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狗妹夫谢清呈森然道:“……给你妈……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161章 狗妹夫谢清呈森然道:“……给你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1章 狗妹夫谢清呈森然道:“……给你妈……

  谢雪大惊失『色』,没想到她哥找她居然想说的是这种情。

  “这……我……我没想……”

  “你今年二十五了,不了。”谢清呈道,“我给你做了打算,你今年找对象,需要一段间的接触和了解,二十六七岁的候,差不多也就可以结婚了。这间刚,如谈的不满意,我们也可以慢慢再换,不耽搁到三十多。”

  他仔细计算过,谢雪如两年后结婚,三年或许就该有孩子了,那自己可以帮她一些忙,当妈妈的在孩子出生头两年累,以前周木英生谢雪的候就是这样。

  两年照顾下来,自己的间也就不多了,那候走,孩子也不对自己这舅舅有什么印象,而谢雪因为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生命的陪伴,那种失去亲人的悲伤终究是可以被慢慢抚平的。

  如一切照这轨迹来,实在是再不过。

  谢清呈说:“一男孩子是水利设计院的工程师,高在176cm,『性』格——”

  他没说完呢,谢雪就忙摆手打断了他:“哥,真的不用,我,我不喜欢。”

  谢清呈:“是高不满意吗?那伙子我见过,『性』格很,长得也阳光,你见一见也没,就当交朋友。”

  “不用,真不用!”

  “那有一高的,188cm,不过是医生,和我以前一样,工作很忙,需要值夜班,所以我觉得……”

  “我也不喜欢!”

  谢清呈顿住了,微抬眉『毛』看着她:“那你想找什么样的?”

  谢雪僵了一儿,说:“我……我就不喜欢相亲,我不要相亲。”

  谢清呈叹了口气:“我没有一定要催你结婚的意思,但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这年纪,应该和人多接触接触。相亲虽然不那么浪漫,却是非常有效的认识对象的方式。……这样吧,你要实在对我给你物『色』的都没有兴趣,那你告诉我你的想法,我再重新想办法帮你看看。”

  “……”谢雪脸都涨红了,她实在不敢和她哥说卫冬恒的儿。

  不是她怂,是卫冬恒那货,实在太挑战她哥的底线了。

  她哥最讨厌男孩子干的几件:染发,烫头,打耳洞,穿铆钉亮片衣服,逃学炸街……

  卫冬恒全干过。

  而且他是沪大的学生。

  虽然谢雪不教他们班,这也不能算师生恋,但谢清呈的思想有多刻板?在他看来那肯定就是『乱』搞,不像话。

  谢雪都担心她如敢说:“哥,我在和卫冬恒谈恋爱,我们都已经谈到了要结婚的步了。”,那么谢清呈挽袖子,把卫冬恒的头都拧下来。

  谢雪最后只得道:“哥,你不要担心我的感情问题啦,我的,我自己解决的。你、你有这间关心我,你不如自己再去找一找新嫂子……”

  谢清呈沉了脸,一拍桌子:“大人的你少管。”

  “……”谢雪声,“孩的你也少管……”

  谢清呈盯着她,正要再严厉训斥她几句,忽然胸口一窒,又忍不住重重咳嗽来。

  他这一咳,威严戾气就散了,蹙着的眉宇间尽是恹恹的味道。

  谢雪见他咳得厉害,连桃花眸里都泛上了些病态的红,不由急了,绕过去拍拍他的背,给他递水:“哥,你最近怎么老这样?要不要紧?去医院检查过吗?”

  “咳……没。”

  “你担心我呢。我只担心你。要是我结婚了,你生病谁来照顾你?”谢雪半真半嗔,“你看你,又抽烟,又熬夜,像间不够花似的……说真的,我是真想哥哥你能给我重新找嫂子,用不着多看,能照顾你,能真的关心你爱护你,那就足够了。这样我也能放心。”

  谢清呈闭着眼,摇了摇头。

  谢雪:“啦,你要真的不愿意找,那我就陪着你嘛,你让我在你边多陪你两年不吗?就这么急着把我嫁出去。”

  她说着,背后环住谢清呈的肩,猫似的蹭了蹭她的兄长。

  “哥哥,替我着急了。我答应你,我照顾自己的,吗?”

