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小说网 > 绍宋 > 第五十二章 耳光

第五十二章 耳光

  “斡里衍(娄室小名、原名)听说国主要死了,所以专门过来从山西跑来,乃是想见国主最后一面……来晚了,怕是此生再难相见。”完颜娄室全服甲胄,握着国主吴乞买的手如此言道,登时引得堂中一时骚动。

  毕竟,这话太惹人遐思了。

  几个年轻的‘太子’们还以为这是粘罕得寸进尺,将完颜银术可、完颜希尹(完颜谷神)引入中枢还不足,居然要学南人搞什么‘兵谏’呢?

  然而,粘罕也好、吴乞买也罢,包括大太子完颜斡本、都元帅府右副元帅完颜挞懒,以及如今中枢新贵燕京留守完颜银术可,正在推动官制改革要出任宰相的完颜希尹(谷神),种种稍微年长一些的权势贵人,却无一人有此想法。

  因为他们知道,和在座的其他人不同,这个忽然到来的男人是不会主动掺和这种事情的,他此番前来,必然是为公事。

  故此,堂中骚动几乎是瞬间便被几位年长者用眼神压制了下去。

  而国主完颜吴乞买讪讪之余因为不知道对方来意,也只能装傻苦笑:“斡里衍(娄室原名、小名),我都不知道自己如何要死了,你又如何知道,是不是哪里听错了讯息?”

  “回禀国主。”

  娄室盯着对方眼睛,继续用那种洪亮而不失平和的声音答道。“臣是猜的。”

  这下子,吴乞买彻底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名衣着华贵,几乎分辨不出是汉人还是女真人的年轻贵人似乎是看到了国主的尴尬,便干脆起身呵斥:“娄室,哪里有人臣臆测国主要死的,凭这个,也该杖你二十……”

  众人循声望去,赫然是当今国主嫡出第四子,今年才二十多岁的完颜阿鲁补。

  而阿鲁补一开口,果然解了国主之围……只见吴乞买如临大赦,立即松开娄室双手,几个箭步冲到自家儿子身前,一手揪住对方绸缎衣领,一手反复抽打,直接就在这燕京尚书省大堂之上连续抽了自己儿子十几个耳光。

  呃,这里必须要多说一下,求仁得仁的阿鲁补理论上并没有出丑,因为按照女真人的光荣传统,以前的部落盟主和现在的国主本就有在议事时抽其他人耳光的权力,就好像其他人可以把国主拖下去打棍子一样……都是标准的优良传统。

  国主挨棍子,那叫上下一体,执法如山,而国主打别人耳光,也有说法,乃是要以此来维持秩序、彰显权威的意思。

  总而言之,无论如何,这种耳光本身都没有什么刻意侮辱人格的意图,甚至反而在某些程度上代表了信任和亲昵,而吴乞买这一次也只是借此行为换个手而已……不是阿鲁补自己眼巴巴的来当这个缓解尴尬的工具人吗?

  但是问题在于,这都什么年代了?

  如阿鲁补这种人,根本就是在富贵窝中长大的,而且自幼受汉文化侵染,偏偏又不像完颜兀术那些稍微年长的同辈人一般有着丰富的军旅经验……完颜兀术十几岁从军,已经是最后一批参与了金国崛起大战的宗室子弟了,比他年纪再小的,都称不上是开国之辈。

  而这,也是四太子兀术所领战事一直不顺,却反而能够越来越逼近中枢核心权力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即便是兀术,如今也是有资历的开国大将了。

  不管如何了,回到眼前,阿鲁补平白挨了一顿耳光,羞愤交加,却只能低头坐下。不过,也就是完颜兀术以下几个年轻贵人稍有嗤笑姿态,堂上大多数掌权贵人,却无一人在意。

  所有人都只是想听娄室言语罢了。

  “斡里衍(娄室)。”坐在上首位置的粘罕眼见如此,适时开口。“阿鲁补虽然不知礼仪,但你此番言语也着实古怪……国主身体康泰,并无半点不妥之处,你怎么就猜他要死的?总得有个凭据吧?”

  “不光是国主,我觉得元帅也快要死了。”娄室朝着自己上司诚恳行礼。

  粘罕怔了一下,笑了一声,然后却又立即收起笑意,一声不吭,直接去端身前案上的茶水。

  这还不算,娄室复又转向身侧老友银术可、完颜希尹二人,声音依旧洪亮、语调依旧诚恳:“不只是元帅,我此番过来也有看银术可你的意思,因为你也怕是快死了……倒是右都监(完颜希尹),文武双全,养的好心性,或许能长寿。”

  银术可和完颜希尹面面相觑,却根本一言不发……没办法,他们跟娄室太熟了,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男人只会说军事,所以前面这种话听听就是了,不到军事问题不必理会。

  当然了,娄室本就没有卖关子的意思,眼见得了清静说话机会,便扭过头来对着吴乞买继续诚恳而言:

