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却还,爱你“我他妈的爱上你了,我……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126章 却还,爱你“我他妈的爱上你了,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6章 却还,爱你“我他妈的爱上你了,我……

  夜,他们是在车内度过的。

  贺予的病热确实在慢慢地降下去,情绪也渐趋稳定,但是在此之前,谢清呈不能冒险继续开车,前是段施工的路,如贺予再有什么意外,情况会变得很难处理。

  谢清呈直照顾着他,直到贺予的体温情绪都趋近了正常。

  次发病无疑相当严重,长期滥用『药』物的弊端已经显『露』出来,贺予甚至出现了段完全失去控制的症状,而且他发泄完毕之后,整个人就变得非常疲惫,在恢复过程中他逐渐陷入了半昏『迷』式的沉睡。

  谢清呈是等他完全睡熟之后,才重新系上安全带开车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丝鱼腹白,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他还是打算把贺予送回别墅主宅。

  贺予目前的状况实在糟糕了,他需要知道贺予到底在隐瞒些什么——

  思及如此,谢清呈竟然觉得有些讽刺。

  像以前都是贺予奇于他在隐瞒的东西,而现在他居然得去试着弄清楚贺予身上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

  谢清呈解了外套,丢在沉睡的贺予身上,路又稳又快地把车开到了贺予家门口。

  他按了铃,来开门的是管家。

  尽管在可视铃里已经见到来人是谢清呈了,可开了门,真正对个男人时,管家还是有些意外。

  何况谢清呈还架着半眠半晕的贺予。

  “谢、谢医生……”

  “贺总在吗?”

  “贺总吕总临时有事,都不在沪州……”

  谢清呈叹了口气,几乎算是意料之中。

  他说:“麻烦你先帮我起把他扶进去吧,重了。”

  谢清呈管家把他扶到床上。

  因为贺予从来不喜欢别人进他的房间,所以管家并不敢多留,很快就鞠躬退出去了。

  谢清呈把人安顿,起身仔细打量着个很久没有来过的地。

  屋里的陈设布置还五年前,没有大变动。

  只是整个房间看上去清冷了,谢清呈进来之后都觉得不像个常用的卧房,而像是星级宾馆客房,意思是尽管房间非常舒适,却没有什么个人『色』彩鲜明的东西。

  房主并不爱个房间,随时会离开似的。

  正因为屋内陈设极简,有些东西才格外鲜明。谢清呈忽然发现贺予的书桌上摆着那本《世界罕见病》大全,那是他五年前离职时留给贺予的个念想,目的在于鼓励贺予慢慢地靠着己走出病痛的阴影,不要忘记他他说过的那对骨化症案例。

  “小鬼,你不孤独。”其实是他当时不能说出口的安慰。

  最后都化作了扉页上字迹隽挺的——

  致贺予。

  谢清呈走到书桌前,打开本明显已经翻旧的书,己五年前的留字映入帘,钢笔的痕迹已经被岁月侵蚀变淡了,他垂着长睫『毛』无声凝视了许久。

  哗啦啦。

  许是贺予离开前窗户忘了严实,窗帘也忘了往常拉上,有阵晨风吹进来,吹得书页翻飞。

  忽然。

  似乎是命中注定的。

  页夹在书里的薄纸像落花般掉了出来,掉在桌上。

  而缕晨曦也刚穿透云层,洒照在了纸。

  谢清呈怔了下。

  竟然是张检验单。

  他把那张单据拾起来,想要重新夹回书里,夹的时候他看了。

  的结却是他从来也不曾想到的。

  他原以为那是贺予己的单子,比如精神埃博拉病症有所转的纪念,然而那只是张再普通不过的血检单罢了。

  单子上还印着受检人的名字:

  谢清呈。

  “……”没什么比在别人家里看到己的化验报告离谱的事儿了。

  谢清呈因此怔了会儿,才拿着那张薄纸仔细看下去。

  还真是他的验血单没错。

  可是贺予怎么会有东西?