  谢雪既然都这么说了,谢清呈也没法儿再催她,最后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让她自己忙去。

  谢雪不敢再留,借故说学校里有点急要处理,赶紧跑了。

  这是孩子养大了,想管也管不住了。

  谢清呈心里泛愁,却也无计可施,他平素雷厉风行,可真要遇上自己在乎的人,终究是束手无策的。

  于是他想了想措辞,打了几电话,怀着歉意,一一把前联系的那几伙儿给回了,然后自己也准备返校去。

  可就在他整理东西的候,他忽然发现谢雪跑得急,居然把包都给落下了,那粉『色』猫咪的包包挂在墙边。

  “……我怎么信你能照顾自己,他妈的出门和三岁一样,连包都能忘。”谢清呈咳嗽着,把谢雪的包摘下了,打了车,往沪大教工宿舍去。

  叮铃铃——!

  车开一半,谢雪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自当了老师后,工作上得和学生联系的方多,为了把工作和生活开来一些,她搞了两台手机,平带在上的是生活里用的手机,包里放着的是备用机。

  谢清呈把备用机拿出来,原本是嫌烦,想把通话给划掉的。

  结一看来电显示人,谢清呈怔住了。

  ——

  来电:宝贝。

  “……”谢清呈和大部养女儿的家长一样,对于这种非常可疑的电话,是留意的。他扬眉,迟疑片刻,最终是点了绿键,接通了“宝贝”的电话。

  他没吭声。

  “宝贝”说话了。

  “喂?谢雪,我打你另外一手机,你怎么不接?你是不是又静音了?你不要每次回家见你哥都静音不,搞得咱俩有多不道德似的。”

  手机里传来的是一声线清朗,语调不羁的年轻男人的声音。

  这“宝贝”明显是快嘴急『性』子,一接通就叨叨叨的说不停。

  谢清呈的脸『色』沉了下来,隐隐有着不的预感。

  他拿着手机,架着二郎腿,靠在出租车后座,寒着脸听手机里那傻『逼』在浑不察觉大放厥词。

  “你说你哥也真是的,都21世纪了,搞姐弟恋怎么了?你上次探他口风,他那么不乐意……唉,算了不说这了,你在哪儿?我来接你吧?”

  谢清呈依旧不答,那金刚钻石纯傻『逼』就在那儿继续嘚儿巴。

  “你看今天这么晚,你就回宿舍了,上我公寓里住呗,对了,我跟你说,前天咱俩在网上买的情趣用品到了,你今天回来可以试一下……”

  “……”

  话到这里,大哥的脸已经不是沉了,他的脸『色』根本就已经不是人间的词汇可以形容的了。

  他都听到了什么?

  ……

  这都什么和什么?

  这他妈——谁啊??哪家的畜生王八羔子?!!

  买了什么用品?

  谢清呈心都在颤了,眼前阵阵发黑,攥着手机的指节则捏得直泛白,发出咔咔的脆响,他现在就像一发现了孩子不但考试不及格,在考卷上仿冒自己签名,并且花言巧语意图蒙混过关的年轻的爹,恨不得把谢雪叫过来一脚踹上拿了戒鞭就打。

  ……这他妈也太荒谬了!!

  谢清呈靠在后座上,压抑住又想咳嗽的冲动,铁青着脸,咬着后槽牙冷静了一儿,抬手扶额,是没吭声。

  渐渐,手机那头的那傻『逼』也觉得不对劲了。

  “?”

  卫冬恒开始喊:“喂?谢雪?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喂?是不是出什么了?……喂?谢雪,你不要吓我,你说话啊?”

  良久后,谢清呈终于开口了。

  嗓音简直比严冬更冷酷,能把卫冬恒听到肝颤。

  “——你他妈是哪家的兔崽子。”谢清呈声『色』俱厉,每字都像是贝齿间咬碎了啐出来的,“……满口污言秽语,搁我这儿找死!”

  卫冬恒没反应过来:“咦?你谁啊你?我找谢雪,又不是找你!你把电话给她。”

  谢清呈森然道:“……给你妈,我是她哥!”

  卫冬恒:“???”

  卫冬恒:“!!!”

