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58节_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菠萝小说网 > 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58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58节

  楚云声眸光一凛,射出一道符箓想要阻拦,但青年却更快一步,一把扑向那道身影。

  几乎同时,那道身影缓缓转过了头,竟是一张完全纸糊的面孔。

  “啊——!”

  一声惨叫,那个青年抱着纸人直接坠入了漆黑的江水里,如潮的纸人瞬间将青年的身影淹没。

  “小张!”

  “糟糕,是陷阱!”

  道门的人纷纷醒来,聚集到桥头,看着一江的纸人和漩涡:“现在怎么办?这是鬼域的破绽吗?”

  见不少目光聚集到了自己身上,唐南眼神一动,道:“这个情况我也不太清楚。王掌门和楚山主是前辈,不知两位如何看?”

  王碧日嗤笑:“一点异象而已,大惊小怪。要想知道究竟是否是鬼域打开,只要派人潜水下去看看便可,何必在岸上猜来猜去?”

  说着,他就将视线投向了楚云声,“楚山主,老夫年纪大了,行动不便,思来想去,这里实力最高年纪最强的,莫过于楚山主……只是下水一探,不需与鬼怪作战,楚山主想必不会不敢吧?”

  这一唱一和的进度发展太快,楚云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到了一众目光之下。

  扫了眼唐南和王碧日眼底的神色,楚云声恍然。

  俩糟心玩意儿,这是合伙算计他呢。

  第46章冥婚6(二合一)我的骨灰和肋……

  “楚山主实力非凡,又有那么多宝物法器防身,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下去的人太多,恐怕也只是给楚山主添麻烦而已。”

  “没错,人一多,一旦出现什么变故,想逃也难逃,岸上人少,也无力救援……”

  “楚山主下去,我们在岸边随时帮忙便可……”

  楚云声也没指望王碧日和唐南带来的道门中人能为他说话,直接伸手一拍特殊管理局那位周处长的肩,声音不高不低却正好压下周围的议论:“周处,水下探测器。”

  旁边的嘈杂声一断。

  楚云声眼角的余光注意到王碧日和唐南对视了一眼,旋即王碧日微笑道:“鬼域阴气沸腾,隔绝信号,水下探测器就算放下去恐怕也没什么作用,楚山主就算不想下去,也不必找这样的法子应付……”

  周处长也狐疑地看了眼楚云声。

  但水下探测器这个东西楚云声看到他们运了过来,虽然没用,但周处也不好拒绝楚云声这个提议。只是神色间难免写满了不赞同。

  几个特殊管理局的警员过来,抬出了新型的水下探测器。

  楚云声扫了两眼,直接从怀里拿出刚摆弄好的几个小铁盒,贴了上去。

  “楚山主,这是飞雪山的什么宝贝法器不成?水下探测器可不比我等真人,你这东西若是真能让它探测到鬼域内的景象,那可是无价之宝啊。”王碧日用奇怪的目光去瞟楚云声。

  楚云声抬眼:“有价。五百万一个,香鼎山买吗?”

  王碧日一噎,扯了扯嘴角,一甩拂尘。

  道门赚得多,花得更多,入不敷出,穷得极其真实。楚云声这一刀子,精准地让所有叽叽喳喳的声音闭了嘴。

  但也有人记得那盒子是楚云声晚上才鼓捣出来的,并不相信是什么厉害法器,所以都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瞄着。

  周处长指挥着人将水下探测器一个个投进江水中。

  探测器初一入水,水面上的无数纸人就如嗅到腥味的苍蝇,蜂拥而至,将探测器淹没。

  岸上支开的屏幕立刻泛起一片雪花。

  周处长怀疑道:“楚山主,这法器好像不太行啊……”

  楚云声调整着控制台上的按钮,边整理着自己这一天的所思所想,边道:“这不是法器。我认为鬼域类似于一种未被发现的磁场,从技术层面来说,是可以影响和控制的。人类修炼的灵力无法使用医学手段复制,但其他辅助类的东西却不尽然。”

  周处长迷茫:“技、技术?什么技术?”

  “科学技术。”

  楚云声说着,掏出一个电路板都露着的简陋改装电视遥控器,朝着江水的方向一按。

  “刺啦——!”

  一阵激响突然传来。

  岸边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齐齐循声看过去。

  这一片江面忽然就泛起了刺目的电光。

  蓝色的电弧如群蛇乱舞,蛛网般在江面上飞快蔓延。

  鬼域内模糊的尖叫声似远似近地传来,强力的电压瞬间从一块块水下探测器落下的区域扩散,笼罩了大片水域。

  江面上站立的纸人被电得焦糊颤抖,大片大片栽倒,没入水中。

  有些电弧密集的水面上,甚至都崩出了星点的火花,将一些纸人直接点燃,连没入水中的机会都没有。

  同时,屏幕上受干扰的雪花渐渐消失,恢复成了清晰的水下画面。

  周处长:“……”

  楚云声操纵着摆脱了纸人们的水下探测器继续深入:“这是临时实验设备,用过即废,需要克阴符和瞬发的强力高压电。纸怕火,但水面无法放火,强电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达到类似效果。”

  “不要因对灵异之事的天然恐惧,而对科学产生怀疑。”

  他抬头看了眼周处长。

  周处长张了张嘴,一时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灵异现象爆发至今,各类科技手段自然都用过了。但结果都是令人失望的。不过现在,飞雪山似乎有不一样的技术创新?

