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想杀了她“贺予,放下刀,到我身……_病案本
菠萝小说网 > 病案本 > 第119章 我想杀了她“贺予,放下刀,到我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9章 我想杀了她“贺予,放下刀,到我身……

  如恶魔没了神赐予的镣铐,会怎么?

  谢清呈就贺予的镣铐,能缠绕住魔龙,限制住他发疯发狂的那个同类。

  但谢清呈倒下去了。

  浑身血伤,就那么倒贺予怀里。

  他的血成了让魔龙暴走的火光,勒住贺予的锁链蓦地断了,碎做了齑粉——

  贺予的双眸都如血了。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把谢清呈放下来的。

  他只记得谢清呈很重,靠自己怀里时,沉甸甸的热度就那敷他心口的伤痕上。

  而当他把他靠着岩石放下来时,那一点用麻醉疼痛的温热也没了。

  没了……

  没。。了!!

  他冰冷地走向易阿雯,此之前,易阿雯很像一只厉鬼,现,她贺予的衬托之下,简直就像听着上帝笛声长大的绵羊。

  贺予无疑要她死的。

  易阿雯:“你……你要干什么?!你——”

  他一言不发,却仿佛化出森然龙翼,生出棘尾獠牙,朝这个女人猛地扑了过去,她举起土枪前就粗暴到恐怖的力量将她猛按了岩壁上!

  霎时间,他扼着她的手筋骨耸突,拳脚暴起砸下!他的眼瞳缩着,眼珠黑如点墨,里面映出易阿雯被他折磨到痛不欲生,撕心裂肺的模。

  她尖叫,怒骂,一刻不停地反抗。

  他都像听不到。

  他疯了。

  他的心,连同他的人,都被谢清呈的血炼了修罗。

  此时此刻,魔龙的耳中,始终都只能听到他唯一的同类刚才的那句话。

  苍龙释然般地对他说:贺予,那一枪,我还给你了。

  其实谢清呈无论嘴上怎么讲,脑海最深处,还记着当时贺予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吧……

  所会所里,他没离开,后来发生了那么多荒唐的事情,他也没真的杀了贺予或打死贺予,他们一直纠缠不休,贺予一次一次地要他,他却选择了自暴自弃般的把自己的肉/体献祭,麻木地去敷衍打发贺予,没动用任何极端的手段去结束这段病态的关系。

  谢清呈厌憎他的种种为,但或许谢清呈潜意识里,始终觉得一件事亏欠了他。

  那件事与命关,压的谢清呈的灵魂透不过气来,而谢清呈又极度不愿意亏欠别人任何东西的人。

  他也许一直找一个机会,能把他欠他的那条命还给他。

  这谢清呈才能安安心心地,彻彻底底地与他一刀两断。

  这吗……

  这吧。

  贺予眼里没易阿雯了,他不到她,这个罪魁祸首的哭喊也好,咒骂也好,扭曲的尖叫也罢,他都听不到。

  鲜血四溅,暴雨磅礴。

  他极其残暴的打斗中,缴了她的枪,反手夺了她挣扎着刺向自己的刀,刀刃一转,凶器落到了他手里,他持着刀,眼也不眨,猛地朝着她的手掌心扎了下去!!

  “啊!!!!”

  凶徒发出了犹如从地狱中传出的惨叫。

  贺予脸上溅了一簇血,他沾血的面庞没任何表情,却比她起来更像厉鬼。

  “这一刀。”他森然道,“还你刚才踩我手上的那一脚。”

  “咔哒。”他说完,一手扼着易阿雯,一手单手拆掉了土枪的弹夹,把弹从里面全部抖落出来。

  这女人也真杀了人心发虚,随身会带着这的东西。

  而现,刀和枪都归他了,他要从中选取一,结束这个伤害了谢清呈的女人的命——!!

  杀了她……

  杀了她!!!

  他没选枪。他把枪拆了之后径直扔了泥浆中。

  那伤害过谢清呈的东西,他不想再碰。

  更何况,用枪终究能给人善终了。

  他只想生生将之折磨到死。

  贺予不甚意地感觉到她的挣扎由剧烈到微弱,由充满希望到绝望。

  她他掌心里扑棱着翅的蛾。

  他觉得妄想要扑向他的火,扑灭他的光,于他捉住了,让深尝剧烈的苦痛后,他要审判一般,结束的命,哪怕蛾的浆汁四溅,爆出来辱脏了他满掌也没事。

  他把那沾血的刀刃贴易阿雯的脖颈上。

  轻声道:“这一刀,我送你下地狱去的。”

  他的眼眸比染血的刀更红,比刃更锐。

  他幽森道:“结束了。”

  寒光一闪!

