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小说网 > 绍宋 > 第四十二章 前后

第四十二章 前后

  战争是矛盾表现的最高形式与最暴力手段,而碍于时代的局限性,中世纪的战争胜负往往取决于一座要害城市的得失、一个要害人物的生死……但是,无论什么时候,一场决定性的会战总会是最坦荡、最直接、最让人哑口无言的致胜手段。

  不过,和大部分会战都需要经过调度、部署、试探不同,发生在淄水与笼水之间丘陵地区的这次主力会战,对双方而言委实都有些猝不及防。

  岳飞从张俊的布置中判断出了李成的主攻方向,却绝对没想到李成居然带来了几乎整个伪齐的现存军事力量,否则他拼了命也会尽可能的把能带的兵马全都带上的,哪里会让扈成在后方干坐着?

  而李成也是如此,时局的发展,逼迫他不得不倾尽全力,可是对于一个军阀来说,谁愿意无缘无故就把全部家底给砸上去?

  双方都没有必胜把握、完全布置,双方都只能拼个你死我活。

  李成两翼骑兵夹住步兵大队,整齐划一,向前扑去;岳飞因地制宜,反设骑步,并以最精锐的重步兵为突出,列斜阵应敌……这已经是双方能在短短十几里的距离内能做到的极致了。

  “节度!”

  交战不过半刻钟,前方激战正酣之时,一骑浑身浴血,忽然自远处驰来,因背上令旗折断,只能在帅旗前下马呈上腰牌,然后由岳飞亲校毕进代为转呈军情。“前方有确切军报,御营右军背嵬军第五将张子安上来便为流矢所伤,刚刚不治身死!”

  岳飞勒马立在道旁丘陵地带一个小丘上,望着远处烟尘,面色不变,甚至头都没转,便直接冷冷呵斥:“如此激战,统领官以下身死不要来报!”

  毕进身为岳飞亲校,自然知道这位主帅脾气,却是就在岳飞身侧俯首振甲……至于张子安是张俊亲侄这种话,他一开始就没准备转呈汇报。

  然而,战场之上,岳飞可以无视张俊侄子战死的事情,却不能无视前突的田师中部战况。甚至与之相反,那支部队的战况正是决定胜负的基本所在。

  “看出来了吗?”李成同样竖旗立马于大道旁一个小坡上,然后向东观察战况,并忽然开口。“此战胜负,就是在看南侧宋军突出来的那支长斧重步兵先溃,还是咱们的中军先乱……”

  一旁郭大刀欲言又止,他很想问问自家主公,这是跟自己说话呢,还是在自言自语?但这话到了嘴边到底是变了过来:

  “主公所言甚是,就是这番道理!”

  而稍微一顿,郭大刀复又认真言道:“中间步兵对上的应该是大小眼麾下的背嵬军,也就是张宪领着的那支骑军;而南面那支拦住女真人骑兵的长斧兵,应当是张老财女婿领着的那支背嵬军才对。”

  “不错。”李成连连颔首。“都是名师大将。”

  “那咱们是该去支援南侧,帮金人打垮田师中呢,还是往中间支援,稳住中军呢?”郭大刀继续追问。

  喧嚣的战场之上,李成一时间陷入到了某种沉默……不仅仅是个人语言上的那种沉默,也不仅仅是他本人单方面的沉默,而是说,这名河北军伍中厮混起来的枭雄陡然感觉到了一种整个战场上的突兀感被抹平后的那种沉默。

  到处都是噪声,那就没有了噪声;到处都是血腥气,那就没有了血腥气;到处都是交战与死亡,那交战和死亡似乎也就无足轻重了。

  关键是郭大刀提出的这个问题,这个简单的问题正是决定胜负的所在……岳飞做出了最后的斜阵布置,的确是岳飞更能沉得住气,可然后呢?

  然后便是双方都一起将骰子投出去的那种感觉……眼下这个战场,中间大道,两面稍微崎岖,前后不过十余里便各有一条不宽不窄的河流阻断各自退路,这般拥挤而狭窄的战场,手中部队一旦砸出去便再难调遣,那还能如何呢?

  身为主将,此时唯一能做的,便是决定何时往何处将手中最后一点可指挥的精锐力量给再度投出去罢了!

