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击杀子弹穿过膛口直直射向蒋丽萍的背……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144章 击杀子弹穿过膛口直直射向蒋丽萍的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4章 击杀子弹穿过膛口直直射向蒋丽萍的背……

  ih8803航班上。

  蒋丽萍看窗的云,飞机正在平稳地运行,跨越江河湖海,朝另一国度飞去。

  她能感觉到她身边的男人已经放松了下来,他问空乘要了一杯热咖啡,瘫倒在座位上,慢慢地呷饮,好像要把这些来受到的惊吓吞咽消化下去。

  那只保险箱还搁在他的膝上,但黄志龙的手总算是松开些了,不把箱子攥得那么紧。

  蒋丽萍不动声『色』地把热『毛』巾递给他:“黄总,擦一擦汗吧。”

  黄志龙边擦边叹:“还好带了些话水……总归后是让机场的安检和验票暂时了我的吩咐。要不然这假护照的事儿就揭不过了……真险。”

  不过他转眼又『露』出了些痛快的神情。

  “这他妈的不还是被我金蝉脱壳了吗?一群废物脓包!还有段闻,真他妈的不够意思,老子了给他办事,沾了一身的脏,他倒好,眼见兜不住我了,恨不得就装不认识。”

  蒋丽萍:“咱们也不敢和他接触啊。要是当时坐实了和段闻有关系,这事儿就更麻烦了。”

  黄志龙摆摆手,疲惫地合眼:“唉……算了,过去了。”

  他干巴巴地咂弄了好一会儿嘴。

  又喃喃:“过去了……”

  有一些人的本『性』,就是贪婪的。

  生死攸关的时候,想的是逃。

  而逃出生了,便又开始回头哀叹自己带不走的钱财基业。

  黄志龙此刻就是这一状态。

  他将自己魁梧的身躯放倒在飞机座上,初的松弛散去后,眉宇间是掩盖不住的失落。

  “我想不明的是……我他妈到底得罪了谁?”黄志龙咬后槽牙,轻声道,“要是胡毅死,事情就不会闹成后来那子……我他妈的到现在,也不知道在剧组杀了胡毅,把人泡到水箱子里的那凶手究竟是哪缺德孙子,我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厉害的人……”

  “我们得罪的人一向很。”蒋丽萍淡道,“有的人,看上去与我们是合作关系,实则不也是利益捆绑,随时会翻脸成仇?”

  她说,扬起下巴,朝黄志龙膝上搁的保险箱示意了一下。

  “比如这箱子里提到的人,说是我们积攒的朋友,某种意义上来说,黄总,他们不也是我们的仇家吗?”

  黄志龙愣了一会儿,然后把手放到了蒋丽萍的腿上,拍了拍,叹息道:“唉,还是玲珑心思啊。”

  蒋丽萍微微一笑。

  黄志龙年纪毕竟大了,折腾那么长时间,精力不够了。

  他挪动了一下屁股,暂且不想谈论这些令他两鬓要愁的话题,转而道:“等到了新西兰,一定找按摩师好好地按一按,松活了筋骨,才能好好重整旗鼓,大干他妈一场。”

  蒋丽萍的酥手搭上他的肩,给他捏了捏,说道:“啊,喜欢的就是做spa,之前广电塔的事儿闹得那么厉害,段闻在亲自督了,说连那时候在按摩,难怪把段闻气了,说拿元老架子。”

  蒋丽萍的手法也很好。

  黄志龙被按按,舒服地哼了起来。

  “那我不是年轻的时候老是坐备课,伤了腰椎嘛……不提了。”黄志龙道,“我休息一会儿。”

  蒋丽萍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睡吧,这保险箱……要不我替……”

  黄志龙:“不用。”

