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尘埃落定结果他学成才了,却勾了贺总……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148章 尘埃落定结果他学成才了,却勾了贺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8章 尘埃落定结果他学成才了,却勾了贺总……

  这场公路爆炸案在接下去的整整半个月,都一直是居民议论的中心——

  “红衣女郎卧底多年,只为报恩复仇。”

  “揭秘志隆娱乐黑暗相。”

  “速爆炸,证死亡,幕后黑手究竟何?”

  诸如此类的标题亦是在各大网媒纸媒占据了最抓眼的位置。

  大家发现,这宗公路爆炸案,和当年意大利黑手党袭击大法官falcone的手法很像。

  蒋丽萍及随行警员12死亡,另有8重伤,保险箱不翼而飞。

  这惊变对很多而言,无疑都是非常巨大的打击。

  蒋丽萍虽然在被抓捕的过程中交代了一些情,解决了一些谜团,但毕竟时间太短了,很多更重要的内容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就命丧了黄泉。巨大的爆炸直接将扬灰挫骨,几乎什么都没能留下。

  沪州在发后的半个月内一直都陷在了绵绵阴雨里,焦头烂额的警察们情绪因此愈发低落——

  线死亡,道路爆炸,证物不翼而飞,更令哀伤的是那些在爆炸中瞬间消失的生命。

  致哀,吊唁,安抚,告,名,公开记者会……

  警局的气氛比天空更为阴沉。

  他们尽抢救着伤员,抢救着蒋丽萍留下的那些线索——在他们和非常宝贵的简短对中,警方得知了这个犯罪组织的头目叫做段闻。

  但段闻恐怕不是他的名,而且这和那些黑手党老大,缅甸毒枭一样,都是早就受到了警方怀疑,却始终无法落实证据将拘捕的棘手物。

  抓捕一个黑组织大佬并不是那么容易,凭着几句证词,几个证,一些间接证据就能实现的,甚至搞不好还会被反咬一口。尤其这个段闻还不是本国国籍,不常在境内停留。

  和当年意大利falcone死后,即将取得重大突破的黑手党抓捕归审案迅速陷入了无限延期一样。

  这一次公路爆炸后,大量线索中断那个消失的保险箱。调查虽有方向,却陷到了胶着的泥泞中去了。

  大家对此都觉万分沮丧,令意外的是,谢清呈倒是反应最冷淡的一个。

  他非常冷静,甚至可说是习惯了。

  对父母的死因,他等待了十九年,一次一次怀有希望,可希望又一次一次在他面破裂。

  在黎明照到身上,他不会怀有太大的期待,因此就没有什么强烈的失落感。

  更何况,他没什么时间感到沮丧,在志隆娱乐,蒋丽萍给了他们新rn-13的样品。有了样品,他们就可给谢雪,陈慢和相关受害配『药』了。

  这些摄入新『药』的剂量都不多,经过治疗都能达到痊愈的效。谢清呈需盯着解『药』的研发,得经常去实验室,几乎没有自由时间。

  但致哀日那天,他还是抽了空,去墓地献花。

  向牺牲的警察敬献了花束后,谢清呈又往了另一个墓园。那是属平民百姓的墓园。

  蒋丽萍的墓就落在了那里。

  谢清呈是自己一个来致哀的,他不想与太多接触。没想到来了墓园后,他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老郑……”

  “……哦,小谢啊。”郑敬风站在墓碑,回头见到了他,叹息着点了点头。

  谢清呈走到他身边:“来你的线?”

  “是啊。”尽管不想让自己显什么软心肠来,郑敬风脸上的皱纹里仍藏不住哀伤和惋惜情,“我一直都没想到……是……”

  松柏苍翠,随风如涛。

  “在广电塔案,这个我从未见过面的线给我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消息,因为的情报,这些年我们至少避免了十几起可能会现严重员死亡的件。”郑敬风陷入了回忆,闭目长叹,“没想到是啊……”

  谢清呈静了片刻,说:“和我们说过市局最大的那个保护伞。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后再调查这些案子时,要注意着他,我们手里没有证据。目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落叶飘下来,栖在石阶。

  谢清呈:“这是你的线,最后给你的情报。”

  郑敬风神情凄凉。

  谢清呈:“老郑,保护好自己。让他发现你知道这些情。”

  他说完,回头凝望着墓碑上的字——

  蒋丽萍的碑上如今写着的名字:

  孙苹。

  而在的墓旁,是江兰佩的新冢,江兰佩在被非法关押二十年,死亡整整一年后,终因为学生孙苹说了当年的相,才获得了自己的身份。的墓如同孙苹的墓,都琢刻上了那个不再属黑暗的名:

  “金秀荷墓”

  郑敬风:“给我留信时,署名一直都是jlp,但是最后一次……就是梦幻岛你们到的那次,的署名变成了江。兰。佩。我们那时候为是某暗示,谁知道……唉……”

  谢清呈沉默许久:“……想活成老师的样子。”

  老郑很嗟叹:“那你说,算是活成金秀荷的样子了吗?”