  比起依靠这些端着架子,高高在上的道门,还是科技更让人放心些。

  周处长心思微动,扫了眼王碧日和唐南,不动声色地将脚步朝着楚云声的方向挪了一分,脸上的神色也更亲切了些。

  王碧日和唐南却是没有注意周处长的变化。

  两人目睹江上一幕电弧四射,都是表情剧变,王碧日毫不掩饰地眼神阴厉地剜了楚云声一眼。

  唐南则有些诧异,淡淡瞟了楚云声一眼,没有露出过多的表情。

  其他道门中人则是一脸惊愕,看着楚云声少了几丝怀疑之色。

  看来楚山主不是不想下去,而是确实有更好的手段。

  众人正是心思各异的时候,面前的屏幕里就突然一闪,遥遥出现了一抹摇晃的红光。

  “江底竟然有房子?”

  有人脱口道。

  屏幕里的画面很模糊,探测器的灯光被水波扭曲着,一座古宅的轮廓在浑浊黑暗的水中渐渐显露出来。

  古宅破旧,廊檐墙壁饱经沧桑,略显斑驳。中央的门墙上都挂满了大红的灯笼,正是屏幕中红光的来源。在这红光笼罩下,整座古宅内部黑漆不可见,偶尔似有黑影晃动,透着一股阴森可怖之感。

  同时,另外几台探测器也传来画面,分别从不同的角度靠近古宅。

  突然,一台探测器的画面捕捉到了一扇开着的窗户。

  窗内红彤彤一片,一个浑身是血、没有皮肤的小孩坐在窗台上,小孩的旁边站着一个盖着红盖头、肚皮微鼓的女子身影。

  那女子微抬着手,手里抱着一个熟悉的红木锦盒。

  锦盒?

  楚云声眸光微动。

  乍一看,那个锦盒似乎和之前沈溢清从曾家带出来的那个一模一样。

  楚云声直觉这锦盒有问题,正想再让探测器靠近些看看,而此时那个背对着外头的血糊糊的小孩却好像察觉了探测器的偷窥,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头。

  脖颈惨白的骨骼刺出来,一双全是眼白的恐怖鬼眼倏地大睁,直直盯向探测器。

  “砰!”

  水下探测器瞬间爆炸,画面全黑。

  江面泛起一道道传来的细微波纹。

  饶是见惯鬼怪,不少道门的人也都被这突然的画面吓了一跳,呼吸急促,面色惊惧,互相对视着。

  “夭折幼童,怀孕嫁娘……看来确实是沉桥殉葬。”

  姜越风惧色犹存,低声道:“江底的宅子和其他物件都不是真的,按照那个邪术的实行方式,那些应该都是纸扎的。但即便是按照楚山主的方法烧掉那些纸扎物件,可能也无法杀死恶鬼。这恶鬼一眼便能有这样威能,不是寻常恶鬼……”

  王碧日道:“如果真是宋末沉桥殉葬,那距今还算不上太远,这两只恶鬼怎么就能养出这样大面积的鬼域,拥有如此强大的灵力?依老夫看,此地山势回环,江流困山连海,很有可能在江底有流动阴洞……”

  “如今灵异事件层出不穷,我们道盟怀疑是阴间将要重临,阴间通往人间的通道正在打开,阴间阴气流泻,所以才有这样多的鬼怪复苏强大。按照这两只恶鬼的能力,恐怕这江底阴洞,极可能就连通着阴间之门!”

  王碧日此言一出,立刻有人附和:“王掌门此言有理,那我等该如何是好?道盟可有章程?”

  “恐怕要到道盟大会,才能商议出对策。”

  王碧日捋着下巴上的小胡子道。

  众人议论纷纷,话题从阴间阴洞又转移到沉桥殉葬,都在思考一个合适的对策。

  而这时,一直沉默的唐南却突然开了口:“诸位,既然已经确定那鬼宅的位置了,鬼域也露了裂缝,那也是时候下水出手了。既然我们已经被恶鬼发现了,那就势必有一场恶战,与其被动等待着,不如先下手为强。既然江底阴洞是恶鬼的力量来源,那只要破了阴洞,这两只恶鬼也就后继无力了,我们就算一时难以打败对方,也能以消耗的方式将这两只恶鬼拖住、耗死……”

  “既然楚山主不愿意下水,那就由我下去将那两只恶鬼引出来吧。我还年轻,当义不容辞。”

  唐南这番话说得着实有道理,又大义凛然,楚云声都找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

  但楚云声知道原剧情,所以他很清楚,江底绝没有什么阴洞。而原剧情中,在死了几个道士,探得水中大概情况后,主动下水的人就是唐南。所以楚云声对唐南的举动并不算意外。

  只是此时唐南这么积极地提出这一点,却让楚云声没由来地想到了鬼新娘手中的那个红木锦盒。

  楚云声想了想,转头道:“我也去,王掌门在岸上接应。”

  说完,也不管其他人作何反应,径直从特殊管理局那里拿了一套潜水服,脱下道袍换上,就开始做热身运动。

  唐南目光深邃地盯了楚云声一会儿,收了回来,自己走到一旁去绘制避水符,准备下水。

  王碧日则是愣了下,似乎没想到这情势变化,楚云声和唐南都改了态度。

  但这事无论好坏,他都不打算下水冒险,人老了就要惜命,于是他赶紧正色道:“楚山主和唐道友年轻,意气风发,本事高强,便下去吧。老夫在岸上接着那两只恶鬼,定要它们有来无回。”

  说着,他隐含恶意的视线刮了下楚云声,仿佛巴不得有来无回的是楚云声一般。

  楚云声对他人的视线向来不感冒,自顾自做完热身运动,就掏出巧克力来吃了两块,轻轻敲了敲耳廓。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https://m.boluo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