  他径自打断了蒋丽萍的话,竟抱那箱子,把下巴搁在箱子上,睡了起来。

  蒋丽萍眼神幽暗。

  这箱子是不能硬夺的,组织里的科学家发明的设备,一旦黄志龙照顺序按下箱侧的保险按钮,里面的东西就会被立刻粉碎。

  她看了看表。

  飞机还有一小时就要抵达新西兰了。一旦进入新西兰国境,她要做的事情就也机会了……

  其实在临上飞机前,蒋丽萍就想给贺予他们悄悄地发了航班更改信息,但是由于黄志龙一直把她盯得很紧,连她去洗手间不允许,那信息后未能发送成功。

  她了不功亏一篑,不在后一刻让非常敏锐的黄志龙觉察,只得主动放弃了与贺予他们的联系。现在,他们已经在机上了,黄志龙看上去也比之前轻松了,她觉得自己应该能有机会离开他的视线,去找空警。

  蒋丽萍这思量,试探起身。

  黄志龙却一下子睁开了眼:“去哪里。”

  “洗手间。”

  黄志龙:“还有一小时就到了,坐下吧。”

  蒋丽萍:“……”

  黄志龙见她不动,慢慢眯缝起了一双眼睛,语气从佯装出来的平和,变了不容置否的强硬。

  “丽萍,坐下。”

  箱在他手,蒋丽萍无计施,只得重新坐回了椅间。

  看来在飞机到达新加坡之前,他是不会真正放松警惕的。她只能另想他法,见机行事——总而言之,安全地拿到那箱子,才是重要的。

  同一时间。

  机长驾驶室。

  空警在与机长电路沟通之后,通过打开了的驾驶舱门,走进了舱内,低声与机长把收到的具体情况说了。

  “什么?!……好。我知道了。”机长从前是飞行员,遇事处变不惊,在极短暂的愕然之后,神情重归于凝肃。

  “飞机即刻返航。”

  黄志龙被吵醒之后,就什么睡意了。

  他在等飞机的降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广播里传来声音:“尊敬的各位旅客们好,飞机将于半小时后降落奥克兰机场,洗手间将会提前关闭,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不要随意离开座位,如需帮助请呼机组工作人员,感谢您的配合。”

  黄志龙重重地舒了气。

  他很快就要抵达了……

  什么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法网是拘束普通百姓的,他只要足够有钱有势,背一身人命,也以法逍遥!

  在他这想的时候,沪州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和负责拘捕行动的警察,已经做好了准备,严阵以待。

  了不引起黄志龙的怀疑,好让乘客及时疏散,他们返航的位置设置在停机坪空旷的地方,并在周围泊上国航空公司的飞机。警队的人正在仔细检查周围的简体中文广告和标语遮掩,避免让黄志龙一时间认出来这不是奥克兰机场,而是沪州机场。

  这的改造在停机坪其实不难,各国停飞机的地方差不一,何况他们已经锁定了黄志龙的座位,知道他的位置是在机舱偏后,也就是说,当黄志龙从里面出来时,大数乘客已经通过连接舱离开了。他们只需要等待黄志龙走过一小段路,黄志龙甚至有太机会以打量建筑物,警方就以完成后的疏散,然后对他下手。

  “这里放几张文报纸,我去,赶紧把他妈的沪州早报给我撤掉!”

  “机场信号屏蔽器通通打开!别让嫌犯收到什么中国移动欢迎您之类的消息!快一点!”

  地勤人员正在进行扫尾工作。

  警队队长接到了消息通知:“队长,ih8803已经开始降落,将在十五分钟内陆。”

  队长捏对讲机,按下绿『色』的通话按钮。

  “嫌疑人即将抵达,各门,就位。”

  武警特警逐一迅速潜伏,埋伏到位,机场紧急设备全待命,扫黑抓捕行动正式——开始!!

  “感谢您选择ih航空,欢迎下次乘坐。”

  客机下客舱,训练有素的空姐尽管内心万分紧张,但仍然保持笑容掬的子,重复礼貌用语,亲切地送走那些乘客。

  乘客却不买账,嘀嘀咕咕的:

  “哎,们这儿手机信号怎么回事啊?飞机这不降落了吗?怎么还是法连网啊?”

