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227节_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菠萝小说网 > 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227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227节

  郁镜之拉开枪栓,道:“各位,别紧张。”

  “我真的仅仅是为自保而已,就像各位所说的,仅仅只是期望和平而已。”

  他缓和了下表情,重新露出温柔和气的笑容来:“皮特先生,你想要将我赶走,其实是非常没有必要的事。青州半岛划分给东洋后,东洋军不日便将南下,到时候除了租界之外的地界,只会是我和东洋军拼命的地方。”

  “这一天很快就到了,眼下你忍了我,和支持高澜入主海城,并没有什么两样。当然,若是你到时候并不想放弃租界之外的区域,想要和东洋打一仗,那这话就当我没有说过。”

  “或者换句话说,你忍了我,是更划算的买卖。至少我绝没有和东洋化干戈为玉帛的可能,但高澜可就未必了。”

  高澜一惊,当即反驳:“郁镜之,休要胡说!”

  旁边,吉田幸太郎神色微动,下意识地看了眼皮特。

  皮特默然沉思。

  郁镜之笑笑,道:“而我的要求,也不是像你想的那么复杂。只有一个,就是希望皮特先生能答应,在东洋军到来时,能接收所有海城的百姓进入租界避难,并为他们提供生存所必需的资源。”

  “当然,如果你们办不到,就要小心街道上、楼房里那些无意经过自己身边的人了。或许,他们随时都可能化身成剑门的谍子,掏出枪来,主持正义。”

  “这完全是亏本的生意!”路易在旁道。

  但朱利安却不说话了,他同样在思考衡量。

  郁镜之坐在熟识杆枪铳的包围下,仍旧很有耐心地等待着。

  如果皮特和朱利安稍微会算一点账,就应该知道,他的提议是最稳赚不赔的。

  动用英法的军队,造成海城的混乱,还要提防时刻的刺杀,引入一个他们并不算多信任的傀儡,这若是在一般时候,是不错的选择。

  但和郁镜之死守海城,同东洋军两败俱伤,他们坐收渔利对比,显然还是后者更简单一些。

  当然,那也会让郁镜之拥有更多的时间,做好更多的布置。

  “不,郁,我无法再相信你。”

  长久的僵持的沉默过后,皮特沉声道。

  气氛一凝,彻底跌入了低谷。

  但皮特紧接着却又说了一句:“不过有关亚当斯被刺的事情,我们还没有切实地看到那些证据,现在动枪或是逮捕谁,都是很不合适的。”

  高澜抬头,眉心微不可察一蹙。

  这神色落入楚云声眼中,他便知道,皮特等人今天的谋划虽然没有成功,但他和郁镜之来此的目的,却是已经达成了——高澜无法再和东洋人联手,而皮特也不会真心接纳他。

  此外,皮特虽然现在口称拒绝接收平民,但楚云声很清楚,以高澜等人为饵,彻底看清郁镜之的底细后,获得今天这样的结果后,他会选择接受这个条件的。

  安德烈道:“看来暂时还是一场误会。”

  这话说得很有技巧。

  路易不甘,却也垂下了眼,闭紧嘴巴。

  “既然是误会,那我们可以走了吧,高先生。”郁镜之非常诚恳地询问宴会主人的意思。

  高澜冰冷地注视着郁镜之,不答。

  但郁镜之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楚云声起身,和郁镜之并肩,越过一道道冷厉的视线和一个个漆黑的枪口,从容走出沙发区域,穿过空荡的大厅。

  路允和刘二倒退着跟随,戒备身后,但直到四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那扇沉重的红木大门之后,也没有一道枪声响起。

  一场奇异的接风宴,就这样看似虎头蛇尾地落幕了。

  但在许多人眼中,这或许并不是落幕,而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次日凌晨,海城多处燃起冲天的火光,城外炸响沉闷的炮声,无数人惊醒,惶惶不安,难再入眠。

  高澜坐在皮特的书房里,望着窗外火红的天际,低声道:“没有完成您的考验,是我的失误,皮特先生。郁镜之派兵将我的部下拦在了城外,如要进海城,今夜恐怕仍要交战。”

  皮特立在窗边,闻言轻轻摇了摇头:“行军与情报,本来就是瞬息万变的事情。你只需要吸取这次的教训,高先生。”

  高澜面上一喜:“皮特先生,您的意思是……”

  皮特回身,哈哈一笑,朝高澜伸出手来:“我想说你的表现已经非常好了,高先生。以后的时间,合作愉快!”

