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陈慢出现被吊在那里的人……怎、怎……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138章 陈慢出现被吊在那里的人……怎、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8章 陈慢出现被吊在那里的人……怎、怎……

  “王剑慷诈骗犯!骗我……王剑慷死死死死死……八年华,命丧黄泉,我化为厉鬼,要诅咒他不得全尸……死死死……”

  墙歪歪扭扭的有这样一些字样,整墙画了很多死法诡异的小,周围写满了“死”字。应该关在这的用钝器刻去的,时间并不算太久,因为字迹还能被看的很清晰。

  “马明淑。”

  贺予盯着这个落款名字:“这个我知道。”

  “你知道?”

  “王剑慷在广电塔被杀之前,马明淑办了退学。她我们班的新,状况和赵雪差不多,孤儿,村招进来的,『性』格很孤僻,没有朋友,退学之就再没有问过她的情况。”贺予道,“我想那时候王剑慷应该还在为黄志龙做事,从沪大挑选合适的学作为受害骗到黄志龙的公司。”

  他把表戴式摄像镜头往自己前转过来。

  “然你再试试往这看。”

  谢清呈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在手机的屏幕镜头中倒映出了他们两的身影,以及他们俩身的背景。

  “眼熟吗?”

  谢清呈静了两秒:“眼熟,这就赵雪拍摄录像的房间。”

  贺予点了点头:“我只听过你的描述,没有见过的视频,现在既然你确认了,那肯定就这间了,她当时就在这间牢房录下死亡dv的。”

  他说着,让谢清呈帮他拿了一下手机和电筒,俯身在这个不足五平米的空间内敲敲打打,最敲到了一块空心的板砖。

  他把板砖撬了开来——然一个以藏录像机的地方。

  “……所以确实这一切都的。”贺予最轻声道,把松动的砖板又重新搁了回去。他把目光转向谢清呈。

  确认了赵雪录像完全实,王剑慷确实和黄志龙有所勾结,这件事对于谢清呈而言的重要程度就更深了。

  王剑慷死在广电塔杀案的,而在那次连环杀时间中,凶手再现了当年杀害谢清呈父母的手法,用一辆无驾驶的货车撞死了被害者。

  谢清呈因此认为这个组织的,和他父母的死亡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惜该事件,所有线索又一次中断,谢清呈无法继续调查父母死因……而现在,王剑慷坐实了与黄志龙有染。

  就说,只要能将黄志龙绳之以法,以解决的就不仅仅谢雪的病情,很能还能得到十九年前谢清呈父母被杀案的信息。

  贺予看着他,明他眼闪动着的光影意味着什么。

  “哥,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这个地方我们不能返回来第次了,如这次不能击倒黄志龙,他一旦逃出国门,去了新西兰,要再抓他就更难加难。”

  “……”

  “还剩最一个房间,我们没有进去过。”

  谢清呈稳定住心神,静了片刻,说道:“走吧。”

  他们来到了第八扇门前。

  这扇门比之前的看起来都要沉重,谢清呈破解机械锁好,贺予破解物锁罢,都花了不少时间。

  吱呀重响,最终,那扇门还被打开了。

  首先从门缝中游弋出来的一阵寒气,那寒气像滑蛇似的窜出来,攀他们的脚脖子,迅速往绕爬。

  谢清呈和贺予一同踩着寒雾走了进去。

  门背一个比第七甬道还要大的空间。

  它甚至比刚进地下室时的中心原型枢纽更宽阔,布局和那个地方非常似,圆形空间,中央矗立着一座三合抱的巴洛克式十字架。

  和之前那座十字架不同的,这座十字架——居然吊了一个血淋淋的!!

  尽管谢清呈早就在进入志隆集团地下室时,就做好了自己会见到血腥怖场景的心理准备,何况作为一个医学专业毕业,并且做过多年体化试验的,他早已见过各种各样残忍的场。

  当他看清那个被吊在十字架的谁时,他的脑子还嗡地一声——

  这怎么回事?!