  再看报告打印时间,谢清呈皱着眉头回忆了会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慢慢地变的有些难看。

  那像是……他们第次做完之后……己发烧了,被陈慢送到医院时的日期。

  是了,他想起来了,陈慢当时就说丢了张验血单,为此他还重新抽了管血。

  谢清呈前后想,就大概都明白了。

  那天贺予肯定也去了医院,只是贺予从头到尾都没有『露』——

  可他拿单子干什么?

  谢清呈正微咬牙切齿,再仔细看,那单子的背隐约透些字。

  他把单子反过来,看到了。

  洁白的纸上,贺予写了整整页的“谢清呈,对不起”……

  笔的颜『色』不同,字迹潦草程度不同。

  看上去,并不是同时间留下来的,而是贺予时不时写下的句子。

  “……”

  谢清呈闭了闭睛。

  算了,既然己在水淹摄影库时,已经说了往事不予追究,那还在事儿上耗费什么情绪呢?

  他把血检单团了扔进了垃圾桶,省着让贺予看了又起内疚,天天搁儿拿对不起练字,再顺手也把窗户了,免得风继续吹。

  而就在时,他忽然听到了贺予小声地唤他:“谢清呈。”

  “……”

  “谢清呈……”

  谢清呈走到他床边,发现少年并未苏醒,只是他梦里的喃喃呓语而已。

  谢清呈站在他旁边,看了他会儿:“……喊什么,我又不是你爹。”

  但说归说,他人还是有种本,他不能看着病人在前难受而不管。

  所以谢清呈留下来陪了贺予会儿,直到确定他睡熟了,才复又起身,去楼下找到了管家。

  他想问问贺予最近的用『药』情况。

  管家:“大少爷他啊,因为情绪很不稳定,总是把把地往下服『药』,我们看着也担心呐。”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有长段时间啦,几个月总是有的。”

  “你们怎么也不劝他。”

  管家叹气:“唉,怎么劝呢?贺少吃『药』,咱们虽然也知道对他身体不,但能拖天是天啊。不像之前,少爷发病都难受到坠楼了……”

  “!!”谢清呈问,“坠楼?”

  “是、是啊。”管家愣愣的,“您不知道吗?”

  “……是什么时候的事。”

  “寒假的时候吧,少爷去《审判》剧组之前。他那几天反应挺奇怪的,先是特别兴,我们也说说的,还去把许久不用的那间空房亲打扫了六七遍,我们问他是不是有客人要来,他说是啊,但后来也没见有谁来……”

  管家的嘴唇开合,后还在说些琐碎的事情,但谢清呈的脸『色』已经苍白了下去,他没有再听之后的内容。

  他当然知道那个房间是给谁收拾的。

  他也非常清楚,那个最终也没有出现的客人究竟是谁。

  最终他缓慢地想了起来,他那时候——其实是收到过贺予的消息的。

  贺予发他信息,连发了几条。

  他说:“谢医生,我病了。”

  “谢清呈,我病了。”

  但谢清呈当时对他厌恶得不得了,只觉得贺予又是在玩“狼来了”的游戏,他并不认为短信的内容是真实的。

  如今得知了真相,谢清呈竟时间说不出是什么受——

  如贺予威胁他,说你要是不来当我的医生,我就毁给你看。那谢清呈反而会觉得他讨厌,认为他在对己实行另种意义上的绑架。

  可是贺予没有。

  贺予后来并没有想要道德绑架他的意思,他甚至是真心希望谢清呈什么也别再知道。

  贺予强撑了很久。

  直到现在,他终于撑不住了。

  谢清呈谢过了管家,回到贺予的卧房。

  他时间非常的心『乱』。

  其实哪怕到了现在,他也没有谅解贺予曾经做过的事情。但是人的情不是非黑即白,非恨即爱的,当他知道贺予后来很长段时间都在独忍耐着病痛——那种病痛甚至是因为他的拒绝而产生的,谢清呈的心情忽然十分复杂。

  不想看病人我伤害,是他作为医生的本能。

  不想看贺予我伤害,是他作为精神埃博拉初号病例的本能。

  现在贺予的种种行为都让他到沮丧,他不明白贺予做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就因为他们俩是所谓的“同类”吗?