  眼那一刀就要落下割喉!!

  然而——

  就这时,个很轻的,沙哑的声音得到了通证,一路畅通无阻地抵达到了他的鼓膜。

  “贺予。”

  贺予一怔。

  他混『乱』如季风过境的脑颅内,忽然起了些清。

  “——贺予!”

  魔龙的锁链又开始化形,从无到,从点点齑粉,化作无限光,重新于半空中凝聚成锁链的形状——勒住了那个即将扑向阿鼻地狱的少年。

  贺予的意识猛地被唤了回来。

  他蓦地扭过头去。

  谢清呈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靠岩壁上,捂着左臂,身上都血,轻轻咳嗽着。

  “贺予……”谢清呈喘了口气,沙哑道,“……不要杀她……”

  “她已经没还手的能力了…你再打下去就防御过当。别去做凶手。别和她一。”

  “……”

  “过来……听我的话……不要代替法律去审判任何一个人……”

  谢清呈说到这里,皱眉剧烈咳嗽着,然后他仰起头来,呼吸滞闷,胸膛一起一伏。

  “你身上已经都血了。”

  “……”

  “贺予,放下刀。到我身边来。”

  “打报警电话。让警察来带走她。你自己……”谢清呈说到这里,伤口又疼起来,他皱起眉,“你自己不要再动手。”

  倒血泊里的易阿雯听到这句话,反而『露』出了比面对死亡时还要恐怖的眼神。

  “别…别报警!我宁你们现就杀了我!别报警!!!”

  她的状态很疯狂。

  得出来,她和她的母亲卢玉珠终究还差了许多能耐。卢玉珠当时把他们『逼』到了绝境里,但易阿雯不一。

  她就像她偷偷搞来的那一把土枪,一腔火/『药』,但到底只村里人作『奸』犯科。

  所哪怕她不交代,谢清呈也知道,易阿雯不那个组织的人,她和他们查的rn13犯罪案,没任何的关系。

  “贺予……快过来。”谢清呈沙哑道。

  贺予没动。

  谢清呈又要再说话,但他刚摔下来时撞到了肺部和后脑,此时虽然苏醒,但说多了话又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咳得连眼前都阵阵发黑了,蓦地呛出一口血来。

  “谢清呈……”贺予呢喃着,慢慢回过神。

  谢清呈的命令没能让贺予听话,但他的虚弱。

  恶龙沾血的臼齿终于离开了人类的脖颈。

  贺予一身血,却起身,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地奔向他。

  一步一步。

  尖刀从他掌心滑脱。当啷一声掉地上。

  “谢清呈……!!”

  巨龙收起羽翼,谢清呈身边栖落下了。他如梦初醒,他紧张地扶住他,他抱住他:“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谢清呈摇了摇头,示意他自己没事,然后轻咳着说:“去报警。”

  女人:“不要报警…不许报警!!你们杀了我吧,你们直接杀了我!别报警…”

  谢清呈:“易阿雯,你杀了人……!”

  “……”

  脸颊沾血,眸『色』凌厉:“阁楼书柜后面,嵌墙里的那个人,你父亲对吗?”

  “……”易阿雯的神情一瞬间变得很扭曲,配上她满脸的血,就更恐怖到令人胆寒。

  她喃喃地说:“他活该……”

  “你们不懂!!都他活该!!!”

