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爱你很痛我真想杀了你……我真想杀了……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125章 爱你很痛我真想杀了你……我真想杀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5章 爱你很痛我真想杀了你……我真想杀了……

  贺予实在是醉的有些厉害。

  当他到谢清呈,当他触『摸』到真实的谢清呈,当他意识到谢清呈是真的找他了,他就什么话也说出了。

  他的青面獠牙,好像都消散了。他只过是只从岩洞中走失的小小的幼龙而已。

  谢清呈半扶半架着他,顺利带着他离开了空夜会所,到了楼下结账划单的时候,前台服务员小姐居然又是之前那个。

  “您好……”

  服务员小姐话说了半就噎住了。

  她震惊着眼前这幕——什么?!贺少居然还和这个168万『操』了贺少夜还家暴的狗男人分手?!

  太离谱了!长得帅就可这样为所欲为吗?!!

  谢清呈道她瞪大眼睛是在想什么,他也空管她。他觉得贺予现在的状态太差了,男孩子靠在他身上,他就能感到这个人的身子烫得和火炉样。

  还有贺予手腕上缠的纱布,别人道是怎么回事,他能道?

  他得立刻把贺予送回家。

  谢清呈:“结账。”

  服务员小姐回过神,努克制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您好先生,今晚包厢消费共是49万。”

  “……”

  腐朽的资本主义就能消费十万下的数额是吗?

  所幸贺予还完醉过,他只是有些混『乱』,但付钱的意识还是有的,闻言忽然,就开始往自己大衣里『摸』卡。

  “我付。”贺予把卡掏出了,然又有气无靠在谢清呈身上,“我可付,我现在有很多钱了。你道吗……我现在用着问他们要零花钱了,你要什么我都有……我赚了好多好多的钱……”

  “我可比我爸给你的更多,谢清呈……你能起我了。”

  谢清呈:“……”

  服务员更受震惊:这什么小妈文学?她到了什么?老贺总难道也包养过这个男人??!那现在这是什么?子承父业?

  滋啦声,机器把小票打出了。

  服务员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震惊,她都会说,除非——算了,她也能忍住。

  她强忍着内心的惊涛骇浪,把单据递给了贺予:“贺少,麻烦您签个字。”

  贺予接过笔,随意涂了几笔鬼画符,还给了对方。

  小姐。

  “……贺、贺少,您这签的能用,我重新打份,您再重签下吧。”

  谢清呈:“怎么能用了?”

  服务员小姐强忍鄙夷把单子递给这个吃白饭的英俊小妈。

  谢清呈扫了眼,无言间又有些说出的感受。

  因为贺予浑浑噩噩间,签的居然是:

  “谢清呈,赠。”

  谢清呈开车带贺予回了贺家的别墅。

  这种精神病发作起,要压抑自己嗜血的本『性』是很难的。

  谢清呈自己也经历过,他很清楚内耗会有多痛苦。

  所路上他都得分心观察贺予的情况。贺予开始只靠在副驾驶上白着脸闭目吭声,嘴唇咬出点玫瑰的血『色』。

  两人开到郊区时,贺予终于忍住了,他蓦睁开眼,解开安带。谢清呈立刻靠边停了车,止住他的作。

  “怎么了?”

  贺予哑声道:“难受。”

  “我很难受……”

  他这几个字说的都有些艰难了。

  “贺予,你撑着点。”因为过度服用『药』物,贺予的耐『药』『性』已经越越严重了,谢清呈道他空夜会所前定是吞过『药』的,可是现在『药』效已经过,贺予的发病期却还过,在这种情况下病人般只有三种选择:

  第,自我伤害。

  第二,伤害别人。

  第三,自毁『性』使用更大剂量的『药』物撑过续发病,但下次病人对『药』品的耐受度又会增加。

  谢清呈很早之前就提醒过贺予,别多吃『药』,别依赖『药』,但贺予因为种种原因,有能把谢清呈的这番话落实下。

  此时此刻,贺予的额头已经渗出了层层细汗,浑身热的就像火炉,连视线就是焦灼烧糊的。

  他忍了会儿,实在忍住了,开始在车里『摸』索,想要『摸』到任何尖锐的物体,这样他就能在身上划刺出交错的伤口了。只要血流出,他应该就能好受点……

  “刀呢……”

  他沙哑问谢清呈,又像在自问,眼眸中拉着血丝。

  “刀呢?”

  谢清呈按住他:“有刀。你把安带扣上,我们很快就到家了。”

  “……我回家。我要刀。”贺予喃喃着,“我要刀……给我把刀……我受了了……”

  谢清呈越他这样越觉得安。

  因为谢清呈是治疗过精神埃博拉3号病例的人,他见过3号症状逐渐加重的样子。从理论上说,如靠『药』物调剂,精神埃博拉症每次发病都会比前次更难控制,所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极度的冷静,减少发病次数。

  谢清呈前和贺予在起时,总会和贺予说些很损的话,是因为他『性』格本身冷硬如此,二则是他其实也有意在提高贺予的情绪波阈值。

  这些年贺予对于冷嘲热讽的承受度倒是高了少,但那些谢清呈无法为他拓宽阈值的方面,它们依旧折磨着少年的感情。

  “贺予,你忍忍,你能到我说话吗?”