  被吊在那的……怎、怎么会陈慢?!

  陈慢穿着便衣,学气很重的春款外套。

  他脱了警服之看起来非常稚气,和贺予差不了几岁的样子。

  而此时此刻,这个青年被缚在圆形大厅中央的石柱,脑袋无地低垂在胸前,双臂以受难者的姿势张开,显然已经昏了过去。

  谢清呈陡地『色』变,正欲前,却被贺予一把拦住。

  “别过去!你看地。”

  谢清呈定睛一看,隐约见陈慢周围半径三米的距离,都交错着密密麻麻的红『色』感应光线。

  “看见了吗?你只要一靠近,就会触发警报。如我对黄志龙的智商没有估算错误,这警报会立刻发送到他本那边。”贺予盯着陈慢的脸庞,对谢清呈道,“你现在不能救他。”

  谢清呈『色』非常难看:“有什么办法以把这个监控暂停?”

  贺予前,仔细研究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直起身子对谢清呈道:“除非找到『操』控主机。”

  他退回谢清呈身边,复又打量陈慢,陈慢身都血,不过能够看出来几乎全鞭痕外伤,他的呼吸仍然平稳,脸『色』虽难看,却没有到『色』全无的地步。贺予看着他的休闲外套,再结合陈慢之前收到他哥的遗物录像带这件事,心大致已有了个猜测。

  “陈警官恐怕和谢哥你一样,太想知道发了什么,太想确认那卷录像带的了。他看到了网的明星『自杀』案消息,这促使了他去追查的渴望,所以他最终没有忍住,单枪匹马来到了这。”

  贺予说着,顿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从哪个门进来的,能进入总部算本事,他还被发现了……他们把他吊在这,伤害他,却不杀他,我想原因只有一个。谢哥,我觉得你知道那什么。”

  谢清呈:“……他们想拿他做质。”

  贺予点了点头:“黄志龙现在一艘大船将沉底,他为了减少自己的罪名,会尽量地把过去做的一些事情的痕迹给销毁掉。他很清楚,国内他不能久留了,出国才他唯一的路。如我黄志龙,我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逃出天。这时候陈警官送门来——那再好不过了。”

  他眯起眼睛,看着灯光下昏昏沉沉的陈慢。

  “因为陈警官不仅仅一个警察,他还燕州王政委最亏欠的那个外孙……王政委那个女儿唯一的孩子。”

  “这很有价值的一张筹码,以拿去直接与王政委做交换的筹码——在黄志龙逃出国之前,他绝不会要陈警官的命。除非他自己活不耐烦了。”

  贺予说到这,回头对谢清呈道:“谢哥,我们必须先去找听话水的样本,搜集黄志龙的罪证,然找到主控机,才能把救下来。”

  谢清呈咬了下牙,把脸转开去。

  ——陈慢做这样的冒险之事,却没有告诉周围任何一个……他心极不滋味。

  贺予看出了谢清呈想法,他忽然对谢清呈说:“你知道,其实你自己做的事情和他差不多吗?”

  “……”

  “如不我跟着你回了陌雨巷,你今晚要干的事情一样的。”

  谢清呈:“……不一样,你们都只孩子。不该参与到这些事情。”

  “你这句话,和当初因为你只一个孩子,让你不要过问父母案件的警察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

  谢清呈正被贺予噎得厉害,十字架柱就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

  谢清呈一怔,立刻抬头。

  陈慢已经悠悠地从昏『迷』之中醒转过来了,他在看到贺予和谢清呈时,顿时『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谢、谢哥?咳咳咳……”

  他太惊愕了,无论如何想不到他还能在这见到他们。

  谢清呈:“陈慢!!”

