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你别不要我“你真的要这样继续逼迫我……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167章 你别不要我“你真的要这样继续逼迫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7章 你别不要我“你真的要这样继续逼迫我……

  谢清呈麻木了很久,才终于识到自己原来是落了泪了。

  那感觉很陌生。

  他迟缓地想,原来他还会流泪,是吗?

  他的心脏终于被撑满了,装载消化不了的情绪涌出来,成了他并不愿落下的泪滴。

  太懦弱了。

  他想。

  太可悲了。

  他三三岁了,这个岁数的男人,为了么才会被『逼』到这个地步?他不喜欢自己身任何软弱的标签,他永远都想要做一个强悍的,可以给人以无限信任感的长辈,但就是一个晚,仅仅一个晚。

  就都毁了。

  在这一刻,他忽觉得无限疲惫,他好像走了一段很长很长的路,独自坚持了很久很久,他想要在限的时间内,把这条路的荆棘都除尽了,好让他保护着的人们,能够在他离开后踏一条坦途。

  他想教他们应该如何继续往前走下去。

  以一个可靠的兄长的姿态。

  可他却成了后辈眼中,以『色』侍人,与男孩子无耻纠缠的同『性』恋。

  成了后辈眼中,可以随玩弄,荒『淫』不堪的伪君子。

  谢清呈被贺予抱着,抬手挣开他,他平静地可怕,平静得让贺予再不敢疯狂。最后他泪痕未干地,几近麻木地说:“你放手吧,贺予。”

  “……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以为我能控制得了你的感情。是我太高估了自己。我拉你来,却与你一同下坠……我应该在知道你喜欢我的那一天,就远离你的身边。我原本以为我能让你慢慢地放下,但其实我只是让你越陷越深,给了你无谓的希望。”

  甚至让我自己也堕了进去。

  “是我太自负了。”

  “我一次一次地判断错误,一次一次地伤害到了你。落到这个地步,也是我自己活该。”

  贺予摇着头,早已是泣不成声。

  谢清呈缓转动眼珠,把目光落在了他脸庞,只是眸中依么焦点。

  “……你好像和我在一起之后,总是伤心大过高兴,以前你几乎从来不哭,现在却总是在我面前掉泪。”

  贺予用力把泪擦了,喑哑道:“不是的,谢哥。我……我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高兴,我……”

  “那你现在这样,还会高兴吗?”

  “……”

  “我们总要面对这一天的,贺予。”谢清呈的声音像是一潭死水,任何波澜,“你好好想一想吧,我是个离了婚的,大了你三岁的男人,我从来不是个同『性』恋。我是……”

  他顿了一下,后咬着后槽牙,才艰难地把这个从前连他自己都羞辱承认的话说出口。

  “我是因为被你灌了『药』酒,昏了头才和你发生了那次系,后慢慢地变成了今天这样。你还记得吗?”

  贺予犹如被狠狠掴了一掌,顿时么话也接不去。

  “你觉得我会接受你吗?”

  谢清呈说着,那么木,那么冰冷,又那么破碎地,把自己心脏的碎片,一点一点地,带着血地,挖出来,一片一片地呈现在了贺予面前。

  “你也知道的,我和你在会所过了那一晚之后,我不停地在做噩梦,我每一天醒来我都觉得无比地恶心,我是个男人……贺予,我他妈是个男人!我当时把你送进去是我拉不下我这张脸,我不是同『性』恋。”

  贺予猩红着眸,眼眶却是湿润的:“那你以为我是吗?”

  “……”

  “你以为我是吗,谢哥?”

  他抱着他,不住地这样问他。

  “你以为我是吗……”

  那声音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卑弱。

  谢清呈不想再听下去了。

  他之前从未想过要与贺予再翻空夜的旧账,那些他受过的伤,他从来都很自尊地捂着,不让贺予看到他的疤和血。

  而现在他必须得赶他走了。

  尽管经历了那么多生死之后,他早已不再想去记恨贺予当初因一杯酒倒错,而最终铸下的过错,可他也不得不那些伤口都暴『露』给他看,迫他离开。

  “你吗?……你是。”最终,谢清呈慢慢地撑起身子,坐起来,他把贺予推开了,用那只几乎使不么力的手。

  他红着眼眸,自己的衣衫整理好,仿佛也在同时,整理好了今夜自己的狼狈不堪,兵荒马『乱』。

  他深呼吸了一次,用最冷静,也最决绝的声音对他说:“从前你是不是我不知道,但现在你就是同『性』恋,而我依不是。”

  “我想着的,是我们都是男的。两个男人之间就是哪怕睡了,也感情系……你要问我为么和你床——那么我回答你——我后来就是抱着这样自暴自弃的心理在麻痹自己,和你一错再错。是我他妈的昏了头,不是喜欢你。你明白了吗?”

