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09节_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菠萝小说网 > 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09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09节

  密函里大多事情都在楚云声的意料之中,只有两件让他稍稍多了几眼。

  其一便是陆凤楼所在的子弟营的事。

  子弟营说白了,勉强算得上流放充军的另一个方式。楚云声年前动了许多作奸犯科的富户,有些或许罪不至死,但却也要收监流放。按照大晋严酷的律令,这些富贵人家的孩子便要为奴作妓,摔进地狱里一辈子爬不出来。

  不过楚云声查归查,办归办,但却不想作孽。

  他没有将这些少年送去做奴仆,而是将他们按照年纪家世罪责分了轻重,在被抄家之前便带出来注入各地兵营,就连小姑娘们都送到北地十二城,成了批娘子军或女先生。

  其中给京城北营挑的,是楚云声亲自过目的稍微清白些的。虽说也都是些还不谙世事、做着纨绔梦的少爷兵,但终归好上一些,没沾大恶,也有那么一股他想要的狠劲儿。

  是些好苗子,便能磨出一把利剑来。

  楚云声也早就在一开始就为这把剑找好了执剑人,待与其浴血奋战、同生共死后,这把剑便会真正认主。

  密函里关于子弟营的消息便是陆凤楼似乎有所察觉,秘密派人去了京郊和广南。也在剿匪这些日子里,有意与子弟营内那些少爷兵磨合。送到嘴边的便宜,这小狼崽自然不会不占。

  楚云声眉眼微微低下来,透过这行墨字,似乎望见了那张风流昳丽,似笑非笑的脸。

  至于密函内令他留意的第二个消息,便是世家的动作。

  世家自除夕之后沉寂许久,几次朝会都显得恹恹,仿佛打定主意韬光养晦,安分起来。

  但在这宁静的外表下,却又出了些动静。三日前,世家似乎是派人去了叠州。

  关于叠州,无论是原著剧情还是身为摄政王的记忆调查,楚云声都没半分的印象,一时摸不到世家的意图。若真说有关系,那便是叠州的驻军隶属李家军,四大世家的李家。其余却不知晓了。

  坐在溢满墨香的杂乱书房,楚云声注视着桌上一豆灯火,倒有些怀念前几个世界的清闲散漫。

  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都不甚喜欢。唯一称得上有趣的,就只有养一养逗一逗自己那只爱咬人的小狼崽。

  眼瞳淬着淡色的清冷,楚云声抬手,将信纸贴上烛火。

  火舌瞬息卷上。

  兴许越是怕什么,便越是来什么。

  一封封密函来得勤快,没想到有一日真来了一道八百里加急。

  楚云声接到加急密信时还在长干河的河堤上,北地春季的第一场大雨轰然降临,乌云连绵,遮天蔽日。

  长干河上游冰雪融化,下游河道狭窄,奔流的河水随着大雨涨起,疯狂地冲撞着河堤。

  无数人守在河堤上,泄水固堤。

  本以为注定徒劳,但却没想到水泥加固过的河堤竟然无比坚固,之前熬着测算的水流也没那样凶猛。

  几个被楚云声押在衙门的老先生顶着大雨站在河堤上,老泪纵横:“治水治水,真有一日能治得这水患!”

  有个老先生顾不得身份,一把抓住楚云声的胳膊:“王爷……此番要多谢王爷!这长干河绕北地十二城近百里,多年来水患无穷,每逢早春,淹没田亩无数!老夫还在这县衙当差时便想着如何治理,但找来多少人,想了多少主意,都杯水车薪!”

  “这一遭……若无王爷指点,若无这名叫水泥之物,定不会这样轻易度过早春水患!老夫代北地百姓,多谢王爷!”

  楚云声一把拦住老先生要跪的身躯,接过一柄伞撑开:“水势已缓,早些回去歇息吧。水利图还未曾画完。”

  如常没有多余的话,还又有一桩事压上来。

  那老先生闻言却笑得热泪都止不住,被人搀着朝着楚云声一拜,接过伞便下河堤。

  只是刚一转身,便看见远处有一匹骏马飞驰而来,破开雨幕,溅着泥水,一杆急字旗在马背上立起。

  “王爷,似乎是加急驿报!”