  “主公!主公?!”

  郭大刀眼见着李成沉默不语,复又忍不住出言提醒。

  “稍等。”回过神来,李成忍不住深呼吸了数次,然后才应声而对。“稍等……这几百长刀骑兵和三千重步是咱们最后的底牌,这一次一定要后发制人,不能再让岳飞临机相对……须知道,大小眼那里便是将背嵬军上来便砸出去,也必然有最后一支兵马才对!”

  郭大刀连连颔首,俨然心服口服。

  “节度。”

  眼看着又一波伤员被抬下来,一直勒马立在岳飞身侧的汤怀在心中稍作估算以后忽然开口。

  “何事?”岳飞依然只是盯着前线旗帜往来出神。

  “以王副都统(王贵)那里也开始交战为算,到此为止,全线交战不过一刻钟多一些,抬下来的重伤员便不下三百,恐怕前线战死者也是这个数字……”汤怀沉声相对。“节度,自从与金人交战以来,双方甲胄便一个比一个坚固,短促间死这么多人,实属罕见。”

  “这等地形与交战路数,这个伤亡有甚罕见?”

  “其实是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值……”汤怀顿了一顿,坦诚言道。“不说田师中领着的御营右军背嵬军,便是咱们这两万兵也是在徐州休整时精挑细选出来的,而之前南征大半年,根本就没有几个伤亡,往后也是准备留着渡河北伐与金人做对的,却不想此时居然要跟伪齐的贼寇在野地里平白相耗……我知道这是野地决战,知道免不了死人,但死的未免太快了些!”

  这一次,岳飞许久没有出声,不知道是不想说话,还是跟对面的李成一样感受到了某种战场特有的‘沉默’。

  “出兵!压上去!”

  但和李成不同,仅仅是沉默了片刻之后岳飞便直接下令。“往中间压上去!”

  汤怀一声不吭,只是回头去看身后毕进,而毕进刚要传递军令,却发现身后旗手已然拔旗,周围军士也尽数启动……其人愕然之余再转过头来,却发现自家主帅岳飞下令之后便居然亲自压阵上前,停留在帅旗周边的最后四千中军自然随之一起启动,往正前方而去。

  岳字帅旗一动,整个战场都为之震动。

  中央大道上,原本就被张宪大股杀伤的李成部步卒大阵直接有动摇趋势,而独自突前的田师中部更是陡然一松,得以获得喘息之机,从而被身后的步卒接应跟上。

  而见到岳飞这么早出兵,对面的李成明显是怔了一怔,然后就在郭大刀在内的许多将佐的瞩目下陷入了一丝迷茫……他有些难以理解,自己心疼自己的家底子,难道大小眼不心疼?

  为什么这么早便要决战,还嫌战斗不够激烈吗?

  但很快,李成便旋即醒悟,不管是那个大小眼是一时心软有所失误,还是觉得迅速致胜反而伤亡更少,既然对方动了,他便不可能再将有生精锐力量在后方白白浪费,必须要寸步不让!

  “出兵!”李成拔出刀来,回顾身后。“随我一起压上去!当面宰了这个大小眼!”

  郭大刀率先呼应,直接去掉自己长柄大刀上的锦套,一声呼喝,率长刀骑兵先行开道,李成自领帅旗向前,随后三千重步在数十名将佐的呼唤下也紧随李成往前方迎上……就好像之前两支大军不管不顾迎面相撞一般,开战仅仅算是两刻钟而已,双方主帅便各自拔旗,迎面往前线迎头并进。

  这使得战场的白热化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在蜂拥向前,平日的军饷、恩养、荣誉、义气,与此时身后帅旗的逼迫、带领、监督,夹杂着恐惧、愤怒,全都汇聚到了一起,每人能说得清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向前,但却只能向前……然后等到其中一方率先丢掉这口向前的气而已。

  岳飞先至前线,其部数千生力军与张宪部骑兵会师之余,借着田师中部前突扯出来的错位空间,对迎面涌上的李成部步卒造成了巨大打击……几乎肉眼可见,虽然双方都在上涌,但随着岳飞的帅旗抵达前线,以步卒为基盘,骑兵在前分成多队突刺往来,却是将战线一步步往西逼了过去。