  “是啊,我的也是,我还以是我国际漫游还开通呢……”

  空姐微笑引导道:“先生女士,机场信号站正在进行检修,能是会有这的情况的,真是不好意思,请各位旅客往前走,到达航站楼信号就会好转了,请勿留步,避免造成后面拥堵,谢谢们的配合。”

  客人们虽然郁闷,但这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加快了步伐,一接一从机舱内走出。

  黄志龙也一直在刷手机,发觉周围所有人有信号后,他便拉蒋丽萍往前挤,惜大家急下去,什么人愿意让他们,黄志龙后了不引起人注意,只得放弃了『插』队,老老实实等自己的顺序。

  核载两百人的飞机渐渐空舱了。

  黄志龙一手拎沉重的保险箱,一手拉蒋丽萍,在空姐笑眯眯的道别中,大步流星地沿连接仓往前。

  他看似神情镇定,实则已经出了一脑门子的汗,心脏怦怦直跳,背后已经湿透了……

  这是后一劫。

  只要过了海关……

  然而就在这时,黄志龙忽然到自己前面一正在与地勤人员对话的孕『妇』,用英文讶异道:“怎么回事?我老公有来接我吗?”

  地勤人员完全料到会有这一出,磕磕巴巴地:“女士,您、您的丈夫是……”

  孕『妇』捧肚子:“他是们机场的巡警队长啊,evens,我上机前他就和我说他在出等我的,我快生了,我不敢一人,我要我老公带我走绿『色』通道,们快去找他——气死我了,今奥克兰怎么回事?什么到现在我的手机也信号!”

  她闹闹就有些歇斯底里,嗓门很,零星剩下几走在后面的旅客对这孕『妇』侧目。

  “们赶紧联系他!太不像话了!”

  黄志龙心下正焦急,这孕『妇』吵嚷,不由地狠狠瞪了她一眼,孕『妇』根本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她是真的急了。

  “我肯定马上就要生了,我能感觉到宫缩了,我要我丈夫……今奥克兰这是怎么了?一熟悉的地勤也有,人呢?人呢?”

  黄志龙拉蒋丽萍匆匆经过,到孕『妇』这嚷道,起初这句话就像一阵风,刮过耳边就算了,然而几秒钟过后,他脑中忽然像有一根钨丝闪了闪,骤然灯光大炽!

  ——

  不对!这事儿不对劲!

  反常的信号屏蔽……

  原本应该等在出接妻子走员工通道的丈夫有出现……

  磕磕巴巴,解释不上来的地勤人员……

  女人还在喊:“什么联系不上?我说了我老公是evens!是新来的吗?他每在这几登机巡查,他在这儿工作了八年!怎么连他也不知道!”

  黄志龙脸上开始急速冒汗了,比他思绪更快的是他本能的生理反应。

  他感到有一股子怕的寒意从脚底板迅速上窜,整人像被冻住了似的。

  他咽了咽唾沫,眼珠子疯狂转动,无声而迅速打量这出站楼的陈设——几秒,又或者是十几秒,他认出来了。

  尽管换了广告牌,尽管走廊上放置新西兰当地的报纸……经常需要出公办搭乘飞机的他还是认出来了。

  这不是奥克兰机场。

  这是……

  黄志龙啊地大叫一声,声音既恐怖又疯狂!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他顾不上任何伪装了,他一把甩开蒋丽萍,猛地抽出了一直藏在身上的特制防监测手/枪,面目狰狞,双目暴突,恶兽般猛地扑向了正在和人声阔语的那孕『妇』——!!

  这是沪州国际机场!!

  飞机返航了!

  他们——他们被发现了!!

  “啊!!!”孕『妇』惊呼,花容失『色』,毫无防备间被黄志龙紧紧箍在怀里,她闭眼本能地惨叫道,“啊!救命啊!!!”

  黄志龙的发难只在转瞬之间,周围那些佯作地勤的特警来得及动手,甚至连蒋丽萍反应过来,黄志龙便已经出了手。

  “别过来!”黄志龙呼哧气喘地,汗『液』顺他油腻的鼻梁淌落,他眼神狂炙,黑洞洞的枪紧抵在了孕『妇』的太阳『穴』,他挟持人质,迅速退避到了角落里,一双眼睛扫过周围所有人,嘶声道,“他妈别过来!!”

