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08节_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菠萝小说网 > 快穿之干的就是反派 >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08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从反派身边醒来后 [快穿] 第108节

  四日后,新兵营在一处山坳扎营。

  晚间,轻骑兵那边过来一名将领,言简意赅地说明了此次出来的缘由——新兵营要进行第一次实战训练,剿匪。

  胖子嘴里的馒头瞬间就掉了:“剿匪?我看是匪剿我们……”

  陆凤楼也有些发怔。

  只是他却是在猜着楚云声此举的含义。

  陆凤楼觉着自己猜到了,但临到此时,却又不敢去信了——楚云声视兵权如己物,怎会这样费尽心机为他磨出一支同甘共苦的亲兵?

  还是这样身份不寻常的一批兵。

  第92章暴君与帝师17朕疼,那便也让老……

  栖凤城卧在长干河畔,百里外便是峪胜关。峪胜关外辽阔无边,荒原漫漫,连接着绵长的国境。

  年前大晋与大周和谈,便是有楚云声那一场胜仗倚靠着,也是软了骨头,只勉强从大周的虎口中夺回来了北地这十二座城池。然北地十二城早在大周入侵之时便被劫掠一空,房屋倾塌,街尸巷骨,多少良田付之一炬。

  这般的糟蹋,是伤了元气,断了筋骨,拿回来也只是养不回来的废城罢了。

  盟约初结之时,除了漫天漫地咒骂摄政王祖上十八代的,便是哀叹这北地荒芜,连鸟兽都不稀得来此歇歇脚的。

  栖凤城正是这十二城之一。

  城外荒草遍生,但官道却清得开阔平坦,足够八马并驾,几乎比得上京城大道的排场。

  驶在这官道上的一队车队也是稀奇这景象。

  打头骑马的年轻东家遥望着被日暮霞光铺染的古城,眼睛眯起,总觉得这瞧起来倒不像座人人避之不及的战祸废城。尤其是那墙面,远远看着,浑然一体,半分缝隙都不见,不像是巨石黄泥垒的。

  “前头就是栖凤城了,东家。”

  旁边骑马的管家道:“看着不像是荒无人烟的。只是朝廷收回来没多久,管也没管,保不准连个客栈都没有,兴许周兵马匪的都还没撤干净,咱们要么不入城……”

  年轻东家没应。

  他们是南边来的商队,常年走南闯北。北地除了大周,还有些夹在晋周两国之间生存的游牧部落,大多是从大周分出来的,和大周皇族沾亲带故。

  大周多年来跟大晋耗着打仗,也没空去清理管制这些部落。这些部落也站着中立的脚,战争里不帮周不坑晋,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一年一年的,竟也算是安稳。

  大晋许多商队都常来做这些部落的生意,偶尔从中走私,倒腾些大周大晋之间的物件。

  去年夏秋楚云声在这儿打仗,商队们都敢别着脑袋来,这时候和谈了,那就更是要来了。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只是大多数商队来是来,却大都是绕开这北地十二城的。

  管家摸不准年轻东家的心思,只当年轻人锐气,好奇,再加上他们雇了镖局护着,也算不上多怕匪徒,便没再横加阻拦,顺着东家意思没改道,继续朝着不远处的栖凤城去。

  到了快跟前,管家也看出不对了:“东家,这城里有人管?这城墙是什么弄的,怎么连个石头缝儿都没有……”

  灰色水泥浇的城墙率先用在了北地的十二座边城上。城门高耸,栖凤二字悬着,新刻的,白底黑字,铁画银钩,一股凛然大气的锋芒灌注着,乍一眼看去便觉得与废城二字半点沾不上边儿。

  年轻东家仰头看了那字儿一会儿,带队到城门楼下。

  城门处有两个晋军打扮的士兵,看着年纪尚小,但面上却带着股子严肃的煞气,应该是碰过刀的。

  管家一看是晋军,先放下了一半心。只是又纳罕,他们行商的朝中有人,怎的就半点没听说北地十二城重建的消息。思及此,管家下马,边掏入城费边找这俩小兵想套套话:“两位官爷……”

  俩小兵见着人就是眼睛一亮,但看着管家掏银子,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立刻抬手一挡,道:“栖凤城不收入城费,路引拿来,到门楼子里登记一下,便能进了。”

  管家一愣。

  大晋朝刚立的早些年,也没这般盘剥百姓,大城小城都是随便进。但就打先皇起,世家做大,朝内蠹虫渐多,国库补不上奢靡的夜夜笙歌,眼见没钱花了,就有户部的某位天才大臣一拍脑门儿,想了个主意,收入城费。

