予被电流刺地蓦睁双眸,他在这正常人绝不能承受的剧痛中不住痉挛。五内如焚,脏腑揉碎,脑子里似有一根根钢柱猛然扎下,要镇压要埋葬他那些少的可怜的美好岁月。

  那些岁月从小到大,多多少少总与谢清呈有关。

  翻尽他的人生之书,只有那个人无论是沉冷还是温和,总是平等地对待他的。

  只有那个人,总是将他当普通人看的。

  “谢……哥……”枯槁的嘴唇,喃喃地漏下这破碎的声音。

  只有那人知道他的危险,还是愿意在他发病时抱住他。

  “谢……清呈……”

  世人皆将他视为罕见病案,当囚异兽,只有在那双沉和锐利的桃

  花眼里,哪怕是怒着的时候,倒映着的,都是真真正正,属于贺予自己的脸。

  只有他……

  这一生,只有他……

  “谢……医生……!”

  功率表到了极限,无数看不见的钢柱锥入他的脑海掀起怒涛洪波!他在海浪中不断地哀鸣,哭喊,挣扎……他想阻止那擎天之柱般的思想囚柱镇下他仅有的温暖。

  他来这人世二十三年,仅仅只有这么一个人真心待他好过!不要……不要撕碎他……不要埋葬他的感情……不要!!

  监控仪疯狂鸣叫,安东尼面目扭曲,几乎就要用拆筋碎骨的痛苦将他逼到窒息!

  他在自己的意识之中,似沧海一粟,却要与天柱抗衡,蚍蜉撼着树,他守着他的唯一……可他再也撑不住了,那是足以毁掉数百人意识的力量……

  血肉之躯,怎能相抗。

  他发颤,嘶吼,血顺着他的七窍流了出来。

  眼耳鼻喉,俱是鲜红……

  到了最后,电椅已至最大输出值,蓦然断了电。

  贺予垂下脸,一动也不动地倒在了受刑椅上,旁边的脑内清醒监测数值,终于如安东尼所愿,归于了猩红色的零值。

  焦烟四散。

  灵魂剖离。

  他脑海中的那根钢柱终于被一刺到底,他在潜意识中抱着他的谢医生不肯松手,于是真正的贺予就与谢清呈一起,被曼德拉的思想钢柱打入了脑意识的最深处。

  如那一年太平洋风波,他沉入海,坠入渊。

  他很贪婪,想永与他所爱之人在一起。

  他不敢贪婪,只想永与他所爱之人在一起。

  太平洋海战时无人可成全他。

  至少在这一次的洗脑中,在他的意识里,他可以成全他自己。

  ——谢清呈,唯独你消失的时候,我才会消失……他们要夺走你,那我就保护你到最后一刻。

  他这样想着,怀揣着对谢清呈所有的爱意,在自己的脑海深处,拥着谢清呈,陷落黑暗,闭上眼睛……

  “滴滴滴……”监测器的蜂鸣声中,那个青年形容凄惨地倒在躺椅上。

  他脑海中的爱与执着,他的温柔和天真,最终在这足以将一个正常人硬生生折磨到死的机械洗脑中,被尘封入汪洋。

  什么自我意识都被洗去了……

  什么感情,都被残忍地剥离了。

  他最后唤的是谢清呈的名字,以他仅剩的温柔与清醒。

  血泪淌满了青年苍白的脸颊。

  他爱他,到最后一刻。

  到大海深处。

  到鲸落尽时。

  到属于贺予的意识的数值归零前一秒,他还不肯忘记掉这深情。

  谢清呈这三个字,原是贺予对世界最后的执念。

  段闻和安东尼各自离开之后,段璀珍一直独自躺在最高实验室内。

  她睁着眼睛,摆弄着那个刚刚完善好的脑电波仪器。

  年轻,健□□命……这些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许多年轻人不懂,他们还活在最好的年华之中,并对此习以为常,而因为习以为常,所以从不珍惜。