  “国主,我不是胡乱来说的……你想想,去年一年,谙班勃极烈斜也(完颜斜也、皇太弟)病死,西京(大同)留守阇母也病死,而臣去年一年,身体也渐渐不妥,一到阴雨天,便浑身疼痛难忍,好像受刑一般,眼见着是没一两年好活了……所以臣冒昧揣测,咱们这些昔日在太祖马前驱驰之人,到了如今四五十岁,就都渐渐要支撑不住了。”

  此言一出,吴乞买立于自己儿子身侧,粘罕端茶不动,而堂中几位年长的开国功臣,也都黯然一时……满堂一时雅雀无声。

  因为这些人心里非常清楚,娄室说的乃是天大的实话。

  “何止是两位叔父?”一片沉闷之中,率先打破沉默的,居然是剃了胡须,显得年轻许多的四太子完颜兀术,其人坐姿怪异,却又言语诚恳,引得殿内各方人士侧目相对。“当日二哥(完颜斡离不、东路军主帅)年纪不过三旬有余,便忽然病逝;另一位叔父斡赛,俺记的当年是西线对高丽的大帅,娄室将军当年只是他下属的一个士卒,也是三十多岁便病死;还有俺的大堂兄谋良虎,当日俺父亲许他做元帅的,对俺们兄弟也是最好的,不也是不到四十岁便死了?俺大哥还娶了他的老婆,代为照顾……”

  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从耳边飘过,堂上诸多女真贵人也是愈发伤感。

  但那又能如何呢?

  作为第一代起家之人,年轻时遭的什么罪?吃的是什么,用的是什么?谁没饿过冻过?打仗时又受过多少明伤暗伤?活到三四十岁死掉已经是寻常事了,四五十岁死了,怕都是喜丧!

  所以照理说,死了也就死了!

  唯独富贵荣华、权势利禄皆在眼前,日子不比以往,人人皆不甘罢了。

  话说,讲到这里就必须要先捋一捋去年一年金国内部的动乱了。

  首先必须要确定的是,金国去年一年,是真没有南下的心思,不是什么故弄玄虚。便是这一次年节出兵也真的只是完颜娄室一力推动的单独行动,东路军根本就是动员都没动员。

  而原因就在于金国内忧外患,一年内诸多问题密集发生……

  最明显一个,自然是皇太弟完颜斜也忽然病重,继而身死,导致储位空悬,继而引发三大派系争夺储位,这不必多说了,这是国本之争。

  而在争夺储位的同时,还有蒙兀人起兵宣战;

  还有刘豫伪齐大军京东大败。

  还有北地区猛安谋克也在秋日集体请愿要求扩大他们的领地权限。

  而更严重的一个外患在于,耶律大石也正是这一年彻底整合了大辽在西域的残存力量。

  这个昔日被完颜娄室俘虏过的辽国宗室大将、契丹族进士,靠着他的两百骑残兵,在西域纵横捭阖,硬生生用七年的时间串联出了十八部联军,整合了整个西域,并重新打起了大辽的旗号,而且就在去年秋后,开始大规模集合部队,俨然要有大动作。

  消息传来,哪怕中间隔着蒙兀人或者西夏人,可契丹、大辽和耶律这三个词汇,对于女真大金完颜氏而言,依然是必须要严肃对待的禁忌。

  而果不其然,随着一场意外,西京大同的契丹贵族忽然造反响应耶律大石、蒙兀合不勒汗。

  然后,就是过年时小吴埽渡船全失的事件了……

  这些事情,一件接着一件,金国中枢焦头烂额之余决定稍缓南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过,回到事情背后的某些根本问题上,之所以会如此狼狈,娄室所说的开国之人渐渐凋零却正是个不容忽视的因素。

  譬如说,导致三大派系争斗白热化的储位问题,还不是因为皇太弟斜也身体忽然垮掉,致使完颜阿骨打安排的继承顺序彻底作废,继而打破了三大派系平衡?

  而且,在争位过程中,导致局势全线失衡的,不是别的,恰恰是金国西京大同留守,阿骨打、吴乞买、斜也另外一个兄弟阇母的去世。

  完颜阇母突然病死,后果之严重不比皇太弟斜也之死稍少几分。

  这个人,乃是阿骨打昔日放置在粘罕西路军的监军,战功卓著,是娄室和银术可理论上的上司,早在都元帅府一开始建立时便是元帅左都监了,是西路军中少于能对粘罕起到有效钳制作用的近支宗亲大将。

  后来,挞懒用计上位,此人便卸了元帅左都监,改为西京大同留守,但依然坐镇一京,享有极高政治地位,然后依然如同一把匕首一般,牢牢顶在粘罕身后。

  虽然说阇母死前,粘罕就已经靠着在阿骨打直系与吴乞买一系中坐地抬价,成功巩固并扩大了他的权威。但阇母一死,却是让粘罕政治、军事上彻底无忌。

  完颜银术可自太原留守升任燕京留守,完颜希尹(谷神)奉命入燕京,进行政治改革,全都是阇母之死导致的直接后果。

  这还不算,西京大同契丹大叛乱,也毫无疑问是阇母之死的另一个直接后果,后来正是娄室去收拾的烂摊子。

  除此之外,阇母之前在争位过程中,一直都支持阿骨打长子完颜斡本的,他的存在和稳固态度让三大派系之一的阿骨打直系一直团结紧密,但等这位皇叔忽然病逝,燕京上下皆知,三太子完颜讹里朵却又起了自己争位的心思。

  故此,且不提此事争执不下,宛如闹剧,也不说关乎国主之位这种根本,谁也不愿放松,只说斜也、阇母兄弟二人依次去世,却是使得这场激烈的争执斗争来到眼下之时,早已经是粘罕全胜之态!