  谢清呈没有答。

  他想起了在志隆娱乐公司的那一天,蒋丽萍告诉他们,就是线,并且说了梦幻岛上笔记本的留言署名。

  那时候情况很紧急,不假思索下,还是报了自己一直习为常的jlp,而不是唯一一次署名的“江兰佩”。

  因为这个原因,差点被贺予误会成想害他们,但不肯解释缘由。现在想来,许在蒋丽萍心里,江兰佩……就是金秀荷,是永远善良干净的。

  而身上都是血,杀了王剑慷后,就再没想用江兰佩的化名落款自居。

  “又或者……算是活成了是金秀荷期待的样子了吗?”老郑还在喃喃地问。

  远处松木和柏木沙沙作响。

  风吹过,带走了老郑的叹息。

  谢清呈一直没有回答老郑的,许这个问题除了墓地里的,谁回答不了。

  他就那么安静地,又了一会们的长眠地,最后『摸』一盒他随身带着的万宝路,还有一盒他特意买的女烟,放在了孙苹和金秀荷的墓碑。

  “想抽哪个都可,二位辛苦了,不必再忍受。……安息。”

  他说着,闭了目,对这两位女『性』的墓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转身,离去了。

  谢清呈待不是没有恻隐心,只是他必须非常冷酷冷静,对他而言,所有的软弱,悲哀,遗憾,都是在内耗着他自己,辜负着时间。

  他必须走了。

  因为这次故涉及到了陈慢,王政委那边,谢清呈不得不想一些说法来掩藏生物实验的相,并且还反复恳请王政委设法将这件保密件的方式来处理,尽量减少知情数。

  他并非不信任王政委,而是这实验毕竟关乎细胞再生,完全了解的越少越好,否则保不齐会有更多的动上歪心思。

  而且一旦把实情全部告诉王政委,那么贺予好,自己罢,还有秦慈岩……所有已经卷入这场实验中的活死都会面临极大的风险。

  精神病尚且被社会划为异端,何况是他们这些类似科幻电影中的特殊能实验体?

  后不堪设想。

  是谢清呈只说陈慢被注『射』了一特殊『药』,对任何不知情,包括陈慢本身都没有讲述『药』物的功效和发明原委。反他们一时半会肯定调查不清楚,rn-13的根系太粗了,生长了二十多年,很多当都已经死了,哪怕王政委亲自去查,是很难迅速有什么结的。

  对王家而言,他们要的交代,其实就是他们的外孙陈慢安然无恙,谢清呈只要尽快把解『药』盯督来,给他们这个交代即可。

  “谢教授,来了?”

  美育病院内,接待护士和谢清呈打招呼。

  护士很热情:“今天是要望谢雪吗?还是先陈先生……”

  谢清呈:“没空,都不。”

  护士:“……”

  “那您是要去……”

  “实验室。”

  护士心道:多无情一大哥,那俩可都是天天想着要见他呢。

  谢清呈是因为这个原因,并不想与谢雪或陈慢多见面。

  陈慢就不用说了,谢雪自从醒来后了新闻,知道自己哥哥居然遇到了那样可怕的危险,就一见谢清呈就哭,就抱,就拽着不让他走。

  谢清呈好容易这几天将安抚得平静些了,实在不想再应付妹妹的情绪,是选择避而不见。

  他被护士带去了员工通道,径直刷卡,上了顶楼。

  院长在实验室帮盯进度。

  见了谢清呈从电梯里来,院长瞪大了眼睛:“……谢教授?你又来干什么?你都这样了,你还来?”

  “……”谢清呈没想到院长会在,给老家抓了个着,很有些尴尬,“我没什么,才过来。”

  院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谢清呈在公路爆炸案尘埃落定后,终觉得身体实在撑不住,来美育做了一次简单的检查。

  那个检查结他和谢清呈本都知道,根本就不容乐观。

  他作为秦慈岩的旧友,自然希望谢清呈能够多多珍重,但谢清呈想的似乎与他完全相反,他几乎是已经自暴自弃了,根本懒得去管自己现在的情况如何。

  院长把他拉到一边,几次想组织语言,但都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最后只道:“你早点回去吧。”

  “我今天没。”

  院长坚持道:“你回去吧。”

  又道:“谢雪他们的『药』是我可帮你盯的,你不要在这件上再浪费更多精。”

  见谢清呈想说什么,他立刻补上了一句:“你想想秦容悲的情况。”

  “……”

  “你想想你如撑不住,该怎么办。”

  谢清呈目光微动。

  院长知道自己这张牌打成功了,他拍了拍他的肩:“回去吧。好好注意你自己的身体,过一阵子你还需要抽时间过来细检,你脏器的功能到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谢清呈闻言垂睫:“……”

  院长:“去吧。”

  谢清呈只得暗骂一,离开了美育私病院,在回去的路上,他忍不住轻轻咳嗽着,眼又一阵阵地犯晕。

  院长说的没错,他最近实在是损耗太过了……

  可是他又能他妈的怎么办?

