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谢平的徒弟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236章 谢平的徒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6章 谢平的徒弟

  第236章

  他转过身,仍然泛着些红的眼睛望向了警服男子,一字一字地,报出了他的名字——

  “李芸?”

  “……”那警官顿了一下,笑了笑,“怎么认出来的。”

  谢清呈的目光扫过对方的手,尽管很迅速,但那警官敏锐地感觉到了。

  “哦……”警官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若有所思。

  谢清呈:“我想我没有认错。”

  李芸静了几秒钟,垂下手来,微微一笑:“是啊。你没弄错。我没想到你还会记得我,谢清呈。”

  李芸,原是谢平的另一个徒弟。

  他和陈慢的哥哥陈黎生是同期警校毕业生,后来也牺牲在任务之中。

  和陈黎生一样,李芸在读书时就展露出了惊人的才华,他天资聪颖,手段了得,如果不是潜伏能力方面较陈黎生弱了一些,警校第一名就应该是他的。

  李芸进入警局实习之后,经过几个案子,领导都认为他这人非常不错,因为他做事干脆利落,指哪儿打哪儿,交到他手里的任务无论有多难,他都能办的非常漂亮。

  当时的一个老刑侦专家评价他说,这是个天生当警察的料。

  但是师父谢平却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这也是为什么谢清呈与陈黎生熟悉,却和李芸不太有交集的原因。

  最开始的时候,年幼的谢清呈并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对两个学生这样的区别对待。

  直到有一天——

  “谢警官吗?他在四楼,你去找他吧。”

  那是一个夜晚,在警局做完作业的小谢清呈想要找谢平,扫地的阿姨随手给他指了路,谢清呈就这样上了楼。

  四楼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那里有审讯室和临时拘留室,平时值守的警察叔叔们都会让他远离。但那一天是例外,那一年是2000,沪州有庆祝千禧年的烟花盛会,千年难遇的时刻,当烟花绽放,夜空如昼,电视里响起主持人激动的声音时,就连值班的警官们也忍不住站到窗前,探头见证这一刻的历史更迭。

  于是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小小的孩子,谢清呈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走到了四楼走廊的深处。

  “爸爸?爸爸……”

  也许是因为两边都是森然耸立的铁栅栏,灯光又暗,非常年幼的谢清呈忍不住轻声唤起了谢平。

  突然间,他听见了前面有些微的动静。

  他以为是爸爸,于是快步走过去,结果还未推门,他就在铁栏外看到了让他心脏猛地一颤的场景——

  屋内有一个纹着花臂的中年男子,谢清呈知道他,那是警局抓获的一个毒/贩。这个毒贩嘴很硬,据说是暗恋他们的女老板,所以审了很多天了,男人就是不肯泄露出他们团伙的信息。

  而此时此刻,或许是因为千禧年盛会的原因,审讯犯人的规矩没有按规章执行,照理说询问犯人都该是两人一组的,可当时囚室内却非常不合规矩的,只有李芸一个实习生守着。

  透过冰冷的栅栏,谢清呈看到囚犯的脸上被蒙了一层惨白的东西,仔细一看,似乎是办公室内随处可见的卫生抽纸。抽纸被打湿了,紧紧贴在毒贩的脸上,窒得他透不过气来,也

  看不清任何东西,而李芸呢?

  这个当时才只有二十出头的实习生——正捧着一缸搪瓷杯,雪白的手指优雅弱质地衬在杯耳上,嘴唇轻启,热气吹散,李芸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热茶,低下头,眼珠盯着那张覆在囚犯脸上的湿纸细看。

  囚犯的腿在不断痉挛蹬踢,一抽一抽地,犹如濒死的鱼。

  李芸轻声道:“大哥,这水都快干了,你到底说不说啊?”

  茶杯悬至男人脸颊边,故意用杯身轻碰男人的脸。

  记

  “你要是不说,我是不介意再请你喝点茶的,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命消受得起?”

  “你这是在逼供!你逼供!”毒贩歇斯底里地叫着,“我……我要举报你违法!我要申诉!你们……你们领导呢?叫你们领导来……啊!!”

  话未说完,温热的茶汤已经泼到了他面上,将那纸巾再一次打得透湿。

  李芸犹嫌不够,往他脸上又覆了几张湿巾,毒贩的呼吸变得更困难了,呼出来的气无法顶开湿纸,连声音都透不出来。他歇斯底里地挣扎着,手铐脚镣挣得哗啦作响,却无济于事。

  李芸靠近了他,在他耳边冷淡道:“违法?你一个贩毒的,你和我说违法?”

  他的手抬起来,抚过毒贩的喉咙。

  “我也还不算警察,你不用拿举报来恫吓我。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个情况,这里的监控录像坏了,修好要过很多天,你猜我做的这些事,会有谁看到?如果你窒息死在这里,又会有谁替你主张?据我所知你是无父无母无妻无子的吧,真以为会有人将你的死因刨根问底吗?”

  声音越压越低,在外面传来的烟花声和欢呼声里,显得如此诡异。

  “想清楚点,要不要把那些情报都说出来……你护着你老板,她也不知道,我看她眼里根本就没有你,为她这样死了,值不值得?”