  轰隆一声雷响。

  空谷中震颤的雷声,犹如绿皮火车启动时巨大的动静。

  ——

  时间仿佛随着这轰鸣倒回了五年前。

  清骊县火车站月台。

  “滴——!隆隆隆隆——”

  车笛长鸣。

  易阿雯背着两个旧蛇皮袋,头也不回地上了深夜驶达他们村的绿皮火车,她眼睛里装载的对过去的不甘,不屑,对未来满把满把的兴奋与期待。

  没念完高中的易阿雯做了和她继母一的事。

  她要逃出这个人类废品回收站似的村。

  她要到城里,到新的花花世界去。

  易阿雯个很勤快的女人。年纪轻又擅干活,而且姿『色』还不错的姑娘,任何一座城市里都不愁找一份工作的。

  甚至,也不愁找一个男人。

  她一家商场里做销售,卖床单被套,一个月2000的工资加提成,到手马马虎虎能够到三千出头。这的薪水很多城里人来实低了,但对于易阿雯这种刚从农村家里逃出来的打工妹而言,已经足够。

  商场包吃包住,三千块便全用来成全她自己的梦想。

  市中心的美式咖啡馆,她前只电视上到过,三十几元一杯的咖啡喝进嘴里些苦,但她捧着坐那些带着笔记本电脑码字的年轻人之间,俨然也能幻想自己都市剧里的女主角了。三十元买一个穷姑娘的梦,似乎也没过奢侈。

  摩天大楼顶端的回转寿司店,一顿下来人均两百多,月薪高一些的人不上的,他们更爱去清幽雅致,隐藏弄堂里不起眼的某某素食店,单人花上千元去吃一套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时蔬套餐。但那的寿司店却给了易阿雯这些初入江湖的年轻人一次楼顶睥睨都会繁华灯火的机会,从而蛊『惑』着他们这个城市扎根下去,把青春的血肉献祭给这片热土,鼓舞着他们往上爬,往前走。

  还那些连锁的,亮堂的快捷酒店。

  你只需支付一晚上三百不到的房费,就能够获得容纳爱意的地方,易阿雯当然也羡艳那些披着厚重皮草,『裸』『露』着香肩,踩着周仰杰细高跟,扭着曼妙腰肢,巧笑嫣然与“成功男人”们出入高档酒店的女人,她走过那些宾馆门口,就连门堂处吹出来的风都香腻的。

  但她住快捷,住招待,也觉得很知足。

  她不不想要那奢靡的生活,不过她到那些千娇百媚的女人往往要与肥头大耳的男士作配,便也觉得自己的日才最好,毕竟——

  她的男人,那么的优秀,那么的英俊啊。

  的,易阿雯来到城里落脚后不久,她了个男友,很俊俏的一个大学生,她第一次去理发店,面对店员孜孜不倦的推销,既耻于说自己囊中羞涩,又完全无力掏个几千块去办那昂贵的美发卡时,那个坐她旁边的客人替她解了围,还真诚地和她说:“你不用烫卷,现这的直发已经好了。”

  他们就这互换了微信,一来二去,便一起了。

  男生x大的会计学生,本地人,母亲国企中层,父亲警察。

  很多女孩来,这的条件也算不了优渥,并不会滋生什么不安全感或恐惧感。但易阿雯不一——她第一次与他接吻后,着他疏朗英俊的脸,身上披着他脱给她的羊绒外套,她忽然涌上一种无地自容的羞耻感。

  她想起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出身,自己从到大遭遇的一切,她耻辱地哭了出来。

  他怔愣地问她怎么了,自己吻技难道那么不好?

  她擦了脸上的泪,勉强拾掇自己的情绪,然后说,不的。

  不的,我只第一次恋爱,我很高兴。

  她终究还向他隐瞒了身份,她不敢告诉他,自己清骊县最穷最嗜赌成风的那个鬼村逃出来的人,家里个赌棍父亲,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的两个母亲,一个早已逃去了天涯海角再不回头,一个则贪污受贿锒铛入狱的罪犯。

  “卢玉珠的女儿!罪犯的女儿!易阿雯,你亲妈蹲大牢的!你后妈三臭婊/!”

  连村里人都这不起她,辱骂她。

  她怎么敢和男友一五一十地把自己交待?

  她便骗他。

  他面前,她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勤工俭学的女大学生,x大隔壁的那所学校读书,为了圆谎,她还特意去那所学校问毕业生买了一套材,约会时常常像模像地放几本随身携带的包里,做出刚刚下课就来找他的。

  他也从不起疑,学生们的恋爱往往干净,他没去调查过她的任何背景。

  但学生不会一直学生的。

  男友毕业了,拿了学位证书的那一天,他约她那家对学生而言不算便宜的市区楼顶回转寿司店,郑重其事地对她说,你愿不愿意和我回家,见见我的家里人?