  焦躁间,他想敲支烟出来抽,但看到床上的少年那副病恹恹的惨,又觉得己当着病人的吸二手烟是不是过分了。

  于是他咬了下嘴唇,还是把烟盒放了回去。

  熬到下午点左右,贺予才终于从昏睡中醒来。

  少年躺在床上,抬手撑了下额头,缓了会儿,才连贯地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

  ——车内暴力的扭打。

  谢清呈不停地按住他,最终被他扼住了脖颈。

  他病症上了头,差点把谢清呈活活掐死……

  贺予彻底清醒后,冷汗就全下来了。他惊惶交加地喊了声:“谢清呈……!!”

  “我在。”

  没想到会有回应,贺予蓦地转头,发现谢清呈竟还没走。

  那男人坐在窗边阅读,听到他醒来的动静,抬起眸,然后合上了书。

  “谢清呈,你……”

  “躺着吧,不用坐起来。”

  贺予没那么听话,他还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过程中他看到己的手臂,已经被缠换上了新的纱布,那种非常仔细完美的包扎法是属于谢清呈的。

  “……”贺予垂着睫。

  昨夜竟发生了那的事……

  他第次在发病时完全丧失了理智,甚至差点亲手结束了陪在他身边的谢清呈的命。

  他慢慢地,颤抖地抬起手,盯着己的掌心。

  精神埃博拉病的后期症状……就有那么可怕,是吗?

  等清醒了,或许就会发现己最爱的人的尸体躺在己身边……

  贺予扪心问,他辈子几乎没有怕过什么。

  而刻,他发内心地战栗了。

  谢清呈走过来:“贺予,你——”

  “不要靠近我!!”贺予厉声道。

  他中闪动着混『乱』的光,片刻之后,他竭力让己冷静下来。

  可是他真的不愿意让谢清呈再靠近他了。

  “你不要靠近我……”贺予抬手,把脸埋入掌中,轻声喃喃。

  谢清呈注视了他片刻,开口道:“贺予,你冷静点。我没有想对你怎么。”

  “……”

  “只是有件事,我想你谈谈。”

  “……谈……什么?”

  “你的病情。”

  “……”贺予已经不愿让谢清呈替他看病了,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他只恨不得谢清呈立刻从己前消失。

  他说:“你不用管个……我的病没什么,就是几天发作的厉害而已,我——”

  他话没有说完,就被谢清呈打断了:“贺予,我听说你曾经因为病症失控,坠过楼。”

  沉默。

  “你不用我再掩饰什么,我都知道了。”

  又是阵长时间的沉默。

  许久后,贺予终于沙哑地问:“是……管家告诉你的?”

  “是。”谢清呈说,“如不是我今天把你送回里,件事我就直也不知道了。”

  可个“发现”,对于贺予而言,已经来得迟了。

  贺予他也曾想过的,如谢清呈能瞧见他的点真心,能够对他点点,那该有多。

  现在他却很怕。

  昨夜车里的混『乱』仿佛就在前。谁能不怕己在无意识间亲手杀死己最爱的人?

  所以在漫长的寂静中,贺予还是决定了。

  他要尽力地,让己谢清呈拉开距离。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呢。”他最后开了口,喃喃低语,声音里带着些并不由衷的冷意。

  “谢清呈,你有没有想过,你知道了又能怎呢?”

  贺予说着,眉间,亦逐渐染上些嘲的意味:“……你那时候连看都不想看我。我给你发过消息,你也始终都没有回我。现在还来提件事干什么?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没意义了。”

  谢清呈:“……我那时候以为,你说的不是真话。”

  “没系。”贺予额发低垂,“早习惯了。我在你里就是个骗子。”

  谢清呈顿了会儿:“……对不起。”

  “……”

  “是我误会了你。”