  “……”贺予盯着他了几秒,把头猛别了过。

  “我要刀。”

  可是车上哪有刀?

  他在车上管顾『摸』索,却什么能够自残的东西都『摸』到,他想下车,但谢清呈把车门锁上了。

  贺予的眼眶越越红,像是要滴出血。

  “为什么有刀……谢清呈……为什么有刀?我受了了!”他开始用撕扯自己之前缠绕在手腕上的绷带,作从大逐渐趋于疯狂。

  绷带散落,谢清呈心里冷,顿时骇然——

  贺予手臂上纵横交错,新伤叠着旧疤,竟有那么多疮口!!

  那些伤口有的还未完愈合,现在贺予,已经被二次撕裂了,血在住往外涌……他之前到底发作了几回?

  “你这是——”

  谢清呈把握住他的手腕,盯着他惨白的脸:“贺予……你这样多久了?”

  他摩挲着贺予腕上的伤。

  道道。

  横横。

  交错着,触目惊心。

  这个男孩子自我伤害得太厉害了……而他在他身边,竟然从道。谢清呈的声音里都有些颤抖了:“为什么从说?”

  “……”

  “你有告诉过任何人你现在的情况吗?”

  贺予模糊又伤心想,他怎么说啊?

  他现在的病是因为求得而起的,他发现自己喜欢谢清呈,但他也道自己能靠近谢清呈。谢清呈并喜欢他,谢清呈的心里甚至是恶心他的,所他要做那种有自尊的事情,他点也想让别人道他的感情然耻笑他疯了。

  他宁可真的这样疯下。

  谢清呈每次的冷漠拒绝,无情冷眼,都会刺激到他的情绪,他过的『药』成了他现在的毒,他反反复复犯病,反反复复吃『药』,却又在控制住时,得用鲜血祭祀,镇他心里的空洞。

  他能和谁说呢?

  哪怕是现在,他面对着谢清呈本人,他都无法开口,只能调逐渐微弱的自我意识,硬邦邦对谢清呈哑声道:“……关你事。”

  “……”

  “这关你的事,谢清呈。”

  他边痛苦压抑自己,边这样生硬答道。

  他真的受了了……他想要嗅血。

  想要发泄。

  他恨得把谢清呈的皮肉都拆开了,把谢清呈的血肉点点纳入自己的身体里,他心中有如是强烈的渴望,好像这样就会身体就会痛了,心也会再空。

  要血。

  要爱……

  要……谢清呈。

  他的手都因为在极克制这种欲望而可遏制发着抖,他攥着车窗窗沿,指关节耸突,如最防御的边关关堞……

  “砰!!”

  最终他克制住体内疯狂涌的戾气,反手猛击在了车窗上,谢清呈的车是什么好车,窗玻璃经撞,在这样的重击下,顿时裂开蛛网般纵横交错的痕。

  贺予浑身都是汗了,他几乎是仇怨望着谢清呈,眼睛里已经快有什么意识了。

  他又是极恨又是极哀嘶声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你为什么给我刀也给我『药』!!”

  “我真想杀了你……我真想杀了你然再把我自己也给杀了……我难受啊谢清呈……我难受得快要死了!我受了了……”

  他拿手扯着自己手臂上的伤痕,那些伤口本就有愈合,这样闹,更是皮肉外翻,分外可怖。

  “我受了了!!!”他怒嗥着,眼泪却淌了下。

  如是在精神病院,贺予这样肯定是要用拘束带了,他自我伤害的病症实在太重,根本控制了自己。

  可这里什么也有,谢清呈只得死死摁住他,尽量让贺予做出什么更过激的事情。

  “贺予,你要撑住……快过了…你之前靠着『药』物已经撑了很久了,再坚持会儿,这次发病就会过了……”

  “你在骗我……”贺予咬牙道,意识越越混『乱』,“你在骗我……!我好了了……我受了了!你有句话是真的……所有人都在骗我!都在骗我!!!”

  他的状态太差,谢清呈只能遍遍安抚他。等他自己症状消退是谢清呈现在唯的希望。在这之前,他必须牢牢控制住贺予,免得他伤人或者继续自伤。

  车能开了,所幸是偏郊,路过的车辆多,也会影响到什么人。

  谢清呈就这样直用按着他,职业医生的素养安抚着他,这个过程太漫长了,贺予的气很大,并是前那个可任由谢清呈搓圆捏扁的孩子了,而且谢清呈的肩膀还受了伤,渐渐就开始使上劲……

  忽然——!!

  贺予个暴起,猛挣开了谢清呈的钳制,转而将谢清呈推在驾驶座上!