  楚云声面色一变,心头涌上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猛地挥开身旁撑伞的人,快步下了河堤。

  马蹄在他面前止步扬起,大雨压着眼睑,几乎令呼吸都局促窒息。

  信使翻身下马,快声道:“王爷,北营子弟营于四日前入泰阳山脉剿匪,其中平安寨窝藏大量逃兵逃犯,与子弟营交战时揭竿而起,自立为王。平安寨战力不凡,子弟营误入陷阱,被困两日突围获胜——”

  信使被雨水打得零碎的话语突然一顿。

  楚云声眼覆寒霜,从喉咙间艰涩地挤出字来:“人如何了?”

  人多眼杂,话不能明说,信使颤声道:“轻伤,已在护送回京的路上。”

  话音未落,楚云声夺过缰绳,一跃翻身上马,调转马头便朝大道奔去,连件蓑衣都未曾披上。

  “王爷!”

  狄言骇了一跳,追上来却只看到了楚云声线条绷紧的下颔,被瓢泼的雨水冲刷得冷如寒冰:“十二城一切如旧。”

  只留下这么一句,马蹄便已高高扬起,狂奔而出,楚云声的身影眨眼便消失在雨中。

  狄言无奈地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自言自语叹道:“皇帝做不成,是爱做皇后了……罢了,只要以后不是净身才能伺候您老就行。”

  大雨滂沱,道路泥泞。

  楚云声路上连换两匹马,才终于在两日后雨停之时追上返京的子弟营。

  时值傍晚,雨后放晴。

  连绵的火烧云覆于天际,磅礴而瑰丽,映照得万物都灿然火红。

  距离北营还有两日路程,子弟营连日剿匪,又伤又累,再加上大雨不休,行程较慢。

  眼见雨停了,天要暗了,便不急着赶路,在一片树林外的空地上安营扎寨,休整一晚。

  楚云声到了营地外便下了马,没有贸然进入,而是等巡逻周边的轻骑发现他,才问了陆凤楼休息的营帐,避开人潜进去。

  这是一顶很小的营帐,几乎伸不开手脚,只能挤下两人共住。但很显然,轻骑给小皇帝开了小灶,这顶帐篷里只住了陆凤楼一人。帐内还残留着浓浓的药草味,想必是刚喝过药没多久。

  门帘在身后垂下,将黯淡的夕光遮住,只留帐内一片昏暗。

  陆凤楼靠里躺着,侧身背对着门口,呼吸低缓,似乎是在沉睡。修长的身形泡在阴影中,少了些孱弱,多了些漂亮紧实的起伏。

  明知这个世界的主角光环应当在北寒锋入狱之时就已被夺了过来,陆凤楼与他只要不出大差错,便不会有性命之忧,但这一路冒雨疾驰,浑身湿透,楚云声还是得承认,知道是知道,担忧也是担忧。

  万一还有一个定澜道人,万一还有一个剧情外的谬误——

  楚云声眼角眉梢挂着寒意,惯来思绪清明冷静的脑海,头次有些混沌。

  他走到陆凤楼身前,半跪在草席薄被上,正要俯身看看陆凤楼的伤势,耳侧却忽然响起一阵破风声。

  略一偏头躲过,楚云声手掌一翻,攥住那枚袭来的拳头,将那截手腕轻轻一折,按进怀里。

  半明半昧的昏暗中那双漂亮的眼睛危险地眯着,含着丝朦胧的睡意,冷锐而警惕地盯过来,如乍然苏醒的猎豹。

  但那危险也只是一刹。

  那双眼的眼尾轻轻一挑,眸光落在楚云声脸上,缓和成了更深的墨色:“……老师?”

  楚云声看着这张熟悉无比的脸,心跳缓缓平复:“听闻陛下受伤了。”

  手腕被握在怀里,陆凤楼前倾着身体,几乎将整个上半身压在楚云声的胸口。

  他侧了下头,鼻尖擦在楚云声湿漉漉的鬓发上,微垂的眼睑慢慢抬起来:“老师淋了雨——是听闻朕受伤,冒雨纵马从何处赶回来的吗?”