  一时间,此消彼长。

  而此时,李成部却还是在辛苦进军路上。

  这里多说一句,之所以有这么一个抵达前线的时间差异,不仅仅是因为岳飞先启动帅旗的缘故,关键在于兵力的布置……御营前军两万三千众,斜阵向前,左右各步卒八千,其中王贵领张用、李逵、桑仲、刘忠、李洪等将为一路合计八千众在北,另一路五千由马皋、一丈青夫妇为首,也领数将随田师中部身后进发,中间则是张宪率骑兵四千,最后是岳飞与汤怀领四千中军居后调度。

  换言之,岳飞往正面压上以后,身前大道只有四千骑兵,所以可以畅通无阻。

  而与此同时,李成部近四万众,左右各五千骑,佐以部分步卒随后,然后又分出部分督战部队掺杂在缝隙里,即便如此,中间步卒大阵依然密集而深厚,足足列了两万众,偏偏前强后弱,前方是披甲精锐,后方是皮甲劣卒……此时李成率部向前,完全得靠郭大刀在前方辛苦开道,才能勉强得进。

  双方的进军速度,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

  等到李成部辛苦来到算是前线的位置时,前线步兵大阵已经摇摇欲坠……所谓那口气,也只剩下一口而已。

  只能说,所幸还是赶上了。

  “必须反扑!”军阵之后,李成一面指挥部分重步兵结阵稳住阵型,一面指着郭仲威厉声大喝。“郭大刀!剩余长刀骑兵尽数与你,去冲一冲,最好是冲过去砍了大小眼的帅旗!记住,只砍帅旗,千万不要去与大小眼较劲,你须不是他对手!”

  郭仲威一声不吭,也不举旗,也不呼喊,只是倒持大刀向前,而其人身后两百长刀骑兵却是各自去掉刀套,一时间长刀如林似箭,沿正中向前不止,前方李成本方步卒见到标志性的长刀骑兵举刀列阵向前,更只如远处田野中遇到活物后的麦浪一般向两侧分开。

  仓促进军外加兵力挤压之下,除了当面一支两百余的背嵬军骑兵正在郭大刀行军路线之上,其余根本无法轻易上前阻拦,而这支背嵬军骑兵的首领不是别人,正是出自扈成麾下,追随岳飞许久的扑天雕李璋。

  李璋本为沂州豪杰,素来军中称勇,如何会有半分退缩,见状不怒反喜,直接迎面上。

  两支骑兵撞上,大刀长枪,血肉横飞,而李璋杀得兴起,更是率七八个伙伴骑兵连杀数名长刀骑兵,直接陷入对方阵中,一时声势并不比李成有名的长刀骑兵稍弱。

  但也就是此时,郭仲威瞅见李璋,依旧不发一声,只是在军阵中继续低头拖刀向前,却是在其余长刀骑兵的掩护下,不声不响,陡然加速,忽然间便直扑到对方身侧,然后便是奋力一挥。

  只是一挥,便直接将李璋自左侧脖颈处至右侧腋下一刀两断,斩于马下。

  一直到此时,长刀骑兵方才一起发一声喊,以郭大刀为核心,聚拢起来,轻松将这支失了指挥的当面背嵬军给驱散开来,然后继续向着岳飞帅旗而去。

  当然,长刀骑兵实在是太显眼了,越过骑兵混战区后,便直接被岳飞与汤怀窥见。

  “如此部众,一进一缓,一缓一进,虽然有所消耗,却一直向前,必然有大将偃旗坐镇!”汤怀只是看了片刻便看出分晓。“我去迎他!”

  “等他来!”骑马端坐在大旗下的岳飞一面冷眼去看,一面抬手制止。“咱们继续压甲士随骑兵向前便可。”

  汤怀如何不晓得自家这位兄长的意思,却是当即会意颔首,然后干脆率本部亲卫转到帅旗之下去了,然后才唤来毕进,稍作示意。

  片刻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宋军的刻意放纵,这支长刀骑兵进入宋军步兵阵列后,遇到的抵抗居然不是那么严肃,沿途兵马,只是层层阻拦消耗而已。

  不过,待到郭大刀冲到距离帅旗不远处,眼看着盔甲明显的岳飞与数十骑就在帅旗前视野范围内,又一回头又看到身后兵马只剩十余骑,却也是心知肚明,醒悟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就是宋军在刻意放纵,就是在层层剥笋,然后诱他在兵马愈少的情况下去取那个大小眼本身。

  否则,帅旗之下如此严密布置,反而大将立身在前呢?

