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43节_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菠萝小说网 > 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43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43节

  “此地便是刑堂后山,也是本座的洞府所在……”

  容岐淡淡介绍着。

  楚云声环视四周,发现这里是一片仿若被利剑斩出的断崖。

  崖边是极为开阔的石台,可远眺云海。石台外便有一望无际的枫林,红枫烈烈,宛若凝血,像是违背四时规律般漫布此山,被山风一卷,便飘满断崖。

  而在这枫林和石台之间,有一处凿入山石的门,便是容岐所说的洞府。

  果然是洞府,也仅比山洞好上那么一丝。

  明明原剧情中就连筑基修士都不会住这么朴素复古的真洞府了。

  楚云声边思索着将来要不要炼一座与那石屋类似的洞府,改善下容岐的生存环境,边随容岐进了门。

  果不其然,除了一张石床一个石凳和一个架子,别无其他,同样是堪称简陋的布置陈设,这与容岐清高贵气的形象很有些出入。

  楚云声看了一眼洞府角落仅有的那张石床:“长老,弟子平日侍奉,居住在何处?”

  “就在这里。”

  容岐袍袖一挥,洞府大门轰然紧闭。

  在这砰的巨响中,他偏过头,冷淡之中隐约透出一丝似笑非笑之色,像是撕破了外在的面具一般,带着点恶劣的口吻道:“你莫不是以为本座收你为侍剑童子,真是看中了你的天资吧,小魔修?”

  楚云声蓦地抬起眼。

  他自然知道容岐能认出他来,收他做侍剑童子也必然别有心思,只是没想到这刚一进门就爆出来了。

  “长老此言何意?”

  楚云声面不改色反问道,一点都没有被突然揭穿的慌张。

  容岐没得到预想中的反应,又看了楚云声一眼,冷声道:“不必与本座装傻充愣。你想必也认出了本座,否则你一个魔修孤身来到上清山,还真是想弃暗投明不成?”

  “但你既然已经来了上清山,通过了收徒考核,那不论有何目的,本座都承认你是上清弟子。只要你老老实实修行,将其余心思灭了,本座可以不问你身份来历,可有一事你得记着——”

  “洞天福地那一场,不准再提起想起。”

  话音顿了顿,他又道:“日后你与本座便是师徒,你可称本座为师尊,本座亦会好好教导你,权当你替本座解了那情苦的报酬。自然,这也是为了监视你。”

  “本座的意思,你可听明白了?”

  对于容岐这番挑破窗户纸、划清界限的举动,楚云声倒不意外,毕竟认真来说,这个世界他们尚只是春风一度的陌生人而已。

  不过容岐又与当初戒备敌对的小皇帝陆凤楼不同,他此时话虽清晰,但却隐隐带着偏向性。

  因为无论怎么来算,都轮不上容岐给楚云声报酬,真说谁欠谁,那必然是吸了容岐本源灵气恢复重伤经脉丹田的楚云声负债累累。

  不过楚云声没戳破这点小偏向,他比较疑惑的是另一个问题。

  “这点报酬长老完全可以以其他方式去做,既怀疑我另怀目的,又为何不直接揭穿我,将我拒在山下?”

  他看着容岐:“毕竟我是名魔修,可能对上清山有害,长老又何必给自己添麻烦,引狼入室?”

  其实楚云声是有所感知的,知道登天路查探根基的那股冰寒力量是被容岐挡住的,不然即使他自毁神识毁得干脆利落,很有可能也还是会被发现些端倪。

  而就算容岐对他有那么点小偏向,也不足以让容岐一个一心为了上清山好的邪修放他一个魔修进门。

  这似乎有违容岐的原则。

  这疑问出口,楚云声便见容岐的神色忽然一变,透出一股掩都掩不住的古怪之色。

  他沉默了片刻,有点驴唇不对马嘴地开口道:“你可知上清山有几座主峰?”

