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口嫌体正老狐狸_娇生灌养(NPH)
菠萝小说网 > 娇生灌养(NPH) > 第七十六章口嫌体正老狐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六章口嫌体正老狐狸

  

  江晚灵把协议书从头看到尾,确认是关山月把鹿鸣居这套房子转赠给了她……

  这房子不是从凌霄手里租过来的吗?

  凌霄,沧海娱乐,关山月……

  她也太迟钝了,凌霄一早就说了,鹿鸣居是他老板开发的,这鹿鸣居根本就是关山月所有。

  她郁闷的窝在沙发上,想了又想,脑子乱的很。

  拿起手机,看了看有一大堆未接,都是陆恩的,忙回过去给容临报了平安。

  容临嘱托了一大堆,总之就是围绕着离关山月远一点这个话题。

  挂了电话,她谁也没联系,洗了个澡,饭也没吃就匆匆睡了。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昨天身上那套旗装送洗,准备连同那份转让书一起送还回去。

  打扫了一天房间,心情还是郁结。刷到某国外元首猝死于私人直升机上的新闻,疑疾病突发,当时在场的只有驾驶员和他的夫人,她扫了几眼就刷掉了。

  傍晚苏御打来了电话,得知她已经回到S市,小小的责怪她没有提前通知他,还说他已去临市谈项目,要几天才能回来。

  关山月的所作所为让她心烦又摸不着头脑,想也想不明白,浑浑噩噩过了一天。

  关山月坐在办公室看着自己白玉缸里那条蓝白龙鳞兰寿欢快游曳,伸手舀出,看着它小嘴一张一合,因缺氧而扭动,像极了那丫头跟自己闹脾气的样子。手掌慢慢收力,金鱼终是挣扎不过,奄奄一息。

  小鞠现在一听到自家主子叫他就发憷,关爷已经折腾了他们两天了,今天不知道又有什么细碎的法子来折磨人了。敲门进办公室,关山月手向他一伸。

  “鱼死了,找人给我救活。”

  “……”

  鱼死了就是死了……这都快捏成鱼饼了,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啊……

  关山月素来性情乖张,可多年来,诛身不诛心,轻易不强他所难……这几天真是把他快折腾吐了。

  “爷……这鱼……活不了了……”

  关山月淡淡瞥向他。

  “救不活,我就把你塞进这缸里。”

  小鞠看看鱼又看看桌上比他头大不了多少的玉缸,两手接过鱼尸体,退出办公室。

  捧着鱼尸坐在自己的办公室,跟面前几十条的金鱼一一对比,他知道即便真找到一模一样的送过去,关山月肯定还是不满意,但也别无他法。

  等江晚灵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沧海娱乐公司的一楼大厅了,她有工牌和指纹,倒还算畅行无阻,只是想要去到高层直接找小鞠并不容易,她也没有留小鞠的号码。

  想把东西交给小鞠代为转交,正思索着办法,当时带她入职的任秘书飒飒的从电梯走下来了。

  “江小姐?”

  “任秘书你好!能见到你太好了,请问鞠助理现在在公司吗?”

  任秘书点点头,很乐意帮她联系小鞠。等对方挂了电话,任秘书拿出自己的电梯卡带她去到专用梯,直接上了高层。

  轿厢门一开,小鞠规矩等在门口,还抱着一尾鱼,看到她时眼里冒着精光,江晚灵第一次看他这样,还有点害怕。

  “江小姐,这边请。”

  小鞠引着江晚灵往走廊深处走,又乘上一部电梯,电梯运行了一会打开门,正对着一扇大门,小鞠请她独自进去。

  “这里是?”

  “关爷正在里面休息,您可以直接进去。”

  “你误会了,我是来找你的,这些还请你代为转交给他。”

  “江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了,您还是亲自去吧。”

  小鞠把手中的金鱼往她怀里一塞,忙乘着电梯跑了。江晚灵伸手去按,指纹解锁的,她无法打开梯门,无奈只能向前。

  敲敲门,无人应,推门进去,绕过玄关,看起来是一个平层大套房。

  关山月冷着脸从房间出来时就看到女孩儿抱着一堆东西,还端着一尾鱼,四目相对,他舒展开表情,江晚灵耷拉下脸。

  “给你!你的东西,我不要你的房子,回头我就搬出去。”

  把手中的收纳袋和文件丢到厅中的沙发上,又没好气的把手里的小玻璃缸重重放到茶几上,温差以及作用力所致,玻璃缸瞬间炸裂,淅沥开始漏水。

  “啊啊啊,鱼!鱼鱼!”

  江晚灵蹦起来,指着裂纹的缸,着急的原地蹦蹦跳跳,把关山月逗笑了。

  几步走到她身前低头看她,关山月直直的压倒在她身上。

  江晚灵迟钝的举起双手做投降的姿势,生怕关山月碰瓷她。

  她就像毒品,散发着膏腴的气味儿,关山月在她发间嗅了一嗅,撤开身,江晚灵一蹦叁步远。

  “老狐狸,你干嘛!”