  这是一个陷阱。

  然而情知如此,艺高人大胆的郭大刀反而愤恨自己被小看,却是不管不顾,径直催动最后十余骑向前,乃是扔了帅旗的既定目标,直取岳飞……须知道,天下兵器如此多,为何他郭仲威要在马上用长柄大刀?还不是因为如此大刀战前磨得锋利了,然后奋力一挥,任你是武功盖世、盔甲精良、名将大员,都只是一刀了事?

  郭大刀既然直取岳飞,岳飞身侧亲卫又不是傻子,自然是蜂拥迎上,数十人几乎便要将这最后十余名长刀骑士尽数兜住,然而郭仲威战场经验何其丰富,此时既然早有预料,却是趁着对方合围之前,忽然加速,直扑向前。

  而早就扭头眯眼去看来人的岳飞也毫不畏惧,干脆直接转身打马迎上。

  二将两马一交,郭大刀便心中发慌……因为刚刚他借着马势奋力一刀劈下,居然被对方用钢枪轻松荡开,可见双方马上功夫根本就不是一筹。而待其一招落入下风,想起自家主帅叮嘱,作势欲转向往帅旗方向而去之时,却不料身后岳飞转向极快,很快就兜马跟来,复又一枪往他后心刺出,郭仲威狼狈之下,只能回身侧手去格,然而这般动作不免动作变形、施力不妥,然后其人只是虎口一麻,便被对方钢枪直接压掉了手中长刀。

  郭大刀既然没了大刀,心中愈发惶恐,便再度勒马,准备转向逃窜。

  孰料,就是这一勒马,马速稍缓,居然被岳飞仗着马好欺到跟前,然后只见这位堂堂御营前军都统直接撒手扔了自己长枪,反手自战马另一侧取下一把锋利朴刀,然后双手持刀,只是在马上朝着对方脖颈后方奋力一斩,居然从这郭大刀的脖颈处一路劈下,直接劈到对方胯下依然不停,复又斩裂马鞍、伤及马背,方才止住。

  而郭大刀也被整个人劈成两份,内脏散落一地。

  岳飞半身浴血,一声不吭停住战马,然后亲自下地捡起自己的长枪,复又从容上马,待回到帅旗前方,便继续指挥催动阵势不停。

  不远处,尚在顽抗的长刀骑兵和离得近的李成部步卒,见到这幅场景后,宛如见了鬼神一般,各自胆寒。此番郭大刀的突袭,不免直接消散。

  而李成相距较远,虽然不晓得自家一把大刀被竖着劈成了两半,肠子都未必接的上,但看到郭仲威陷入宋军军阵后一去不复返,然后前方似乎宋军一时士气再振,自然也能猜到是郭大刀失了利。

  然而,李成也非是无能之辈,一将既死,其人毫不犹豫派出信使,却又下令将在北部与中部结合处督军的徐大刀与其部两百长刀骑士,外加一千济南骑兵一并唤来,继续维持中线压制。

  徐大刀也是个讲义气的人物,再加上早就看到因为岳飞先至、己方军阵臃肿等情形导致的中军困境,所以接到命令后没有半点犹豫,同样是赶紧策马来救,却是试图利用成建制骑兵分割御营前军在大道上的骑兵部队与步兵部队。

  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断,实际上,岳飞根本不可能,也不敢将这么一支骑兵放进中军战场的。

  “两千兵与你,无论如何都要堵上去!”岳飞扭头相对汤怀,言简意赅。

  汤怀会意,径直引兵而去,而半个身子都是血的岳飞却在稍作思索后,下令再度移旗……不是之前那种亦步亦趋的向前,而是如第一次启动那般,直接拔起旗帜大阔步向前压迫。

  且说,此时战事已经进展了大约大半个时辰,双方前线都已经死伤累累,而且有些摇摇欲坠了,这个时候再往前去,伤亡率毫无疑问将会大跨步上升,但岳飞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主动上前。