  卫冬恒:“……”

  嘟嘟嘟……

  电话迅速挂了。

  谢清呈怒骂一声,直接把手机摔了!

  他立刻给谢雪拨号,谢雪没接,谢清呈又骂骂咧咧拿自己的手机对着那“宝贝”的号码打了过去,“宝贝”也没接。

  气得昏了头的大哥干脆拨了郑敬风的电话。

  “你去把这兔崽子份证信息拉出来告诉我!”

  郑敬风听完前因后倒是哈哈大笑,安抚谢清呈:“谢啊,要我说,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妹妹谈恋爱,这都是正常的嘛,你不要干涉过多。”

  “正常什么?”谢清呈在出租车上不方便多说,黑着脸道,“……她和人做那种不要脸的情!她一姑娘!”

  “什么不要脸啊!2022年了,交往的候有『性』行为很正常,谢清呈,你清醒一点,你思想也要开明点,这儿你得和你妹妹说,让她做安全措施才是最重要的。”老郑语重心长道。

  谢清呈气得都快车上跳来了:“我开明什么?敢情不是你女儿!”

  “哎呀,我就是把雪当自己干女儿来看的……”郑敬风是乐呵呵的,“这是啊,有激情,年轻就是……”

  谢清呈骂了一句你妈的就挂了电话。

  转头打给陈慢。

  陈慢:“啊?查这号码的份证信息?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不合规矩,哥,你是有什么急吗?”

  谢清呈想了想,陈慢和郑敬风毕竟是不一样的,他可以和郑敬风骂谢雪谈恋爱的,但和陈慢说就不合适了。

  于是最后也编不出合适的理由来,是挂了电话。

  他把联系人移到了贺予的号码上。

  他知道如打给贺予,贺予不问任何原因,一定就能把他想要知道的告诉他。

  但……

  谢清呈烦得把手机往旁边一扔——

  是算了。

  司机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很聪明问了句:“大哥,你家妹妹交男朋友,你不喜欢,是吧?”

  谢清呈抬手『摸』烟盒:“……她太不像话!”

  “哈哈,要我看啊,你也太紧张了。这种情我拉客的候见着多了,家长越反对,孩子越如胶似漆,家长不管,哎,那情反而就吹了。再说了,你也可以想一想你年轻的候嘛。”司机很将心比心,“谁都有热血青春的那段岁月,谈恋爱用了真心,做一些……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关键是得让你家女孩子学自我保护。”

  谢清呈都不想再说话了。

  热血青春……他当年再热血青春,也没干过这么离谱的情!

  他和李若秋谈对象的候,他也就牵过她的手,连接吻都没有主动的,夫妻实质『性』行为更是到了新婚夜当天才发生。

  他当然有立场可以觉得谢雪这样做很——

  想到一半,眼前忽然浮现了贺予的脸。

  似乎有另一声音在嘲笑他,是啊,你和李若秋是没做过什么婚前『性』行为,但你和那贺予怎么说?

  贺予的毕业证都没盖戳呢,你就和人家男学生胡来,在新婚的床上,在『露』天停车场,在人家家里,在学校洗手间,学校试衣间干那种。

  你自己想想,你有什么颜面教训你妹妹?

  谢清呈顿觉无比颓丧,扶着额,又是心焦,又是心累,甚至都气得有些委屈了。他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谢雪连这么重要的都要瞒着他!

  他红着眼,遮着额,由着司机在那儿一边开车,一边给他当知心大哥。

  这,他的手机又响了。

  一看——

  就是“宝贝”那号码打来的。

  谢清呈气得手抖,心想这“宝贝”倒有点勇气,居然敢打给他。

  “喂。”语气比前更森冷,带着些哑。

  宝贝说话了:“……谢教授。”

  “你他妈有话直说。”谢清呈每字都像锯下来。

  宝贝道:“您、您千万不要去责骂谢雪,我把情都和您说了吧。”

  “我骂她关你什么?你他妈哪位?”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儿。

  宝贝摊牌了,明显可以听出他的不安,卫少的名声烂到他自报家门都觉得羞耻:“教授……您……您……我……我是卫冬恒。”

  “…………”谢清呈差点没直接气昏过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