  他双眼血红瞪着这个人。

  贺予的情绪终于完失控了。

  他眼眸里彻底了谢清呈的倒影,整双眸子都像被血雾所笼罩,切都是混沌的。

  少年甚至伸出了手,残暴扼在了谢清呈的颈间。

  “骗子……都是骗子……你们都讨厌我……你们都怕我……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

  “贺予……!”

  如是前的谢清呈,是绝可能让贺予近身压制到这个步的,他可确保自己会有『性』命的危险,但是他想到自己的手臂会在这时完使上。他在贺予手下挣扎起,很悍猛,却无法完脱离贺予的钳制。

  渐渐的,他的脸涨红了,气也透过。

  他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被『逼』着骤然爆发出了股凶狠的量,竟靠着剩下的那只好的手臂,和极强的格斗技巧,猛把贺予反手压制,并趁机从对方掌心里脱出,接着条件反『射』巴掌狠扇在了贺予脸上。

  “啪”的声清脆的响。

  那巴掌完处于自御本能,掴得又重又准,贺予被打得时耳中嗡鸣,眼前也犯晕,撑着身子皱着眉说话。

  谢清呈这时终于吸到了氧气,他胸膛剧烈起伏着,大口大口呼吸,他的颈上已经有了暂时难消退的指痕,那是贺予发病时差点将他捏死的痕迹。

  他缓了会儿,缓过劲了,到贺予还那样危险而沉默僵在那里,谢清呈的第反应是要把他再次压制住。

  管贺予现在的状况有多可怜,这种情况由着他自由,对任何人都是负责任的。

  于是谢清呈喘着气,抬起仅剩的那只健康的胳膊,再次重重按住贺予,想要将他控制。

  而就在这时,贺予忽然抬起了眼,仰头直望着他。

  谢清呈忽然顿住了。

  是是因为挨了他记耳光,贺予那双眼睛里已经少了些血雾,他似乎清醒些了,至少能认出眼前的人是谁了。他又和方才在空夜会所里那样,显得有些虚弱,但至少有那么强的攻击『性』了,只像个情绪低『迷』的正常人。

  “贺予,你……”

  “……谢清呈。”贺予终于慢慢回了神,发颤,小声叫了下,濒死的幼龙在呜咽似的,“谢清呈……”

  他抬起手。

  谢清呈本能想要制住他。

  但是这次,贺予的手有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

  贺予只是用那双颤抖的,昭示着他情绪崩溃的手,环住谢清呈的腰——紧紧,紧紧抱住了他。

  极困顿的。

  极悲伤的。

  几乎可谓是无助的。

  他抱住他。

  “我醒了……”

  “我醒了……我、我刚刚……”他发抖道,“……我刚刚是是彻底疯了……?”

  因为是在车厢内,尽管两人之前在缠斗,但车内伸展的空间并大,虽然这时候谢清呈是倾身压制着贺予的,却也完站着时那么高。贺予这时候抱着他了,头就靠在谢清呈的胸膛靠着心脏的位置。

  贺予着那声声心跳,拾回了些清明的脑子,开始感到极度的怖惧。

  他是差点就杀了他吗?

  他是差点就到这个人的胸腔内有心脏在跳了吗?

  他抱着他,绝望抱了很久。

  很久……

  然谢清呈到他喃喃着,哀声说了句:“哥,你给我把刀吧,我想伤害你,但我真的受了了……”

  “我再也受了了……你让我自己手好吗?”

  “你让我自己手好吗……”

  谢清呈那瞬间非常非常的是滋味。

  他道贺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明明他离开贺家的那年,他是确认过,贺予应该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而他在的那四年间,贺予也有出过任何的意外。

  就是从他回了之,切忽然都越越『乱』,往失控的深渊坠落下。

  是他回之做错了什么吗?

  还是他当初离开的决定就是错误的。

  谢清呈道,他甚至无法得这个少年最近究竟是有了怎样内心变化,为什么情绪会变得越越易波,贺予前对他至少还算坦诚,现在却好像对他筑起的心灵壁垒比谁都高。

  贺予到底是怎么了呢……

  “谢清呈……”

  谢清呈在少年又次哀声唤他时,回过了神,他道贺予的这次发病正在慢慢度过。他轻声咳嗽着,然在这刻,谢清呈选择了像前样,作为个陪伴式的医生,安抚这个仿佛连灵魂都已经支离破碎的男孩子。

  “事。”

  他拍了拍他的背:“事。别在意,我事。”

  “你也很快就会好了。”

  “要用刀解决问题,贺予。”

  “最痛的已经过了,你能支撑完的。”

  “事了……”

  他断拍着贺予的背,安慰此刻那个极度无助的男孩。

  这是他身为医生,身为初皇……

  甚至此刻,他觉得这亦是他身为谢清呈,应该做的。

  “贺予,要放弃。”

  还有希望的。

  只要还活着,只要永屈服,你和我,我们……就都还有希望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