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六章 多大了还撒娇_寒门王妃会下蛊
菠萝小说网 > 寒门王妃会下蛊 > 一百二十六章 多大了还撒娇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百二十六章 多大了还撒娇

  呼延璟戈问题的开始和结束都有点虎头虎脑的,她一时琢磨不清他想问啥。

  朝他望去,只见他盯着四杯茶,半天没有动作,她脑海中秒闪过一个想法,她试探问道:“你不喜欢喝果茶?”

  呼延璟戈摇头:“甜”

  “你不喜欢甜食?”呼延璟戈点头,似有些别扭的把脸挪开到别处。

  凌瑶恍然大悟:“你早说嘛。”

  她乖巧坐下来,声音软软的道:“我错了……你不喜欢喝的东西我怎么会强迫呢,我下次不会强迫了,只会加倍强迫而已。”说完凌瑶还对着呼延璟戈狡黠地眨眨眼。

  呼延璟戈见她乖乖巧巧看着自己,声音又软软糯糯的,似撒娇一般在他心坎坎上挠着,瞬间什么都化了。别人是抗拒不了自己女人的哭,他是抗拒不了自己女人的撒娇娇。

  二话不说,开始拿起小汤勺逐个品尝。

  “果酱给整杯茶浓郁的桃香,而茶香味又冲淡了些许桃香,让其不至于过多甜腻。四杯中又数铁观音最佳,龙井茶过于甘甜,碧螺春过于醇厚,毛尖过于鲜浓,而铁观音清香淡雅、冲泡后有天然的兰花清香,其滋味纯雅,香气持久,使整杯茶即保留了桃香,又不会冲淡了茶味。很新奇的茶饮,不错。”

  “牛啊!牛啊!你喜欢喝茶?”对于这些茶的口感特点她是区别不出来的,更何况是通过品尝就能直接说出名字,对她来说喝茶只有自我感觉好喝,或者不好喝,两种区别特点。

  “偶尔,不甚精通。”

  “……”好吧,他这不精通茶品,跟她的精通茶品,可能不是一样的。

  当日夜晚,城东太子府。

  太子正在和美妾在花园里你浓我农,水乳交融。

  正兴致勃勃,身上的美妾突然发出惊恐的尖叫,太子的兴致瞬间被扰没了,他不耐烦睁眼,见美妾惊恐后怕的指了指旁边。

  太子定睛一看,这是……莫凡的头颅!

  他瞬间就软了,用力推开了美妾,他坐直身体。

  莫凡是安插了那么久,也是几个中比较得呼延璟戈信任的棋子。

  莫凡,曹鄂,李开,吴江涛,他安插在军营的最重要的四个棋子,一个不少地滚落在亭阁里。

  都还回来了,还是这种方式。呼延璟戈,干得漂亮!太子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既然都把这四个棋子杀了,送到他面前来警告示威,那么呼延璟戈肯定也知道这才蛊症主谋是他了。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来人,把地牢里的龙牧水放出来,安排一个房间,找府医跟他医治,好生的伺候着。”他同意龙牧水之前提的计谋。

  大棚里的人,体内精蛊没了,按照医嘱饮食、吃药修养恢复得还不错。

  呼延璟戈进宫去跟皇上请示,皇上龙颜大悦道:“不愧是他最看重的皇儿。”当着皇子群臣褒奖了一番,又赏赐了黄金、布匹、很多上贡珍宝等等。

  呼延璟戈冷漠着脸接受了皇上的赏赐,脸上没有丝毫起伏。

  在很多人看了呼延璟戈此时的表情就是不知好歹,太子看更是一脸恨不得立马除之而后快,本来这些奖和誉都将是他的!!!

  一直充当隐形人的二皇子呼延子睿,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的风潮暗涌,不为所动,只等下朝回窝。

  回到王府,皇上的赏赐后脚跟着进了王府,他直接交给了邬管家。

  他有点累,想见阿幺。

  离着静安苑还有一段距离,因着听力好,就听到静安苑里面传来阿孃的笑斥声。

  “你这个样子也只有璟戈看上了,女红不会,做饭不会,相夫教子估计也不会,要你有何用?”

  凌瑶觉得自己还是要做一下挣扎的,女红不会,她针脚又粗陋又明显,但做饭还是会一点的,什么家常小菜还是会的。“阿娘,谁是你亲生的,整天在我面前夸璟戈,把你亲闺女贬的一无是处,我还是会做点家常小菜的好吧!”

  “就是因为你是我亲闺女我才说,不然老娘才不管你。你看看璟戈长得又高又帅,还是个王爷,处处为你阿爹和阿娘着想,对你也是真的好……”

  凌母声音顿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凌瑶,又嫌弃又庆幸的道:“幸好这张脸遗传了我,不然我真的觉得你配不上璟戈。容嬷嬷女红那么好,你跟她学学,不要求你给璟戈做衣服,绣个荷包香囊给璟戈也行啊!宣示主权懂不懂!出门在外的男人,尤其璟戈这般优秀,腰间挂有女子赠送香囊,明白人都明白!!”

  她敲了敲凌瑶的脑袋,这个榆木疙瘩,她这老母亲操碎了心。

  凌瑶又好笑又无奈的点头应承着,阿娘说什么都答应了,不然她保证她阿娘每天定会定时定点的过来念叨同一件事,直到她同意为止。

  与此同时,她心里又确定了一遍:她阿娘真的好喜欢呼延璟戈!

  呼延璟戈边走边听着,从宫里出来心里带着的郁结之气不知何时慢慢散了。荷包香囊?

  要是哪天阿幺真的送她一个,无论针脚怎样,他都喜欢。

  呼延璟戈进主屋,凌母见了高兴起身道:“璟戈来了呀,吃饭了吗?快坐下,让阿幺给你招呼饭菜。”凌母说完,就要走了,不能打扰俩的二人世界。

  “阿孃吃过了吗?也留下一起吃。”现在正准备到午膳时间,阿孃肯定还没吃。

  “不了,阿孃回兰安苑,还要给她那阿爹做饭。”兰安苑有小厨房,每日三餐都习惯了自己动手,两人也乐得自在。

  “那你叫阿叔一起过来,我给他备酒。”

  凌母摇头:“不行不行,你阿叔来这喝,他胆子就大了,小酌几杯那是不可能了。”

  “阿娘你就去阿爹叫来嘛~,你都好久没来我这吃饭了。”凌瑶挽上凌母的胳膊,轻轻的摇了摇。

  凌母嫌弃抽开胳膊,拉开距离,道:“多大年纪还撒娇,羞不羞?”话是这么说着,眼里却满是宠爱。

  又念叨了几句,才去兰安苑把凌念一叫过来。

  这一顿饭吃得喜乐融融,其间穿插着凌母的念念叨叨,一会儿说少倒点,说完瞪了一眼凌念一;一会儿说凌瑶少吃点,胖了会变丑的;一会儿璟戈多吃点,整天在外面忙,都瘦了。

  接下来的几天,凌瑶生活发生了变化。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