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番外二_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
菠萝小说网 > 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 > 第100章 番外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0章 番外二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是从荷鲁斯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照向大地。

  而还处于幼崽期的主神,又十分依赖于他的未婚妻哈托尔,这就导致哈托尔常常睡眠不足,甚至手忙脚乱的到处抓孩子。

  有的时候还会闹个面红耳赤。

  比如这一日早上,准时醒来的小家伙极其敷衍的在保姆哈托尔的脸上亲了一下,便急忙下床穿上小兔子拖鞋,朝着自己的父母亲房间跑去了。

  哈托尔不过是去拿毛巾的功夫,再回来床上软蔫蔫的小崽子已经不见了。

  不用想哈托尔也知道这小坏蛋又去找谁了,当即心里咯噔一下。

  尤其是荷鲁斯昨天晚上睡觉前反反复复念叨着,冥王殿下答应他的事情——带他去人间玩一天。

  小崽子激动坏了,眼睛亮晶晶的睁在那一会闭一会睁开,哈托尔哄着他,都快把自己哄睡着了,这家伙还在小声念叨。

  话痨。

  哈托尔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成长轨迹完全脱离了自己的年幼时期的父母亲。

  “母亲说人间有很多很多好吃的,还有会飞上天的金属大鸟....哥哥,鸟没有羽毛怎么可以飞上天呀?”

  “他们看到我会不会认出我来呀,要是下跪怎么办呢?”

  “好想快点出去玩,阿努比斯哥哥说他到时候跟我一起遛出去,他说他要去酒吧蹦迪.....”

  “哥哥,酒吧是什么呀,蹦迪又是什么,一种食物?”

  然而熟睡过去的哈托尔并不能够及时回答他,小家伙念了好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

  他叹了一口气,这神态与稚嫩的脸蛋放在一起,实在是有些违和。

  “睡觉啦,晚安媳妇。”

  尽管哈托尔不准他这样喊,但奈何小家伙鬼机灵,绝不在哈托尔知道的地方喊。

  荷鲁斯亲了亲男人洁白的额头,顺便蹭了人家一嘴的口水。

  这才心满意足的缩进哈托尔的胸膛里,搂着男人的胳膊沉入了梦乡里。

  哈托尔找不到荷鲁斯,连忙掉头朝着宋承和郑严序的房间奔去。

  刚上了楼,果不其然看见那只有小腿高一点的小崽子在非常认真的敲门,提供清晨□□服务。

  “起来呀起来呀,父亲母亲太阳晒屁股啦.....”

  “你们为什么还不起床呀,你告诉我为什么要睡懒觉呀?”

  “母亲你说要带荷鲁斯去人间玩的.....”

  小家伙认真的敲着门,但奈何屋内并没有人回应,荷鲁斯越敲越委屈,嘴巴都扁了下去。

  而这时房间里终于传来了动静,有什么东西被碰倒在地发出闷响,有人急促的开口怒骂着什么。

  哈托尔连忙将荷鲁斯一把薅进怀里,捂住了他唠叨个不停的小嘴。

  男人生气粗喘的低吼,“荷鲁斯走开!”

  哈托尔心颤了一下,男人的声音明显带着一股浓浓的欲求不满气息。

  而他怀里被吼的抖了一下的小崽子,瞬间哭了出来。

  “荷鲁斯乖,殿下他们现在有事,我们等会再来好吗?”

  哈托尔急的额头冒冷汗,连忙抱起小崽子就走,这时屋里才传来青年略带着哭腔的声音。

  宋承怒骂着男人,气急败坏:“你给我滚,孩子还在外面……”

  “畜生唔!”

  哈托尔不敢再多待一秒,连忙脸红的抱着小家伙跑开了。

  宋承被郑严序死死的压在下面,一大早发疯的某人正做到兴头,怎么可能放过吃到嘴的嫩肉。

  两人在床上快速的打了一架,然而早被弄软的青年很快就败下阵来。

  宋承的胳膊还不小心磕在了床头柜上,很快红了一片。

  男人心疼的将其乱动的手按住,俯下身来亲了亲那块皮肤。

  “跟你说了别乱动,磕到了疼不疼?”

  宋承双眼通红的瞪了他一眼,目光莹莹有泪。

  “你放开我,是你别动了才对!”