  她却很渴望。

  也许是在大危机面前,人人都会忍不住回忆过去,即使段璀珍也不能幸免,因此极少回首往事的她,竟也在此时回想起了自己年轻的岁月……

  她想起自己在去沪州读书之前,曾是段家村牧牛放羊的苦命人,抬头是尘沙蒙住的天,低头是沟壑纵横的地,满眼都是灰黄色。

  是一纸沪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让她坐着绿皮车,第一次见到了从未见过灯红酒绿,着上那样娇艳的红裙。

  她在那里,慢慢地变得思想新潮,某年生日时,她去影楼拍照,央店家给她的相片涂最明亮的颜色——

  “裙子要涂得好看些呢,要和我身上一模一样的正红色。”她眼睛亮亮地对店家说,“二十岁生日只有一次的。烦劳你多印两份,我要送人。”

  店家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笑:“要寄回家吧?”

  “家?”她抿嘴笑,“不,这里就是我的家!”

  清骊县那个穷乡僻壤地,那孩子多得养不过来的父母,她才不认,她好不容易逃出来,沪州才是她的家。

  但又不甘秘密甜沤在心里,她神秘兮兮地对店家说:“我送给我对象的,所以要很漂亮,爷叔,你帮帮我。”

  没几个男人能忍心拒绝一个呵气如兰的少女的娇嗔。

  相片出来果然很美,店家仔细着了色,裙红艳如玫瑰,长发乌云扰扰,嘴唇一点嫣红,定格成永远的二十岁。

  她捧了相片,欣喜不已,连连道谢,结了钱就往校园去了。

  她要把这照片,连同自己最娇嫩的青春年华,都送给那个医学院的周教授。留美回来的年轻翘楚,谁不爱?人人眼里都是倾慕,而他唯独只喜欢她。

  她的红裙便是周先生给买的,他带她去舞厅约会,给她讲美国的逸事,见她朱唇吃惊地张大,他笑起来,珍珍,以后我去美利坚开实验室,你来不来?

  他问的成竹在胸,因他知道她肯定是愿意的。

  那时候新式青年都慕求一个琴瑟和鸣,自由恋爱,他与她正是如此。她自然是知道他家里还有一个妻子的,但那不关乎爱情,不过是旧社会时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不把那还裹三寸金莲的原配放在眼里,正如周先生也从来看不上这旧社会的缩影一样。

  她心里头知道,他们肯定离!

  少女怀揣着那照片去了校园内的一座湖心小岛,这地方荒草丛生不曾打理,生着大片芦苇,是她与周先生时常约会的地方。

  照片在那一晚送出了,因周先生老母身体抱恙,得北上回乡一趟,临别依依不舍,月下花前,互诉衷肠。

  但他最终还是要走的。

  她很有心思地留一最美的相片给他,相片里的姑娘琦年玉貌,又与他是灵魂伴侣,时时刻刻都在勾他回来,她笃定他速去速回。

  段璀珍失算了。

  周先生走后不到半月,内/战二次爆发,阵线转移,国/军北上,这片久经战乱的土地还未流完鲜血流干眼泪,攘外之后内也要安,这一回是骨肉相残,痛了百年的伤口还在撕裂。人如草芥,命如浮萍,从南到北,仍不得安。

  这一片土地在经历着撕扯和分离。

  人又如何能幸免?

  周先生修书,说暂回不来了。

  段璀珍说,那我等吧。

  一等三年。

  周先生的书信从一月数封,到数月一封,后来很久没有音讯,她急得吃不下饭喝不下水,无心治学,文书荒废。

  后终于等来了一封短讯,字迹仍是俊秀的字迹,写的话却叫她认不出故人。

  母亲仙去,家中商榷多日,因兄嫂身份,恐难有安,友人再三劝说,将随机举家迁至檀香山。妻已有一子,不敢委屈珍珍,万般难言,唯剩勿念。

  妻已有一子?

  妻已有一子?

  是何时有的?为何从不说?