  没等楚云声回答,他便接着道:“炼器堂、丹峰、铭文斋、阵法塔、符楼、灵兽园为术术六峰,另有掌教殿、刑堂、任务堂、珍馐阁四峰,共十大主峰,其余还有小峰头无数,散如星海。”

  “不论别的,就只说这十大主峰——”

  他的声音诡异地顿了下,然后轻咳一声,缓缓道:“这十大主峰,丹峰的三长老与铭文斋的首席大弟子都是邪道十三教的邪修,阵法塔三位长老中的两位都是魔修,符楼和灵兽园光本座知晓的修行魔道功法的弟子就有数十人。”

  “刑堂和任务堂也不例外,皆有修行邪道功法与魔道功法之人,至于珍馐阁,掌勺大厨便是一名邪修。”

  “至于掌教殿,暂时还没有卧底发现……”

  楚云声算是听明白了。

  敢情这整个上清山至少有一半的二五仔,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反正这么多二五仔都这么努力地经营着这个仙道宗门呢,他一个人就算想搞破坏,也搞不了什么。

  一时间,楚云声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同情仙道的其他宗门。

  混了这么多年,怎么就让个二五仔宗门混成了仙道之首?

  容岐这番解释顺利解开了楚云声对原剧情的许多困惑,之后几日,他哪儿都没去,就在容岐洞府的石凳上打坐修炼,凝练剑种。

  容岐在第二天便给了楚云声一套名为《清心剑诀》的功法。

  这是容岐为了掩饰《造化三剑》,对外宣称的自己修炼的功法,是正宗的仙道功法。

  其实仙魔邪三种功法并没有非常明显的区分,运转功法或使用法术神识时只要以秘法掩盖,也几乎不能看出差别。

  只是魔修肆意妄为,杀伐好战,所以煞气也会被称为魔气,煞气重的功法便是魔道功法。邪修的功法大多比较诡异,变化多端,虚实难辨,他们还常常喜欢搞事情去装神弄鬼吓人,所以诡异而有邪气的功法便是邪道功法。

  而修真界所有的功法都是利弊结合,各有缺陷的。

  长生与强大,往往都要付出对等的代价。

  楚云声知道容岐就有掩盖功法气息的秘法,只是容岐的功法因为某种缺陷常常会压制不住,所以他常去天寒清心洞,可以说是那里的老顾客了,不然也不会那么巧,在原剧情中被萧逆撞见揭破。

  在给了楚云声《清心剑诀》,并教完了凝练剑种之法、告知了功法缺陷后,容岐就离开洞府窝进了天寒清心洞里,当起了甩手师尊。

  毕竟从楚云声那里吸了点本源灵气回来能暂时解决近期功法不稳的问题,但却不能总吸,否则楚云声怕是要有亏损。

  而且容岐完全不想在楚云声面前表演变身大法,所以只能先去天寒清心洞努力修炼一下。

  见不到容岐,楚云声的日子也不算单调,除了修炼《清心剑诀》外,他还时不时去洞府储藏室里收拾下容岐收藏的一堆名剑。

  侍剑童子就要有侍剑童子的样子。

  储藏室的名剑至少都是三阶法器,还有一些四阶朝上的灵器,看多了摸多了,对楚云声炼器也有些帮助。

  楚云声也由此知道容岐的一大爱好——见到好看的剑就想据为己有,然后挂在墙上吃灰。

  而唯一不吃灰的,就是容岐自己的本命剑,那柄似虚似实、似真似幻的青色长剑,触手便有冰雪消融之感,名为雪尘。

  边修炼边擦剑的平静日子过得很快,一眨眼便到了十日后。

  这天一早,楚云声便要去炼器堂正式入门,而正当他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出门时,就看到他的便宜师尊突然回来了。

  容师尊进洞府的第一句话既不是关心他的修炼,也不是关怀他的身体,而是带着一张冷漠的脸和一双微微泛红的耳尖,很是理直气壮地问道:“为师之前忘了问……徒弟,你叫什么来着?”

  楚云声看着容岐,沉默了。

  第119章修魔还是修仙8那就是个连灵根都……

  诡异而尴尬的沉默持续了大约几个呼吸,楚云声赶在容岐快要维持不住理直气壮的厚脸皮前,开口道:“弟子楚云声。”

  楚、云、声。

  容岐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念了一遍这三个字,忽觉刚刚在天寒清心洞稳下的心境竟又有些奇怪的动荡,仿佛那严丝闭合的内里突然绽开了裂纹,有滚烫的岩浆从裂纹中漫出,刹那将他的心绪与躯壳都燃上了火焰。

  他半垂的眼睑颤了颤,视线落在楚云声那片雪白的衣角上,低声道:“好,为师知道了。你去吧,记得明日早些过来,为师教你一些剑术。”

