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关爸_娇生灌养(NPH)
菠萝小说网 > 娇生灌养(NPH) > 第九十四章关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四章关爸

  

  摸着浑圆的肚子,坐躺在关山月客厅的沙发上,吃饱了就昏昏欲睡。老狐狸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看她坐没坐相躺没躺样,敛着眉。

  “姑娘家,坐没坐样。”

  “您管的过于多啦!”

  “昨天怎么突然去公司了?”

  一下子想起了见老狐狸的目的,江晚灵倏地坐起身。

  看着面前的小人儿一下子拘谨起来,搅着手指打转,关美人翘起腿,右臂撑在沙发扶手上支着下巴好整以暇看着她。

  “关……叔叔……”

  听到称呼关山月皱紧眉,登时眯起眼看她,等她继续开口。

  “您……是不是……有过孩子啊?”

  “哪里听来的。”

  关山月连眼皮都没抬,慢悠悠的开口。

  “没……我自己想的……”

  “哦?说说看。”

  饶有兴趣的看她,见她嗫嚅着不敢张口,闭起眼睛。美人闭目,画面姣冶的很,江晚灵大着胆子把自己的一通分析倒给面前的人。

  男人听完她的高谈阔论,睁眼瞧她,哼笑一声。

  没错,他被气笑了,没把她丢出去得益于他心情还不算差。

  “你能把胡说八道讲的如此一本正经,也是一种本事。”

  “呃……关叔叔……”

  “我不喜欢你这么叫我,都叫老了……让我想想……”

  关山月直起身,转转眼睛。

  “不如……你就叫我……阿月?月哥哥也行啊。”

  呕……还月哥哥,他还真好意思说啊……即便她叫得出口,这辈分怎么算啊,岂不是占苏御他们便宜。

  “我不敢……”

  “别啊,有什么不敢的,叫一声听听。”

  老狐狸朝她探着身,眼尾上扬笑脸明媚,魅惑众生。

  “阿…阿…阿月……”这醉人一笑,让她再吃口芥末怕是都吃了……

  “嗯,是好听。”关山月敛眸微盻点点头。

  可饶了她吧……叫完她都想磕一个了……奇了怪了怎么叫出口的……

  “走,上楼换衣服。”

  “啊?”江晚灵呆愣愣的看着关山月,男人朝她翻个白眼,“带你骑马。”

  骑马……才刚吃完午饭……她只想躺着……骑马一会儿把午饭颠出来怎么办?

  在老狐狸越来越不耐的眼神下,她屁颠儿屁颠儿乖乖跟着关山月上楼。

  步入式衣帽间,柜中挂着不同款式的正装,还有配合各项运动不同的服饰,老狐狸扬扬下巴指指换衣凳上一早给她准备好衣服,挑了身骑装转身出了门。

  换上衣服走出衣帽间,老狐狸已经换好骑装倚在楼梯口了,美人抬眸间,刹那惊芳华。她呆愣的看着,只觉要是老狐狸有个女儿,也必是倾国倾城之姿。

  “傻乎乎看什么呢?”

  “关叔叔……您可真好看……”

  关山月扬扬眉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后半句我接受,再让我听见从你嘴里吐出那个称呼……我就缝上你的小嘴。”

  江晚灵听闻抿起嘴巴,把双唇紧紧藏起,像个没牙的小老太太。

  关山月无声笑弯了眼,如偷到腥的狐狸一般,牵着她的手腕下楼出门。小鞠早已等在门口,载着他们去往马场。

  她笨手笨脚的穿着护具,关山月看不过眼,翻着白眼不耐的帮她穿戴。

  小鞠在旁边看着只觉眼晕,没见过比自家主子还会演的了,估计心里乐意的不行,脸上的不耐烦都快让江晚灵郁闷到打鸣了。

  “走,带你看看我的马。”

  “不就是那匹脾气很像你的马嘛……”

  上次那匹让江晚灵爱而不得的傲娇马,此时被人牵在几步开外,关山月上前摸摸马背,马儿发出微微的低鸣。江晚灵刚想趁机搭手,人家一个响鼻又摆头不理她了……

  “他什么意思……”

  “除尘,你可以理解为……瞧不起你。”

  我问归问,你实在不必解释的这么直白……

  老狐狸看她扁着嘴郁闷的样子,拿过一早准备好的小盒子递给她。她闷闷的打开,是一小盒方糖。

  “我不吃。”

  “让你喂它吃……”这傻妞……

  “马还可以吃糖啊?”