  握住皮特的手掌,高澜心头的沉重终于彻底放松下来。

  这段日子,他和各方势力都有联系,但他真正想要合作或者说投靠的,既不是德意志,也不是东洋,而是英吉利。但他并不想成为杜天明那样没有什么价值的走狗,所以他选择了接受皮特的考验。

  这也就是他坚持办出这场接风宴的真实原因。

  以德意志的名义,暗中和路易及朱利安商议好,用法兰西的势力,达成除掉郁镜之的结果,这就是高澜的计划。表面靠着德意志,实则投向法兰西,但这一切却又为英吉利掌控,不可谓不复杂。而恰恰因为这种复杂,便能更好地掩饰住他真实的行动。

  实际上,在皮特之外,高澜也有后手。

  他一直维持着和东洋人的暧昧关系,并不介意利用一下对郁镜之恨之入骨的东洋人。

  但很可惜,郁镜之拦他进城这一举动已让东洋人有了些芥蒂,夜晚的接风宴上,他又公开宣称亚当斯是他的挚友,并最终被逼无奈放走了郁镜之和楚云声,至此,他和东洋人便只能剩下互相利用的关系了,再难有真正的合作。

  不过他也不会再在乎这点利益。

  他已经赢得了皮特的信任,虽然这信任在他的失误之下,显出了几分敷衍。但已足够让他放开手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一周后,高澜的人马终于破除重重阻击,来到了海城附近的县城,高澜秘密地离开了海城,前去汇合。

  点兵时,他大骂郁镜之,心疼着自己折损的兵力,但却没有注意到这支队伍中多出的许多稍显陌生的面孔。

  同样是这一天,郁镜之书房内的电话叮铃铃响了起来,欧洲那场会议耗时数月,终于结束了。

  ……

  两个月后。

  天气转冷,渐渐入冬。

  白楚坐在戏楼后台卸妆,忽听见木门一声响。他从镜子里一望,便见一道小小的身影钻了进来。

  那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少年,穿麻布衣裳,小心又熟稔地靠过来,朝白楚道:“白老板,老板让我知会您一声儿,下月初一不用来了,戏楼要关门,不开张了。”

  白楚并不意外,只慢慢点了点头,一边拆头饰,一边道:“徐老板这是也要离开海城,逃难去了?”

  小少年点点头:“老板说要去晋南,到那里投奔亲戚。白老板,你不走吗?”

  “走?走哪儿去?”白楚道。

  小少年声音大了些:“去外头,海城外头,许多地方呢。老板也说了,和商队北上,也愿意带上几位角儿,到了晋南,还要开戏楼哩。白老板,老板没和你说吗?”

  白楚捋起碎发,起身到铜盆边,用水沾了沾手,清亮悦耳的嗓音很淡:“说过,但我不想走。”

  小少爷瞪圆了眼睛:“怎么不想走?白老板,你没听见警报声吗?嗡呜——嗡呜——就是这个声儿!戏楼里的人都说,那是要打仗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要死人的!”

  这一两礼拜,海城县辖区的边缘总隐隐约约响着飞机的声音,紧急警报时不时便要响上几声,吓得人不敢上街,只躲在家中的炕洞里地窖里才算是将一颗心吞回肚子里。

  但这也就是最初那几天的事而已。

  后来租界贴了告示,又登了报,说是兴许要打仗了,可以接收租界外的居民避难,但物资是有限的,不能谁都拿,优先那些有身份证明的,进去了也有规矩,要洗干净头脸,简单地检查身体,不能什么人都往里放。

  这些都是那位郁先生弄出来的,但却盖了英法的章子,有效力的,便是东洋人也不敢随便冲撞。

  人们先是观望试探了阵子,便一蜂窝地往租界里涌。

  这时候不少人都是有个想法的,那就是租界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

  有洋人护着,任外头打仗打得天翻地覆,还能真扰到租界里头?