  “……”贺予上没有波澜,心却在无声地颤动。

  谢清呈他说对不起。

  他以前……几乎都没有听过谢清呈对他说三个字。如三个字能来得再早点……或许他也不会疯到个地步。

  “贺予,你再下去不行。”谢清呈在人之间良久的无言后,对贺予道,“你的精神已经很难被『药』物舒缓了,滥用特效『药』让你的耐『药』变得越来越——我虽然没有见过你现在的主治医师,但种情况,他应该也警告过你,我希望你能把他的话听进去。”

  “……”

  贺予忍着内心的酸楚悸动,在许久的静默后,他轻声道:“谢医生,你看,你也知道,我现在有新的主治医师了。”

  “所以你应该明白,些事,已经你没有了任何系。”

  “……”

  “我曾经……很希望你能回来。我曾那么卑微地恳求你,我遍遍地向你呼痛,但你说……”贺予红着眶嗤声,嗓音有些哑,“你觉得我在骗你。”

  “既然如此,你现在还回来管我干什么呢?是觉得我可怜吗?真的不用,我有医生。他的医术也并不比你要差。”

  “我没有觉得那个医生医术差,只是对于精神埃博拉的研究没有几个人比我深。”谢清呈说,“贺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有多严重?件事我没看见也就算了,我看见了,你要我完全置之不理,你觉得我能做到吗。”

  贺予静了会儿,身影映在他身后的白墙上:“以我对你的了解。我觉得你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

  “谢清呈,你己也说过,你是个有许多任务要去完成的人,而我不过是你的个小小的意外,比如在秦慈岩的事件里,我就是第个被你舍弃掉的累赘。”

  “你能别随便改我的话吗?”谢清呈焦躁地又想去『摸』烟了,“我从没说你是个累赘。”

  “但你就是么做的,你的行动已经表明了你就是把我当累赘看待的。”

  谢清呈忍着不抽烟,却忍不住把打火机按得啪啪作响,最后他把火机啪地丢,抬眸看着他:“……你要我论个是吗?”

  “那么我今天坦诚地告诉你。请你听着贺予。在你八岁生日那天我来你家,答应做了你的医生,那个时候我就没有把你当成个累赘看待,没有哪个医生会把患者当成负担。但当时在我里,你虽不是个累赘,却也只不过是个稍微特殊些的病人,我确实你没有多情上的联。”

  “后来老秦出了事,你是我第批放弃掉的东西……可我曾经你说的很明白,你应该知道那是情非得已,而不是我放下之后大轻松,觉得甩掉了什么难缠的包袱。”

  谢清呈说到里,似乎又想到了当时的那些事,想到那种难的,绝望的处境,他的眶也略微有些泛红了。

  “贺予,如我你在水库里说的那些话,还是不能让你明白,我当时放下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如你还是不能明白,我选择离开并不是件值得我己兴的事,如你仍然觉得我当时是欢欣鼓舞如释重负地松手的——”

  谢清呈停了停,而后闭上睛。

  “那也许我告诉你的真相,全都白说了。我也再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你释然。对不起。”

  贺予心里疼,他知道己是在故意的推拒之下讲错话了。

  谢清呈是个很坚强的男人,但谢清呈的软肋是他的慈悲他对病患的怜悯,番话无疑是在他的心上戮刀,疤上撒盐。

  贺予难受得厉害,他难道不明白谢清呈是特别在乎己患者的人吗?

  不,他其实当时就明白了,他知道谢清呈离开他时,到底是带着些愧疚遗憾的,否则贺予也不会在水库被困之后改变对谢清呈的看法。

  只是他如不在言语上伤害谢清呈,他或许就要在肢体上伤害他了。

  所以他想,走吧。

  谢清呈。

  快走吧。

  那种失控又窜上来了,他怕己控制不住。

  他现在只想尽快地结束段对话,把谢清呈赶走。

  贺予拉着满的血丝,只得柄刀继续往谢清呈心里也往己心里刺。他说:“……即使以前我不是你的累赘,后来也是了。”

  “……”

  “我知道你在会所那件事后,直很抵触我,排斥我,否则我当时向你求助,你也不会个字不回我。”

  谢清呈沉默不语。

  “你回去吧,谢清呈。”