  湿热的呼吸扑在耳畔。

  楚云声攥着陆凤楼手腕的手松了松,转瞬便被那手腕溜走,游蛇一般从披风的缝隙钻进去,尚还细腻的掌心贴上了黏在身上的湿透的衣衫。

  衣衫很薄,紧贴身躯。

  那片手掌像带了火,从胸膛绕到背后,抓在紧实的背肌上,刹那留下一片火辣疼痛的抓痕。

  楚云声在这刺痛中仍是眉目不动,眸光平静,只是在陆凤楼垂头咬开他披风带子时,低声道:“伤了哪里?”

  “胳膊和后背,轻伤。”

  陆凤楼没身娇肉嫩到连这么点伤都忍不了。但他看着楚云声近在咫尺的冷淡面容,却觉着那点轻伤突然被撒了盐般酸疼。

  他贴着楚云声的喉结咬开披风的带子,然后对着那片覆着湿衣的锁骨狠狠咬了下去。

  楚云声蓦地按住陆凤楼的腰,却没动。

  片刻,陆凤楼松开口,看着那略微渗血的牙印,笑了声:“伤不重,可朕疼,那便也让老师疼。但疼归疼,老师莫要再摆着这副朕已驾崩的模样。如今挨了几刀,但总比日后挨上更多刀要好。”

  他的视线挪到楚云声微凸的喉结上,话语顿了顿,才低声道:“朕不是君子,喜欢老师给的危墙。”

  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天子不居险地之中。

  但也并非全然。

  楚云声的心绪蓦地一静,来到这个世界至今滋生出的无数顾虑纷扰,都在顷刻溃散。

  片刻后,他抬起手拿过药罐,道:“臣为陛下上药。”

  第93章暴君与帝师18山河缭乱,既是贼……

  大晋的摄政王无声无息地进入子弟营的驻地,又在晨光将出的黎明纵马离去,除了宽阔的马背上多了一道裹着披风兜帽的身影外,与来时没有任何分别。

  天亮后子弟营集合返程,队列里才有人发现了陆凤楼的失踪。

  胖子去找百夫长询问,却只得了一句莫要过问的含糊话。回来后告诉瘦子,瘦子却若有所思。

  胖子满是困惑:“一觉睡醒少了个兄弟,这怎的就不能过问了?听百夫长那意思,兴许是让家里人接走了。可在这营里待了这么久,咱们也不全是傻子,这家怕是早就回不去了……”

  事实上,在剿匪的命令落下后,子弟营的由来便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不是没有人怨恨摄政王的霸道专行,也不是没人捣乱,但更多的少爷兵们却都不是真正没脑子的纨绔。究竟如何才能保全自己,才能将功折罪挽回家人家族,才算利己利人,他们心里门儿清。

  算来算去,来挣这一份军功,竟是最好的一条路。

  也正是如此,大伙儿都很清楚,进了营,除非将来立功离开,不然没门儿出去。

  瘦子瞥了胖子一眼,心里多少有了猜测,便压低了声音道:“楼风本就是半路单独插来的,如今半路走,有什么稀奇?你我好好操练,好好做事,会有再见那一日的。只是日后再见……恐怕是君臣,而非同袍了。”

  胖子悚然一惊,小声道:“你是说——可兵权在摄政王手里,咱们兵营也是如此!摄政王不是一直想、想改天换日吗?”

  “你看楼风可是个窝囊废?”瘦子问。

  胖子摇头:“自然不是。”

  这段日子剿匪,可有不少主意都是陆凤楼出的,冲杀之时也是相当悍勇。若非这次受伤离开了,怕是能提个百夫长了。

  瘦子嗤笑:“既然昏庸无能是假,狼子野心便一定是真吗?”

  见胖子陷入深思,瘦子拍拍他的肩,起身巡逻去了。

  他祖父与父亲皆是幕僚出身,到他这里败了家,也不知日后能不能混上个军师当当。瘦子叹了口气,挑开了营帐的门帘。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https://m.boluo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