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 105 章_公府佳媳
菠萝小说网 > 公府佳媳 > 第105章 第 10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5章 第 105 章

  徐墨秀是与陆丰一道回来的,听闻他小妹下午已经回去,便又急忙赶回家去。

  陆丰来伺候老夫人用晚饭时,陆老夫人直言问他:“你觉得徐家小妹如何?”

  “祖母是不想要她做孙女了?徐家小妹太小了,我若娶妻,是希望她嫁进来便能接手府中中馈,让您老人家安享晚年的。”陆丰与自家祖母说话也不绕弯子,直白道。

  陆老夫人不高兴道:“我就是喜欢珺珺,若是她嫁来,我情愿再多辛苦两年,手把手地教她。你别管这些,只说你喜不喜欢她?”

  陆丰苦笑:“我才见过她两三面,若说喜欢,您信吗?”

  陆老夫人见他如此,将他递到她面前的粥碗一推,唉声叹气:“我还能活着看到你成婚吗?”

  陆丰:“……”

  “我喜不喜欢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愿意才行,毕竟我比人家年长这许多岁,又是退过婚的。您只顾着问我,万一人家并不愿嫁我呢?”陆丰尝试着转移陆老夫人的注意力。

  陆老夫人果然被他绕了进去,眉头微皱道:“你说得也是,那你叫文林帮你去探探口风。”

  陆丰:“……祖母,先把粥吃了吧,再不吃就凉了。”

  国子监也要开学了,赵桓熙最令徐念安欣赏的一点便是,即便见识过更好的,他也不会好高骛远。与苍澜书院的先生和学子相处了半个月,待到国子监要开学了,他依然开开心心收拾好书箱准备去国子监上学。

  “已经半个月了,托钱兄他们打听的事应该也有些眉目了,明日我便去问他们。”晚上,小夫妻俩躺在床上时,赵桓熙踌躇满志道。

  “嗯,这些日子,一些贵重物品和细软等三姐姐也分批让锦茵她们带了回来,待你这边妥了,直接叫三姐姐带着陪嫁过去的丫头婆子回来便是了。”徐念安道。

  这时赵桓熙耳边掠过一阵嗡嗡声,他左右扭头,四处查看。

  “怎么了?”徐念安侧过脸看来。

  “好像有一只蚊子。”赵桓熙坐起身来。

  “这会儿怎会有蚊子?”

  “不知道啊。”赵桓熙抱着自己的枕头挥来挥去,又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听到嗡嗡声,忙探过去身去,伸长了手臂去够挂在金钩上的床帐,结果床帐是散下来了,他自己一个重心不稳差点压到徐念安身上,好在及时伸手撑住了身子。

  橘黄的灯光透过轻薄的纱帐透进来,暖暖地洒在徐念安的脸上。她双眉娟丽舒展,双眸在灯光照耀下莹莹烁烁的,秀挺的鼻梁下,丰满红润的唇瓣像花瓣一般诱人。

  赵桓熙撑着身子悬在她正上方看了她两眼后就受不了了,心口砰砰直跳,喉间也干渴得厉害,感觉浑身都莫名其妙热起来。

  他就有点委屈,俯身将她抱住,脸埋进她颈窝。

  徐念安呆了呆,抬手摸了摸他的头,问:“怎么了?”

  “冬姐姐,我什么都没做,可还是难受起来。”他在她颈间哼哼唧唧,热气喷在她薄嫩敏感的皮肤上,“现在更难受了。”

  徐念安被他抱得紧紧的,心里有些悸动,也有些不安。

  她喜欢他,可同时她又觉着,他真的还是太小了。十六岁,她没办法将他当做男人来看待,也就没办法将自己彻底交付。

  “你……要不回去躺好了,想想明日去问钱明他们的事。”徐念安斟酌着道。

  “不要。”

  “那,要不你亲一下回去躺着好不好?”徐念安见他趴在自己身上不肯动弹,只好如此诱哄道。

  赵桓熙抬起头来,与她呼吸相闻,“你不是说在床上不许罚写字吗?”

  徐念安本就心慌,被他这么一说更是羞臊起来,推他道:“是我忘了,你快起开。”

  “我不,你刚才说可以亲的。”赵桓熙见她反悔,唯恐失了福利,低下头就在她红嫩的唇上亲了下。

  蜻蜓点水的一碰,没能让自己好过,反而燎起了泼天大火。

  “冬姐姐。”他伸出左手轻轻掌住她的脸,动情地吻了下去。

  许是男子在这方面都有天生的本能,又许是他后来又偷看了钱明的赠礼,他有意探寻,徐念安心软纵着,就被他亲得喘不过气来。

  她舌尖发麻,脑子里一片晕眩,听着耳边他动情急促的喘息声,自己也有些控制不住。直到她感觉他在往下扒拉她的被子,才猛然醒过神来,抬手抵着他的胸强行将他推开。

  “冬姐姐。”赵桓熙晕生双颊,双眸春水迷离,殷红的唇瓣上水光润泽的,一副亲昏了头的模样,急切地探着脸还想继续亲她。

  徐念安死死地抵住他,面红耳赤气喘微微道:“不行,你还太小了。待、待你满十八岁,就给你,好不好?”