  而更让对面的李成感到有一丝恐慌的是,岳飞既然再度上前,整个宋军军阵,依然没有什么动摇的迹象……须知道,双方的伤亡数字自然是李成部多一些,但是二比一的兵力比例在那里摆着,论伤亡比例,双方却是几乎差不多的。

  然而,如此局势下,李成部的军队早已经开始有些迟滞、混乱、不成阵型,御营前军却依旧维持着士气与进取姿态。

  就这样,下午时分尚未过半的时候,岳飞本人和他的大旗便出现在混战区域。而此时,得益于中央骑兵对步的战术与主帅亲自压阵的缘故,中央部分的混战战线也已经与田师中部几乎齐平了。

  这对宋军而言其实已经非常危险了,所以李成第二次犹豫了。

  他如果此时稍作后退,那么很可能便能将宋军薄弱的中路兵马给拉入三面包围的情况,这也是两路骑兵压阵本身追求的最佳情况,更是之前被宋军用斜阵给弄垮的最终战术追求……但是,此时一旦后退,却也有被岳飞趁势压垮,整个崩盘的危险。

  与之相反的是,他也可以选择率部向前,一口气都不泄,与岳飞直接在最前线王对王。

  可这样的话,很可能就要面对最直接的生命危险……天下之大,号称第一的韩世忠他是没见过的,但说前方那个大小眼,他却是心知肚明,双方一旦对上,真就要五五开赌命了。

  或者更差一点?

  毕竟,他李成李大将军的双刀本来就不擅长马战,而且双刀如今也丢了。

  而对于一名武人来说,丢了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眼下就是如此。

  犹豫之中,没有一把大刀再为他做出灵魂拷问,而没人拷问,他也就这么犹豫了下去……殊不知,犹豫下的按兵不动正是除了进退之外的第三个选择,却正是最糟糕的一个选择。

  因为就在犹豫之中,岳飞再度出招了。

  具体来说,乃是已经来到前线极限位置的岳飞再度移动自己的帅旗向前施压了——但有意思是,这一次岳飞没有直接向正西而去,反而是促动仅存的两千步卒往左前方而去,也就是往战场南侧田师中部的右前侧最最直接的支援与前压。

  “坏了!”

  李成看着那面岳字大旗往西南方而去,几乎是瞬间看穿了对面那个大小眼的心意,也是瞬间便察觉到了自己战前布置中一个最愚蠢的排布。

  “向前!向前!我要与大小眼当面决一死战!”

  醒悟过来以后,李成再也不敢犹豫,却是即刻提帅旗向前。

  然而,帅旗一拔,几乎是同一时间,宋军却忽然呼啸喊杀,几乎是奋全军之力向西总攻,而与此同时,让李成彻底无奈的是,他刚刚想到的巨大破绽也当场发作……战场南侧最前线,讹鲁补支援过来的那个猛安,在遭遇到了田师中部长斧重甲兵的顽强阻击,承受了大量伤亡后,终于在岳飞亲自发起的夹击下选择了撤退。

  可怜李成战前又是担忧河北兄弟不卖力,又是担心京东本地土豪有二心,结果老兄弟没有一个背叛他的,反而是战力最强的金军援兵背叛了他。

  当然了,说背叛还是有些不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金军便是战斗力再强,再擅苦战,却凭什么给他李成卖命?难道一个行军猛安还要有河北京东一体的战略觉悟不成?

  一开始李成便不该让这支部队承担战术任务的。

  回到眼前,这么一支成建制且有战术任务的部队,忽然撤退,却是将展出南侧扯出来一个巨大的空隙,而这个空隙,随着岳飞不失时机的总攻命令,却是瞬间被死伤累累的田师中部给挤占掉了。

  一时间,伪齐全军军阵也都有被冲击动摇的趋势。

  当此时机,李成那刚刚拔起的大旗非但不能往前,反而被前方稍有动摇的军队给反向一挤,硬生生向后方挤了数十步。

  却是再度立足不稳,再度向后,然后三度不能立足,三度向后。

  终于兵败如山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oluo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