  她初时不甘心到极点,接连修书去恳求,为了那一腔痴爱,连尊严都不要了,说哪怕做小也好,思之如狂,思之如狂,若她识他时,他还未成家该多好?或许不至绝情如此!她日日回那约会处,长守不离,盼着奇迹出现,天见可怜,然而终究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信是寄了,久无回应。

  待有信差来访时,递给她的是一摞死信——地址已无人住了,举家搬至大洋彼岸,檀香山。这倒是没骗她。

  段璀珍青春蹉跎,都用在了等待上。

  可等来的最终只是这一些嘲讽她似的退信而已。

  内/战结束了,从此不再有人叹国破山河在,路上都是换上了绿军装的同学在欢呼,她失魂似的走在人群里,穿着一袭格格不入的红裙,走着走着,从大哭,到大笑。

  哭够了,笑够了,大病一场,如死一次。

  沪大说她荒废学业,劝其退学。

  她病愈了,换上一身时下最受学生们喜爱的绿军装,一时间好像大家都变成了同样的军绿色,分不出你我。

  她眼睛里没有光,很冷静。

  她说:“同志,能再给我两个月的留校观察时间吗?我以前不懂事,现在我知道错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这份学业了。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主任推了推玳瑁厚镜框,打量她:“你其实还是适合国外,要不还是找机会出去看看吧,我校不太适合你。”

  “我不要去国外。”她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极冷,好像国外就等于一个地方——檀香山。

  “我就留在这里。我会改的,你们可以改造我。我愿意被改造。”

  她的眼神里闪着一种幽深的,恐怖的光。

  “我留在这里,不会浪费剩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你们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比外面那些实验室做的更好。”

  主任看着她,莫名地,起一身鸡皮疙瘩……

  段璀珍坐在实验室里,想着那些如同前世般的岁月。

  她冷淡地想,自己的人生是从那一天起,才算是彻底地走上正轨了,不是吗?

  男人,女人……任何的东西,都是可以被利用的。她从此醉心科研,挽留生命与青春,为了得到更好的机会,她什么都可以付出去,她想要走的更高,谋求跳板,于是结了婚,生下了丈夫不爱的女儿,她便把女孩安排到清骊县老家去,省着碍那富商的眼。

  后来丈夫死了,皆大欢喜,段璀珍有了彻底的自由和财富,便在这非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时至今日,她觉得自己

  已经完成了进化,人性这种拖泥带水的东西,对她而言早已就像白蛇身上的蜕,那是曾经拥有过,如今看来却觉得分外荒谬且毫无用途的东西。

  她追求的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领头位置,是元宇宙世界的控制者,是掌握着对无数性命生杀夺予权力的造物主。

  为此她需要更长的寿命,更年轻的血肉。

  她已经走了七十年,还能再继续走下去。

  那些不肯乖乖陪伴自己往前的人,都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她那愚蠢的女儿是这样,蒋丽萍是这样……连段闻也一样。

  人这一生,情最难破,她为了不让段闻走上他母亲的老路,在事情尚未萌发时就让他那个同学惨死,不然他以为李芸房里的锋利物是哪儿来的?一切当真有那么凑巧?

  李芸死后,她知段闻疑她,但那已没什么用了,想复活李芸,便要保护好曼德拉,只有这岛上不受伦理道德约束的高科技,才能隧了他的心愿……

  一个人只要有需求,就会有软肋,他们把希望寄托在这座岛上,无论对她是敬是憎,就都必须要保护好她。

  “太婆!!”耳麦嘶啦一响,里面忽然传来了安东尼的呼叫。

  段璀珍睁开眼睛,从万般思绪中回神:“怎么?”

  “他醒了……贺予醒了!!”安东尼的声音里全是压抑不住的激动情绪,“那个血蛊的扩散装置成功了!就在刚刚!!”

  “您打开视频,我刚把他带到了操练室,我给您传来了他在那里的测试记录!”