  “为我的说错话道歉。”

  “你这明明是占我便宜!”

  “嗯……随你怎么理解吧。”

  关山月心情极好的去看那尾鱼,水已经从茶几流到地毯,鱼也歪着身子一副要缺氧的样子,他随手捞起来,转身去找容器。

  “东西送到了,你帮我开电梯,我要走了。”

  她一秒钟都不想多呆,老狐狸实在太好看,这会儿态度又温和,她看着那副勾人的皮囊气快消了……

  “你把我的鱼害成这样,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那你说怎么办?”

  关山月朝她勾勾手,她半是犹豫的走上前,跟他进了一间收藏室。

  “你说用哪个装好呢?”关山月看着面前的博古架,犹豫不决。

  “你快点儿的吧,它都快不行了!”

  江晚灵随手从架子上拿下来一只碗,关山月挑挑眉,眼光还行,挑了他的唐代琉璃宝钵。

  装满水小心的把鱼放回去,江晚灵端着看,小鱼摆了摆华丽的尾,慢慢恢复了游动。

  她看鱼,关山月看她。

  “这鱼真可爱!”

  “是啊……真可爱。”

  “它有名字吗?”

  “小晚。”

  他临时起意,脱口而出。

  “小碗?”拿了碗装就叫小碗?……

  “你怎么不干脆叫它锅盖……”

  关山月翻了个白眼,朽木不可雕,面前的人跟钵里的鱼没什么区别,没有思考能力,全靠条件反射活着。

  “你的房子你收回去,需要本人亲自去办什么手续的话我跟着你去。”

  “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关山月食指点着水面,逗弄他这条新的兰寿,比之前那条明显瘦一圈,要喂胖点。

  “无功不受禄。”

  “你是我的员工,给你安排住处,很奇怪吗?”

  关山月偏头看看她,笑的淡然,江晚灵看着他的长发一侧低垂,面向她的这边挽在耳后,无害的望着那条蓝金鱼,气又消了一大半。

  “再不济,就当是荷包的谢礼吧,总之我不会收回来的,住与不住,出售还是如何,是你的自由。”

  出售……她哪儿敢……鹿鸣居还不知道住着多少大牌明星,这不是给别人找麻烦嘛……她还不想上江湖通缉令。

  所以她现在……是在S市中心地段……拥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吗?……因为一个荷包???

  “你不是说过回S市请我吃饭的吗?会做饭吗?”

  “会……但是你……”

  关山月挑眉询问,他怎么?

  你毛病那么多……这不吃那不吃的……这饭怎么做……

  “你有忌口吗?”

  “我不吃辣,味儿重的我都不吃。”

  “你口味儿淡吗?”

  “还好吧,调料会影响我的味觉。”

  “可是你喝酒啊……喝酒多了还不是会影响味觉……”

  “啧,你这丫头管的真宽,饿了,做饭去。”

  江晚灵被迫来到他的厨房,翻着冰箱,关美人心安理得的交迭着双臂倚在流理台边看她忙活。

  等江晚灵戴着围裙开始切番茄的时候才意识到不对,这什么情况啊?他们不是在吵架吗?不是想着再也不搭理他了的吗?这什么神展开……她果然还是堕落了,因为一套房……就在这给人家洗手作羹汤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可是一套房啊……手上又开始动作……

  切洋葱的时候还是被熏了一脸的眼泪,关山月捏着鼻子躲的远远的,嫌弃的看着她。

  是他自己说意大利面很久不吃,偶尔一次也无妨,现在又一副鄙弃的表情,她真的是哔了狗。

  为了照顾他的口味,黑胡椒放了很少,关山月看着面前的番茄肉酱意面难得的没挑挑拣拣,叉子转一圈面放到嘴巴里,好说话的形象只维持了一秒。

  “太酸了。”惹来一个白眼。

  “洋葱不够熟。”一个微瞪。

  “面……”

  “不吃拉倒!”

  江晚灵伸手去端,关山月身形一挡,一个傲娇的小表情,慢慢开始吃面。

  老狐狸吃完嘴角微微挂着一点番茄酱,样子倒是可爱,他蘸蘸嘴角看向她,皱皱眉,抽了一张纸巾擦上她的嘴巴,她嘴角的番茄酱更多……

  “请柬收到了吧?”

  “嗯,活动是公司举办的?”

  “我给你准备衣服?”

  关山月默认,对给她准备衣服更加充满兴趣,江晚灵摆停,她可不想被当成BJD来养……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后天人很多吗?所有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会到场吗?”

  男人脸上露出她再熟悉不过的嘲弄表情,白了她一眼。

  “拍一部电影需要多少人你知道吗?更不要说这样的高成本电影,芝麻绿豆的怎么可能都叫到场,百十号人吧。”

  他琢磨了琢磨,不让他准备衣服也好,自己喜欢的模样还是留给自己看就好。

  首✛发:χfαdiaп。cоm(ωο↿8.)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