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小说网 > 绍宋 > 第六十三章 廿八(上)

第六十三章 廿八(上)

  正月二十八,天气已经很暖和了,便是正处于战乱间的大河南北地区,百姓也都开始冒险去耕作田地。

  不然呢?就眼下这种南北全线交战的状态,不说穷苦人家,便是家中有些钱财的财主家也撑不住啊。

  将来南方的稻米进不来,岂不是要全家饿死?

  不过,对于济州府济州城的五千金军而言,城外田野上忽然密集出现的汉民百姓,却无疑成为了他们在此地穷极无聊的某种新乐趣……可能是从部族联盟跃迁到帝国时代的金国具有极大奴隶社会色彩,当然也有可能是军队在外,那种天然无节制的兽性就摆在那里的缘故……总而言之,之前十余日内,金军最喜欢做的事情就在济州城周边的田野上射杀汉民,以作取乐。

  这就宛如年节前后,本地汉人为了饱腹,有人会跑到梁山泊边上捕野鸭子一般。

  而与鸭子受惊了可以游入水泊深处不同,老百姓却是没法抛下自己的田地不管的……天时摆在这里,今天隔壁王婶死在了田埂上,全村受了惊吓,所有人都没耕成地;那第二日便只好再度小心翼翼去尝试,结果轮到自家老父死于田上;后日抹干眼泪再去,妻子居然又被抢去,这时便只能与几个伙伴一起上梁山泊求张首领赏口饭吃了;结果留下的村民还要小心翼翼去尝试下地。

  金人的乐趣也就接连不断。

  不过,最近两日,对于济州城内的金人而言,这种乐趣忽然变得极度危险起来……原因简单而又直接,从正月二十六开始,济州城周边便出现了多支说不清人数的小股宋军骑兵部队,难得的强悍,三五成群的金兵根本一个照面便被解决,七八个人能逃回来一两个也得是军中马术顶尖的翘楚。

  发展到昨日下午,一支五十人,半个谋克的金军出城巡逻,青天白日之下,居然也被宋军骑兵两三百人包住……金兵一开始还想作战,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支宋军中的基层军官武艺远超想象,而少数武勇异常的军官在小股作战中的作用毋庸置疑。

  最后,五十人回来十八个,还全都被割了鼻子、耳朵。

  结果当晚按照金国军法拔队斩,居然斩了二十二个……因为那支谋克的谋克,也就是百人队的百夫长了,首级也被挂在一匹自己知道寻路的战马颈下,送回到了城内。所以,按照金国军法,没出去‘狩猎’的几名十夫长也被稀里糊涂斩首示众。

  但与这些相比,最让人崩溃的是,这支五千人部队的首领,完颜部落出身的年轻贵人,此次南征第一次坐上万户的完颜塞里,居然公开下令,除小队哨骑外,不许任何人轻易出济州城三里外寻衅,违者斩!

  且说,金国军法极重,而完颜塞里只不过稍微年轻,又喜欢读南人的书,却不耽误他自幼从军,灭辽、灭宋期间经历足以服众。

  所以金军上下虽然骚动,却居然没人敢轻易质疑。

  不过,也就仅仅如此罢了……须知,此时此刻,距离金国灭北宋还没一周年,而从表面上看,这一次根本目的在于彻底消化吞并河北的第二次南征,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受挫的嫌疑:

  李彦仙兴复陕州,到底只是一州之力、局部战场,而且十余万西军残部更是宋军主力所在,金国西路军不免有未能尽全力的感觉;

  东京留守司阻地于滑州,多少也只能算是相持,且三太子讹里朵帅燕京中军扫荡河北,始终没有过河正面对付东京留守司之意;

  而四太子完颜兀术南下,岂不是更加证明了金军的强悍……轻易完成了既定任务,还以两万军追南逐北,轻易锁定了宋国皇帝。

  所以此时此刻,几乎所有金国军人都觉得,五千大军足以横行中原,那么敢问从未受挫、气焰正盛的济州守军又如何能忍耐这种挑衅呢?

  不过就是军法二字罢了!

  “大将军,城北有宋军挑衅!”

  正月廿八上午,驻守济州城北城的猛安,渤海出身的大挞不野,正在所据宅院中光着膀子给战马擦拭身体的时候,却骤然闻得一个荒唐讯息。

  实际上,这位猛安怔了足足三五息的时间方才忽然一声不吭牽马出门,继而就在大门前光着膀子翻身上马往城北而去。等到大挞不野上了城,往城下一看时,这种荒唐感就更是难以言喻了。

  因为此时城下竟然只有七骑!

  两骑在前,一左一右,各自举着一面竖旗,旗上各自临时用浆糊沾了纸墨,右面唤做:打破济州城;

  左面唤做:活捉完颜里。

  且又有一骑在后,却是竖着一名正经竖旗,上书:大宋东京留守司统制岳。再往后,则是三名掠阵骑士,不必多言。

  除此之外,还有一将居中,在那正经竖旗之前,兜鍪甲胄俱全,负弓横枪,正端坐在一匹大马之上,岿然不动!