  这些他之前说过的话,这些他后来也打算再说的话,此刻全说出来了,犹如当胸一脚狠踹在少年的心口。

  谢清呈说完了,自己眼睛也因为情绪激动些泛红,他起身,胸膛起伏着,目光下睨,盯着那个僵坐着的男生。

  他识到了,若是他为了怕贺予发病,一味说着那些并不伤人的话,甚至责怪自己,那么贺予是永远不会甘休的。

  他最后沙哑地说:“现在我决定结束了。翻篇吧。翻篇会不会?还要我手把手教你吗?”

  贺予恸声道:“哥……”

  “……”

  “我翻不了页了……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知道我们从前很多不好的回忆……可你能不能告诉我……么办法我们还能重来过……么办法……”

  谢清呈的神情那么狠,眼尾却仍未干的湿润,他定定地看了贺予一会儿,说:“……。”

  “了,贺予。我不需要你的补偿也不需要你再道歉。我和你说会所那件事,不为任何东西,只为提醒你想起来我根本不可能爱一个男人。你要是真的对那段过往感到愧疚,我只求你一件事。”

  “……”

  “从今往后,请你管好你自己,不要自伤,不要伤人,尽力地,好好地,活下去,做个好人。后,请你——离我越远越好。”

  他停了一下。

  “这是你能给我的,最大的善待。”

  “……”

  “你自己静一会儿吧。”

  “……哥……”

  “我走了。”

  这间宿舍,他是一点儿也不想再留着了,他太难受了,他需要回到一个可以被称为“家”的地方蜷起来疗伤。

  尽管他早已父母了,妹妹也离家而去。

  但他还是在陌雨巷一个小小的房子,那是他最后可以安身,可以躲起来宽慰自己的地方。

  他说完,就推门走了出去。

  “谢哥……谢哥!”

  贺予如梦初醒,踉踉跄跄地追来,想要抓住他的手。

  可是谢清呈在走道回头望着他,他说:“你真的要这样继续『逼』迫我,也『逼』迫你自己吗?”

  “……”

  “我说了我们总这一天的,贺予。”

  “你应该放下了。”

  月光斜照,他在走道一边,贺予在另一边,一点月『色』从侧开的窗栅洒进来。

  谢清呈凝视了贺予一会儿,日渐模糊的视力,让他借着月光也无法贺予此刻的表情看清。他转身,离开了。

  他离开时的目光是那样的厌倦,那样的疲怠,以至于成了长满荆棘的铁锁,生生勒入贺予的血肉,束缚他的全身。

  这一次贺予,再追来。

  只是他走到楼梯口时,贺予喊了一句:“谢清呈。”

  声音竟似带着鲜血,困顿而哽咽,像是发了疯之后自己也茫不知所措的狼犬发出的哀嗥。

  谢清呈闭了闭眼睛,回头,走下台阶时,贺予又喊了一声:“谢清呈!”

  声音比之前响了一些,更绝望了点,像是想要让他回头,哪怕只停一下脚步也好。

  谢清呈似乎人比冰冷,心比铁硬,他还是连停顿也给他半分。

  谢清呈最终消失在了转角,空寂的走道后,隐隐约约的,传来了最后一声:“谢清呈……”

  或许是距离远了,听去,这一声沉得可怖,像是极力挣扎后还被杀戮的人,热血流尽,又成了鬼,怀着恨,怀着伤,幽幽地从死尸身浮起来。

  谢清呈封止住自己的心,像是一尊无魂的偶,头也不回地,彻底离开了这一条漫长空『荡』的楼道走廊。

  他远去了。

  贺予低着头,慢慢地蜷下来,像是被么钝器刺伤了,他压着哽咽,抱着自己,跌坐在脏兮兮的门阶……

  胸口又一次疼得厉害。

  是真的疼,他从感觉过的那疼。

  他抬眼,望着谢清呈离去的方向,仿佛连瞳仁都是红的。

  “谢清呈……”

  他发着抖,自我拥抱着,失神地喃喃……

  他太难受了,监测带完全飙红,他急需吃『药』……他要吃『药』……他不能让他看不起……『药』呢……『药』呢……!

  他冲进谢清呈的宿舍内,撕心裂肺地哀嚎着,他一面要克制自己,一面又快要被强烈的情绪『逼』疯。他去倒水……他服下这些天一直随身携带的『药』……

  贺予太崩溃了,他甚至注到,在他不曾看到的廊柱后面,一个人一直站着,神情似乎比他还麻木痛苦——

  是陈慢。

  陈慢并走。

  他因担心谢清呈,其实一直离开,而是躲在了宿舍外的走廊柱子后面。于是他看到了他们之间那样强烈的纠葛,听见了谢清呈和贺予之间的全部对话。

  陈慢手脚冰凉地站在那,仿佛灵魂都从身体被攫走抽空了。

  陈慢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手……

  明明是他先遇到的。

  可他却因为他的纯善,温和,隐忍……都错过了……都错过了!!

  他仰起头,不甘和痛苦烧熔了他的心,他的眼中——已是血红一片。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