  囚犯的挣扎越来越厉害,喉中发出的低喊也越来越凄厉。

  冷光灯打在他们身上,两人的影子被扭曲拉长,投射到铁栅栏外,落在年稚的谢清呈身上,像是一场恐怖荒诞的皮影戏,在疯狂蹈舞着。

  谢清呈睁大眼睛,脑子里一片模糊,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是了。

  他想起来了——自己那时候是感觉发了烧才去找谢平的,而这一幕给与他的精神刺激太过强烈,他眼前天旋地转,最后唯一清晰的是李芸手腕上的那个印记,他看着李芸扼着毒贩的脖子,好像随时随刻都会结束一个活人的性命。

  那私握着生杀予夺权力的手,甚至完全不像是个警校生,而像是个读书人的手,柔弱无骨。

  手腕上,有一块铜板大的朱砂痣。

  红色胎记像化作了赤色的蜘蛛,伏在李芸苍白的手腕上,攀绕在谢清呈的记忆深处……

  一晃二十年。

  此时此刻,谢清呈盯着自己面前的那个中年男人,男人的面目苍老了,已经认不出当年美貌俊秀的模样了,可是他靠着手腕上那一抹朱砂红痣,还是唤回了脑海深处关于这个人的倒影。这时候再仔细辨其眉眼,果然还是能依稀瞧出些轮廓。

  谢清呈记得自己当时是烧热又兼受了惊吓,小孩子像是被魇着了,昏了过去,醒来之后他已经在医院输液室躺着了,父

  母都在身边。

  他和父亲说了自己在囚室门外看到的景象,令他印象深刻的是,父亲当时神情古怪,虽然愤怒,但好像对李芸的所作所为并不奇怪。

  等他再长大一些,他便知道了父亲从一开始就觉得李芸这个人的品质存在问题,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慵懒安静,不争不抢,但他好几次的行为都让谢平觉得过了头,寡有人性。那种残酷令李芸能比其他同期更果决地完成任务,然而在谢平看来,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

  谢平后来告诉谢清呈,尽管没人相信李芸真的用了窒息逼供的手段,但谨慎起见,他们还是把李芸调离了当时的岗位。

  那个毒贩最终被判处了无期,一直到宣判,他都没有说出心上人的下落。李芸知道了,只是淡淡说了句:“愚不可及。”

  谢平对李芸的实习结业评价里,有一段话耐人寻味,谢平说李芸只适合在技术部,不适合到一线去,更不适合记与队友并肩作战。

  在太多次任务中,他都做的太出格了,好像也压根就没有什么在乎的东西,“达到目的”是他唯一追求的。

  这样的人没谁可以信赖,也无人能够掌控。

  谢清呈一家和李芸一直都是淡淡的,谢清呈再一次听到与他相关的消息时,已经是几年后了——李芸死了。

  令人很意外,因为按大家对李芸的了解,他的个人能力很高,又没太多团队精神,很懂得怎样明哲保身,他应该是任务中最不容易出事的那种人。可是他确实是在一次追击行动中坠入了悬崖,死在车辆爆炸的大火之中。

  人们寻查档案,发现他当时在追踪的居然是陈黎生牺牲的案子。

  他和所有人都淡,和陈黎生也淡,不过作为同期生,又是一个大学宿舍的,李芸和陈黎生的接触确实比和其他人都要更多些,而陈黎生这个人沉稳端正,待人极好,于是警局的人们认为,也许李芸是认陈黎生这个队友的,只是他不善表达。

  仅有少数人心中多少存着些疑问。

  比如谢清呈,因为他见过李芸杀人不眨眼的样子,所以心里总像有个梗,很难想象李芸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去为队友的死因追查付出性命的。不过人死为重,除了一个老刑警对李芸的死公开发表过一次质疑态度,其他人也没有再说过什么。

  直到现在——

  李芸竟又出现了。

  他为陈黎生“死”后二十年,再一次出现在了谢清呈面前,出现在曼德拉大战的岛屿之上,要他们上他的车去,说是组织的要求。

  谢清呈尽管还无法分析出一个头绪来,但他已经戒备地上前,悄无声息地攥住了贺予的手腕,将贺予往自己身后又拉了拉。

  他全神贯注地盯着李芸,目光从李芸手腕的胎记,移到那张犹有当年痕迹的脸庞上。

  “你是一直在暗处为组织效力吗。”

  李芸淡道:“二十年。”

  “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李芸说,“没有办法在这里和你细说。你如果要听的话,那就上车吧,回到舰船上,你可以慢慢去问总指挥我的情况。还是你宁愿违抗命令,执意要留在这里?”

  他说着,打量过谢清呈握着贺予手腕的手,还有谢清呈因为刚才

  挣脱了血蛊而更显得苍白的嘴唇上——他安静地等待着,等着那嘴唇给他一个答案。

  贺予尚不明所以,只知道谢清呈一定是和面前这个人认识,观察间,忽觉谢清呈握着他的手轻轻动了一下,指腹摩挲,又动一下,犹如某种暗示。

  贺予顿时不动了,他的杏目微微转了那么一转,视线悄然落到谢清呈的指尖,凝神屏息地看着谢清呈的手指在他腕上一下一下地敲击着。

  与此同时,谢清呈微微咳嗽,过了一会儿,他对李芸道:“我选择留下。”

  “为什么?”