  大挞不野到底是用老了兵的,问清楚字迹意思以后,虽然气的发笑,却并不着急下城,而是一面让人来帮他着甲,一面远远眺望……他先是本能将目光放在北面不过十余里外的巨大水泊之上,彼处岸畔青黄驳杂,芦苇丛生,但又旋即摇头,最后却是将目光钉在水泊与济州城中间位置的一处树林之上,却又再度摇头不止。

  话说,平原之上,能藏人的地方不多,而那处树林并不大,最多藏个千把人到头了,再联想到之前金骑汇报讨论,这股宋军总兵力怕是七八百骑都未必有,就更是可笑了。而若果真如此,那只能说对方是这两日占便宜占昏头了,以为千骑规模的交战宋军还能得势。

  但一个严肃问题在于,那个树林距此足足五六里,大挞不野便是有心想覆灭了这支宋军,也未必敢去做。

  一念至此,这位渤海猛安穿上甲胄后,居然只能一面聚集兵马到城北,一面再遣人去城中寻汇报,请求完颜赛里废止之前军令,允许他远离城池出兵,剿灭此獠。

  然而,等了好一阵子,大挞不野却只等来了‘不许’二字而已。

  情势如此,大挞不野反而愈发不能放过城下这七人了!

  “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现在与我再看清楚了!”

  这名虽是渤海出身,却素来以先登先渡而闻名的金国猛安一气之下坐在了城头,却是唤来自己麾下女真、奚、渤海、高丽、汉、契丹等乱七八糟几十名军官,指着下面的那个平平无奇的宋国军官而言。“照理说,按咱们的拔队斩规矩,不该让你们这些军官下去。但此人须是个宋国的统制,官也不小;从前两日作为来看,也是个有本事的;今日过来,可见更是个有种的……这般人物也不能说辱没了你们吧?今日一句话,谁能在城下挑了此人,我豁了这次南下的军功,也要保举谁一番!如何,人家既然来挑战,谁敢下去挑着这鸟厮?”

  这些军官闻言,多少喜上眉梢,因为他们知道大挞不野绝不是在吹牛皮。

  什么意思?

  要知道,金国制度的根基,归根到底还是猛安谋克制度,而这个制度是军政一体的。换言之,猛安和谋克不仅是军事上的千夫长、百夫长,更是政治上和经济上全方位的贵族,这两个阶层根本就是金国核心的统治阶层,也是任命最为严肃的两个阶层。

  所以,一个猛安对一群最高身份不过是谋克的人做出政治许诺后,那这个许诺基本上就不会是空话。

  交代完毕,大概是觉得下面那人其貌不扬,一番争执之后,终于有人取得先手,却是迫不及待下城而去,然后就在城门洞里披甲执锐、负弓勒马,径直出城而去。

  大挞不野端坐城头,眼见着自家儿郎单骑出阵,战马带起一袭烟尘,心中也是顿起一番激荡之意,便回头下令军士击鼓助威……然而鼓声刚响,这位渤海猛安回过头来,却陡然怔住,便是击鼓的军士也瞬间止住动作。

  原来,那出战之人竟然瞬间没了踪影!

  “怎么回事?”大挞不野一时不解。“甲胄没披好,回来换衣服吗?”

  “死了!”旁边一名谋克顿了好久,方才回过神来做答。“刚刚将军回头之时,斜录这厮正好弯弓搭箭,准备以弓箭取胜,却被对方远远一箭,相隔百余步直接射中面门,却恰好未落马……战马识途,直接将他尸首带回城了。”

  大挞不野一时茫然,继而彻底恼羞成怒:“谁去与我取来此人性命?莫非要我亲自上阵吗?”

  可能是刚才射的太快,众人中当然有不信邪的,便兀自下城而去,然而又只是一通鼓响起,此人便又被射死于城门下。

  金国众将面面相觑,如何不知城下那宋国统制虽然容貌平平,却身怀绝技,此番来叩城更是有所倚仗,但所谓人活一口气,一个士气正在顶点的军队之中,谁能忍耐?

  故此,须臾片刻,又有人出战,却是换成了一副重甲,且挂上护颈、戴上牛皮面罩,俨然要与对方比枪术。

  这一次,鼓声倒是响足了一通,但也仅仅是一通而已,那人便被城下宋将一枪戳死在城外,顺便还被割了首级放在地上。

  这下子,再无人敢为了大挞不野区区许诺而擅自出战了……官位是一回事,性命却是自己的,眼瞅着城下那人乃是一等一的好汉,谁愿平白送了性命?

  当然了,大挞不野虽然愤怒异常,却也不是什么愚蠢之人,既然见识到对方本事,他便再没有要求部下做什么单挑之事,而是干脆唤来一谋克,让此人引三十骑女真骑士轻甲出战……所谓轻甲,乃是存了务必擒杀,不让此将逃脱之意;三十骑,乃是城门大小限制,一拥而出的最大规模。

  时间已经来到中午,鼓声再起,这一次倒是格外精彩,城外七骑宋军扔下旗帜,与三十骑女真轻甲骑兵在城北的空地上直接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战。

  然而,战斗的走向却依旧让城上大挞不野等人看的目瞪口呆……之前便说了,女真骑兵的主要战术便是马上弓箭,但他们的弓箭强在力道和破甲,却远不如宋军箭矢的射程。而城下这七位宋军骑士非但人人马术、弓术俱佳,那为首将官更是难得的神仙箭术,此人非止射程极远,力道准度更是远超想象,便是疾驰之中也能轻易躲闪和回身发矢。

  只见这七骑引着三十骑女真人往来回转,那宋将每次回首都轻松射落一名女真骑士,翻来覆去,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三十骑女真人便只剩下了二十骑,却已经士气沮丧到至极,俨然所失之人多是军官!

  大挞不野看的目眦欲裂,一面下令鸣金收兵,一面却又喊来一名女真谋克让后者亲自去见完颜塞里,好允许他发大兵出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oluo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