  但今日娄室突然到来,一句话却让所有人心中醒悟……事情闹得如此不堪,不仅仅是建国以来的两大遗留弊病,也就是没法确立一个合理皇位继承法,外加三大派系对立的问题,其背后俨然跟金国高层开始大面积更新换代也有着直接关系。

  从阿骨打事实上统一女真算起,到眼下也没有二十年,但因为年轻时恶劣的生存条件,开国老臣,确实在日渐凋零,新人上位也势不可挡。

  而新旧之交,一个不好,怕是要动摇国本的。

  当然了,之前大半年,这场近乎于闹剧的赤裸裸政争,已经事实上动摇了国本,只是他们未必愿意承认罢了。

  “斡里衍(娄室)有心了。”

  吴乞买黯然之后,复又重新回来握住了娄室之手。“不过我身体虽然也有毛病,却还不到那份上,反倒是你,果然已经不行了吗?”

  “若是在家躺着,说不得还有两三年可活。”娄室言语一如既往的平静。

  但周围人却多苦笑,因为真正了解娄室的人都知道,这个人不可能回家享福的,他死都会死在军营里,而一念至此,银术可、完颜希尹(谷神)两个熟悉娄室的战友却早已经开始相互用眼神试探了,他们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

  “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吗?”吴乞买稍作思索,正色来问。“还是有什么要索求的,尽管说来……”

  “确实如此,”娄室认真答道。“我家中两个孩子,活女和谋衍都不成器,而如今我死则死,怕就怕他们将来没有好结果……”

  吴乞买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身后一言不发的粘罕,却是难得兴奋——虽然说这位金国国主心知肚明,娄室此行恐怕大有说法,但不管这里面有什么道道,既然话来到此处,那这个恩他是一定要越过粘罕来施的。

  一想到这里,吴乞买干脆做答:

  “斡里衍劳苦功高,我早就想赐你一面免死金牌了。”

  “臣先谢过国主大恩,但我两个儿子都不是会犯法作乱的人,国主金牌虽好,却无甚用处。”言至此处,娄室终于失笑。“而且臣也不瞒国主,臣忧虑的乃是,便是臣的两个儿子都不惹祸,也免不了有朝一日会身死族灭……”

  此言说完,堂中女真贵族难得又尴尬起来……因为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嘲讽这半年中枢内斗过分的意思。

  “不会的。”吴乞买也不由干笑以作遮掩,却又环顾左右。“便是咱们都死了,那敢问今日堂内这些年轻人,谁又会碰斡里衍的儿子?何至于说什么身死族灭这种话……”

  “宋人会!那个沧州赵玖会!”

  就在娄室准备进入正题之时,完颜兀术却再度抢先开口,引得前者一时死死盯住了这个年轻的四太子。

  而兀术根本不理会娄室,反而直接起身转了一圈,目光从堂中诸多女真贵人扫过之后,方才以手指天,放声继续言道:

  “不光是什么斡里衍的儿子,你们的儿子也会被他杀光!你们的妻子,你们的女儿也会跟赵氏的那些女眷一样,被抢到东京,配给宋人军士!整日在这里争权夺位,丝毫不顾军国大计,俺借着娄室将军今日之行,问问你们,到时候大金国都没了,你们的后人凭什么不身死族灭?!”

  眼见兀术又一次举止疯癫、言语荒唐起来,国主吴乞买、都元帅粘罕、大太子斡本、三太子讹里朵,在场仅有的四个有资格约束兀术的人,几乎是齐齐起身,准备呵斥!

  吴乞买甚至直接松开娄室,转身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再扇兀术一顿耳光。

  然而,就在这时,娄室却忽然出声:“好教国主、元帅和几位太子知道……四太子所言,正是斡里衍今日一定要说的言语,咱们若是再继续这般下去,大金国将来未必是宋人对手。”

  吴乞买已经走了三五步,当场僵在原处,粘罕、斡本、讹里朵三个起身之人,也都如中了定身术一般怔住,便是周围许多权贵,也都一时失神……因为同样的话,从不同人嘴里说出来,那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实际上,便是兀术都有点懵。

  而半晌之后,第一个弄出动静的是完颜银术可,这位新上任的燕京留守忍不住挪动了一下屁股,暴露了他的不安心态……毕竟,如果说,这天底下还有一个人的军事判断可以让银术可无条件相信的话,那只能是立在堂中的完颜娄室。

  银术可被吓到了,其余人也被吓到了。

  PS:想睡觉的,没睡着……还是码了、发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oluo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