  “我们俩都是rn-13的受害人,该查的事情我会陪你起查下去,点你哪怕完全对我不管不问,我也不会改变己的行动,你不用担心。”

  “……”

  “你回吧。“贺予道。“我想再睡会儿。”

  谢清呈抬了,却没有走,而是又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贺予床前。

  “我不想否认,我确实是很抵触你过。”

  谢清呈最后还是开了口,他的语气硬劲,坦诚,正因为情绪如此干净,所以还带着些镇定人心的力量,“我很清楚地记得你在空夜会所里都做过些什么。”

  “但是——”

  顿了顿,话锋转了。

  “贺予,我也没有忘记你在档案馆做过什么。”

  “我也没有忘记水库里,你在水淹上来的时候,做了什么选择。”

  “我也还记得你是国内最后个还活着的精神埃博拉症患者。你正在遭受些我曾经遭受过的东西,我无法看见了当做看不见。”

  “贺予,我没有忘记,你曾是我的病人。”

  “我也没有忘记,你是我没有治愈,也无法再陪伴的那个。”

  “……”

  贺予听着些话,心里的难受时到了极点。

  谢清呈罗列他重新心他的理由,却仍然没有是出于私情。

  对于现在的贺予而言,其实比“我不想管你”伤人。

  贺予真的控制不住了,他觉得己原本就还没有完全镇下去的疯劲又在往上窜,他那种渴望谢清呈渴望到想要对同归于尽化作齑粉的受又开始复燃。

  他蓦地把脸转开去,手微微发抖,眸泛红。

  他是二次病发的前兆,特别危险的状况,他想要掩藏,但是他掩藏不住了。

  他咬着牙低声道:“你快走吧……快走!!”

  他的反常全部落入了谢清呈中。

  谢清呈当然不可能放着他失控己走了之,他反而是紧盯着对,问他:“贺予,你心里有什么心事你说出来不行吗?你已经知道己的情况有多严重了,为什么还要压抑己?!”

  “我没有任何心事!你别『逼』我了成吗!”

  贺予的情况是越来越失控了,他己不知道,但谢清呈看在里,能瞧见他的睛越来越红,仿佛连瞳仁都成了血的『色』泽。

  “你完全不懂我谢清呈,你完全不明白……以后我发病,你最就给我当着没有看见,懂吗?我不想看到你!我看到你只会让我闹心!回去!你给我回去!你给我滚!!”

  “……我不管你,你坠楼伤。我管你了,你又觉得我闹心。”谢清呈死死盯着他的脸,“我他妈只是想知道原因是什么,你为什么非么做不可?!”

  “没有。”贺予白着脸说,“没有任何原因。”

  是再明显不过的不配合了。

  “……”谢清呈沉默了很久,就连他格的人,心里也微微蹭起了些火。

  “贺予,件事是我有的。你的坠楼,你的发病,你的情绪失控,都我有。”

  “我想知道为什么,因为不止是你个人的事。”

  “……”

  贺予到心里的那头巨兽在撞门,撞得满腔震颤,耳内嗡鸣。

  谢清呈是在『逼』他。

  他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搪塞他了,他只想让他立刻离开。

  他快崩溃了,他又次地对谢清呈道:“我不想说……你走吧。算我求你了,别再问了。”

  “你放过我吗谢清呈?你放过我成吗……”

  你走吧。

  不要再蛊『惑』我蜕去画皮,以可怖的真容你相见。

  你走吧。

  不要再求个答案,然后在知道那个答案后骂我叱我,觉我疯癫。

  你走吧。

  你……走吧……

  在的撕扯纠缠中,贺予的状态越来越差了。

  谢清呈看着他颤抖的指,看着他散『乱』的发,看着他混『乱』的。

  谢清呈忽然觉得己的心像被根针刺了似的,那根针游到他心中那片属于贺予的位置,开始扎他,让他责,让他窒闷,让他流血。

  让他看到了己的残酷,看到了己的失败。

  派惨淡,片默然中。

  谢清呈闭了闭睛,最终沙哑道:“…………”

  “如你真的不想说,那么,我不问了。”

  “我不强求你。不再『逼』你。”

  “但是,贺予……今天我走出个门,我想我们以后,也就不用再见了,行吗?”