  也有真被吓到的,觉着租界也绝不是个安全的地界儿,东洋人若真来了海城,打都打到了,还真就过租界大门而不入吗?又或者,那是英法的租界,东洋人来了,谈判一番,若有足够的利益,英法还能护他们到底吗?

  他们可不信。

  如此,他们便想要彻底离开海城,去别的地方,华国这样大,总不能处处都打仗。徐老板便是此类人。

  但也有一些不能走或是不想走的,前者譬如上了年纪的老人,后者便是白楚这类。

  “小三子,你知道什么是打仗?”白楚笑了下,弯腰洗脸。

  水声哗哗。

  小三子咧开嘴:“我当然知道,白老板,我听客人们说过。打仗凶得很,有大兵扛着枪,一梭子突突下去,老百姓就跟麦茬子一样,全都倒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了。”

  “还有新亭街上总成群结队上街的那些学生,都说捐躯赴国难,我没上过学,不识字,不懂,但老板说了,捐躯就是死,打仗就是要死人的,死很多很多人……”

  白楚从盆前抬起脸来,取下帕子,边擦脸边道:“你知道的倒多。去柜子上拿糖吃去吧,少在我这儿贫了。”

  小三子嘿嘿一笑,翻身就跑,蹦跶着从一张小柜上摸了一小把把芝麻糖,欢快地跑走了。

  白楚听着门板咣啷撞上的声响,在原地出神地站了会儿,才转身继续收拾东西。

  几分钟后,他提了自己的小箱子,知会了戏楼的人一声,便从后门雇了车,回家去。

  就离去时那么匆匆一眼,他便瞧见方才还唱着大戏,聚着宾客的戏楼里,已经是空空荡荡了,伙计和仆役都在忙活着收东西,来来往往的。

  上了街,黄包车迎着见了寒意的风走了会儿,才遇见一两个神色匆匆的行人,隔一段便有几间店铺封着大门,可见是关张了。

  经过新亭街的街角,那边有搭的简易台子,两三个学生举着毛笔字写的横幅,在发单子。

  白楚照例停了下,拿了一份,并着一张免费的东方报。

  他坐在颠簸的黄包车上看了眼报纸,头版整个版面都是讲东洋人的事,第二版则讲和会的事,那虽已过去了一两个月,但却随着东洋军踏上青州半岛的事情,愈演愈烈,不见消停。

  从前他是识字,却不爱看这些,也不关心这个,外头的事是外头的事,不是他的事,也不是戏台上的事。

  但兴许是周记点心铺去的太多了,门外游行的喊声太大了,他不自觉地就开始关注起了这些东西,以至于发了疯,发了痴,警报声连响了三日,都懒怠着,不想去收拾行李离开。

  不过他已住在了租界,应当也是不妨事的。可他留下,单单就是因为觉着租界安全吗?

  也许不尽然。

  白楚想到了戏楼的徐老板前几日来劝他一同离开时的场景。

  徐老板指间香烟的烟灰落在他桌上那些报纸传单上,那道苍老嘶哑的烟嗓嗤笑着:“赴国难,这算哪门子国难。这些学生脑袋不清醒,糟践自个儿的命。白老板你可不要被蛊惑,你是唱戏的,角儿,就该站在戏台上风华绝代,你瞧,便是那些东洋人,不也都许多爱戏的吗?咱照样唱,照样赚钱。”

  “咱赴什么国难,天塌下来,有个儿高的顶着。”

  那时候他又是怎么答的?

  他似乎是没有回答的,但他记得他当时垂下眼睛,看见的一张传单上的字。

  八个字。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白楚合上了报纸。

  他沉默了许久,开口朝车夫道:“麻烦前面右转,到城门口军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https://m.boluo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