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一份证据_富一代,从破产开始崛起!
菠萝小说网 > 富一代,从破产开始崛起! > 第79章 一份证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9章 一份证据

  我在车上看着覃少华发来的消息,这才反应过来,是啊,考研的成绩在这个时候已经公布出来了,明明我们毕业的时间其实也就大半年差不多一年而已,可我怎么感觉好像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那些学生时代的日子已经距离我很遥远了。

  我打字回复:晚上一块吃饭吧,咱们见面说,顺便约上郭子,大家也都有些日子没聚过了。

  回复完消息后,我就驱车赶往广州了,现在时间还早,个把小时后我就回来了,但我想着在路上打包一份晚餐带去雅乐坊给林月菲吃,很快饭点也到了,她肯定还没吃饭。

  很快我就来到了雅乐坊的第二分店,拎着三份快餐就进来了,反正买都是买,那就干脆把员工的晚餐也买了吧。

  “方总好!”

  员工对我很客气的打了声招呼,我微笑着点点头回应,接着把两份晚餐递给了他们。此时林月菲正在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低头校对桌上的表单,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十分认真。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她,直到林月菲电话打完了,才看到我过来了,她连忙脸上就挂起了笑脸,说道:“你什么时候过来啦?我刚刚忙着都还不知道。”

  “没关系,你太认真了,来,先吃饭吧。”

  林月菲吃饭时,我和她闲聊了几句,当问我怎么没一起吃饭,我则把覃少华今晚约我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林月菲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提醒我晚上少喝一点酒,晚上回到家了和她打电话。

  那种能被理解的感觉,真好。

  从雅乐坊离开后,我就前往今晚我们三人约定的地方了。郭新秀很聪明,知道今晚肯定是要喝酒的,他是搭车过来的,我就算了吧,今晚叫代驾行了。

  “哟呵,啥时候提车了啊?买了台雷克萨斯代步,整挺好的。”郭新秀率先对我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就前些日子买的。”随后连忙转移了话题:“东西都点好了吗?”这饭桌上,啥菜也没有,就看到郭新秀拎过来的两瓶红酒,一瓶茅台。

  “点啦,先吃着吧,晚点不够的话就再加一点。”

  过了没多久,饭菜全都上了,酒也喝了好几杯了,该聊的话题要来了,郭新秀率先问了覃少华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覃少华接过了方才郭新秀递过来的烟点上,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不知道啊,我还能去干啥呢?准备和你们一样去接受社会的毒打吧!”

  郭新秀“嘿嘿”一笑,落井下石说道:“别瞎说,我和信阳好好的,可没遭受啥社会的毒打。”

  玩笑过后,我拍了一下覃少华的肩膀,问道:“对了,今天下午你联系我的时候,发消息说什么过来投靠我,啥意思啊?”

  “还能是啥意思,就是看看你这边有没有啥合适我的工作咯,郭子那边我是肯定混不了的,因为他自己都在混着。”

  我想到自己今天下午刚好在深圳那边拿下了一层的出租屋,目前又没有人可以过去那边“坐镇”,而我现在主要常待的地方肯定还是广州的,如果可以的话,覃少华过去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华仔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人,行动能力很强,就是有时候缺点脑筋,不过这倒不是问题,我也是会经常过去的。

  考虑了一阵子,我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和覃少华说了出来,他只是思索了一小会就答应了。最后,我给他开出了八千块钱的薪资待遇,外加给他提供住宿,十三楼一共有四个房子,他自己随便挑一个住下就行了。

  宵夜吃到十二点左右我们就分别了,本想着带覃少华一起回去在我那先住下的,但他婉拒了我,说是自己已经在广州这边开好宾馆住下了,明天我们再一起商量一下工作怎么去安排执行。

  回到家后,我上电梯就拿出了手机,刚好看到林月菲给我发来的短信,她问我回到家了没,我没有打字回复她,而是给林月菲拨通了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腻歪了好一阵子,这才上了楼去。

  上去了房间后,我才发现薛瑶已经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不过在二楼的客厅那给我写了一张小纸条,那上面写着:看来我这个“媒婆”做得还是很不错的,菲菲已经和我说啦,你们两个在一起了,以后我住在这里就不太方便咯,不过也没关系,和你们待久了,我自己都差点忘了我在广州也是有家的人。OK,最后,祝你们幸福啦!

  第二天上午,虽然昨晚喝了不少酒,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耽误了正事,我和覃少华在微信上联系了一下,双方都表示时间没有问题后,我就开车出门了,先去接他,然后再一起过去深圳那边把房子给布置好,还有商量一下怎么在周边地区做好广告宣传,把房子给尽快租出去。

  路上有点堵,我在等红灯的时候按捺不住打开车窗,随后点燃了一根烟来消磨时间,在我刚看着红灯失神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了,咋一看,是刘警官打来的电话,我就知道肯定是案子有了新的进展了,我戴上蓝牙耳机接听了电话。

  “方先生,案子有新的进展了,今天早上局里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举报信,信封里有一个U盘,那里面装了和这个案子相关的资料,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你先过来一趟吧,来了之后我再和你详细说。”

  我思索了会,回道:“OK,那我现在过去。”

  挂掉电话后,我再给覃少华拨通了电话过去,表示自己现在有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过去深圳的时间就要改期了,他还想着问我具体是什么事情而“放飞机”了,我说回头再给他解释。

  的确如此,比起其他事情,现在这个案子的进展才是最重要的,我把车子掉了个头,马上赶往了警察局的方向。在过去的路上,我回想起了方才刘警官说的那些话,他说是局里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举报信,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提供了和这个案子相关的证据资料呢?又是谁会掌握了这些信息!

  参与这场“游戏”的人,看来远超乎我的想像!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