  男人忍不住笑了,再次含住了他的薄唇:“晓得你受不住,你知道我一向疼你的……”

  “乖,忍忍。”

  这话音刚落,宋承就感觉自己被猛的抛上了云端,带着重重的无力感被掌控,被抚摸。

  晨间运动过后,宋承神情蔫蔫的靠在了男人的怀里。

  “今天是儿子相亲的日子吧?”

  “嗯。”餍足后的男人变得话很少,但声音温柔。

  “想去看看?”

  宋承点点头,蹙眉道:“那孩子的心思根本不在男女之情上,我怕他伤到小安普特。”

  当初他和老郑创造出安普特的时候,完全是带着公公婆婆的眼光创造的。

  所以未免让那孩子心思比较单纯,甚至善良居多。

  而与其相对的,阿努比斯对新创神的傲慢和偏见一直都存在。

  宋承怕儿子冷漠的态度伤到一无所知的安普特。

  “放心吧,当我说安普特是阿努比斯的妻子时,一切早已注定好了。”

  男人向来不会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他所说的每一句,都将成为事实。

  两人收拾了一下起床,宋承走出房门的时候,小崽子已经在哈托尔的怀里嚎过了。

  此时此刻正委委屈屈的窝在哈托尔的怀里发呆,思考人生。

  宋承在与哈托尔对视的那一秒,彼此都尴尬的移开了目光。

  还是郑严序脸不红心不跳的走过去,将小崽子的领子拎了起来。

  荷鲁斯一离开哈托尔的怀抱,嘴巴一扁就要哭,然而还没张开嗓子,就被男人一巴掌打在了屁股上。

  “鬼嚎什么,一大早的。”

  在父亲严厉的批评下,荷鲁斯眼睛含泪,硬生生的止住了哭声。

  “你做什么凶他。”

  宋承有些生气的将他挤开,把孩子抱进了怀里。

  小崽子这才委委屈屈的搂紧了母亲的脖子,这下也不话唠了,就是可怜兮兮的模样,格外的招人疼爱。

  宋承看的越发的心疼了,对男人就更加的没好脸色了。

  郑严序讪汕的摸了摸鼻子,故作轻松的向哈托尔搭话:

  “这小家伙挺烦的对吧?”

  哈托尔微笑:“如果我说是,您会让我解脱么?”

  当保姆真的太痛苦了,尽管荷鲁斯真的很可爱。

  “那你就当我没问好了。”郑严序一秒变冷漠。

  呵,男人。哈托尔翻了一个白眼。

  等到宋承哄好小崽子,阿努比斯已经在母亲奈芙蒂斯的催促下,换好了衣服,正打算出门。

  他前脚刚走,宋承和郑严序后脚就跟了上去。

  奈芙蒂斯给阿努比斯挑选的相亲地点,是在一家装潢雅致的咖啡店里。

  两位主角还没来,他们几人已经在隔壁桌坐好了,中间只有一些装饰用的鲜花和摆设,但足够遮住他们的身影。

  没过一会,哈托尔也成功摆脱小屁孩的纠缠,兴冲冲的赶过来了。

  于是年轻人那一桌一人未来,长辈们这一桌都足够打麻将了。

  “怎么还没来?”哈托尔开口问道,“他们两个不会双双爽约了吧?”

  奈芙蒂斯也有些摸不透自己儿子的心思,“....应该不会吧。”

  “最起码安普特不会言而无信。”

  宋承认同的点点头,安普特是他们为阿努比斯亲选的儿媳,应该不会错。

  哈托尔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咖啡店的门被人从外推开,阿努比斯欣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宋承悄悄的打量着自家大儿子,不经意间发现,这个小时候只会抱着他小腿害羞腼腆的小崽子,也成长为了面容硬朗帅气的青年。

  阿努比斯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熟悉的面孔,这才神情放松的坐下。

  而宋承几人也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旁,生怕被阿努比斯发现。

  没过一会儿,安普特也到了。

  两人的视线在对上的刹那,空气瞬间凝固了片刻。

  还是安普特第一个反应过来,错开了目光走过来坐在阿努比斯的对面。

  宋承几人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下,心里都为这两个小年轻捏了把汗。

  然而两人落座了半天,谁也不先开口,面对面的只剩下沉默。

  “母亲安排和我……咳见面的人,是你?”

  阿努比斯率先打破僵局。

  “如你所见。”安普特点点头,娇好的面容露出一丝笑意:“殿下很意外么?”