  赵桓熙此刻冲动得厉害,但是徐念安不愿意,他自然也不敢硬来。

  强自忍了忍,他“哦”了一声,帮她将被他扯乱的被子盖盖好,就从她身上下来,躺到床里侧去了。

  徐念安知道他难受,也不敢再去招他,翻身背对他默默平复自己心里的悸动。

  赵桓熙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睡去。他做了个梦,梦见和冬姐姐在一起,梦里的冬姐姐没有要求他等到十八岁……

  他低喘一声,猛的惊醒,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良久,他才扭头看向一旁的徐念安,她呼吸平稳,正睡得香甜。

  他以为只是梦,暗暗松了口气,翻个身想继续睡,然后突然僵住了身子。

  次日上午,国子监。

  第一堂课上完,钱明见赵桓熙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过来推他道:“老弟,怎么了?一副纵欲过度骨酥筋软的模样。”

  一句话勾起赵桓熙昨晚半夜偷偷起床换裤子,第二天还要扯谎说起夜时不慎打翻水盆淋湿亵裤的不堪回忆,他将头一扭,脸朝向另一边,道:“你别瞎说。”

  “哎,趴着干嘛,走,出去透透气。”钱明拿了两个桔子,将赵桓熙拉到课室外,递给他一个。

  赵桓熙怀疑自己有病,虽然和钱明等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已经懂了当初霍庆哲念的那首诗是什么意思了,可是他也没手作妻啊,怎么就……

  “嘿,嘿!干嘛呢?剥个桔子把瓤扔了皮留着?”耳边传来钱明的声音,他低头一看,果然看到自己已经把桔子瓤给扔了,手里只剩了一张桔子皮,干脆把皮也扔了。

  “到底发生何事?让你这般魂不舍守?”钱明分他一半桔子,问道。

  赵桓熙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与钱明说说,万一真是病,也不能讳疾忌医不是?

  于是他支支吾吾道:“钱兄,我、我……”

  “你又有一个朋友?”钱明挑眉。

  赵桓熙脸一红,豁出去了,对他附耳说了几句。

  钱明直接把嘴里的桔子都喷了出来。

  他左右看了看,见近处无人,这才低声问赵桓熙:“你和弟妹还没圆房呢?”

  赵桓熙:“……”

  他想掩饰,钱明又道:“别扯谎了,你们若是圆房了,你又怎会如此?”

  “那我这……是病吗?”赵桓熙问。

  “不是病,正常现象。比起一般人,你已算晚的了。将来与你媳妇做了真夫妻就不会了。”说到此处,钱明又笑得贼兮兮的,勾着赵桓熙的肩膀问道:“为何到现在还是假夫妻啊?她还是不喜欢你?”

  赵桓熙低头:“不是。”

  “那是为何?”

  赵桓熙别扭道:“她说我太小了。”

  “你不是十六了吗?还小?”钱明看着他笑得别有所指。

  赵桓熙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脸一下红透,用胳膊肘抵开他道:“我不与你说了。”

  钱明故意逗他:“这么一看确实还小,这么不经逗。”

  “你这张嘴真是讨人厌。”赵桓熙转身要回课室。

  钱明知道他脸皮薄,遂不再逗他,把他扯回来道:“你叫我打听的事有眉目了。”

  赵桓熙眼睛一亮:“这么快?”

  钱明道:“你这三姐夫可真不是个东西,小辫子随随便便一抓一大把,根本不费事。”他将打听来的事与赵桓熙一说。

  当赵桓熙听到他前阵子得了脏病在悄悄寻医问药后,顿时明白他母亲为何会惊痛致病,又为何不肯告诉他三姐到底怎么了。

  这个禽兽!

  他握紧了双拳,问钱明:“你说的这些,可能拿到证据?”

  钱明一脸为难:“这些事,打听起来不难,可若要拿证据……”

  “要钱还是要人,你说便是了。”赵桓熙铁了心这次一定要促成三姐和李梓良和离。

  “只要我说你都答应?”钱明试探道。

  赵桓熙点头:“只消不是叫我去害人,当然若是害李梓良则另说。”

  钱明笑道:“不叫你去害人。你下次再来我府上,我们唱戏好不好?”

  赵桓熙:“……”

  上了三节课便到了吃饭的点,下了课,钱明招呼赵桓熙:“如厕去吗?”

  赵桓熙:“不去。”

  钱明又招呼霍庆哲和贺伦他们。

  赵桓熙收拾笔墨,见他们三人有说有笑地出去,目光闪了闪,起身追了上去。

  片刻后,几人如厕完从厕房出来,钱明几步追上赵桓熙,伸胳膊夹住他脖子笑骂道:“叫你来你不来,看人多又自己追来,如厕完竟还一副信心大增的模样,你说你到底做什么来了?”

  贺伦霍庆哲两人不知前情,听钱明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都来问。

  赵桓熙脸涨得通红,掰开钱明的手道:“你再瞎说,我便不去找你了。”

  钱明立刻投降道:“好好好,我不瞎说。”

  他大剌剌地搭着赵桓熙的肩,感慨道:“没想到啊,一晃眼,桓熙老弟竟也老大不小了!”

  他不感慨不打紧,这一感慨,旁边两个思想不纯洁的都听懂了,纷纷打趣起来,窘得赵桓熙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傍晚,国子监下学,赵桓熙骑马走在回靖国公府的路上,忽的被人叫住。

  他扭头一看,街旁一辆马车上下来一名年轻公子,过来向他拱手道:“赵公子,在下姓凌,冒昧拦路,实乃有事相求,不知赵公子可否移步一叙?”

  赵桓熙看了看他马车上的家徽。

  上了几个月国子监,他也不是当初那个囿于后院,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的国公府嫡长孙了。就他这几个月在国子监所闻所见,京里姓凌又有这个排场的,貌似只有一位——文渊阁大学士凌尧家。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oluo2020.com。菠萝小说网手机版:https://m.boluo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