  段璀珍立刻把旁边的显示屏打开了,调到了操练室的频道。

  那里果然传输了一份清晰无比的录像——

  贺予确实已经清醒,他脸色是带着一丝森森阴气的苍白,他就这样站在操练室内,左耳耳侧戴着操控大脑的银饰,紧紧贴在他的血肉之上。

  而在他心口处,那个扩散血蛊影响力的菱形器械正发出荧荧光亮,贺予扫了一眼镜头,目光没有任何焦点。

  那是被完全洗脑后的状态。

  他问安东尼:“说。你要我做什么。”

  安东尼的声音从镜头后面略显颤抖地传出来:“你下个命令试试,对着……对着远处那些人。”

  镜头一抬,追向操练室尽头处被保镖控制着的十来个俘虏,从画面上可以看出,他们离贺予非常远,远大于狙击枪的无瞄镜射击距离。

  贺予漫不经心地看过去,又问安东尼:“下什么命令。要他们的命?”

  安东尼倒也知道俘虏来之不易,尽管他很渴望看到最刺激的画面,但他还是说:“不用,你让他们全部下跪——快,试一试!”

  贺予就把视线转到了那些俘虏身上。

  他似乎觉得这实在是太简单了,举止间都是懒洋洋的。

  在那令其他人紧张到无法呼吸的气氛中,贺予只是微侧过头,嘴唇轻翕,似乎对那银质耳麦下了道命令,瞬间——

  远处那十几名战士纷纷倒下,跪拜在地,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巨手在瞬间将他们全部推压在了地面,额头触上冰冷的砖!

  那动作整齐地就像排演了上千遍,贺予对他们每个人的操控都是同时的,竟没有分秒相差,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逃脱……

  录像播放结束了。

  安东尼的声音激动地从耳麦里继续传出来:“太婆……你看到了吗?操练室还是太小了,这些人太少了。但测试表上得出的数值显示,经过这个装置的扩散后,他的血蛊可以一次控制住至少三百人!反应时间只需要零点一秒!”

  段璀珍盯着屏幕上定格的画面,对安东尼道:“去联系段闻,将血蛊送至前线。”

  她的眼神不是阴冷,不是残酷,而是根本没有任何的人性。

  “让破梦者们自相残杀去吧。”

  “是!我这就安排!”

  安东尼挂了线,眼神闪着狂乱兴奋的光,而与之相对的,是这间操练室里,贺予冷而无波的杏眼。

  曼德拉装在他胸口的这个控制器,仍然在他进行无间断的巩固洗脑。

  他的眼睛变得像极了段璀珍的眼睛——那是一种,明明记得一切,却也看淡了一切的眼眸。

  除了曼德拉的信仰,什么都变得不再重要。

  “太婆让你和我到前线去。”安东尼说着,飞快地启动了专门配合贺予的保护装置,那也是一台新发明的特殊设备,一种跟随式轻型防弹掩体,带有火炮功能。这个在视听混淆之下,于正常人眼里看来会被夸张成类似于重型机甲的东西,非常恐怖有震慑力。

  安东尼道:“走吧。”

  贺予没有动,而是依旧看着窗外。

  安东尼:“怎么了?”

  “我记得我还有一个约会没有赴。”

  此话一出,安东尼顿时警惕起来,戒备地看着他。

  贺予安静地伫立了一会儿,属于他本身的那种心念在他身上掠起轻微的涟漪,但又随着干扰装置的强势洗脑,而被悄无声息地按捺了下去。

  “没关系了。”最后他站直了身子,整了一下袖扣,朝安东尼走了过去,“好像,现在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

  安东尼松了一口气,慢慢地把气吐出来:“……是啊。”

  贺予推门而出,光影随着大门开合而在他脸上切割出斑驳光影,照进他无波无澜的眼睛里:“走吧。”

  与此同时,地下囚室的克隆人卢玉珠瞪大了眼睛。

  哪怕她是感情被做过钝化的人,依然被谢清呈刚才对她说的话给震慑住了。

  “你……你确定吗?”

  “你不信的话,可以让段闻亲自验一验。相信初皇的存在,他应该是宁愿弄错,也不会愿意放过的,不是吗。”

  卢玉珠克隆人:“……”

  谢清呈抬起几乎没有什么血色的脸庞:“让段闻来见我,我会给他他想要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