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小说网 > 绍宋 > 第七十六章 左右兼济(上)

第七十六章 左右兼济(上)

  且说,韩常临河而劝,终于让完颜兀术改了决策,而大军一旦决定抛下辎重,尽情奔驰往西京而走,却是瞬间无法可制……

  当然了,这种情况下,也意味着金军彻底放弃了与宋军作战的意图,而且扔下辎重下纯粹的急行军,本身就意味着马匹的倒毙率、士卒的非战斗减员率将大大提高。

  见此形状,岳飞不敢怠慢,一面派部分部队渡河抢夺金军遗弃辎重,一面急速沿河追击,并不忘仓促去汇报赵玖与韩世忠,得知王德动向后,更是与王德发出联络,相约夹河追击。

  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金军冒着巨大的减员压力奋力奔驰,等到登封的时候,便遇到了耶律马五的接应部队,成功进入洛阳盆地。

  这下子,韩世忠的设伏之策彻底告败。

  这不是韩世忠没有尽力,也不是岳飞没有勤恳执行韩世忠的方略。

  实际上,两人做的都没有问题,韩世忠并没有忘记西京这个口子,他已经在联络李彦仙试图在西京一带彻底驱除耶律马五锁住口子了,但到底是晚了一步。

  岳飞的执行更是没得说,他甚至忍住了在汝河畔聚歼那四个猛安的诱惑。

  问题在哪里呢?

  很简单,宋军低估了鄢陵-长社一战的意义……他们既低估了金军对这一战的惊愕成都,也低估了自己人对这一战的振奋作用。

  或者说,赵玖、韩世忠、岳飞三人本身都有点特殊,都有点脱离群众的,三人在筹备这个埋伏的时候,根本没有将心比心,弄清楚大宋官家亲自出现在战场上战而胜之,以及十五个猛安成建制的全灭,对金宋两军双方到底有何意义?

  这可是金军第一次满万却反而被成建制歼灭!

  什么事情第一次来的时候,都会让人慌乱的……金军自己是怕了,挞懒亲历此战,慌乱难为,干脆一走不复返,而兀术那些人虽然没有畏惧这个份上,但内心的惶恐不安却也实际存在,而这种惶恐使得他们面对着岳飞教科书式的迟滞与引诱时,不但没有中计,反而愈发警惕。

  毕竟嘛,以前的宋军不是这样的。

  而导致金军主帅兀术彻底改变方略的直接诱因,也就是南阳方面的主动追击,更是出乎赵玖、韩世忠、岳飞等人的意料,他们真没想到王德和呼延通能追过来。

  当然了,这个时候反过来一想,似乎王德和呼延通不追过来也说不过去……虽然不知道南阳那里具体是何反应,但见到金军呼啦一下全消失,然后打听到赵官家在鄢陵-长社那一番听起来有点吓人但好像又做不了假的作为,南阳的吕相公又怎么可能毫无反应呢?

  甚至,御驾亲征本来就是吕颐浩的建议。

  当然了,韩常的出色判断和拔离速等人的警觉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不得不承认,金国崛起阶段,同样有大批出色的军事人才趁势而起,他们的战斗力并非空穴来风……一句话,他们可以因为此战和眼下困境一时慌乱,但想要他们的战斗力和判断力极速崩塌,也不是一个现实的事情。

  但不管如何了,随着金军主力在付出了近千的非战斗减员、丢掉了更多数量的战马后,完颜兀术到底是成功撤回到了西京,并与耶律马五汇合。

  不过,即便如此,战事也不可能就此终结,因为几乎是兀术抵达洛阳的同时,李彦仙部、将王彦部派遣到东京保卫赵官家后的韩世忠部、岳飞部、乃至于王德部、闾勍部,便陆续汇集到了洛阳东面汜水关、南面登封、西面渑池一带,也就是传统洛阳盆地的外围了。

  各部合兵一起,最少得有七八万之众,相互联络不停,在拥有圣旨、金牌、玉带三重加成的韩世忠的主导下,基本上从三面包围了洛阳,并不停缩小包围圈,很明显是在对数量多达四万有余的金军骑兵主力虎视眈眈。

  这不是韩世忠吃了豹子胆,也不是他报仇心切失了理智,而是这些将领,乃至于远在东京的赵官家都知道——扔下辎重、抵达洛阳的完颜兀术此时必然会获知挞懒北走的信息,而挞懒既走,握有这么多骑兵却缺乏补给的这位四太子再怎么暴怒,却有且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尽快筹集渡船,然后迅速渡过黄河,因为他已经无法在河南立足了!