  他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

  这的盛礼,只能是警方给他准备的,了捉拿他而避免人员伤亡做出的伪装。

  “不许动。”黄志龙鼻梁上皱,低低喝道,“不然我现在就毙了她!”

  机场竟有惊变,还来得及走出旅客通道的剩下的几乘客顿时尖叫,抱头逃窜躲避,而那些杵在原地动的,一看便是便衣警察了。

  黄志龙咬牙,圆睁眼,一两地看过去,手上用的力气更大了,他把那孕『妇』紧紧箍。便衣太了,更别说暗处的狙击手,特警,刑警……这女人是他唯一掌握的逃生挡箭牌。

  孕『妇』歇斯底里地尖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闭嘴!喊,老子一枪崩了!”

  “……”孕『妇』满头是汗,双眼噙泪,却也真的吓得不敢吭声了。

  黄志龙:“别靠过来。们所有人把枪放下,给我准备私人航班——放我离开这里!否则这女的的命,我今是要定了!”

  人质在手,众人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黄志龙是有经验的人,他一时间靠住了墙,那墙两边有柱子,无『射』击。另,他将身子伏矮了一些,让自己完完全全地被那孕『妇』所遮挡。这一来,狙击手也无法从正面将他击毙。

  蒋丽萍苍脸站在原地——

  她是线人的事,贺予一行人已经告知了警方,警方并不会对她下手。甚至在这危急关头,还有一便衣试图将她拽过来。

  但蒋丽萍立刻用眼神暗示了对方!

  别动。

  千万别动……

  现在她是能靠近黄志龙的唯一能人选了。

  她是这盘僵局上,唯一以走动的活子,满盘胜负,此刻在于她……

  蒋丽萍经历过无数大场面,她以年的经验,尽力让自己变得冷静,脑中飞速旋转,想种种解决办法。然后,她也抽出了枪——

  在这短暂的几秒钟,她就已经计算过了。从她的角度,她也无法『射』击到黄志龙,所以她把枪对准了离她近的一警员。

  她决定继续扮演黄志龙的同伴,直到这一刻仍然如此。

  “不许动。”

  她一边瞄那警员,一边一步一步地往后退,浑身紧绷,面庞肌肉在微微抽搐。

  她仿佛真的怕了似的,要退到黄志龙身边。

  人敢真的开枪打破这里的僵局。

  “不许动……”蒋丽萍压低声音,冰冷地盯那警员,她能感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集中在她身上,包括黄志龙,“到我们说的了吗?立刻去准备飞机,否则我们要了这女人的命!”

  她往后退,离黄志龙越来越近了。

  二十米……

  十米……

  五米——

  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到身后传来黄志龙注满了警戒的声音——

  “站住。”

  “……”

  “蒋丽萍。”黄志龙在这五米距离将要打破时,森然道,“也不许动了。”

  蒋丽萍蓦地回头,瞪向他!

  黄志龙在孕『妇』后面『露』出了非常兽『性』的狞笑的脸,他看上去有些不像是人了。

  “站在那边,不许靠过来。别离我那么近。”

  “很抱歉……”他恐惧到了极致,反而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嘴脸狰狞地说道,“我法确定会不会背叛我——是谁走漏的消息,啊?是谁让这些狗东西那么快追了过来!留在我身边的只有吧!知道具体安排的只有!”

  这男人的突然发难,是在蒋丽萍的意料之中的,黄志龙是怎嘴脸的一人,她清楚不过。

  但她反应很快,仍然在一时间装出了怔愣,慌张……以及这些情绪褪去后,对黄志龙此举『露』出极度震撼又伤心的子。

  “……说什么?我是这边的!”

  黄志龙并未有丝毫动容。

  “志龙,……现在要我站在这里,是要我等死吗?!”

  说又要往前。

  黄志龙凌空开了一枪,厉声道:“臭婊/子!他妈给我站在那里!”

  蒋丽萍被那枪声震得浑身一抖,却还道:“怀疑我是吗?……到了这地步,怀疑我是吗?我现在和一起站在这里!还怀疑我?还要我等死?”

  红跟向他那边迈一步。

  黄志龙紧攥那孕『妇』的头发,怒喝道:“往前……老子他妈的一枪先崩了!”