  楚云声从容岐的声音听出一丝多余的沙哑。

  他又看了容岐一眼,却并没有看出什么,便应了声,离开了洞府。

  在他离开后,容岐面色变幻,很快也离开了洞府,直奔掌教殿的藏书阁。

  他将所有有关魔修媚术的玉简全部挑了出来,边严肃地查阅,边自言自语:“我应该不是那么容易中媚术的人吧,虽然小魔修的滋味确实是令人难以忘怀啊……”

  楚云声根据引路玉简到炼器堂的时候,还不到辰时,炼器堂的大门刚开,袁动山正拿着扫帚在院子里扫地。

  一见楚云声来,袁动山握着扫帚的身影立刻一僵,旋即他直起腰,捋着胡须,淡然出尘道:“上清山讲究天地自然,修行自然,处处皆是磨炼,就比如这扫地……”

  这时,一阵渐近的脚步声从楚云声身后传来。

  山风轻飘飘地送来两道声音。

  “小绿公子,你还真来炼器堂入门了?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丹峰和铭文斋都暗示你会安排你去给金丹长老做侍剑童子了,这么好的条件,你就一点都不心动?”

  “我考的是炼器堂,自然要入炼器堂。与其他无关。还有,我不叫小绿,我叫端木连。”

  “哦哦,俺知道。但俺是真不明白你是咋想的,小绿公子,你说俺来考炼器堂吧,那是俺爹说炼器堂好考,俺这把子力气不来打铁可惜了,干别的没啥天赋,说不准连上清山的大门都进不了。你说你是潜龙牌的天才,你何苦来烟熏火燎的遭这个罪,你要不是被那个姓萧的坑了,又怎么会报名错地方……”

  “与旁人无关。还有,我叫端木连。”

  “我说小绿公子,你别以为俺在害你,俺可喜欢你了,俺喜欢绿色。俺是想劝你别入这贼坑,你进了门就没法后悔了。俺爹说这炼器堂都快一百年没招到新弟子了,老弟子最差的都熬成了外门长老,所以炼器堂就是一山长老,却连个扫地的杂役弟子都没有……”

  楚云声听着背后那憨厚低沉的声音,平静地看向握着扫帚的袁动山。

  袁动山手指抖了抖,又少了几根胡子。

  天降横财收获两名潜龙牌弟子,袁动山正高兴着呢,被师兄安排扫地都更有劲儿了,这时候一听还有人一边摸黑炼器堂一边鼓捣他的天才宝贝儿们离开,顿时气得胡子都要竖起来了。

  “踏上这山峰,便都是炼器堂的弟子,怎可胡言乱语!进来!”

  袁动山严厉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威压顷刻传出,外头叽里呱啦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很快,两道身影走进门内。

  其中一个楚云声已经知道了,是个熟人,单柔柔的未婚夫、主角萧逆的情敌,端木家的潜龙牌天才端木连。另一个则是和他那口充满茬子味儿的口音完全不同的,长相颇为阳刚俊美的高大少年。

  端木连出现在这儿,还是有点出乎楚云声的意料。

  因为按照原剧情,端木连这个小炮灰是去了铭文斋的,后来还成了铭文斋的内门大师兄,并且始终坚持不懈地和萧逆争抢着小师妹单柔柔,被萧逆冠以伪君子的名号。

  不过这只是前期一小段的内容,在萧逆修为超过端木连,抱得小师妹归之后,端木连就被萧逆动手脚安排了个外出任务,死在了妖兽围攻中。

  但现在端木连没有去铭文斋,却来了炼器堂。

  楚云声根据刚才那段对话猜测,很可能是萧逆通过自己来考炼器堂的事产生了什么灵感,做了些手脚,让端木连在通过登天路后报名报成了炼器堂。

  然后端木连不知为何也没有解释或反悔,而是就那样考了炼器堂,直接来了。

  可能是自己的原因引发的变故,这让楚云声有点淡淡的愧意。但同样的,这也许是一件好事。以后是一门的师兄弟,他不会看着端木连再无辜丧命。

  “见过袁长老。”

  端木连一身绿意碧翠,整个人如一杆清挺的竹,温和浅笑着行礼:“方才封兄也是关心则乱,口不择言,还望长老恕罪,童言无忌。”

  “有这么大块的稚童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https://m.boluo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