  “难道你会丢下你的同伴吗,李警官。”

  李芸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哪怕这是总部的铁令?”

  谢清呈道:“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警察。总部的任何命令对于我而言都是无效的。”

  “……”

  “你可以去交差了,李芸。”谢清呈注视着这个男人的眼睛,“回去吧。”

  “你执意不走?”

  “不走。”

  李芸静靠在车门上,他一边观察着谢清呈的举动,尤其是谢清呈指尖轻轻敲击贺予手腕的细节动作,一边将手里的万宝路抽尽了,当烟头落地,撞出星火,他忽然仰着头大笑起来:“……谢清呈,真不愧是你。和你小男朋友的摩斯密码打的真好,你还打算装记到什么时候?!”

  “!!”

  如同图穷匕见,这句话一出,弦上之箭便陡然破空,打碎了紧绷气氛。

  几件事几乎是同时发生——

  李芸身后的吉普咆哮发动,载着陈慢直向黑暗森林方向奔去。

  谢清呈忽然抢上前去,要将车子拦下,并厉声对贺予道:“动手!!”

  下一秒,贺予忽然抬起犹沾鲜血的手,朝李芸方向狠狠一点,以血蛊之力下令:“你跪下!”

  惊变只在转瞬间。

  李芸睁大眼睛,一个踉跄往前倾倒,贺予又向那踩着油门朝着密林狼奔豕突而去的司机喝道:“停车!快停车!!”

  这一次,不知是不是距离太远的原因,吉普司机没有受到血蛊的影响,依旧冲破了谢清呈和贺予的阻拦,载着神志昏沉的陈慢疾驰而去。谢清呈脸色微变,待要去追,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幽幽的——

  “游戏玩到这里,也该差不多了。”

  谢清呈蓦地回头,竟看见李芸唇角慢慢绽开一抹薄冷的笑,然后淡漠地抬起眼来,从地上起身,拍去尘土,他并没有受到血蛊的影响!!

  李芸嘴唇启合,朝贺予和谢清呈冷道:“不好意思,被控制的样子,是我逗你们的。好久没和后辈们这么玩过了。”

  “……”

  “很遗憾吧。血蛊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作用。”

  贺予:“……你身上有澈心戒?!”

  “澈心戒?”李芸轻笑道,“不。我不需要那种东西。顺便说一句——”

  他一眼瞥过谢清呈将手背在身后的动作:“不要再对我耍任何的花样,因为你们的血液里,已流淌着最新一代的听话水成分。你们对我下令无用,我的命令却能对你们奏效。”

  贺予不相信,铁青着脸道:“不可能……!什么时候……”

  他和谢清

  呈饮食都很注意,尤其是决战之前,贺予可以确认自己从未吃过什么有被下毒嫌疑的东西。

  “哦?你不信么?”

  李芸微微一笑,那笑容里隐约还有当年瑰艳慵懒的样子,此时此刻,他仿佛又是那个囚室内像蛇一般几乎要让毒贩窒息而死的年轻貌美的实习生了。他的笑容残酷,危险,如同他家乡漫山遍野的罂/粟花骨。

  这男人并不解释,他只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没有说谎:“那么,我们不如来试试看。”

  话衔口中,蓦地一转——

  “睡吧。”

  两个字斩钉截铁,命令落下。谢清呈和贺予竟突觉脑中泛起一阵极为强烈的眩晕感,那感觉太恐怖了,就像有大量的麻药在体内扩散,夺取意识只需转瞬!

  在彻底丧失意识之前,他们听到李芸幽幽道出一段意味不明的话——

  “谢清呈,你没有抛下他的选择令我很是欣赏。只是很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得不与你们为敌……所以,这恐怕便是你们两人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

  最后一次见面?

  什么意思……怎么会中了听话水的毒……明明已经很注意了,怎么会……

  “不要……不行……别是最后一次见面……”忽然一句呢喃飘入谢清呈耳中,像涟漪一样在他心里缓缓扩散。

  谢清呈的意识已经十分模糊了,但他仍是回过头,看向发出这声呢喃的青年。

  是同样快支撑不住了的贺予。

  贺予意识已经模糊了,眼眸也显得非常涣散,但那孤独的小龙还是执意用了最后一点力气上前,想要拉住谢清呈的手:“别是最后一次见面,你才刚肯抱抱我的……哥哥……”

  可是眼前越来越沉,犹如蝴蝶入蛛网,根本无法再挣脱。

  记

  谢清呈看到他的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了一样什么东西,向自己伸过来,好像要努力用仅剩的力量递给自己,青年小声地:“哥,对不起,我又连累你……我……”

  他没有说完。

  亦或者谢清呈没有听完,就像手术开始前吸入麻药一样,到了某个节点,人的意识瞬间就消失了。

  谢清呈只记得贺予最后近乎于伤心的神色,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眼前彻底地陷入了一片黑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