  “……”

  老子他妈的一枪先崩了——

  先崩了——

  男人恐怖的嗥叫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厅,震『荡』到蒋丽萍的胸腔内。

  几许沉默,蒋丽萍嘴角肌肉抽搐,颤抖,逐渐面『露』狠『色』——她当真是装的十分到位的。

  “好……好!黄志龙……这对我……竟这对我……!”

  她沉默好一会儿,忽然像是想明了什么,歇斯底里地尖声叫道:

  “好啊……!我投诚!!”

  她以她潜伏组织那么年的演技,含泪,完全演出了被『逼』入了绝境的,伤心欲绝的恨『妇』模。

  “我投诚!各位警官!我要揭发他!我要做污点证人!”

  蒋丽萍说,竟真的把枪一扔,双手举起,迅速向公安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恨声道:“们绝不能放走黄志龙!他犯下的罪远不止杀人那么简单!他还泄『露』国家机密!出卖公职卧底人员,如果让他逃了,后果不堪设想!”

  黄志龙脸『色』大变!

  他他妈的哪里做过这种事情?!

  但黄志龙知道,这是要命的罪名,涉及到这方面的事,别说他手里挟持的只是一普通孕『妇』,哪怕真是王政委的孙子陈慢,哪怕此刻面前站的就是王政委,对方也能要六亲不认,以抓捕他先了。

  黄志龙失措之下,唾沫星子横飞:“蒋丽萍!这毒『妇』!他妈的大放厥词!!”

  蒋丽萍一袭赤衣,眼神像是沾过鹤顶,又红又怨,沾愤恨瞥过去,几乎要化作钢针,扎进黄志龙的心坎里。

  黄志龙在这一刻忽然觉得这情景有些眼熟。好像从前也有一红衣女人在绝望中这看过他……

  但他来不及思,蒋丽萍转过脸去,已经踩跟鞋一步步走向便衣那边。

  黄志龙一时间心神大『乱』。

  他想,她要干什么?

  她要说什么?

  ……

  绝不能让她过去!绝不能让她泄『露』更的秘密!因他做的事,不仅触及了国内的法律底线,事实上在新西兰境内,他同做出了一些违法『乱』纪的行径。

  要是那些事被蒋丽萍一并抖出了,那么他哪怕逃出了国境,在面也同吃不了兜走!

  千钧一发间,黄志龙终于做出了抉择,他盯那女人要状告他的血红『色』背影,眼底的血『色』比她的裙更红。

  他忽然间一把松了那孕『妇』,将枪对准了蒋丽萍的背影,猛地按下了扳机!!

  “小心——!!”

  “扑倒!趴下!!!”

  便衣的声音此起彼伏。

  “砰!”

  “砰砰!!”

  『乱』枪声响,几件事近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

  孕『妇』腿软地跌跪下来,屁滚『尿』流地往前爬。

  黄志龙手里的枪擦出硝烟,子弹穿过膛直直『射』向蒋丽萍的背影!

  楼顶狙击手在黄志龙暴『露』出自己的一瞬间也收到以击杀极度危险人物的命令,瞄准这男人的眉心打出一枪!

  “啊!!!!”

  孕『妇』被这两声忽然暴起的枪响震得心胆欲裂,连跪爬的力气了,吓得大声尖叫,直接就摔在了地上,害怕地掩面嚎啕起来。

  “啊啊啊啊啊——!!”

  血,烫热的血喷溅而出,兜头盖脸地朝离得近的她溅了过去!

  黄志龙被一枪爆头!!!

  他的身躯维系僵站的姿势,手里还紧紧地攥那神秘保险箱,几秒钟之后——

  砰!

  这娱乐公司的总裁,一度风光无限的男人,一曾满道德正义理想风尚的公众人物,一——掩藏在光鲜企业家表下的,满手鲜血的罪犯——他双目圆睁,摇摇晃晃地摆了几下,后——轰然倒在血泊里。

  志隆娱乐总裁,黄志龙。

  于潜逃途中挟持人质,携带杀伤/『性』武器,向三人员开枪。在沪州国际机场,被武/装/特/警——当场,击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