  金军渡河分兵断后之时,便是宋军再围过去狠狠撕咬一口的最佳时机!

  正月将去,二月将至,受限于信息的传播速度,其他地方的金军、宋军或许还在冰火两重天……但正如《战争论》中提出的那个观点一般,主力会战决定了军事层面的一切,随着十余天前那场赵宋官家亲自发动并取得成功的会战,以及随后这些日子里宋军对那场会战战果的扩大,到此为止,最起码洛阳周边的交战双方都知道这一战到底是宋军守住了,金军被挫败了。

  而且,这一战很快就要结束了。

  于是乎,完颜兀术暴怒之余采取了最果断的方式,他毫不犹豫选择了以耶律马五为断后,然后全军及时渡河。

  没什么可说的,宋军等的就是这支断后部队,在金军主力动用船队开始渡河的同时,数以万计的宋军开始从三面一起挺进洛阳……没有什么花招,也没有什么绝地反抗,等到宋军算准时机,最后集中兵力扑向北邙山北面的渡口时,金军在河南岸只剩下耶律马五领着一万人不到在此断后。

  双方交战,重新上演了之前郑州一战的戏码,耶律马五先胜后败,损兵近三千后全军溃走。

  但接下来故事的继续重演,却让韩世忠极为不爽利——耶律马五向西逃窜,借着马力居然成功在黄河上游的长泉渡与对岸接应的船队汇合,然后成功逃脱。

  而耶律马五的成功突围,原因其实很简单,李彦仙失期了。

  甚至,这个极受赵官家看重,实际地位恐怕与韩世忠、张俊二人齐平的方面帅臣不但是失期了,而且干脆是直接撤军了。

  当然了,李彦仙不是在搞什么西军传统的恶臭,而是事出有因——陕州在黄河北岸的部分遭受到了金军西路军的强势攻击,而这波攻击中完颜娄室儿子完颜活女的旗帜也出现在了河东地区。

  李彦仙必须要即刻组织接应自己在黄河北岸的部队,以防他们全军覆没。

  毕竟,随着东路军的出现和西路军主力的北撤,此时的中条山周边,金军主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得知消息后,韩世忠也没敢再胡咧咧,恰恰相反,明白事情严肃性,而且更明白赵官家就在身后看着的韩良臣,一面派部队协助李彦仙部撤退,一面总领宋军全军,即刻沿黄河布阵。

  二月初,一时间,自潼关至滑州,黄河两岸,宋金主力云集,隔河对峙的双方兵力总数达到了惊人的三十万。

  这下子,赵官家都有点慌了。

  当然了,韩世忠在布置防线的同时,即刻有言奏上。

  他认为,天气已经转暖,厌恶南方温暖气候的金军并没有再度南下的欲望,也不可能在短期内重新筹措足够二十万部队南下的粮草,这次东西两路兵马的联动,很显然是都元帅完颜粘罕在得知挞懒战败逃回河北后,以都元帅的身份协调两路兵马,以求接应河南部队回撤的。

  而现在,完颜兀术主力撤回,陕州李彦仙之前收复的河东土地被重夺,那只要南京、滑州方向的金军平安撤回后,眼下这个恐怖的对峙局面,就会即刻消失。

  届时,这一场从建炎二年打到建炎三年,持续了连绵了小半年的金军第四次大侵攻,也就正式结束了。

  数日后,南京金军撤离、滑州解围,韩世忠的言语正式应验。

  随即,河北的金军主力全线撤离,战争结束了。

  而二月十五,随着收复了南京的张俊亲自引军来到东京‘护驾’,赵官家下达了新的旨意。

  其一,乃是让各部各军,分发可做种子的军粮,以及部分淘汰军畜与各地官府,再由官府分给躲避战乱归乡的士民,抢夺最后的春耕时机。

  其二,各军老弱病残,就地安置,以作军屯。

  其三,让进发到五河之地的南阳、襄阳诸臣随诸位相公一起改道郑州河阴,随行押解的襄阳财货、粮帛,也一并转向河阴,各军安置妥当确保无碍后,也尽量往河阴汇集……他这个官家要在这里犒劳六军,论功封赏。

  PS:小九让我带它向大家说晚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oluo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