  “你们……你们怎么来这了?!!”陈慢的震惊未消,恐惧又涌了来,“别留在这儿……你们赶紧走……赶紧走!……这太危险……他们……他们……咳咳咳……”

  话未说完,就一阵剧烈的咳嗽。

  谢清呈因他抬头,这时候便能注意到陈慢嘴角都淤伤血痕,显然在被缚之前与交过手,而且他咳着咳着,竟呛出了血来。

  这下事情远比他们之前估量的严重多了。

  陈慢竟负内伤的,而且伤势并不算轻。

  在谢清呈看来,陈慢就他的一个听话又懂事的弟弟,而且当年陈黎为了查他父母的死因才牺牲,他已然欠了陈家太多。谢清呈道:“陈慢!我们马去找总控把你救下来,你别怕!你再等等!”

  陈慢望着谢清呈,无数话哽在喉咙口,想告诉他,又嗫嚅着没有说出口,怔怔地流下了一串泪。过了一会儿才哽咽道:

  “……哥……我不怕……只你们……你们不要冒险了……快走吧……把这发的事情告诉我家……不要再留在这……”

  “别再……咳咳咳……”

  贺予:“你别说话了,我们说了会救你就会救你,给我们半小时,我去找总控。”

  陈慢摇头,喘了口气:“不!别往楼去,那些已经疯了……我来的时候,我就……我就看到了他们杀毁证的现场——”

  他蓦地皱起眉,那一幕幕血腥暴虐的场景在他眼前晃动着,惨叫,哀哭,仿佛还在他耳边。

  “那些什么武器都有,已经亡命之徒,你们赶紧走,如被抓到了,不堪设想……”

  贺予还想再说什么,被谢清呈按住了。

  谢清呈知道这当口,每一秒钟都很重要,因此他没有再和陈慢多说,他以眼神示意了一下贺予。

  贺予旋即明了他的意思,不多言了。

  两准备直接去找主控装置,目光对完,就要一起离开这。

  然而就在这时——

  “轰隆隆。”

  物控制门再一次打开了。

  贺予和谢清呈迅速闪避到了暗处,屏息凝神,他们先听到脚步声响起,而外进来两个。

  两个穿着印有志隆集团logo衣服的精壮男。

  “不知道他们在弄什么,地下室腾空得那么急,连机械锁都随便丢在那。”

  “算了吧,咱们现在就那个逃跑的狗——”

  “丧家之犬。”

  “管他什么犬呢。总之就有多快跑多快就了,谁还管什么钥匙不钥匙的。赶紧把这带走,快点!这最一个要转移的了,转完咱们就不用回到这个鬼地下室了……小心点,这身份高,没准还能在关键时候给咱们当保命牌……”

  两一路说着话,走到了缚着陈慢的十字架前,刷了员工卡,让陈慢周围的感应装置暂时停了下来。

  谢清呈没想到还有这机会,正欲出手,却被贺予从身拽住了。

  “再等一等。”

  陈慢被放下来了,手脚都还戴着电子镣铐。其中一个工作员对他阴阳怪气道:“陈警官,现在动不了了吧?之前不挺能打的吗?”

  另一个讥笑道:“听说你甚至都不个刑警,不过就个片儿警,你说你这事儿管的那么宽,给你颁什么奖,认你立什么功?”

  陈慢一声不吭,他在谢清呈前很软,在这些前,却很硬的,态度甚至非常之冰冷。

  “起来,跟我们见大去。”

  陈慢狠狠看着他们:“把你们的手拿开。我自己会走。”

  “嘿,臭条子骨头还挺硬。你不会认为你现在还个穿制服的,我们街边马仔,得听你呼来喝去吧?”

  “就。”另一个说着,偏要去粗暴地拽他。

  陈慢:“我说了,我自己能走。”

  他的强硬换来的对方拿巡棍朝着他膝盖窝的狠抽。

  陈慢捱了这一记抽,没有跪下来,反而用异常凶狠的目光盯着那个马仔:“你要有本事,不如像你们之前杀那些受害一样,直接把我给杀了?”