  起初一两文钱,先皇不以为意,百姓骂了几句,也不当回事儿。但天长日久的,如今就是外地人进个县城,都得交出一两雪白银子来。

  猛地一听这不收入城费,管家差点还以为这栖凤城还管在大周手里头。

  管家发完愣,就见那头年轻东家却已经到城门楼子底下登记好了路引和身份,招呼人进城。进城前,那负责登记路引的干瘦书生还笑着送了张单子,据说是城内的介绍。

  “这栖凤城,还当真是建了新城……”

  年轻东家看着单子边琢磨,边带人穿过长长的城门楼,跨入城内。

  宽敞干净的街道纵横交错,修补整齐的房屋鳞次栉比,一家家小吃摊或小商铺临街立着,来往吆喝,自有一股人气儿。路上行人稀疏,大多干瘦蜡黄,一看便像是难民,但却是形似神不似,个个精神焕发,如这城池一般,由内而外透出一股勃勃的生机来。

  车队的木轮马车都嘎吱一声惊得停了。

  无论是商队的人,还是跟着护镖的,看着城内的景象都有点发愣,满面皆是不敢置信的惊愕。

  那年轻东家也怔忪了片刻,旋即和同样吃惊的管家对视一眼,如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般边进城边观察。

  车队里也不断传来窃窃私语。

  “都说这是废城,但瞧着可比江南的县城还规整……”

  “这大道是什么铺的?好像都没石板缝,和那城墙一样,有这么大块的石板铺吗?”

  “闻着有点香……那是卖什么吃食的?糖土豆?什么是糖土豆……用土和豆子做的糖?”

  “瞧那边,还有学堂和武场!写着公立免费……莫不是不收钱的?世上还能有念书习武不收钱的好事?”

  车队从栖凤城主干大街进来,一路新奇极了。

  路边也有不少百姓瞧他们这些外乡人,那卖糖土豆的满大街都是,一听车队里有人好奇,立马就有几个挎着篮子追上来叫卖的。

  年轻东家还注意到,除了百姓,城里大道上还有巡逻的,却不是官兵,而是一个个脑门上绑着红缨带的少年人,只是一队队走过来,却比他们见过的真正官兵还要整齐肃然。

  寻了城里一间刚修好没多久的客栈住下,车队里一帮路上哭着喊着累死累活的人全都又精神了,放下行李就朝外跑。

  日落天黯,年轻东家带着管家也在城里转。

  吃过种下不久便可成熟的土豆,转过挥汗如雨的武场,又看了临街几家所谓的边贸商铺,再和巡逻的小少年们谈论两句,末了,年轻东家和管家坐在馄饨铺棚子底下,脸对着脸,目光相触,都藏不住眼底的讶然和沉思。

  许久,管家叹息:“若十二城皆是如此,天怕是要变了。”

  年轻东家却道:“若天下之城皆是如此呢?”

  管家一怔,想要说什么,却还未出口,便见一匹快马呼喝着放慢速度,奔腾而过,街上行人习以为常,尽皆轻巧闪避。

  马背上的人穿着轻甲披风,面色冷肃,一看便是军中之人。

  有路边从学堂和武场出来的孩童,见状,双眼明亮地指着那将士,大声道:“等过几年,我也要从军,当将军!”

  旁边的小孩不服:“我也要当将军!当将军,打大周!迟早要撕了那狗屁盟约,为我爷奶报仇!”

  “我也是,我也是!老师说了,我们能跪下来签,也要能站起来撕!我们现在没本事,但早晚有一天会变强,会有本事……”

  声音渐远,小孩们聚在一块往远处跑了,幼小稚嫩的背影慢慢没入街角的灯影夜色之中。

  年轻东家沉默片刻,忽然道:“十二城以南,京城、中原、江南、广南、蜀中……咱们走过的地方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大晋疆域广袤,但无生机。来的路上在话本里瞧见一句话——京中少年犹谈太平,边城稚子却舞银枪。”

  管家看着年轻东家,便听见那道年轻低哑的声音带着许多几要冲破胸口的期冀情绪问道:“李叔,我实在是好奇极了,这样一座城是谁修起来的,这样一座城是否只有一座……还有北地十二城收回来,到底是落在了谁手里?”