  她又惊又喜,又慌张。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一只被吹得鼓胀的气球,她就要轻飘飘地就要飞到天上去了,她又随时担心自己会撑破了,会爆炸,砰地一声响,所人都会发现她的内里空心的,什么也没,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其实这时候向男友坦白,也未必就会闹到一发不收拾。

  易阿雯自卑了,她胆怯了,她很爱他,为爱了,便极度的患得患失,什么也不敢说。

  她最终花了自己四个月的积蓄,去商场买了一整套像的头——毕竟她曾和男友说,自己家里世代书香,父母都报社记者,虽然不很钱,但也富足的。

  她打算把谎言继续撒下去。

  为此,她要他父母面前尽能地把自己装点起来,像无良店的店主用彩纸包裹住些虫眼的苹,企图蒙混篮里卖给不细心的客人。

  见他父母那天,她扎了精神靓丽的马尾,穿着纯白的过膝连衣裙,披着一件休闲女款西装,踩一双西班牙进口的羊皮鞋,脸上施了温婉尔雅的淡妆。她还特意买了一套进口洗护用品,想要给男友的母亲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

  男友的父母带他们去附近的西餐厅吃了一顿饭。

  那真正上得了台面的大餐厅,此之前,她去过最好的也不过一些价格中高的连锁西餐牛排馆。

  餐厅里面对那一套繁复的餐桌礼仪而慌得手忙脚『乱』时,她抬眼到男友母亲若所思地凝视着她。

  易阿雯心里咯噔一声,隐隐地生出某种预感。

  她知道,苹上的虫眼被这个见过了多世面的女人瞧见了。

  那顿饭之后,男友一阵没联系她。

  她仿佛也知道了什么似的,尽管心里万分痛苦难受,但心照不宣地,忍耐着没找他。

  直到一天,她发了烧,躺和室友合租的破旧钢丝床上,想着他,流着泪,终于忍不住给他发了一个消息。

  她说:“亲爱的,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男友没回。

  她把手机贴心口,她支撑不住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之前,她也没受到他的任何一条消息。自然而然的,第二天一早,手机上也没等来他的一句回复。

  分手时候就这的安静,不会闹得难,彼此都留些颜面。

  但她哭了,躺宿舍床上哭得特别大声,她觉得她努力戴自己脸上的面具那一刻碎的四分五裂,『裸』『露』出来的依然那个穷村里出来的赌鬼的女儿,罪犯的女儿。

  她后来路上又遇到过他。

  他身边很快就了一个新的姑娘,戴着她或许工作一年都买不起的围巾,笑起来『露』出整整齐齐的两排雪白贝齿,脸上着她怎么伪装也装不彻底的从容,娴静,优雅。

  他们没到她,而她走过去时,恰好听到他们背对着她,面对着橱窗说话。

  她听到他说:“我刚才那和柜员发火,你别当我歧视那些农村里来的,我实被骗怕了,我和你说过我前女友的事情,我爸后来让派出所的人调查过她,她全骗我的,她个村里来打工的人,爸爸欠了二十几万赌债,亲妈居然还个劳改犯,我现想到她我就恶心,我不知道人心怎么这么险恶……”

  那一天她真的特别特别地崩溃。

  她真的险恶吗?

  她知道自己无疑做错了的,她从来也没想过要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除了爱情之外的东西。

  一起的那些日,倒她花的钱比他更多,为她想着自己年纪大,又已经赚钱的人了,而且她真心实意地爱着他的。

  她为爱得深,胆怯,自卑,所犯了糊涂,撒了一个谎之后,又不得不用更大的谎言去包裹。

  做出这的选择,简直她被锻炼出来的本能——只要她每一次坦诚地告诉别人她的真实情况,人们就或虚伪地安抚她,或直白地鄙视她,她从到大受够了这的目光,她恨极了她的父亲也恨极了她的母亲。

  为什么人们对于一个人的判断,永远不能只针对那个人自己的?

  为什么总要带上家庭,带上父母,带上抽屉里的房产证,存折卡里的理财和余额?

  易阿雯想不白。

  她那么些年,从来没收到过来自原生家庭任何一点正常的牵引和关爱。

  她见到的父亲猥琐的,兽的,懒惰的,她对于生母已经完全没印象了,但从别人的口中,她听到的全关于那个女人的贪婪,无情,狠辣……

  她他们生出来的孩,所她一出生即为恶。

  她不配拥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