  “试试,放到手心给它。”

  江晚灵小心翼翼的扬手朝黑马丢了块糖,第一次见马像小狗一样,丢过去的东西可以牢牢接到嘴巴里。

  关山月冷眼看着,无限鄙视自己的马。为了口吃的,竟然像狗一样去接东西,真是给他丢脸……傻劲儿这东西是不是传染,身边的东西怎么都逐渐“灵”化了……越来越像她了。

  大着胆子放到手心又喂了几块,黑马明显跟江晚灵黏糊起来,哄着她只想把她手里的糖都骗过去。

  “来,上去吧,别怕,我扶着你。”

  等她坐上去,突然的悬空高度,让她微晃着身子,心里发怵,额角微微冒汗,紧抓着缰绳不敢松手。关山月翻身而上,坐在她背后,圈住她抓住缰绳,轻夹马腹,马儿颠颠的小步跑起来,更像撒欢。

  “太高了……我有点儿怕……”这跟旋转木马可不是一回事……

  “我在你背后有什么好怕的。”

  关美人呵气如兰,蒙蒙的热气喷洒在她耳畔,原本的忐忑心情又加上了点害羞。

  跑了一小圈儿她就没那么害怕了,关山月没带护具,胸膛的温热好像能穿过她的马甲透到她背上。

  “关叔……关爷……我们为什么要来骑马?”

  “我想带你骑啊,冬天骑马对身体也好。”

  一次半次的也没什么用吧……

  “这马儿叫什么名字啊?”

  不等身后人应答,她自顾自的接下去。

  “不会叫追风闪电之类的土气名字吧?”

  不等关山月开口,身下的“闪电”自己就嘶鸣一声,晃着身躯好像要就地打滚儿不干了。江晚灵吓到尖叫,关山月圈着她忙去安抚闪电,生怕摔了江晚灵。

  “你一个大小伙子,跟她一般见识什么?我取的名字还会差的了吗?”

  话虽这么说,怎么听都像是哄小孩儿的……偏偏闪电还真吃这一套,也不闹腾了,甩甩头,嘴巴呼噜噜一声,慢腾腾的挪动。

  “您的马还真是随您啊……”

  “你这小嘴,真的该缝了,你是一个都不放过,非要惹个遍是吧?”

  “关爸我错了……”

  “叫我什么?”

  “关……爸……”

  关山月无语叹气,想叫就叫吧,本来也差不多当女儿在带了,只要不叫“叔叔”……这个称呼总让他想起她身边的那些男人……

  身后人没有回应,江晚灵坐在前面偷偷笑笑,阳光柔柔的扑撒在两人一马的身上,晒的她几乎想干脆窝在身后人怀里睡一觉。

  “关爸,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脑筋急转弯!”

  “你的脑筋连弯都转不好,还急转弯……”

  ……他才不是她爸爸,老江可从来不舍得这么说她……

  “我考你!”

  江晚灵装模作样清清嗓子,还顺势又耸耸肩膀坐的愈发挺直。

  “狗用英文怎么说!”

  “Dog……”老狐狸英文发音真好听……

  “小狗呢!”

  “Puppy。”

  “贵宾狗呢!”

  “Poodle。”

  “你连这个都记得住……”

  关山月在她身后傲娇的抬抬眉。

  “不过错了!是VIPdog!”

  老狐狸脸色变幻莫测,瞬间想起她那句“怎么老是你的howoldareyou”,啼笑皆非……拿这丫头没办法,也不知道她从哪听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词汇……

  “好吧,算你赢了,你想要什么?”

  “我想吃烧烤!”

  “……”他就不该问。

  “敢跑一圈儿,就带你吃烧烤。”

  “好!”

  “不后悔?”

  “不后悔!我要在你的院子里吃!BBQ!”

  “好,依你,坐稳了。”

  关山月一夹马腹,一声指令,闪电稍抬前蹄,伴随着江晚灵的惊叫,随即真的如一道闪电般应声而驰。江晚灵下意识就趴到马背上闭紧眼睛,感受了一会儿,听到头顶压抑不断的笑声,又大着胆子睁开眼直起身子,发现被这一人一马戏耍了,闪电只是起个势,几乎没怎么提速……

  “你这臭狐狸耍我!”

  “那我真让他跑起来了?”

  “别别别,我错了……”

  在关山月面前她认怂认的相当快,老狐狸纠正着她的姿势,她也认真的记着学着。闪电小跑着回到起点,关山月抱扶着她下马,江晚灵笑嘻嘻摸摸闪电。

  “乖闪闪,下次我再带糖来给你吃~你可别忘了我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