  贺予蓦地僵。

  谢清呈睁开睛时,他的眶也红了:“不是怨你什么,也不是厌你什么。而是无论是作为医生,还是作为我个人,我都觉得,我你之间的系处理,实在是团『乱』麻。”

  “我们俩之间走到今天步,错的人其实是我,因为我虚长你十三岁,我在段系里,完全是个年长者,个主导者,我要担负最大部分对你的责任,不幸的是,我并没有能够把你往我最初希望的道路上去引。”

  谢清呈顿了顿:“曾经我说过,我在你身上花费了七年时间,你最后成了现在,让我觉得七年时间都喂了狗。我那时候说,我对你非常失望。”

  “但今天我想告诉你……我的那种失望不仅仅是对于你的,是对于我己的。”

  “贺予,我觉得我非常的失败。”

  贺予:“……”

  “同是精神埃博拉患者,秦慈岩救了我,但我救不了你,我到现在仍然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误。”

  “也许是你回国之后,我不该再见你。也许是当初我误判了你的病况,不该放心让你己走。又也许我从开始就没有做出正确的判断,我不应该答应你父母的要求,留在你家照顾你。”

  他说到里,人都沉默了会儿。似乎都在回想着那些旧时光。

  谢清呈:“我很想知道我己错在哪里了,我觉得你心里是清楚那个答案的。”

  “可是你不愿意告诉我。”

  “哪怕你的病已经么重了。你也不愿意再向我开口,再对我诉苦了。是我让个病人变得无法我说出真相。”他静静地看着他,“并且我的存在,我的出现,甚至会加重你的病情。”

  “贺予……我曾经是个医生,我曾经是你的医生,我想我完全搞砸了切。我当不了秦慈岩那的可以救人的『药』,最后却反而成了患者的伤。”

  谢清呈说些话的时候,是坐在贺予床边说的,他没有看贺予,他似乎也已疲于那少年对峙了。

  他垂着墨般的睫,神情清冷,很平静,很平静地说了些从前并不会贺予说的想法。

  “我确实很失败。”

  “……”

  “很抱歉,贺予,你遇到的是我,不是老秦那的医生。”

  “我始终没有能够成为像他那的人。”

  “……我改变不了什么。我也没有救得了你。”

  他说着,停了下,看着贺予的脸,却像透过了贺予,看到了十二年前,他第次遇见的那条幼龙。

  谢清呈的声音低缓,疲惫,带着些无所遁形的叹息。

  “那年我遇到你的时候,你只是个孩子……仔细想来,其实是我让你没有遇到个的陪伴者。是我没有做个合格的长辈。”

  “小鬼,些年,对不起了。”

  卧室内,是长久的静默。

  结束了罢……

  既然无法解决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继续下去,只是步步都错。

  该结束了。

  谢清呈说完了所有他想说的话,起了身,闭了闭微红的,终于要如贺予所愿,就此离开。

  啪地声。

  手却忽然被握住了。

  少年攥着他的腕,手指在微微地颤抖,过了会儿,有滴温热的水珠落在了被少年紧攥着的,谢清呈的手背。

  谢清呈怔了下,回过头去,把目光落在了贺予身上。

  少年低着头,散落的额发垂在前,让人看不清他的眉,可是谢清呈知道贺予在哭。

  接着他还未回神,就被贺予拽着重新坐下来,然后少年的手抬起,忽然揽在他的脑后,边流着泪,边重重地凑上去——

  他吻上了他微凉的嘴唇。

  贺予的唇瓣都在微微地发抖,哭得伤心了,又想要强撑,但再也撑不住。

  他的心像被谢清呈刚才那番推心置腹的话击穿了个孔洞,千里之堤都因点点的碎痕而崩溃了。

  他抱着他,吻着他,抚『摸』着谢清呈的头发,然后用额头抵着他,抵着那个男人的前额。

  那个做尽了全部力所能及之事的男人被『逼』到了死角,诉出了真心——他说,对不起,小鬼,我觉得己非常的失败。

  “谢清呈……你不用……你不用对己到……”贺予哽咽着说,他尽力压着己声线里的颤抖,尽力地不让谢清呈到他已经分崩离析的心城。

  他抵着他的额,垂着,小声说:“你不用对己到失败,谢医生。你没有做错什么。你从来没有做错什么。”