  他倒是想停下来休息,想像普通一样不必担忧时间不够用,最好还能招两个助理和他一起把情给做了——他能吗?

  他根本就无选择。

  谢清呈喘了口气,把车停在一边,下去便利店买了杯水,把车上备着的『药』吃了,然后靠着缓了一会,等着体慢慢地恢复。

  而这时,他车载音响响了。

  联系:小鬼。

  谢清呈把自己的咳嗽压下去,接通了贺予的电。

  “喂。”

  贺予已经回校了,他的请假时长严重超标,辅导员委婉地表示,如你这学期再有长时间的告假,那么就算期末考试成绩再优异,日常分还是拿不到,不但耽误下一次学生会『主席』的评选,甚至可能会有科目需要重修。

  贺予很谦和有礼地向辅导员道了歉,保证自己今后不会再请长假,最后把辅导员哄的满脸飞红小鹿『乱』撞,反而觉得是自己对孩子太严格,匆匆叮嘱了几句就跑了。

  回校是风波结束后再好不过的,可避免父母的过分盘诘。

  而且还能经常跑去隔壁学校见谢清呈。

  贺予明显觉得,经历了地下室火海那件后,谢清呈对他的态度似乎缓和了很多。

  虽然眉目间还是很淡,讲简单,但他觉得至少谢清呈不会再刻意避着他了。

  贺予有时讨了乖,便得寸进尺,下课后跑去谢清呈的教工宿舍蹭饭,顺便再一起谈谈案子什么的。

  今天不例外。

  “谢哥,你在哪呢?”

  谢清呈不答,问:“怎么了。”

  “我来找你,你宿舍没。”

  “我有要忙,你回你自己宿舍去。”

  贺予顿了一下:“可我没拿钥匙啊。那么晚了,我室友都睡了,不好打扰他们。”

  “……”谢清呈叹了口气,“那你等我一会吧。大概半小时。”

  贺予这才满意地挂了电。

  谢清呈疲惫地往椅背上一靠,手夹额,旁边车流的光照透过窗户掠进来,照过他线条伶仃冷硬的下颏。

  他在这身体虚弱的时刻,不免想起了志隆总部地下室里,他与贺予发生的那一段对,想起当时自己的心情,贺予的眼睛,及那一个没有经过太多思考,或许连他自己不太能明白的吻……

  他闭上眼睛,胸口窒闷。

  他觉得那一吻,自己是的错了。

  可明知是错,当时又为什么要这样去做?

  那是一……怎样的冲动和情绪……?

  这段时间来,他不断地冷静分析他和这个男孩子的关系——如今自己已确认了贺予给他的深情并非谬误,男孩的感情是改改不掉,死不回头的。那么再和贺予这样纠缠下去,又算是什么呢……

  如再不及时止损,自己不就成了个和大学生拉扯不清,完了最后还不能负责的狗渣男了吗?

  再这样下去,说对不起贺予了,他甚至都对不起贺继威……虽然他和贺继威不算有什么深感情,但当年毕竟是贺继威给了他实践的机会,破例让他进了实验室学习。

  结他学成才了,却勾了贺总子的感情。

  而且贺予还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追求一个毫无可能的结局……那么傻那么傻地追着他……一颗心都挖来了要捧给他……他妈的,是!他知道他是很帅,但他如死了还会帅吗?几天就烧成灰了!谁喜欢灰啊?贺予就他妈是个绝世傻子!

  谢清呈越想越觉得烦,他系上安全带,转过头,遥望向身后还能到的美育私病院的大楼。

  ——

  “谢清呈,做这样的,你会痛苦难当。”

  “唉……如你执意如此,我只能帮你。”

  “你放心,这是我们间的秘密,我不会让第三个知道。”

  他着美育私病院大楼上的镏金大字,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过去院长对他说过的那些。

  谢清呈闭上眼睛,剑眉微颦,轻轻咳嗽,不知是在风里还是在喉间,他闻到了些许血腥味。

  那腥甜的味道很隐秘,只有谢清呈本知道。

  就像他始终没有告知贺予的那个隐藏在美育多年的相一样。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