  这问题落在北地春时尚还寒凉的夜风里,不见叹息,却仿佛滋生出一股活过来的新生劲儿。

  年轻东家此问无人应答,但答案其实也就在与他一街之隔的府衙里头。

  先头在街上疾驰而过的轻甲骑士在府衙门口便匆匆下马,快步闯进衙门里头,到了后边书房。

  书房里乱糟糟的,纸张书册满桌满地,有几人或是穿着官服或是粗布麻衣在桌后伏案,忙得连喝口茶都不抬头,只伸手去胡乱摸。

  唯有靠窗的一人似是有些空闲,正低头掌灯,在看桌上的一方沙盘。晦暗灯光簇拥,那道俊挺身姿置于逼仄之地,却如鹄峙鸾停,清冷卓然。

  窗缝潜来的风翻起楚云声的袍袖,他闻声略偏过头。

  这轻甲骑士正是狄言,此刻走进,低唤了一声:“王爷。”

  楚云声将烛芯挑亮了些,摆了摆手:“今日天色已晚,各位先生便先回去歇息吧。”

  屋内埋首苦干的几人从案卷中抬起头,神情都有些今夕似何年的恍惚。

  等反应过来楚云声说了什么,便又都欣喜若狂,起身忙要走。

  然而几人步子还未跨过门槛,身后楚云声便又沉沉补了一句:“长干河的水利测算与三河道的万亩荒田开垦事宜,明日本王要看到。”

  满面欢喜解脱立刻就僵了,几位先生苦着脸又返身挑了些书卷图纸抱上,还有一个粗布衣裳的从桌下捡出两个铁犁头,急匆匆就从书房里跑了,生怕慢上一步还有吩咐催命似的追上来。

  狄言见状劝道:“王爷,您令这些新收的幕僚如此忙碌憔悴,恐人心不服。”

  楚云声掀袍坐下,烛光攀上他的眉目,将他青白的脸色和眉间的疲乏映照得一览无遗。

  瞒着许多人重建重修北地十二城,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楚云声这些时日几乎是不眠不休,巡过河堤,查过荒地,走访难民之中,将一身玉树般的风姿都磨得冷硬粗粝了几分。

  他听闻狄言的话,却有些想笑,淡淡道:“你从哪里看出那几位憔悴消瘦的?怕是个个胃口好得很,养得红光满面,这衙门的厨娘都想唤个同行来帮衬。”

  狄言仔细回想了下,好像还真是,顿时便有些惭愧,于是忙道:“是属下失言了。王爷,京中北营来报,子弟营已入中原瑶山剿匪十三日,连拔两寨,一死七伤,已算得上骁勇。”

  一封密函递来。

  楚云声接过密函却没拆开,而是道:“一死七伤……北营那队轻骑帮了多少?”

  狄言答:“只负责了最后扫尾。”

  楚云声道:“是本王小看了他们。”

  话虽如此说,但楚云声心里却并不意外这由一帮大少爷练成的子弟营有这样的结果,毕竟瑶山的土匪算不得多强。

  楚云声有心问问小皇帝安危,但既然来的是普通密函而不是八百里加急,那便说明不论是这死还是这伤,都并非是陆凤楼。他多问,反而是将陆凤楼暴露在更多的危险之下。

  以匪练兵,还将皇帝送到无眼的刀剑下,本就是命悬一线的险招,他不该更为其添上几分风险。

  狄言留意着楚云声的神情,道:“陛下身手不错,人缘也好,轻骑暗中着重保护着。”

  楚云声也不意外狄言猜出他的心思,边拆开密函看边道:“按先前的安排,继续练。其他大营同样轮换调兵,演习与剿匪的计划不必变。刀不磨,便会生锈。锈了,便杀不得人了。”

  这声线极低又哑,夹着一丝霜寒,如将出未出的剑,杀气若有似无,激得狄言莫名一冷。

  他犹豫了下,低声问:“王爷,三月将过,陛下的及冠礼可还要办?”

  大晋皇族也不是从未有过幼帝登基,所以早便有祖制定下,幼帝最迟二十及冠亲政,及冠之礼定于万物萌发的初春,按照先例大多是二月三月。但眼下,已然是三月下旬了。

  其实不用狄言提醒,楚云声也没忘。

  只是陆凤楼这及冠礼注定要推迟到明年了。况且三月只是皇家定的及冠日子,并非是陆凤楼真正二十岁的生辰。今年办不成及冠礼,但楚云声却没忘陆凤楼的生辰礼。

  隔着昏黄烛火,楚云声冷峻的眉目略微一动,道:“不必办。本王与陛下另有安排。”

  说完,便抬了下手让狄言退了出去,独留下一盏烛台随着他看完一封密函。

  其实密函也没什么可看的。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https://m.boluo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