  “有一点。”阿努比斯眼神飘忽摸了摸手指,然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说谎的表现之一。

  事实上他很高兴坐在对面的是安普特,而不是什么其他的新创神。

  “但……好像也没有多意外。”阿努比斯低声道。

  安普特露出一丝惊讶,“我以为您会很不满意身为新创神的我……”

  阿努比斯不与否认,服务员走上前来递过两杯美式咖啡,和一小块提拉米苏蛋糕。

  “新创神,在某种意义上根本不是神明。”

  阿努比斯举起咖啡杯,淡淡的抿了一口。

  即使他没有说出什么过分的话,甚至举动没有一丝不妥,但那种冷淡而孤傲的态度,却令安普特一愣。

  “我不知道您对我们新创神的看法是怎样的……”

  安普特勉强一笑道:“我只想说,我们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人。”

  “我们和旧神一样,是被主神创造出来的,从根源上来说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您不能因为我们不完美的出生,而抱有偏见。”

  “为什么不能?”阿努比斯抬眸反问道,眼神冷清而逼人。

  “这、这不公平!”安普特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世界本身就不是公平的。”阿努比斯冷静的回答道。

  如果有公平可言,就不会有一出生就注定的身份地位,肤色外貌,甚至是才华智慧。

  阿努比斯说的并没有错,就连躲在一旁的宋承都想跳出来冲他伸大拇指。

  然后直接赏他一个大嘴巴子吃吃。

  哈托尔扶额,用唇语说道:这家伙是不可能讨到老婆的,趁早放弃治疗吧。

  奈芙蒂斯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只有郑严序全程淡定的不发表任何观点。

  “您说的对。”

  良久的沉默后,安普特再度开口道:“或许这场长辈们安排的相亲,对您来说也是极为不公平的。”

  她的话音刚落,阿努比斯便愣在原地。

  她这是什么意思?他可没觉得这场相亲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甚至还挺喜欢安普特的。

  但显然眼前的这位小姑娘,并没有给他开口解释的机会。

  安普特站起身来,脸上是生疏而客气远离的微笑:

  “谢谢您百忙之中愿意抽出时间,见见我这样的小人物。”

  “美式咖啡很好,但一杯已经足够了。”

  “咱们还是别再见了,阿努比斯殿下。”

  安普特说完便转身就走,走之前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阿努比斯。

  这场景就如同那么多天前石阶之下发生的,不曾再给任何的机会与期盼。

  想到这,阿努比斯慌了,连忙起身就想抓住安普特的手。

  事实上他的身体也很诚实的做出了举措,最起码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和安普特吃惊的眼神对上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努比斯脸颊莫名发烫,“我从未看不起你丝毫,只是……”

  “只是你所说的都是事实,对么?”安普特笑了一下。

  她轻轻的拂开阿努比斯的手,“我要回去了。”

  阿努比斯愣在原地,甚至只能就这样看着安普特没有丝毫留下的背影。

  他这样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神色暗淡的打开了冥界的大门。

  “来日方长。”

  或许是出于安慰,又或是可怜兮兮的低语,阿努比斯再次看了一眼安普特离去的背影,眼神愤愤。

  她可真绝情,女人都是说变脸就变脸的动物么。

  怪不得父亲选择和主神在一起,或许男人和男人之间更懂彼此?

  阿努比斯百思不得求解,只能先回冥界了。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四位神明,再暗处差点笑岔了气。

  “这小子还不算太笨,就是不开窍,哎!”哈托尔调侃道。

  “老郑你看到儿子最后离开的眼神了么?”宋承笑弯了腰,“好像一只被抛弃的小奶狗啊。”

  男人挺拔的身姿站在青年的旁边,低沉的“嗯”了一声。

  修长有力的手牢牢的握住了爱人的腰,以防止他一个脱力跌倒过去。

  宋承笑够了,眼角还泛着泪花:“你不觉得那个眼神很熟悉么?”

  “男性伊西斯也会这样有这样的小眼神,我记起来了,没错是你!”

  宋承激动的拍着爱人的肩膀,故作调侃的凑过去笑道:“是你,肯定是你,别害羞不敢承认啊。”

  郑严序也不否认,淡淡一笑,顺势将爱人揽入怀中: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是啊,要是他们没有误会就好了,小狼崽好像挺伤心的。”

  “不急,他们的未来才刚刚开始。”,,网址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