  “你——!”

  马仔气得手发抖,却不能再做出更出格的举动。

  陈慢现在他们板的质,他的『性』命关系着他们所有的命,那马仔最终往地啐了一口浓痰,粗暴地推搡了他一下:“走!赶紧走!你有种到我们板前去硬气去!死条子!”

  陈慢一步一步往前,在走过谢清呈和贺予藏身的暗处时,他的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眼眸稍往旁移。

  然他挺了挺背脊,似乎想以一种目前状况下,他最能做到的挺拔姿态,朝外行去。

  “动手。”

  贺予放下了之前自己一直在倒腾的手机,在这时候示意了谢清呈,两分别从粗大的廊柱掠身而出,一对着一个,朝那两个马仔袭去!

  马仔吃了一惊,怎么没想到这竟然会有两闯入,他们又惊又怒,大声疾呼,立刻从按下随身携带的传呼机,想要求援。

  “我『操』!这破机器怎么没用?!”

  “我的没信号!”

  “我的……”

  贺予和谢清呈的身手都很不错,贺予在量很强悍,爆发悍猛。谢清呈虽然一只胳膊使不,他的格斗技巧却数一数,甚至胜过很多警察的。两很快就分别将那俩傻『逼』马仔擒在身下,贺予嗤笑道:“有我在这,你们这破机器还想有信号?”

  原来他刚才不让谢清呈先动手,就在设置他早已准备好的软件——这梦幻岛屏蔽器的再升级版,手机内置,贺予只要调整好了程序,他的手机就能成为屏蔽源,阻断信号的传播。

  谢清呈一把薅住头发其中一个马仔的头发,迫使他跪着看向自己。

  “黄志龙指使你们做的这些事?”

  “没……”

  “说!”

  马仔猛地一抖,他个胆小怕事的,对谢清呈刀刃般的目光,实在怕的厉害,嘴唇哆嗦着就开始要把往外倒:“…………”

  另一个招得比他还快,贺予这边腕带式摄影正录着呢,这就为了活命,忙不迭道:“当然黄志龙那孙子他——”

  “嘶啦!”

  两话未说完,甚至才刚准备开始讲,忽然齐刷刷浑身抽搐,如触电如毒发,紧接着一个扁平的机械音响起。

  “背叛者,死。”

  谢清呈蓦地松开攥着的那个的头发,那和另一个马仔一样,脸『色』瞬间发,脖子凸出青紫『色』的血管经络,两瞳孔齐齐涣散,竟来不及说出第个字,就这样“扑通”一声,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

  “脚环……”

  片刻死寂,贺予发现了能导致了他们瞬间死亡的那个东西。

  那两个马仔的左脚都佩戴着一种脱不下来的脚环,贺予前,避免碰到那两个,小心翼翼地低头查看了一遍那种脚环——

  特制的东西,带有防屏蔽的最新芯片,侧有储针管,正常情况下这个管口应该收进去的,现在它扎在了死者的皮肉,针筒的溶『液』已经完全被推了进去。

  很显然,黄志龙用这么怂的下属不完全没有留一手。他搞了这么一个黑科技。不知这缺德孙子从“伏地魔”的行事方式得到的灵感,还仿造古“血滴子”在泄『露』情报时会采用的自尽方式,把这种随时监控下属否忠心的东西安置在了这些身。

  贺予正沉着脸打量着这个器械,就听得敞开的大门处,那条昏暗的甬道外,传来了又一批的声音——

  “你去检查一号,你们两个去号……”

  “你们俩,检查8号房间。”

  “快点,快点,迅速!来不及了!今晚必须把所有证据和痕迹清空,大家再快点!”

  显然,志隆总部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之混『乱』,这边两个刚要带陈慢去,那边已经有下来最视察一遍这间罪恶的地下室,然……

  “查完立刻来告诉我!如没有问题,就马对这进行彻底摧毁!”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