  “你不要我说对不起……我瞒着你……我什么都不你说,不是因为你是个失败的医生……而是……”

  “而是……”

  泪颗颗落了下来,贺予的声音都破碎了。他停了会儿,而后像是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字顿,字颤,那句真心话,终于被迫出了口——

  “而是因为我爱你!”

  “……!!”

  “是。谢清呈……”贺予肩膀颤抖,泪如雨下,“我爱你……切都是因为我爱你……我他妈的爱上你了,我他妈的喜欢上你了,你明白吗?你明白吗?!”

  痛苦了,把切明知不可能得到回应的话,为了宽抚前的人,从破碎的内心的废墟里挖出来,赤/『裸』『裸』地捧上。

  哪怕知道遭至的断然是拒绝,是厌憎,甚至是嘲。

  但他终于还是将些话少年的热血连同少年的热泪并奉上,只希望能焐暖点点个男人冰冷的嘴唇手掌。

  贺予抱着他,终究是泣不成声:“因为我喜欢你啊谢清呈,我喜欢你,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我想你在起,我想亲你,抱你,要你,我想对你做所有你不能接受的事情……很私是吗?可是我控制不住。我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

  “我没有办法不去想着你……”

  “谢清呈,谢医生。”

  “你不要觉得我有病。你不要觉得我骗人,我是真的爱你。我也是真的在努力不去爱你,所以我看到你会烦躁,会发疯,会失控。你不要责怪你己……不要难过……你从来没有做错什么,是我错了……是我不……是我要头破血流,要飞蛾逐光……”

  男孩说着,渐渐声不成调,双手紧抱着怀里因为极度惊愕而僵硬了的男人。

  他哭红了,沙哑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觉得很屈辱,我也觉得很伤尊,我也觉得不对,但我还是爱你。”

  “我想把它戒掉,但我没有做到。”

  “我到现在仍然做不到——你我吧。谢清呈,你话我吧。”

  “因为我是真的疯了,我他妈明知结局,还要条黑走到底。那么狼狈,遍体鳞伤,还会想要拥抱你。”

  “我……我什么拿得出手的优点都没有……却还敢去喜欢你。”

  “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地要喜欢你。谢清呈。”

  “我无『药』可救地要喜欢你……”

  “我都在泥尘里了,却还喜欢天上的雪……是我做的不对,不是你……”

  “对不起……是我不够优秀,却还爱你……”

  “爱你很痛……谢清呈……爱你痛……我得不到……我知道要放手……却还在……还在天天地爱着你……”

  贺予抱着他,每个字都说的那么真切,却又颤抖得那么厉害。

  他哭着把己千疮百孔的喜爱挖出来,终于捧到他前,卑的,傲的,局促的,坚定的——捧给了他看。

  看那赤/『裸』『裸』的,颗属于少年的心。

  看那病到深处的,颗属于贺予的心。

  贺予哽咽道:

  “谢清呈,怎么办。救救我吧………你救救我吧……我没有办法再改变了……我再也走不出来了……谢清呈……对不起……”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伶牙俐齿的人,却结巴地不成子。

  游刃有余的人,却笨拙到不知何言。

  他哭红了,挖出了心,剖开了魂,要把己仅有的宝贵的东西送给他的谢哥,谢医生,谢清呈。

  他哀声说:“哥……”

  “我是真的……真的爱你!”

  明知,拥他如拥雪,吻他如吻霜,爱他似饮鸩酒,求不得至断肠。

  却还执『迷』不悟地,要爱下去。

  ……

  谢清呈,爱你很痛。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可是……可是我整个人,我整颗心……

  却依然片刻不停地,偏要——

  爱你。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